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磨剑的周拯

第170章 磨剑的周拯

装伤还是一门体力活。

周拯躺在自己卧室的大床上,维持着苍白的面色、额头沁着一滴滴冷汗,还要时不时轻哼一声,做出一幅魔气入体、我很痛苦的情形。

而且一装就是七天七夜!

最先赶来的是寅虎神将。

他在周拯身边呆了一会儿,就面色大怒,大吼着要龙族给个说法,直接将那把魔枪扔去了四海龙宫蓝星分宫。

敖一凌风风火火地冲来,却是百口莫辩,只能向上通禀。

看她那着急的样子,恨不得去撕了敖翼天。

周拯只能暗地里给大姐道个歉,继续稳如泰山地躺在那。

紧接着,龙宫几位实权长老匆匆赶来,昨日刚刚赶到;一同过来慰问的,还有敖翼天上辈子的亲生父亲,以及宗亲的代表人物。

与龙宫长老差不多一同赶来的,还有复天盟的洞灵真人,以及三位提前赶过来的十二生肖神将。

卯兔、丑牛、午马。

龙族众龙百般赔礼,各奉宝物,却是连周拯的一面都见不到。

但好在,周拯身边一直有敖莹相伴。

复天盟虽然很想狠敲龙族一笔竹杠,但碍于敖莹,也不敢狮子大开口,只能一边讲着青华帝君对三界稳定的卓越贡献,一边接受龙族给的些许‘茶水费’。

那敖翼天……

周拯根本不用多做什么,躺在床上等一等,龙宫众老龙就审明白了。

老龙们赶来的第二日,周拯装伤的第八天;

寅虎神将传声道:“帝君,事情差不多搞清楚了。”

周拯睁开双眼,颤声喊着:“莹啊,扶我起来,莫要让事情闹的不可收拾。”

一旁的冰柠抬手扶额,有些不忍直视;

敖莹却是继续配合着演戏,满是担忧地扶周拯坐起:“多歇息下。”

“不了不了,魔气已经驱掉了。”

门口,李智勇叹声道:“班长的魔气总算净化掉了。”

“班长!”肖笙大声呼喊,“那敖翼天当真是杀千刀的!说好的点到为止,竟然对班长您藏了杀心!”

周拯摆摆手,道:“都过去了,过去了啊,不要影响我们复天盟跟龙族的团结。”

“启禀帝君!”

寅虎神将在外拱手行礼:“末将已查清此事之始末!”

客厅中候着那群龙族高手差点没气死,一個个瞪着寅虎神将。

明明是他们自己审问的,这神将一直就在旁边喝茶嗑瓜子啊!

不多时,周拯自卧室出来,气息虚弱、面色苍白,皱眉问:“怎么回事?”

“帝君,

”有个老龙抢先开口,将寅虎神将的风头夺了过来,叹道:“家门不幸,竟有如此逆子,与邪魔为伍,还中了邪魔的圈套!”

寅虎神将讪笑一声:“帝君您听他们说呗,都一样。”

又有龙首老者向前,对着周拯行了个深深的道揖。

“帝君!我那不肖孙您打也打得,杀也杀得!我龙族有何颜面再做您亲家!”

周拯皱眉:“这位长老,这个敖翼天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大人请看!这是在这逆子体内寻出的!”

有龙首老者翻过大手,掌中托着一只玉碗,其内躺着一只紫色的蛊虫。

“他被人下蛊了!控了心神!”

“这?”

周拯凝视着龙首老者掌中之物,略微思索。

寅虎神将道:“帝君,此物是末将亲眼看着,在那小龙体内掏出来的,在此之前,没有任何人接触过敖翼天。”

“谁下的?”

“尚未问出来,”寅虎神将低声道,“诸位龙族长老已将蓝星海中真仙境之上的妖魔尽数擒了回来,正在由龙族高手在外审问,相信很快就能水落石出。”

“唉,”周拯叹道,“妖族害我之心不绝,当真坐立难安……此物能否拿我看一看?”

“帝君小心。”

那龙首老者还要向前,却被一名身材高挑的长腿大姐拦住,将玉碗接了过来,转呈周拯面前。

“末将卯兔,”这大姐低头行礼,“见过帝君。”

一旁寅虎嘿嘿笑了声:“内人,内人。”

“卯兔将军多礼,”周拯眯眼笑着,“天庭不是不让搞对象吗?”

寅虎神将老脸带着几分红光:“天庭没了我俩才在一起的。”

卯兔神将白了眼寅虎,淡然道:“帝君,此事还请慎重处置,就算敖翼天是被人利用,也决不能姑息!如若不然,今后谁都带个蛊虫就来行刺帝君,复天盟威严荡然无存。”

周拯点点头,却点出一指纯阳劲,将那蛊虫直接融化。

他道:“将敖翼天交给龙族处置吧,也请龙族各位长老杖下留情,关个几百年紧闭就算了,不必非要打杀了,他本就是转世重修。”

靠后的一名中年男人明显松了口气,向前对着周拯深深一拜。

“帝君!小龙在此立下重誓!三千年内,绝不让他踏出家门半步!”

周拯微微摇头,带着一众仙神向前,走去了餐桌后入座。

屋内屋外众仙、众龙齐齐看来,周拯却是好整以暇地摄来一杯没人喝的茶水,润了润嗓子。

他躺了七天,自是早就把自己要做什么想的清清楚楚,此刻只是拿一拿腔调。

果然,那几名龙首老者对视几眼,向前正要开口。

“不必说什么客套话,”周拯笑道,“我伤的其实不重,只是在等龙族过来处置罢了,不然敖翼天我想留也留不住。”

“您高义。”

“谈不上高义,我只是不想让莹莹在中间为难罢了,敖翼天何在?”

周拯话音落下,眼前众龙、仙各自退后、侧身,露出了在门外跪着的敖翼天。

此刻,敖翼天浑身上下都是被鞭打后的伤痕,双眼畏畏缩缩,眼底毫无神光,时不时抽搐一两下,一身修为没了大半,一身龙力近乎无存,已是半条废龙。

龙族的苦肉计?

看着不像,应该是被某个脾气暴躁的龙族揍了一顿吧。

周拯放下茶杯,笑道:

“我一直不太明白,龙族的敌人是谁,竟能让龙子龙女死伤惨重,不得已转世重修,现在这些强敌又如何了?”

一名龙首老者缓声道:

“回禀帝君,我龙族自远古而来,结下的仇家着实不少。

“此前天庭遭劫,就有一股势力暗自联合,有那上古的大神通者,又有那远古凤族、麒麟族的后裔,还联合了一部分妖魔势力,以及海族叛臣,袭击了我们的祭祖大典。

“他们当时被我族击退,随后我族立刻组织反击,大部分的海族叛臣已被剿灭。”

周拯缓缓点头,又道:“那就是说,这些龙族的敌人,已经与妖族联合过一次,今后也有可能是我复天盟的敌人?”

那名龙首老者有些不敢接话,沉吟几声:“是有这般可能。”

“各位,我就不留你们喝茶了,家里茶杯不够。”

周拯笑道:

“还请将我这几句话带给四海龙王。

“而今这天地已到了终末之劫,想必以龙族的积累,这并不是什么秘密。

“天地分阴阳,各方势力也是这般,那些阴影中的势力已被某种力量聚合,正要发动倾覆秩序的一战,若是我们这些站在阳光下的势力,还是这般各自为战、只为自保,稍后怕是要连组织反击的机会都没了。

“若龙族愿意,就派些使者去求见紫微帝君吧,观音大士也在那。

“剩下的审问,交给复天盟做吧,若敖翼天说什么了,还请龙族及时知会一声。”

言罢,周拯轻轻摆手。

几位龙首老者带着龙族众高手整齐划一地低头作揖,随后如潮水般退走。

屋内顿时空旷了下来。

周拯看着面前的这杯茶,一言不发。

等龙族众高手化作流光消失在天边,他这才松了口气,松松垮垮地瘫坐在椅子上,低头骂了句:

“装病竟然这么累!我去,这些老龙来的真够慢的!”

那几名刚要向前见礼的复天盟新面孔,只能面面相觑。

洞灵真人笑吟吟地在旁凑了过来。

“帝君呐,您推龙族这一把,也不知道能发挥几成力道,不过借题发挥这招,当真用的妙啊。

“龙族一直滑溜的跟泥鳅一样,轻易不表态,宁肯锦上添花,也绝不雪中送炭,这次可算被抓住把柄了。”

寅虎笑道:“龙族来之前应该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吧。”

周拯啧了声,扭头问:“那个敖翼天真被控制了?”

“那可不,”寅虎道,“海中六妖王、三十多名真仙境之上的妖魔,此刻正在受审……末将是指,把他们元神搞出来拷问。”

“海中干净了?”

“目前来说,干净了,只留了一个蛟魔王。”

周拯满意地一笑:“那感情好,稍后寅虎神将整理个名单出来,陆地上的十八路妖王哪个罪孽最深,我有用。”

“是,末将领命。”

周拯又看向了卯兔、丑牛、午马,笑着拱拱手。

卯兔最显眼的就是她那双大长腿,穿着一身样式简单的长裙,面容端庄秀丽,配寅虎神将这个大老粗绰绰有余。

丑牛午马也是两位壮汉,孔武有力、气势非凡,显然也是两位能征善战的大将。

三人连忙先前见礼,周拯笑着点头,随后就有点失落地看着茶杯发愣。

“怎么了?”

洞灵真人在旁关切地问着。

“啊,在想我一个姐姐给莪的话,”周拯笑道,“她说我被帝君二字束缚住了,经常是去想帝君该怎么做,而不是周拯会怎么做……还真没说错。”

洞灵真人笑道:“可周拯不就是青华帝君吗?”

“青华帝君是我,而我并非青华帝君。”

周拯微微耸肩:“敖翼天明显是被人控制了,该打的我打回去了,杀了他也只是单纯泄愤,找出真凶才是最关键的……那把魔枪呢?”

“在这。”

寅虎神将双手捧住那杆长枪,放到了周拯面前。

长枪上贴满了符箓,显然已经被封镇。

周拯凝视了一阵,淡然道:“多久能出结果?”

寅虎沉吟几声。

“贫道可占卜一二,”洞灵真人正色道,“贫道来时,紫微帝君曾有令,谋划此事者为复天盟死敌,定与其不死不休。”

“查吧,”周拯道,“七天内给我结果就好。”

言罢,周拯起身走向山水画。

“我去修行了,有消息喊我。”

话语落下,他已化作流光钻入山水画中,留下一群神仙大眼瞪小眼。

“帝君真生气了?”寅虎神将小声嘀咕。

“那肯定啊,你虎了吧唧的呢怎么!”卯兔瞪了他一眼,“你被行刺会开心?有人控制敖翼天来行刺,成与不成都有一定的目的,你觉得帝君为啥不杀敖翼天?杀了就让算计者得逞!赶紧干活去!”

寅虎神将讪笑了声,随后也是满脸为难。

洞灵真人沉吟一二,却是拿出一枚玉符,开始呼喊帮手,沉声道:

“暂且封锁蓝星,与龙族知会一声,让他们也出手吧,禁止任何生灵进出这颗星辰,若是逃了那算计者,你我没办法对帝君交代。”

众神将、仙人低头领命,而后匆匆离去。

半个小时后,十二位高手出现在蓝星外围,站在南极、北极等各方位点上空,散发出自身威压,封锁了这颗星辰。

……

“糟了,糟了糟了。”

海底,某处大海沟中。

那巨大的蛟龙身躯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条海底山脉。

下方洞府内,蛟魔王皱眉踱步,眉眼带着几分焦急。

蓝星上的高手怎么都动了?前面七天不是只有那群老龙在搞风搞雨吗?

周拯受没受伤,蛟魔王最是清楚,毕竟当时他附身在那头小龙身上,与周拯正面过招。

蛊虫也好,魔枪也罢,甚至蛟魔王自身,都是计划的一部分罢了,他也只是遵照那玉符内的提示进行的计划。

蛟魔王苦思冥想了七天,都没想明白,为何一个元仙这么难对付。

那精妙的接、化、发,像极了一名修行几千年的老家伙,而不是一个没有前世记忆,刚修行不过一两年的年轻修士啊。

不过,青华帝君转世身是个怪物,这好像也蛮合理的。

现在怎么办?

对方一路查下去,必然会查到自己头上。

他就说,就该早点逃遁的,在这里等什么后续命令!那家伙让自己在这里听命行事,这不是要害死他……

忽听一旁传来了冷笑声:“堂堂覆海大圣,怎得一点定力都无?”

蛟魔王面色一惊又是一喜,抬头看向自洞府墙壁缓缓走出的斗篷女,绕过石桌快步向前,定声道:“现在该怎么办,那些家伙早晚要找上我来!”

斗篷下传来淡淡的女声:“你竟能失手,也是本座没想到的,按我教惯例,你此刻本就该受罚领死了。”

“哼!”蛟魔王修长的双目中迸出几分寒意,“休要说这些没用的,若我没了价值,你们早就动手了!”

“你错了,”斗篷女淡然道,“主上只是想看看,昔日与斗战胜佛结拜的你,是不是还留了一些潜力。”

“快说该怎么办!”蛟魔王跺脚骂道,“休要婆妈!”

斗篷女故意默不作声,蛟魔王气的直撸袖子。

“你现在只有两条路走,第一,向我家主上低头效忠,交出祖龙龙珠,第二,被复天盟乱箭穿心。”

“不是!”

蛟魔王急道:

“我都说了,我没有祖龙龙珠,没有祖龙龙珠!

“你们不是说,让我干完这票就不为难我吗?

“你们让我行刺青华帝君,我全依照你们说的做了,现在怎得又出尔反尔!你们截天教不是号称来去自由!我真是瞎了眼!”

那斗篷帽檐慢慢上扬,露出了一张清冷的俏脸。

她淡然道:“截天教不过是为掩人耳目罢了,所谓的来去自由,只是他们并未接触到我们的核心罢了。”

蛟魔王怒目而视,定声道:“你们不要太过分!若非我不是你对手!哼!岂容你这般嚣张跋扈!”

这女子嘴角露出少许玩味的笑容,身形渐渐虚淡。

“主上已命大批高手前来蓝星集结,你还有几日的时间考虑,交出祖龙龙珠,我自会让你做这些高手的统帅,成全你覆海大圣的威名。

“如若不然……自己去跟复天盟解释吧。”

蛟魔王不由得三尸神跳,攥着拳头浑身轻颤,一拳打碎了侧旁的石桌。

……

与此同时。

青山城外,小队别墅,山水画内。

李智勇来找周拯时,周拯正拿着一块磨剑石,慢条斯理地打磨着手中的长剑。

李智勇在周拯身旁盘腿坐下,传声笑道:“班长这是手痒了?”

“在想事,”周拯传声回了句,“智勇你觉得到底是哪方势力在搞事?对方这次是真的想杀我了。”

李智勇道:“很可能是藏在背后的谋划之人,那些一直想阻碍班长你起势之人。”

周拯皱眉问:“这般执棋者莫非不知,我背后有老君护着,如果有危险,老君肯定会及时救我吗?”

“或许还有其他算计吧,暂时还看不清。”

李智勇轻吟几声:

“不过,班长你还是注意下,敌人不可能坐以待毙,天道必然也在出手,还有那些与我们分属敌对的高手,必然也会做些文章。

“班长你成仙,就像是压断了一根线,局势已经发展到对他们来说必须做出决断的地步了。”

周拯抬手揉揉眉心,扭头问:“你那还有你师门典籍吗?给我几本读读看。”

李智勇笑吟吟地颔首,递过来了几枚玉符。

“这是我整理出的那次托梦的部分信息,班长您随便看看就好。”

“好东西啊,越来越感觉,你这个师门真有点东西,”周拯轻轻一叹,收起长剑,津津有味地捧符阅读。

他刚看的带劲,啸月就匆匆闯了进来。

“周哥!小风子想见你!”

“谁?”

“那谁……网恋被骗十八万!”

周拯面露恍然,眯眼轻笑。

这家伙果然坐不住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170章 磨剑的周拯

60.61%
目录
共29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