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渡劫!(下)

第164章 渡劫!(下)

九灭之劫。

就这?

外场观察的修士们,目睹着天劫一道一道落下,心底不约而同的产生了类似的念想。

好像,这九灭之劫,远不如刚才的八凶之劫‘精彩’啊。

那个渡劫的老者负手站在空中,身周被法力包裹,任由前几道浅紫色雷霆砸落,身形岿然不动。

就如面对海浪的磐石,不断劈开那一层层汹涌的雷光。

好端端的一个九灭之劫,给人的直观感觉,并不如八凶之劫来的凶狠……

李智勇心底暗自叹息。

为了不暴露自己的伪·身外化身——实·师门绝技的底牌,他现在只能以本体迎接天劫,这让他略有些无奈。

如果这是一個没人、没妖、没仙神,只有天道降下天劫的小世界该多好。

可惜,凡事总归不得完美。

李智勇缓缓抬头,虽是假发,却依旧飘逸。

第五道天劫,自己该动一动了,如果不让天劫劈到自己身上,是打不开道藏之门的。

劫来!

李智勇猛地抬手,似是要抓住从天而降的紫红色雷光,身形也没入雷劫之内,被风、火二力来回揉搓。

他的身形出现了一丝丝狼狈,嘴角流出了淡淡血迹,但依旧保持着、保持着……假发的飘逸性。

二十里外的周拯见状,心底莫名安稳了许多。

前方大战凶险,渡劫后前路叵测。

有个底牌众多且连自己都摸不透的队友,确实挺让人安心的。

雷声轰鸣,天火肆虐。

李智勇开始了他的渡劫秀场,时而吐血三口、时而衣袍破烂,随着天劫进行到第七道,李智勇终于被劈到了地上。

但他很快就跳了起来,面露怒色,指天高呼:

“天道至公,贫道生死无憾。”

空中劫云不断下坠,八颗雷球缓缓溢出,又迅速凝成了一颗紫红色的雷光,朝李智勇飞速砸落。

李智勇身形跃起,自半空钻入雷球之中,让那雷球炸出了漫天紫光。

很快,李智勇‘残破’的身体自空中砸落,摔在了地面上,如没了声息一般。

外围那群修士们默不作声,只是瞪大双眼注视着。

很快,李智勇的手指动了动,外围竟发出了阵阵欢呼声,不少提了口气的老道更是喜笑颜开。

“加把劲啊前辈!”

“若过九灭劫,当天地第一人!”

“前辈努力!”

空中劫云在不断收缩,李智勇慢慢爬了起来,目中带着少许神光,仰头吞服了数颗丹药,

体内法力迅速充盈。

他浑身浴血,再次升空。

劫云此刻竟化作了一方宛若有实体的九层宝塔,夹带着浩瀚天威,对李智勇轰砸而下。

李智勇纵声高呼:“舍命一搏!”

周拯:这家伙说的就跟真的一样。

下一瞬,李智勇直接钻入了九层宝塔之内。

一时雷声大作、狂风肆虐,李智勇的身形彻底消失不见,其内到底发生了什么,却是外面这群修士根本无法探查清楚的。

周拯总觉得,这场渡劫的过程,有可能都在李智勇的预料之中。

这家伙肚子里到底藏了多少货?

外围各处的修士静静看着,都觉得这是要见证历史,一个个屏息凝神,想透过在半空铺开五十里的雷球,探清里面到底发生了何等激烈的对抗。

雷光持续了整整一刻。

修士们像是见证了什么,又像是什么都没看到。

终于,雷霆崩碎,化作了数不清的精纯灵气,朝最中央的位置涌去。

李智勇盘坐在空中,头上没了假发,面容恢复了年轻相,焦黑的皮肤寸寸开裂,天地间出现了一股清香,他背后出现了一朵灵芝状的庆云。

他已见到了那个门户,却并未向前,而是静静等待。

很快,七彩光柱亮起,高空响起了仙乐,两名金甲神将与一道白玉阶梯再次登场。

这次差点铺到了李智勇面前,离着李智勇只有几十米的距离。

“既已飞仙,自归仙界。”

“此时不升,更!”

“抱歉!”

李智勇突然起身,对着空中遥遥一拜,身上那刚换上的长袍下摆缓缓落下,朗声道:

“我三人结伴修行,自当结伴飞升,以成一段佳话,还请神将成全。”

言罢,李智勇也不等对方回话,身形若落叶飘落,落在了地面之上,布置结界与阵法闭目盘腿打坐,与周拯和肖笙还是相隔二十里之距。

空中那两个神将又愣住了。

外围的这群修士似乎也看出了点异样。

有修士小声嘀咕:“怎么感觉,上界神使好像脑子不灵光的样子?”

一旁立刻有老道低声呵斥:“瞎说什么,这应该只是接引飞仙的仪式,仪式懂吗?自不会是真人,顶多是个投影或者烙印。”

众修士各自点头,也觉得后者说的有理。

“各位,这是渡过了?”

“您才反应过来?三人渡劫,两人成仙,此乃壮举啊!”

“我界终于有出息了。”

“也不知这第三人该如何渡劫,又有哪般异象,不过贫道觉得,刚刚渡过九灭之劫的这位前辈,当为修道界自古以来第一人!”

“该立个庙!”

“嗯,各地也该立个牌坊!”

“可惜了,咱们不能得这老前辈指点啊。”

渡劫场外围顿时热闹了起来。

不只是空中汇聚着大批修士,地面也多了一些年轻的面孔,远处还有更多修士闻讯而来。

这一切丝毫不差地落在了周拯灵识之中。

跟他们推算的大差不差,飞仙接引仪式已是根植在这个小千世界修士骨子里的东西,想掀翻这个概念,仅凭几句话是远远不够的。

他闭上双眼,嘴角带着浅浅的微笑,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空中,那两名金甲神将似是有些不耐烦,左侧神将的身体更是轻轻颤抖了几下。

但后续并未发生什么。

这神将与白玉阶梯同时缩了回去。

接下来,就到他们计划的重头戏了。

一个字——拖。

这是一场耐心的较量,也是正式开战前的试探。

简单来说,周拯拖的时间越久,对他们也就越有利,肖哥和老李有时间去消化飞升所得的感悟,巩固自身飞速提升的境界。

渡劫之前,李智勇曾暗中对周拯与肖笙传声,提醒了他们关于飞升之事。

渡劫打开自身道藏;

成仙是自身与天地大道的初步交融;

飞升就是开启自身道藏后,自身道藏与天地道藏互相共鸣,因此能推开那扇大门,得到一次迅速提升境界的‘福利’。

但这个福利是需要时间来消化的。

他们依次渡劫,第三人就为前两人争取这个时间,而因为周拯前世曾抵达过较高的境界,【车辙】较深,接纳感悟、巩固境界也相对容易,是第三人的最佳人选。

‘你俩慢慢悟吧。’

周拯如此道了句,闭目凝神,假装是在突破自身最后的境界,实际上却是在拼命压制自己的最后一步。

他在两年前就已道基圆满了。

斩道境这种事,越到最后越困难,道基越是圆满,斩道境就越是麻烦。

回想这两年半闭关之苦,周拯也是一阵唏嘘。

但他此刻也在问自己。

成仙之前,自己还能做什么?

功法方面,自己暂时还是以那篇青木功法为基,纯阳无极功为辅。

神通法术方面,前世的纯阳剑诀已自行领悟大半,五雷正法也算‘超纲’掌握,

法宝方面虽然有些薄弱,但他有老君炼制的神兵,斗法暂且够用。

周拯微微挑眉。

他这个青华帝君,若是直接败给了异世天劫,那乐子可就大了。

稳一手,九转金丹手边枕,老君画像心中留。

天劫这道关,他……过几天再闯。

于是,半天后。

渡劫场外围已是人山人海,道道目光盯着空中仅剩的周拯。

相隔二十里,此前两个渡劫之地,两个七彩斑斓的仙茧,已是将肖笙和李智勇包裹了起来,时不时会有仙光闪烁。

这个小千世界修士没见识的那面也露了出来,对此刻两位仙人的状况完全摸不透,只能各种胡乱猜测。

甚至有人说他们两个男仙在里面暗结珠胎……

“这位前辈怎么还不渡劫?”

“莫慌,渡劫不是自己能控制的,是自身境界够了、感悟到了,天道自生感应,有的老前辈渡劫准备了半年才见雷。”

“第三位有些不行啊,想必是没什么信心吧。”

“噤声!休要胡言乱语!冲撞了仙人,你宗门还要不要了?”

“两位仙人为何没有飞升?这不是仙界的规矩吗?”

“对啊,好像这个飞升不飞升是看自愿的?”

一直观察周遭环境的周拯,心底略微思忖,决定起身走走。

他刚有动作,各处立刻息声。

但周拯只是在空中漫步逛了半圈,似乎是在选一个风水宝地,随后又坐了下去,低头轻轻叹了口气,喃喃道:

“贫道这最后一步,咋就这么难呢?”

各处都有修士出声鼓励,说着‘前辈定能旗开得胜’之类的话语,周拯对着四面拱拱手,继续笑吟吟地盘腿打坐。

他沉声道一句:

“贫道需认真起来了。”

如此,一连过了三日。

又是一个艳阳高照、风和日丽的大晴天。

漫山遍野的修士们,打坐的打坐、喝酒的喝酒、聊天的聊天,甚至还有宗门嗅到了商机,驾云摆摊兜售一些解馋的零嘴。

下方,李智勇与肖笙传声嘀咕:

“老李,你好了?”

“嗯,没能消化的感悟存留起来了,自身境界稳固了。”

“老李你真仙了?”

“勉强算是吧,你不要告诉别人,此次大战后,我还是以元仙的境界示人,你的真仙境也藏起来吧,免得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这能惹啥麻烦,听你的……咱们现在要露头了吗?不是说就等三天吗?”

“我对班长传个声吧,不能低估大妖的智商;你感受到了吗?它在注视着你我。”

肖笙应了声,低头看一眼自己手掌上发光的纹路,满足地笑了笑。

当下,李智勇的传声直接钻入周拯道心。

境界上的巨大压制力,竟然让李智勇露出了几分微笑。

不过李智勇知道,他也就这个时刻可以‘欺负’下周拯了。

“班长,开始吧。”

时机已到!

周拯双眼猛地睁开,眼底划过少许厉芒,对自己施加的封印与枷锁同时融化,一股玄妙乃至于已开始有些晦涩的道韵,在周拯身周缓缓展开。

下方,李智勇微微皱眉。

班长真的四十九次极限斩道境?

这会不会出问题?虽然这个斩道境之法,是师父改良过的,变得温和且没有副作用,但四十九次是理论极限,自己留了一手,只斩到了四十六次。

这样的道基,足以让他修至金仙的路途畅通无阻。

且不说最后三次斩道基之艰难,单说这斩四十九次道基会有什么后果……

李智勇抬头看去,禁不住有点头皮发麻。

只见!

周拯脑后多了一圈宝轮,身下浮现出了一朵十二品青莲的虚影,背后又有虚淡的太极图微微盘旋。

轰!

高空一声悍雷,整个小世界的生灵齐齐一惊,方圆千里内的云层尽数朝此地汇聚,天地间出现了九口灵气漩涡。

周拯面露疑惑,抬头扫了眼天空。

他这是……被针对了?

也罢,异界渡劫飞升,本就是走了捷径,既然此地天道大公无私,那自己没理由渡不过自身之劫。

他丝毫不敢托大,将一颗颗灵丹用法力包裹送入腹中,又将九转金丹放在随时可以拿到的位置,取出老君炼制的阴阳剑,脚下踩住了一方白云。

他手中戒指轻轻颤抖。

那只进入异界后就没了动静的灵仙蛋,此刻似乎想强行破壳而出,来帮周拯御敌,却被周拯用灵识安抚了下去,并将这戒指收入了护腕。

嗡——

空中劫云突然震颤,仿佛有雷池倾倒,一片紫色雷幕当头落下。

周拯身形不动,接受了第一道天劫的洗礼。

劫云开始翻涌,周遭修士开始不断大喊。

“九灭!又是九灭!”

“这为何不是宝塔状了,怎么上面……上面还有楼阁宫殿,像是传闻中的天帝神庭?”

“这三位前辈什么来头,可有弟子?”

“我愿拜师啊!”

周拯仰头看向天空,面容无悲无喜,身形咻地飞空而起。

第二道雷幕洒落,周拯提剑上斩,毫无花哨的上撩斩开了雷幕,宛若闲庭信步,遁入劫云之中。

真男人,就该跟天劫来一场肉搏大战!

霎时天地变色,劫云不住翻涌,无边灵气滚滚而来,道道剑影似是要划开天穹。

下方光茧内,肖笙忍不住传声嘀咕:“班长的剑,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

李智勇想了想,洒然而笑:“吕洞宾的剑,就是他的剑。”

肖笙:……

还挺有道理。

一连过了不知三道还是四道雷劫,一道剑影划开天幕,周拯身形跌落而出。

他略有些狼狈,脚下包裹着火苗般的地火——证明他本身并无明显业障——身形朝着前方冲出一瞬,扭头瞪眼。

后方,一名名雷霆拼凑成的银甲仙兵列队而出,如工蜂出巢,将周拯团团包围。

外围那群修士:……

麻了。

他们直接看麻了。

当前发生的一切,已经超过了他们的学识范围。

之前流传的渡劫之事,根本就没这种情况!

周拯持剑乱杀。

剑若乱抖,实则暗合剑道,剑影翻飞,冰柠老师的剑招信手拈来。

杀到豪情四溢,他竟再次冲入劫云之中。

似那闹天宫的弼马温,又如劈南天门的二郎神,一人一剑自劫云底部杀向云巅!

第六道、第七道!

劫云似奈何不得这个渡劫之人。

雷霆砸他身上,他却丝毫不动!

地火烧在他心中,竟无法产生半点心魔!

天风、阴水更是无法破他身心神魂!

第八道!

劫云突地凝成了一个巨人,一股股云雾将在云内乱窜的周拯直接握住,摁到地上,那巨人张开大口,其内涌出无穷无尽的天道之力,一颗颗雷斑在巨人口腔之中疯狂闪动!

周拯被本界天道镇住,身形无法动弹。

光茧中的李智勇面色无比凝重,肖笙更是已忍不住要冲出光茧。

高空中藏着的叶燕儿静静地注视着这一幕,眼底却只有坚定,她相信周拯能做到。

而躲在那高空大妖附近的敖莹,已是快把自己的手心摁出鲜血!

这就是天道之力?

周拯躺在地上,虽有一战之力,却被这个‘天道巨人’摁的无法动弹。

甚至,镇压他的力量,其力量层次,已经超过了这场天劫几个档位。

这一劫是他必须去渡的!

周拯猛地吸气,此刻已恢复原本容貌,双目死死地盯着那巨人的大口,将体内灵丹尽数碾碎,一股股灵气充盈各处。

雷光即将爆发!

周拯仿佛在巨人背后看到了一个漆黑的死字,天空与大地之间更是多了一道道黑线。

这就是全盛状态的天道?

虽然只是渡成仙之劫,但周拯此刻确确实实感受到了全盛天道的恐怖。

他突然有些明白了,为何大天尊要铤而走险。

这般压力;

这般强大、无形、且无所不在、无处不至的存在;

确实能让当权者产生浓郁的危机感。

但。

但这些都不是拿生灵当赌注,置无辜者于不顾的理由!

周拯心底蓦地冒出了一股股怒气。

他仿佛回到了凌霄殿前,自跪坐慢慢起身,身形摇摇欲坠,哀莫大于心死。

天庭负我。

我却不能负我自身!

前世我让了,这一世,当争则争!

“来啊!”

周拯脖颈抱起青筋,那巨人的手掌竟有一丝丝松动。

无数雷斑同时爆发,一抹纯白的雷霆自巨人口中爆发,对周拯当头砸落,将周拯径直打入地底!

山体在融化,地面在消解。

外围围观的众修士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

那雷柱似乎无穷无尽。

天道巨人崩塌、劫云向内收缩,地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雷光蚕食出了一口深坑,那荒山已是不见踪影。

雷光持续了一炷香左右。

待雷霆消散,天空又是万里无云,天地间万籁俱静,只有深坑中不断翻涌的岩浆,以及那个已有些模糊的人形。

“这位前辈……”

有年轻的修士突然高喊:

“不要死啊前辈!”

“前辈!”

“前辈!”

那模糊的人形突然迸出两道神光。

却是周拯睁开双眼,此刻抬头看向空中,身形慢慢飘起,他体内像是出现了一口黑洞,无边灵力汹涌而来,被他尽数吞下。

原本的伪装与一层焦黑的皮肤同时脱落,露出了其内白嫩却健壮的身躯。

他取出长袍包裹自身,右手张开,一把仙剑飞出岩浆,落在他手中。

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说,但周拯缓缓吐出一口气,伴着那七彩霞光升腾而起,三亩庆云显露身后,他慢慢攥起左拳,低声轻喃:

“我回来了。”

‘班长都不用刻意消化飞升感悟吗?’

李智勇走出光茧,肖笙持枪破开灵气凝成的墙壁。

周拯一剑前甩,一抹剑光划开天穹。

刚要飞下来的两名金甲天将头颅齐齐抛飞,各处刚想向前庆贺的修士,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那两名金甲神将残躯轻轻抖动,突然化作了两只肉色、半透明的触角,触角末端闪烁着微弱仙光,其内洒落出了一滴滴黑色的血液。

咕咕咕——

高空传出了诡异的声响,万里晴空突然遍布乌云。

周拯看见了那道大门,心神毫不犹豫推门而入,但身形仰头注视高空,没有丝毫要退避之意。

战,且飞升!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164章 渡劫!(下)

58.59%
目录
共29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