第160章 老君的针对性大劫!

第160章 老君的针对性大劫!

“他们也在朝我们移动。”

一朵白云隐于山间雾气,三道身影各自盘坐。

周拯端着玉符仔细观察,敖莹警惕地朝着四面眺望,叶燕儿指尖捏着两枚种子,轻轻地盘弄。

敖莹有些担心地问:“他们会不会遇到麻烦?”

周拯道:“就算有惊险,应该也是无碍的,我们现在还没接到老君给的任务,这才是问题。”

叶燕儿道:“专心渡劫就是了,那任务不必非要完成。”

周拯笑笑没有多说什么,叶燕儿却是暗自皱眉。

坏事了,她之前随便编了个借口。

她的问题不是新的碎片就能解决的,那是源于仪式本身的弊端。

如果新的道则碎片就能解决牧妖使自我崩坏的问题,截天教早就将碎片分成小份、分段补给,牧妖使岂不就可大量诞生?

根据叶燕儿了解,截天教早就做过这方面的尝试,最后的结果自然是不好的。

老君此举又是什么意思?

对于大名鼎鼎的太上老君,叶燕儿只是听过大名,本身并不算熟悉,也没有旧天庭仙神的那种崇拜感。

这位超脱三界之外的巨佬到底想做什么……

叶燕儿自认浅薄,还真是捉摸不透。

她看向前,周拯与敖莹正小声说着悄悄话,举止亲密、谈笑自若。

叶燕儿嘴角一撇,给自己换了一条几尾玉鱼串成的手链。

啧,以后出本自传吧,书名就叫《叶多鱼》。

“嗯,如果不算深空中那只大妖,这个小天地倒也有趣,”周拯道,“宗门林立,世俗王权,妖族盘踞山林,邪魔横行无忌,比咱们蓝星有仙味多了。”

叶燕儿淡然道:“不过封建社会的变种罢了,苦的永远是数量最多的凡人。”

“姐你的道是全自动抬杠机吗?我只是说有仙味,

有仙味!”

“小弟弟乖,姐姐只是好多年没找人拌嘴了,不怼你不痛快呢。”

周拯攥拳满脸悲愤。

“我们去找他们吧,”敖莹柔声道,“莫要让他们遇到什么危险。”

周拯立刻温柔地应了声。

叶燕儿气的在旁直翻白眼。

这朵白云开始朝着西偏南的方位迅速移动,三者的气息、道韵尽数隐藏,白云飘动的速度也经过周拯详细的计算。

说实话,周拯并不觉得李智勇他们会遇到什么危险。

李智勇那家伙师承神秘,自身更是苟的要命,肖笙和月无双虽然平日里嘻嘻哈哈、打情骂俏,但也并非鲁莽之人。

说不定他们几個已经在某个酒楼坐着,一边大吃大喝,一边物色修行之地。

……

轰!

地面在震,山体在抖。

三道身影贴地疾飞!

一只只符箓飞天而起,化作龙形、炸成火龙,对后方飞扑而来的鹤类大妖正面砸去。

山林一片又一片倒塌,走兽虫鱼在慌忙逃窜。

李智勇皱眉飞在三人最前方,灵识笼罩方圆百里,心底划过一个又一个计策。

此刻,李智勇对自己的信仰产生了一些动摇。

师父说过,只有自己活下来,想做的一切才能去达成,自己的思想才能有闪亮光芒的机会。

可师父又告诉自己,不能失却一颗仁义之心。

所以李智勇救出了那个妖窟中十多个被当做口粮的凡人。

所以如李智勇预料的最坏结果那样,有大妖发现了他们;且在激战中,他们还是无法保护那十多人,只能让凡人分头逃窜,他们三个吸引大妖的注意力。

师父的教诲,不矛盾吗?

【不把自己逼到必须做极端选择的地步,你才能算是我稳教的入门弟子。】

李智勇心底轻叹。

自己明知,在没有装活物的储物宝物的前提下,想要妖魔窝里救走十多人差不多只有三成的可能,几乎等于不可能。

但眼见那些凡人苦苦挣扎而于心不忍。

‘大概,这只是一份自我感动和自我满足吧。’

李智勇将这些念想压下,两缕法力牵扯,带着月无双与肖笙冲向下方山涧,撞入了一片水潭。

少顷,水潭内响起震天的吼声,一头扁嘴鳄抛飞而出,在空中哇哇吐血,竟被当做大号的暗器砸向追来的鹤妖,将鹤妖下冲的身形直接挡住。

“废物!都是废物!”

那鹤妖用尖细的嗓音大骂,利爪拍飞扁嘴鳄,却也没给这头鳄鱼多增什么伤势,低头俯冲而下,一头栽进了池水中。

数名大妖化作人形,在水潭左右现身,紧盯着水面。

水潭像是突然沸腾,一只只气泡在水面炸裂,袅袅白烟向上升腾。

不过几个呼吸,下方出现了大片的阴影,那只鹤妖的尸身缓缓漂浮而起,浑身上下却没有任何伤势。

附近那几头追来的大妖面色大变,原地愣了一瞬,瞬间远遁,口中发出一声声厉啸,呼唤附近连绵山岳中的妖族兄弟前来碰面。

水底,李智勇收回了放出去的三只宝珠,确定此地水中没有毒素残留,对两人打了个手势,一同施展土遁之法,沿着地脉朝东而行。

两个小时后。

三道身影有些狼狈地爬出小溪,互相对视一眼,月无双嗤的一笑,肖笙笑到打嗝,李智勇也是露出几分微笑。

逃出生天!

肖笙突然想到了什么,扭头瞪着李智勇,倒也没忘记传声:

“卧槽!老李你那是什么毒?那头大妖虽然境界不行,但肉身差不多也有元仙的水准了,怎么就!”

“上次任务随手采的毒物。”

李智勇含笑摇头。

这家伙,还真是不识货。

真正珍贵的是那三颗吸纳毒素的纳毒宝珠,去跟周班长‘偶遇’之前,可是费了他不少功夫才搞到的。

常言道:山上一把火,山下派出所;斗法一把毒,业障不嫌多。

用毒的前提是控制毒的影响范围。

李智勇的笑容突然僵在了嘴角,眉头紧皱,掐指推算。

怎么回事?

是老君特意安排的试炼吗?

自己按理说并没有暴露行踪才对……

是了,那些大妖并未发现他们三个,而是在掘地三尺。

这片小天地地界有限,但生灵繁多,修道正派、修道邪派、山中妖魔成为了三方势力,互相牵制,妖族内部足够团结也在情理之中。

有数十头大妖出现在外围,正不断缩小搜查圈。

这第二劫总算开始有点劫难的样子了。

李智勇双眼一眯,嘴角微微上挑,随后又将那年轻气盛的一面悄然打碎,沉声道:“你们修化形之法了吗?”

“当然!”某天庭天将回答的十分肯定。

月无双道:“我只会变小鸟,相当于障眼法。”

“无双变鸟让肖哥背一下,”李智勇道,“大妖们有组织的围过来了,我尽量带你们逃出去。”

两人心神一凛,听出了李智勇话语中的危险,顿时不敢大意,行动力拉到了顶峰。

当下,三者施展土遁、水遁、御空术,朝着东偏南的方向突围。

眼前流光幻影,外围妖气滚滚。

他们像是一头扎进了妖魔的老巢,大妖小妖层出不穷,虽然实力最高者也只是相当于元仙的战力,但这数量密密麻麻,让人头皮阵阵发麻。

“这就是劫难吗?”月无双小声呢喃。

肖笙脸色有些泛白:“坏了,咱们还没跟着班长,班长这个主劫之人……嘶,参考上次西游劫难,唐僧一直都是最危险的啊。”

“先顾好自己。”

李智勇低声说了句,心神已然拉满,计算着逃生几率最大的路线。

他开始理解,为何这次来渡劫之前,老君先给他们一人发了一颗九转金丹。

这才只是第二劫!

李智勇目中划过一道道电弧。

肖笙说的也有道理,他们只是劫难的边角料,真正的大劫必是在班长那边。

罢了,罢了!

‘唉,师父,弟子当真不知,该如何才能做到您所描绘的不沾因果之境啊!’

人非草木,皆有情念,他李智勇岂能看到朋友身处险境!

牌来!

他道袍内亮光闪烁,三十六只低阶储物法宝已在待命的状态。

初级底牌库,尽量省着用!八壹中文網

……

“啊——呜。”

周拯的大嘴闭合,对敖莹眨了眨眼,将刚喂到嘴里的果冻嚼碎,随手拿了一个樱桃味的‘嘿之郎’,扒开,递向了敖莹。

敖莹俏脸微红,眼底带着几分笑意,手指撩开垂下的一缕秀发,探着修长的脖颈,将果冻肉咬了一小口,嘴角晕开了甜甜的笑意,目光却看向一旁。

“别喂了,我自己吃就好了,怪不好意思的。”

“嗝!”

叶燕儿在后面打了个嗝,继续监察方圆百里内的情形。

她的探查手段比较奇妙,并非气息探查,也不是简单的用灵识探查,而是感受此地生命之力。

一般来说,实力越高的存在,生命之力也就越强。

叶燕儿心底已经自行生出了一张‘地图’,上面用不同颜色标注着实力较强的生灵的位置。

赶路时提前避开就好了。

“那什么,”叶燕儿问,“咱们聊个正事?”

“当然!”周拯立刻道,“姐你发现什么了?”

“我发现……谈恋爱真的会让人散发酸臭味,我开始想着,要不要追求下无爱婚姻了。”

周拯顿时哭笑不得:“这就你正事啊?”

“当然不是,”叶燕儿道,“此地没有元仙境之上的生灵,虽然刚才发现了几个老头老奶奶,实力堪比元仙境,但本身并未飞仙。”

敖莹道:“我此前随机监察各处,听到了一些讨论,这个世界的规矩,似乎是飞升后自行登临上界,这里好像是下界的一个角落。”

“哎,左右无事。”

周拯低头观察了一阵玉符,缓声道:

“他们还在朝我们移动,倒是没停下过,距离能通信还有一段距离,咱们不如先尝试下,该如何触发任务。”

“怎么触发?”

“去个大城逛逛吧,”周拯道,“先看看这里有什么新闻,或许能找到思路。”

敖莹与叶燕儿同时点头,后者虽喜欢抬杠,却也不会在周拯作出决定时提出相反的意见。

于是,他们悄悄进入了一片修士与凡人混居的大城中。

茶楼喝个茶,路边听个曲。

与此同时;

“智勇你怎么样了智勇!我背着你跑!”

“死不了,往左走!快!”

李智勇低吼了声,身形突然缩小,化作一只残破的纸人,瞬间燃为灰烬。

不远处林间,李智勇露出身形,肖笙抱着月无双化作的鸟儿冲了过去,极速遁入其中。

空中一蓬蓬妖火砸落,这林地不多时化作一片火海。

火苗轻轻跳动,映在了周拯那满是惊讶的双眼中。

“他们这里竟然还有类似咱们那的干锅!”

敖莹笑道:“用木炭存火保持菜肴的温度和口感,又不是什么稀罕事,咱们那早就有啦。”

“哇哦,尝尝!你吃这个!这个瘦!”

“你吃就好,我……嗯。”

“呵,”某知名自传类作者叶燕儿嘴角微微抽搐,已是写下了《叶多鱼》的续集。

“肖哥!坚持住肖哥!不行就用九转金丹!”

“他奶奶的!老子跟他们拼……”

砰!

李智勇将肖笙直接打晕,交给月无双抱着,随后猛地吸了口气,身周环绕少许神光,法力再次恢复圆满。

一根仙绳将月无双的手腕绑住,另一端绑在了李智勇的手腕上。

“照顾好他,接下来,交给我,尽量不要浪费九转金丹!”

“嗯!”

……

“过两天有个大乘期的名宿要渡劫?大乘期应该就是咱们那边的飞升期吧。”

周拯嘀咕道:“八成跟咱们的任务有关,就算没有关联,咱们也可以积累些经验。”

“是的呢,”敖莹道,“而且那个渡劫地离着这边不远,一会儿就到。”

周拯看了眼手里的糖葫芦,又看了眼敖莹那略带期待的眼神,以及她手里拿着的木棍,笑着将糖葫芦递了过去。

“太酸了,我不太喜欢,别浪费。”

“嗯,好的!”

一旁叶燕儿嘴角疯狂抽搐。

累了,崩坏吧。

这个被异性恋掌控的可恶世界!

“出发!去跟他们汇合!然后一起去观察大乘期老头渡劫!”

“诶?西面好像有点动静,”敖莹轻声道,“好多妖魔朝着人类阵营打过来了,这边反应有些迟钝,要出手吗?”

周拯面露思索,道:“去看看,那里好像也是同一个方向。”

……

大城?

李智勇甩了甩头,额头沁出少许鲜血,仙识和心神的大量消耗,让他此刻渐渐生出了不好的念头。

逃不出去了吗?

这就是劫难本该有的样子吗?

仙绳捆着的月无双与肖笙勉强能走,扭头看去则是一片黑压压的阴云。

那是几百只大妖。

如果是算纸面实力的话,每一个都有与他差不多的道境。

难道,真的要用中·底牌库了吗?

这才只是第二个劫难啊!

如果自己再往前走,没有防备的大城,肯定会成为这群大妖倾泻怒火的地方。

这就是自己不够狠心,没能放弃那十几个凡人的后果吗?

李智勇苦笑了声,目中渐渐燃起了亮光。

用一部分又如何!

把珍贵的天仙之毒用了又如何!

活下去就能炼,牵连一城凡人,非大丈夫所为。

李智勇豁然转身,手掌探入袖口。

忽听……

“你们怎么搞的这么狼狈?”

周拯的嗓音突然响起,李智勇脚下一晃,立刻在怀中拿出玉符。

“班长!你没事吗班长?”

周拯沉声道:“我一直没事,早知道早点过来接应你了,智勇你打算干啥,是不是想掏好东西了?”

“能逃出来已是山穷水尽,”李智勇苦笑了声,“我真的没什么底牌了,这次着实亏大了。”

“嗯,不要急,往西看,燕儿姐已经出手了。”

周拯通过玉符解释道:“高空中隐藏着某个大妖,敖莹已经准备接应,燕儿姐说她欺负这些不入流妖魔比较顺手,稍后立刻远遁,你伤有大碍吗?我这还有九转丹。”

“嗯,没事,”李智勇微微皱眉,看向西面。

天边突然亮起了一抹碧绿色的神光。

李智勇道心一凝,正迷糊的肖笙也感受到了某种玄妙的道韵,睁眼看向那边。

只见。

一棵长满了金色叶子的神树,像是扎根在了那浓浓的雾气之间,一抹带着浓郁生机的光波荡漾开来。

但凡被这光波所触及者,伤者自愈、濒死回还,不少老妖的瓶颈甚至产生了一丝丝松动。

肖笙嘀咕道:“这是资敌啊!资敌!”

“你少说两句吧,”月无双抿着嘴角,脚下有些发虚,坚持着没倒去这家伙怀里。

李智勇紧紧皱眉,面部肌肉已开始颤抖。

天边荡开的神光倒卷而回。

生灵、小妖尽皆无恙,但实力相当于归墟境修士以及在此之上的大妖、老妖,身形突然顿住。

或人形、或本体;

皮肤迅速干裂,身体抖落下一粒粒尘土。

一缕微风吹过,漫天黑云悄然消散,空中悬停着数百上千只各色各样的木雕。

那神树轻轻抖动枝丫,穿着紧身胶衣的叶燕儿出现在空中,踩着高跟鞋向前走了两步,轻轻打了个响指。

木雕尽数化作木屑,自半空无声洒落。

【生命道则:汲取】。

一抹白影划过,带着叶燕儿掠过天空,带上了李智勇、月无双、肖笙三人,朝周拯藏身之处赶去。

而此刻周拯的心情,却是五味杂陈。

‘我没什么攻击手段,只能帮你们治疗伤势什么的。’

啧,还好他之前根本就没信。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160章 老君的针对性大劫!

57.24%
目录
共29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