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杀 机 暗 隐

第173章 杀 机 暗 隐

一秒记住【新】,!周拯修行了不过半日,就被自身的道境波动所惊醒。

现阶段的修行,不能只是枯坐入定了。

他需要更多的历练,眼界上的开阔、斗法中的感悟、红尘中的体会,这些都越发重要。

距离金仙境……嗯,还有一段路要走。

是时候找智勇计划一下,小队外出问候问候蓝星的妖族,清算一下当年大灾变的旧账了。

至于,寅虎神将承诺过的‘不起战事’……

他们是去行刺啊。

只是行刺的对象有点多罢了。

周拯从山水画中出来,面露思索地走去卧室,视线余光自是看到了那崭新的猫舍,以及在里面呼呼大睡的朱莲儿。

他不得不佩服自己起名的功力,就很有文化气息。

所谓的附庸风雅,不外如是,不外如是。

这小记名弟子靠着自身的萌度,倒是享受了不错的待遇;

灵沁儿化作了灵猫模样陪在旁边,仿佛是在给朱莲儿提供点安全感。

周拯也不管她们,漫步回了自己房中,换了一身睡衣、摸了个敖莹亲手缝制的眼罩,准备舒舒服服地睡一觉。

修行这种事,急是没有用滴。

顺其自然才是妙道,说不定睡醒自己就突破了呢。

不多时,房中传来了周拯的呼噜声。

敖莹很快就出现在房门前,布置了几重隔音结界,摄来了一张椅子,一双纤腿交叠而坐,手中多了一本龙族典籍,低头品读着那旁人看不懂的文字。

不多时,唐僧大姐像是从旁路过,朝着屋内望了一眼,并未打扰周拯清梦,僧裙下摆轻轻晃动,已是迈步挪开。

周拯睡了约莫一个小时后,冰柠结束一日的修行自屋外而来,有些奇怪地看了眼敖莹。

“怎么守在这?”

“总觉得最近有些不太安稳,”敖莹道,“他睡着了没什么防备,离他近点也好。”

“嗯?”冰柠道,“他睡着了也在外放仙识,

是有防备的。”

敖莹秀眉轻皱:“李兄又教他一些奇怪的东西了。”

正在负一楼某個不起眼角落涮火锅的李智勇闻言皱眉,默默地关闭了对一楼客厅部分区域的监听。

稳健点不好吗?

多点提防有什么不对吗?

李智勇摇摇头,也没跟这两个头发长的人多计较什么,盯着面前那巴掌大小却分成了十六块区域的小屏幕,安心地嗦了口包裹着辣油的鸭肠。

根据演绎法推断,现在反派势力大概率已经在行动了。

行刺,算是成本最小、回报收益最大的方式。

不得不防。

院外落下了一道魁梧身影,却是寅虎神将匆匆而来。

李智勇立刻关闭部分防护阵法,让这神将畅通无阻地进入屋内。

“帝君呢?”

“刚睡下了,”敖莹笑道,“神将可有什么麻烦事吗?”

“有,这个是真遇到麻烦了。”

寅虎大脸盘子上写满郁闷,左右看了眼,压低嗓音道:“告诉您应该也没事,您是未来的帝妃嘛。”

敖莹抿了抿嘴唇,却是大大方方地点点头。

寅虎神将传声嘀咕了几句,敖莹表情顿时有些古怪,轻声道:“既然是他答应下的,那倒是该喊醒他了,我却是不敢拿主意的,神将稍候。”

言罢,敖莹起身去了屋内,椅子自行回了餐桌旁。

两分钟后,周拯睡眼朦胧地坐在沙发上,与寅虎神将传声嘀咕了起来。

“挡不住啊帝君,兄弟们真的挡不住啊!”

“神将您可别告诉我,男仙都不会撒谎,也顶不住那女儿国主的魅力。”

“不是顶不住魅力,而是一种奇怪的道韵,老厉害了,”寅虎神将苦笑道,“她只要开口,你就不忍心对她说假话,这好像是一种道则、一门神通了。”

“这么玄乎?”周拯笑道,“那让她去做刑侦类工作岂不是刚好对口。”

“啊这!”

“玩笑,玩笑,让我想想咋办。”

周拯视线扫向二楼,看到了在栏杆后静立的唐僧大姐。

“她现在在哪?几个人?”

“还带了个师妹,她们好像都是骊山老母的弟子,已经快进大气层了。”

寅虎嘀咕道:

“她们面前还有三道关卡,已经有很多散修在看热闹了,我们如果把命令说死,直接说最近七日内蓝星不可进出,应该还能挡她五六日。”

周拯沉吟几声,目中带着思索。

很快,他也打定主意:“那就拦她们七日,让她们在外面等着吧。”

“真拦啊?”

“嗯,”周拯点点头,“按规矩办事,就说现在蓝星内部在查行刺我的凶手,其他的不用多提。”

“好嘞!”

寅虎一拍大腿起身告退,刚要离开,又扭头问:“帝君,您之前给了七日的期限,这要查不出什么……咋办?”

“该咋办咋办,”周拯淡然道,“只是为了震慑下对方罢了。”

“末将明白,洞灵真人占卜一向很灵,应该会有结果。”

言罢,寅虎风风火火地赶回前线大营发号施令。

“阿弥陀佛,”唐僧低头行了个佛礼,“多谢帝君相助。”

周拯苦笑了声。

他也是男人,与唐僧……咳,与如今的这位姐姐,却也是很难感同身受。

尽力而为吧。

于是,七日过后。

……

几名龙首老者聚在客厅,洞灵真人与寅虎、卯兔、丑牛、午马四位神将也在商量着什么。

经过洞灵真人卜卦,龙族高手各处调查,复天盟仙人们的搜查努力,敖翼天行刺事件的结果已经出来了。

“敌在东,利于水。”

这就是复天盟给出的最后答案,基本全靠洞灵真人卜卦,也让龙族颇为不安。

但好在,周拯拿到这个结果后,并没有为难龙族,反而道:“也有可能是那个重伤的蛟魔王所为嘛。”

他纯粹就是帮龙族开脱一下,随手打发走了龙族众高手,明确表示不会去找龙族追究敖翼天之事。

几位龙首老者暗自松了口气,吹嘘了一番青华帝君如何如何,这才告辞离开。

敖翼天也会随这几位龙族长老离开蓝星,回五部洲的四海龙宫关禁闭三千年。

龙族在蓝星上停留了十二位高手、一千名蛟龙亲卫,由敖一凌统帅,负责保卫周拯与敖莹的安全,随时听候周拯调度。

这是龙族对周拯的补偿与示好。

对这般结果,周拯却不太满意。

他想要的,是将龙族拉到复天盟阵营,借此壮大‘善良守序’阵营的实力,能一定程度帮自己早点完成‘三界新秩序开辟’的个人史诗任务。

结果龙族还是滑不溜秋,只对他表示善意,与复天盟保持着一定距离。

这些老龙在思虑什么?又在担心什么?

周拯对此打了个问号,自忖所处的位置和环境受限,也并未多想这般问题。

“帝君,”寅虎神将道,“您刚才提到了那蛟魔王,末将倒是有件事要跟您禀告。”

“怎么了?”

“我们去查这覆海大圣了,”寅虎皱眉道,“但他已经搬着洞府逃了,并未寻到他的气息和道韵。”

“逃了?”周拯皱眉道,“该不会真是这个老妖怪搞事,敖翼天在海中跟几个海中妖王厮混……那几个妖王招了吗?”

寅虎道:“他们都说自己并不知情,我们搜查了他们的元神、魂魄、记忆,确定没有遗漏了。”

“业障多吗?”

“可以说万死没毛病。”

周拯道:“安排超度一下吧,不用转生的那种。”

“末将领命……帝君,蓝星封锁要撤了吗?外面还有一位等着入关。”

周拯看了眼二楼,发现冰柠教官与敖莹正在那饮茶喝茶,三藏大师已不见踪影。

他笑道:“请那位国主去前线大营吧,稍后在青山城内找个咖啡馆,我去会一会这位国主,如果还是挡不住,那咱们也算尽力了。”

“明白。”

寅虎神将拱拱手,转身带着三位结义兄妹一同离去。

——他与卯兔是结义兄妹终成眷属。

两个小时后。

周拯带着敖莹,动身前往青山城中预定好的咖啡馆。

前线大营中,寅虎神将端坐在主位上,将一本书籍拿成‘卷筒’状,低头仔细品读,卯兔神将笑吟吟地与一旁的两名女子说着什么。

瞧那女儿国国主,西梁国女王,今日特意换了一身霓裳仙衣、画了细致的妆容,看着不过双十芳华,女子的娇柔妩媚与一国之主的气度仪态,自她身上完美相融。

她旁边那戴着面纱的女子,与之相比就逊色了许多。

不过两人现在都是一般身份——骊山老母的弟子。

穿着一身旗袍的卯兔笑道:“国主,青华帝君想与您见一面……您也莫要见怪,想来青华帝君也是受人所托,非有意为难。”

“我知晓的,”国主一声轻叹,“这么多年风风雨雨,我苦寻而不得,苦思而不见,却已是有些心灰意懒,但又觉得总归是要见他一面,问问他心底的话儿,不然便是死了也无法甘心的。”

“唉,”卯兔颇有些感触,“痴情若国主,也着实令人钦佩,我与夫君这就带国主过去吧。”

“多谢您了。”

“国主客气了。”

当下,卯兔与女儿国国主一同起身。

寅虎道:“我来引路吧……这位芷怜道友?”

他看向女儿国国主身旁的仙子,刚才她们自报家门,也知道了这戴面纱仙子的道号名为芷怜。

芷怜仙子在女儿国国主之后拜入骊山老母门下,与女儿国国主的道号【芷水】相差不多。

寅虎道:“青华帝君不见外客,还请芷怜仙子在此等候。”

芷怜仙子那长长的睫毛眨了下,笑道:“我还想沾师姐的光,一睹吕洞宾转世的风采哩。”

卯兔神将笑道:“还请仙子不要让我们为难。”

“嗯,我在这等候就是了,”芷怜仙子轻声应着,坐回了原位,“希望师姐得偿心愿,也不枉费咱们大老远的赶过来了。”

“咳,请!”

寅虎神将伸手做请,而后踏步向前,卯兔却是与女儿国国主并肩而行,也存了监视之意。

待他们走后,大帐内安静了下来。

此地没什么机密,纯粹就是寅虎神将平日里议事、修行、睡觉、运动之地。

芷怜仙子起身溜达了一阵,回到自己坐的位置,端起茶水抿了抿,目光却下意识地瞥了眼帐门外的情形,心底响起了两缕似有若无的声线:

“他们已经有了防备,无法接触到青华帝君。”

“芷怜放我们出来,且遁去东海与右使汇合,再谋后事。”

“果然不是轻易就能得手。”

“不必通知本地截天教众了,他们实力不足,也帮不上什么。”

芷怜慢慢放下茶杯,袖口钻出一只蚊虫大小的黑点,跌在地面,瞬息间消失不见。

而大帐下的阵法、结界,前线大营各处布置的阵法,对这黑点没有半点反应。

黑点钻入地下数千米,随后沿地脉悄然遁走,一口气遁出了上千里,方才在一处地下河中悄然涨大,化作了一只二十多米长的梭子。

梭子两侧的门户打开,道道身影如游鱼般钻入河水,似鱼群般遁向东海。

这梭子也被收回,除了水面留下的少许波浪,再没了半点痕迹。

大帐内,芷怜仙子似乎是适应了此地环境,此前一直有些紧绷的坐姿,而今也放松了下来。

她拿了一枚玉符细细品读,也引来了门外巡逻的修士观望注视。

杀机暗隐。

……

咖啡馆,周拯与敖莹坐在双人沙发上,各自刷着手机。

两人离着很近,但胳膊与胳膊之间还保留了一寸的间隔,像是随时有可能靠在一起。

周拯嗅着敖莹的芬香,随手发了个朋友圈出去。

【周小拯:人约午后,即可省一顿饭钱。】

附图是咖啡店的环境配图。

很快,手机叮叮响了个不停,都是点赞没人评论。

一旁敖莹笑的眯起眼来,回复了一个拿扇子偷笑的表情包。

武松受死回了条【俺们马上就到】。

突然,一个熟悉的头像跳了出来,先点赞后评论。

【福是福伯的福:你可拉倒吧,你那地方看着可不便宜,喝杯咖啡都够柏柏吃几碗小面了。】

周拯咧嘴一笑,随手就要调侃福伯饭量大,又突然惊醒,手指飞快晃动。

【周小拯:福伯您回来了?可没听说地外通网了啊。】

【福伯:啊,刚回来,我就是去看了看老兄弟,先回来给他们找个安顿的地方。】

【周小拯:柏柏啊!江湖救急啊!快来我这个位置,青山城搜我气息。】

【福伯:啥事啊这么急?】

【周小拯:鸳鸯双栖蝶双飞,满园春色惹人醉。】

【福伯:卧槽!真的假的!国主来了?马上到,两分钟,我去洗澡刷牙换身帅气点的衣裳!】

周拯:……

总觉得哪里有问题。

但一想,福伯跟人国主也算是故人,正式点也合情合理。

人情世故嘛,他懂。

前来此地的云上,寅虎神将皱眉看着大手中的小手机,嘀咕道:“他们俩不知道私聊吗?朋友圈非法外之地啊。”

卯兔嗤的一笑:“那夫君回复他们一句呀。”

“我就一小老虎,天庭高级打手,”寅虎讪笑两声,“我怂。”

卯兔神将抬手捏了下寅虎的后腰,后者顿时呲牙咧嘴高呼疼痛,让一侧那位美丽的国主多了几分失落。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173章 杀 机 暗 隐

61.95%
目录
共29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