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花有重开日,燕有归巢时

第167章 花有重开日,燕有归巢时

惠岸行者一来,屋内众人就看着他笑。

尤其是,看到他手中提着的莲台,周拯立刻和颜悦色地迎了上去,随手就把莲台接了过来。

“两位来就来吧,还带什么东西!”

木吒双手行佛礼:“见过青华佛,小僧奉菩萨法旨,供青华佛驱策。小小薄礼,不成敬意。”

一旁圣婴大王翻了个白眼,扭头看向屋内布局,随后就皱眉轻吟。

周拯问:“善财找电脑呢?”

红孩儿倒也实诚,直接问:“对啊,去哪了?”

“善财!”

木吒端起了师兄的架子,皱眉呵斥:

“莫要这般没规矩。

“此前不知周兄为青华帝君,你没大没小也就算了,今日你我是代表佛门而来,今后护持青华帝君左右,礼数自是要周到的!”

红孩儿的白眼差点翻到周拯头顶,嘴唇下撇、眼角低垂,像是刚睡醒般,对着周拯拱拱手,含糊不清地道一声:

“见过青华帝君。”

周拯眯眼笑着,道一声:

“嗯,乖,那边写着机房两个字的地方,推门进去,有十几台。”

“真假?那我去了!谢帝君!够意思哈!”

红孩儿登时来了精神,对周拯挑眉弄眼,原地留下一圈灰烬,直接遁入其中。

这孩子,上次回去后憋坏了吧。

木吒见状只能一阵摇头,叹道:“这蓝星哪里都好,就是这般娱乐玩耍之事,对少年心性吸引太大,他回去后什么也不干,就在那空想推演游戏对战之术,当真是把人都要愁坏了。”

“阿弥陀佛,”周拯笑道,“佛祖不禁电子游戏。”

木吒顿时语塞。

木吒上下打量了周拯几眼,

试探性地问了句:“青华佛,怎么感觉……你跟上次相比,像是换了個人?”

“怎么就换了个人?”

“成熟了一些,好像也更自在了一些……”

周拯笑道:“解封了嘛。”

“原来如此,”木吒眯眼轻笑,“是有了吕洞宾的记忆?”

“没有,”周拯笑道,“咱们坐下聊吧。”

“不了不了,”木吒那张秀气的面容上满是认真,“我去看着善财,莫要让他太过沉迷。”

“理解,理解,”周拯做了个请的手势,“行者自在些就是,上次也来住过了,我就不多招呼两位。”

木吒拱拱手,笑吟吟地对唐僧、冰柠等人见了礼,这才不紧不慢地走去机房之中。

开门时,木吒还义正严词地训斥:“善财!莫要这般毛毛躁躁!”

等大门一关,结界一摆……

“快帮我开机!你还在等什么啊小兄弟!”

“呵呵,虚伪的大人。”

“这叫必要的礼数,怎么就虚伪了,”木吒挑了挑眉,“玩什么?手有点生,先去打几局人机啊。”

“玩啥人机,排位就是干!今天师兄你不把我拉上白银,我就把你拽去黑铁!”

“善哉,善哉。”

客厅中。

周拯打量着手中的莲台,抬头看向了冰柠。

“冰糖莲子是不错的甜品。”

冰柠一本正经地解释着:

“只是不知,这莲台有没有什么独特的口味。”

“不好吃,这个不好吃啊!”

啸月在旁忙道:“这东西炼成坐台,可以防心魔、增感悟,可别真炖了!”

周拯笑道:“教官不是在培育莲子吗?”

“开花还要些时日,”冰柠道,“与你说笑罢了,这九品莲台也属宝物。”

周拯:您刚才那表情可真不像开玩笑!

他将莲台交给擅长炼器的肖笙,让肖哥加工一下,然后给月无双伴身修行之用。

“咱们的小会就开到这,”周拯看着肖笙道,“肖哥你注意下,五千字好好写,这会影响老君对咱们的评价。”

“明白,明白,”肖笙讪笑道,“我上次还以为这就是走个过场,这次肯定用心用情,真心实感!”

周拯含笑摇头,眼底铺满了疲倦。

他又叮嘱了几句论文相关,就打着哈欠回了房中休息。

敖莹还想去帮他整理床铺衣物,又想到了此前几位姨母的叮嘱,老老实实地坐了下来。

姨母说的对,如果婚前就开始扮演贤妻的角色,把所有事都做了,婚后岂不是没了任何‘长进’?

那样极容易让心仪的男子厌倦。

如何使姻缘保证新鲜感也是龙族女子的必修课。

“诸位休息吧,我也先回了。”

敖莹起身盈盈一礼,踢踏着一双小凉拖回了三楼卧房,也是哈欠连连。

李智勇去了老君画像前,像模像样地上了三炷香,低头叩拜了三次,这才回了自己的专属区域。

肖笙这边刚要走,就被啸月一把摁住。

周拯现在身份不同了,啸月自是不敢冒犯,但它依然能拿捏住肖天正。

“肖将军,咱们好好聊聊哇。”

肖笙刚想揭竿而起,却发现自己还远不是这条天狗的对手,只能讪笑。

“聊什么?”

“你真的是元仙境?怎么感觉不只元仙呢。”

小灰狗的表情满是狐疑。

肖笙眨眨眼,突然问:“哪吒三太子呢?木吒二太子都来了,怎么不出来见见?”

啸月果然被转移了话题,扭头看了眼漫画室与机房……

“兄弟不熟吧,大概。”

肖笙立刻追问了下去,啸月支支吾吾说了一阵,却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大概就是,哪吒出生前木吒已经离家修行了,纯粹不熟。

“那你看,”肖笙嘀咕道,“李天王的大儿子叫金吒,二儿子叫木吒,三儿子该叫水吒吧?怎么该叫了哪吒?”

啸月狗眼一瞪,与肖笙一同陷入了沉思。

……

成仙,多是一件美事。

此前都在异界征战,周拯没机会细细体会,而今躺下来进入梦乡,成仙后的‘异样感’,缓缓揉过了全身。

身体好似没了重量,轻飘飘、呼呼然。

入睡时身心全部放松,周拯仿佛是在一处七彩斑斓的湖水中浸泡着,感受着天地变化、体悟着日月星辰,冥冥中似有所得,又觉所得不过外物。

虚与实可有分解?

心与识可有不同?

万物有我与无我可有什么差异?

这天地间的道理,是藏在那根竹子中,还是藏在我的心中,藏于我通过学习、思考而产生的认知之中?

生而为婴,长而成人,得道化仙,每个阶段或许都有一次心与识的飞升。

卧室大床上,周拯侧身酣睡。

那七彩斑斓的湖泊上,周拯盘坐思索,短发已渐渐长成了中长发。

客厅中,老君的画像轻轻扬起一角。

周拯思索、感悟时,心底滋生了诸多念头。

与此同时。

躺在床上酣睡的叶燕儿,略微皱了下眉头。

她仿佛坠入了一处梦境,在梦中见到了一条银河,自己却被藤蔓困缚住了双脚,无法走向前,只能远远看着。

“哞”

牛叫声吸引了叶燕儿的注意。

她扭头看去,却见老君骑牛自远处‘缓缓’而来,似是要朝星河而去,转眼就到了她身旁。

叶燕儿静静站着,注视着这位道门祖师。

青牛停了牛蹄,老君睁了双眼。

老君笑问:“何不见礼?”

“我非道门弟子,也不信道,”叶燕儿笑道,“为何要见礼?”

“善。”

老君含笑点头,凝视着前方的星河,又问:“知我为何而来?”

叶燕儿轻轻摇头,却又低头鞠了一躬:“谢谢您出手相救,不然我估计再有半个月就完蛋了,本来是想最后几年陪陪他算了,没想到都荒废在了异界。”

“你的病,源于弱魂容强道,以至魂魄本源受损。”

老君缓声说着:

“此非药石可医,也非道法神通可救,大抵是万物均衡,大道自生,这天地本是平衡的。”

“您有办法救我?”叶燕儿轻声问。

“有。”

叶燕儿仔细思索了一阵,笑着问:“您是得道的高人,就别跟我这个小女子卖关子了,您需要我做什么?”

“寻道。”

老君看向前方星河,继续道:

“你与周拯,性命相交、阴阳互生,他如今已渐渐回归自身之道,你也该去寻你的道了。

“南极长生大帝陨落后,生命道则的碎片散落于三界各处,融合了我送你的道则碎片后,如今你所拥有的,是最大的那块碎片,已有先机。

“天地生灵还剩不足二十年,你若能在此之前集齐所有道则碎片,也有一搏之力。”

叶燕儿笑道:“您说的是不是太轻松了,二十年,走遍三界?我可没有这般本领。”

“此物与你,可凭它穿梭各界,也可帮你逐步修复魂魄之伤,其余生命道则碎片之所在,都已做好了标记。”

老君袖中飞出一只蒲团,其下自成风火,暗合天地大道。

叶燕儿看着面前悬浮的蒲团,低头不语。

老君并未多说,只是在旁等候。

“二十年……唉,如果紧着时间算,我如果能跟小拯结婚不生孩子,去体会人生的美好,体会体会家庭的温暖什么的,其实也足够了……”

叶燕儿轻声说着。

她慢慢抬起头来,将蒲团单手抓住,提在了身边。

“不过,我还是喜欢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谢您提携。”

“善。”

老君笑着颔首,座下青牛哞了声,缓步向前,踏向了前方星河。

二楼卧室中,叶燕儿睁开双眼,看着枕边摆着的风火蒲团,久久不能回神。

……

叶燕儿走了。

她将房间收拾的整整齐齐,属于她的那些东西并未取走,还在梳妆台前留下了一封给周拯的书信。

周拯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已是第二天中午。

他醒来后,习惯性地将仙识散出探查,却没能感受到叶燕儿的气息,心里莫名慌了下。

叶燕儿身体有问题,周拯一直是知道的,但刚融合了老君给的道则碎片,按理说不该……

在门口聚过来的几人注视下,周拯坐在梳妆台前,拿着那封信犹豫了几分钟,将它慢慢拆开。

一行行娟秀的小字映入眼眶,最先就是小拯二字。

她开门见山说了老君托梦之事,并在房间中留下了风火蒲团的印记,为的是让周拯不会胡思乱想。

【……其实,按理说,第一次来寻你,确定你过的不错后,莪就不该再来找你了,大家都有了彼此的生活。童年少的回忆算是我最珍视的宝物,我也知道分开了七八年的你,已经跟我记忆中有所不同。只是,我发现了自己的问题,魂魄在融合道则碎片时损伤了本源,这种伤势类似于真灵受损,九转金丹也是没有用的,大概只能再活三四年。

所以这次我答应了老君。因为我想活下去,活的更久一些,去找自己人生的价值,还有自己一路走来的意义。是不是说的太抽象了,有点不像咱们之间聊天了。

我对你的感觉,有时候我也分不清到底是什么。融合了碎片后,我付出了一些代价,心底只要动念头,就会浮现出你的影子。我是个自私自利的人。这种挂念曾经让我很反感,也让我很抗拒,我觉得我不应该是为另一个人而活,我也不是奉献型的人格,这也让我一度很痛苦,然后在痛苦中不断沉沦。

这次来找你,其实是为了跟你结婚,生个孩子,假装组建一个家庭。我们都没有体会过家庭的感觉,这是我自己觉得的人生最后的缺失。我想,大概只要我厚着脸皮一些,你应该很难拒绝我你就是那种会对自己人很温柔的性子,大概这也是我喜欢欺负你的原因吧。】

周拯翻过一页,轻轻叹了口气,继续读了下去。

【少年时的我,其实是慕强的。我觉得你那时候很强大,情窦初开就对你心生爱慕,所以当你放弃自己的强大,想做一个普通人之后,我对你反而有了埋怨。后来发生了许多事,我对你的爱慕渐渐变成了思念,觉得如果能跟你普普通通的生活就是一种难得的幸福。可慢慢的,命运像是故意戏弄你跟我,我成了牧妖使,你成了大修士,普通却成了奢侈。

顺带一提,我并不觉得牧妖使有什么不好,虽然他们处理问题的方式确实有问题。

回来你身边这段时间,我也发现了你的问题。你还在迷茫对吗?你现在有了许许多多的身份,他们喊你帝君,喊你上仙,却只有那个小龙女会喊你周拯,所以你也在死乞白赖的抓着人家的手不想松开。不用急着否定我的说法,你在贪图她对周拯的向往,这就像我贪图的一样,我也喜欢你喊我燕姐,而不是生命道则的持有者。

好了。写这么多,手腕都要酸了。我走了,去完成老君的任务,奖励就是伤势可以慢慢恢复,也算是沾了你的光。我不是小龙女那种甜腻的性子,也不会说什么情话,等我解决问题再回来的时候,你想跟我有什么进一步发展,扩展一下你我之间的探究领悟呢,就喊我燕子,想跟我做姐弟就喊我燕姐,以后给我养老送终就够了。

别在一声声帝君中迷失自己,以前的你总有自己的想法,现在的你大多数时候都有些身不由己,在考虑帝君该做什么,而不是周拯该做什么。

别太想我,我去三界乱逛了。

与其做你身上缠绕的藤蔓,我更向往做你身旁并立的乔木。

叶燕。】

卧室内,周拯慢慢折起纸张,对着窗外静静出神,许久未言语。

高速文字手打碧曲书库天庭最后一个大佬章节列表https://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167章 花有重开日,燕有归巢时

59.6%
目录
共29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