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好戏

第177章 好戏

大戏啊。

天府酒店顶层的一处落地窗前,两名女子静静而立,一个背对、一个直面,一個神色庄严,一个面容凄楚。

在会客区沙发后,一排脑袋慢慢探了出来,盯着那边的情形,一阵传声嘀咕。

“福伯,您怎么把国主大人带过来了?”周拯有些纳闷地问着。

福伯皱眉道:“这不是我带的啊,半路遇上了,你伤怎么样?”

转移话题?

果然,如果周拯所想没错……

福伯肯定也是想用魔法打败魔法,让女儿国国主克制唐三藏,从而避免自己被师父唠叨!

周拯双眼一眯,随口回道:

“没受伤,有老君护着,我能有啥事。就是这总是被刺杀也不是个事,福伯你有什么办法吗?”

“假死?远遁?去紫微帝君身边?”福伯给了几个没什么用的意见。

“都不太靠谱,我暂时还不能离开蓝星……嗯,主要是跟着老君的思路走,我现在没啥主动权。”

福伯小声嘀咕:“老君会管你这?老君都是给我们一个大方向,其他随我们发挥啊。”

一旁肖笙传声道:“要开始了要开始了,情绪酝酿快到位了!”

蹲在沙发后的众人抬头看去。

敖莹和月无双也停下咀嚼嘴里的虾条。

旁边玩闹的朱莲儿与灵沁儿,也被啸月教官的两只爪子摁住。

正端坐在一处圈椅中擦拭长剑的冰柠,动作也不自觉停下了。

落地窗前。

女儿国国主向前踏出两步,目柔意切,轻声唤道:“御弟哥哥。”

唐三藏向前走出两步,与女儿国国主保持着少许间隔,低声道:“国主,而今小僧是……是姐姐了。”

“那,御弟姐姐!”

角落中抱着两台笔记本电脑开黑的红孩儿与木吒同时竖起了耳朵。

这是他们这些佛门小僧能听的吗?

“唉!”

唐三藏一声长叹:“小僧该如何对施主言说,才能讲清楚此事,你我并无缘法,我一心只是向佛。”

“可我与你是有缘法的。”

“这……”

国主轻声笑着,款款前行,柔声道:

“御弟哥哥也好、姐姐也罢,你总归是认识我的。

“那日我侧卧于玉塌,你在殿前候着,周遭那般多金银饰物,却不及你袈裟一条红线,我掀开帘儿瞧去,你那三个徒弟那般奇形怪状、长得有趣,可我第一眼便是望到了你。

“御弟哥哥,你说你要西去修得正果,求取真经、救苦救难,而今你已修成了你的正果,那,我的正果呢?”

唐三藏顿时不知该如何言语,他扭头看了眼国主。

那一瞬,宛若海棠见了荷花。

两人默默对视,随之唐三藏挪开了视线。

“国主,你我之事,确实应当做个了断,”唐三藏叹道,“我自幼向佛,从未想过要娶妻生子,而今改换了这皮囊,也不过是为让国主你放下这执念。”

“你都说是执念了,又如何能轻易放下?”

国主叹道:“而今这佛门都毁了,天地也缺失了,你又何必念着你那规矩?我苦寻你这么多年,

你就当可怜可怜我,与我说会话儿又能怎么?”

唐三藏低声道:“那国主你的执念,到底是因执着于这件事本身,还是执着于贫僧?”

“自是执着于你。”

“万灵万物皆归于心念,对国主而言,我是空相,执念也是空相。”

“你怎得还与我说起这些了,”国主掩口轻笑,又问,“你的伤如何了?我听人说你为护持青华帝君受了重伤。”

唐三藏轻声道:“无碍的。”

“那你为何要护持青华帝君呢?是因为观音菩萨让你来的吗?”

“青华帝君乃拯救三界的唯一解,”唐三藏缓声道,“小僧自不能见他被害。”

“若按你的说法,这三界是空相,又何必在意呢?”

国主眸中闪烁着几分光亮:

“你也是存有执念的,你的执念就是你的佛,你觉得佛说的便是对的,你觉得彼岸才是真的解脱,又如何知晓,彼岸不是另一方红尘呢?

“你皈依佛,我皈依你,有何不可呢?”

“这……”

唐三藏额头热汗淋漓,低声道:“国主还请自重,小僧先养伤去了。”

言罢,三藏大师低头快步而去。

女儿国国主却是抿嘴笑着,在后款款前行,紧追不舍,很快就消失在了边缘拐角。

沙发后那一排人影慢慢站了起来。

“国主厉害啊。”周拯啧了声。

“师父这下可惨喽,哈哈哈哈!”

福伯扶着肚子一阵大笑,只觉得浑身舒泰、呼吸都有劲了起来。

“莪皈依你……”

月无双俏脸绯红,小声道:“咱们跟这些神话人物比起来,谈恋爱也是远远不如,如果我是男子,这位国主一开口我怕是就腿软了。”

肖笙摇摇头:“我觉得不太行,太过痴情也会让另一半感觉有压力,我总觉得三藏大师之所以一直躲着,也是怕了。”

“说点正事吧,”李智勇皱眉道,“咱们也该出手了。”

“嗯,”周拯面色严肃地点点头,看向福伯问,“福伯有空吗?我们准备去搞一搞蓝星上的妖魔,别让他们跑了路。”

“有空啊,当然有空。”

福伯大手一挥:“嗯,实力强的女妖精就交给柏柏,你们解决男妖精就行了!”

周拯小声嘀咕:“福伯注意下,女孩在这呢。”

“你看看,你看看,浅薄了吧?”福伯拍了拍周拯肩头,“说不定女孩懂的更多啊。”

这位天蓬元帅说完就是一阵大笑,让周拯出发时就喊自己一声,随后背着手溜达去了角落,看木吒和红孩儿在那啪嗒啪嗒的摁键盘。

这边,小队简单开了个补充会议。

现在情况有了变化,此前的计划必须稍做更改。

几人商议了一下,除周拯之外的几人很快就达成共识——以周拯的安全为首要前提,提防对方杀个回马枪。

所以,这次行动必须正式通知寅虎神将。

敖莹已经联络敖一凌,率一千蛟龙卫在隆辰外围护持,龙族正在调运在此地建立护星大阵的宝材,要搞个规格最高的护星阵法。

这一来二去,出行的队伍基本成型。

小队五成员外加指导教官冰柠,再有哪吒、木吒、福伯,龙族一千蛟龙卫……

“咱们这还是搞刺杀吗?”

肖笙问了个比较致命的问题。

周拯思索一阵,很快就露出了淡淡的微笑:“什么刺杀不刺杀的,咱们只是去抓刺客罢了。”

“刺客不都跑了吗?”肖笙实诚地问着。

“肖哥,你着相了吧,”周拯讪笑道,“咱们说刺客去哪,刺客就去的哪儿。走着,各家妖王那边转一圈,请他们回来协助调查。”

几人齐声答应,敖莹也是松了口气。

这样虽然也有些冒险,但总比‘己方主帅去亲自行刺’要靠谱许多。

……

第二天一早,整个蓝星都特别热闹。

本来,寅虎神将得了紫微帝君下的命令,让他最短时间内净化蓝星,就不免有点犯难。

人无信而不立,更何况是他这般掌军的将领。

奇袭青元妖都那次,他明明许下承诺,最近一段时间不会主动发起攻势,现在却要出尔反尔……

君令就是君令,该执行还是要执行。

寅虎神将立刻就安排下了任务,召集了群仙。

也就这时,周拯那边发了个信息,寅虎神将顿时双眼放光,带着刚召集起来的群仙加入了周拯的队列。

一声声龙吟响彻天南地北,一朵朵白云载着数百位仙神、上千名蛟龙卫,将整个蓝星彻底封锁。

——封锁蓝星并非是安插岗哨,而是用仙识监察各个区域,负责封锁各区域的高手修为越高,需要的人手也就越少。

随后,寅虎、卯兔、丑牛、午马四神将带队,周拯率哪吒、木吒、福伯压阵。

妖族出身的黑熊精和红孩儿,周拯特意让他们不必参与今日之事,免得尴尬。

本来,周拯还以为会有一场大战,结果几位高手的威压一放,尤其是哪吒手持火尖枪出现在阵前,所过之处妖魔闻风丧胆,直接纳降。

妖魔倒也并非都是傻蛋。

他们去了十二家妖魔,几乎把蓝星陆地逛了一个大圈,发现有四家妖王不知何时早就逃了,留下了亲信假扮自己,顺便坑了满洞的族人。

至于各家老祖让他们严守蓝星的命令……

命都没了,命令不命令的还有什么意义?

这属于胆大心细,偏偏也是四名业障较高的妖王,只能后续下三界通缉令追捕。

还有四家妖王打点好了所有的家财,一箱箱、一列列摆好,走的时候坦坦荡荡,求的是自身认死、保全自身族人。

剩下那四家妖王可能是脑子不太好使,又或是真的信了妖族老祖的话,一个个还在各自地盘花天酒地,甚至还有妖王开宴选美,被抓的时候还在大呼复天盟失义。

斗法也是有的,但不用哪吒等高手出手,十二生肖出身的四位神将就足够了。

对此,周拯只是丢下一句:

“把仙人境以上、妖气不纯沾染业障的妖魔带回去协助调查。”

旁边寅虎看的双眼放光。

原来,放下所谓的原则和矜持,竟然能这么爽。

傍晚时分,东海海边的沙滩上。

周拯舒舒服服地坐在躺椅中,身旁站着道道身影,一个个都是气息浑厚、道韵强横。

这里只有周拯身下有一把椅子。

前方沙滩,一个个被捆成了粽子的妖王跪伏在地,身旁则是持着大刀的复天盟仙人。

海面上,一叶扁舟随波逐流,三位白发苍苍的老者端坐在那,却是洞灵真人与两位天师。

这三位道门大佬也是悠闲,每人拿了一根竹竿,在那搞点海钓。

敖莹端来一只椰青,附身送到了周拯嘴边,让周拯歪头抿了一口。

蛮清爽的。

“帝君,”寅虎神将搓着大手凑了过来,“斩了吧!各家小妖们都被监管起来了,刚好留着给蓝星上要成长的修士们练手。”

周拯轻吟一二:“不要急,之前通知剩下的五家妖族了吗?”

“通知了,他们应该快到了。”

寅虎话音刚落,天边就传来了一声大喝:

“复天盟!尔等为何出尔反尔!此前神将亲口许诺的话,难道就是放屁吗!”

周拯挑了挑眉,抬头看向嗓音传来之处。

那里,一身作古长袍的风磬,戴着高冠,张口怒斥。

他身旁身后,两男两女四妖王,却都是面色复杂,甚至除却孔雀大王之外,其他三位妖王都下意识离风磬远一点。

他们此刻是想骂人的。

风磬这个二愣子,都看不清眼前局势的吗?

自上次青狮败走,各家老祖就再没有向蓝星调派过什么高手,几次他们求来的支援,也都是毛毛雨一般,根本没办法与复天盟一批批支援来的援兵相提并论。

甚至,后续支援来的那些妖族高手,零零散散也偷溜了大半。

蓝星上的双方力量早就失衡了!

可偏偏,各家老祖下了死命令,让他们做到‘寸土不失’,不然就‘屠灭血亲’。

战,打不过。

走,走不了。

这就是他们各家的尴尬处境。

复天盟今日发难,也在他们预想之内,毕竟青华帝君两度遭袭;若非无法舍下族内老小,他们又岂会停留到此时?

这般时刻,直接去青华帝君面前跪下求个活命就是。

孔雀王颜如初小声道:“风王……”

“没事我俩认识。”

风磬传声道了句,随后铁青个脸色,身形一闪出现在了沙滩上,冷然道:“寅虎神将,我本以为你是那言而有信之人!”

“大胆!”

卯兔杏眼一瞪,威压笼罩风磬:“此地也是你这般妖族小儿能信口雌黄之处!”

不少仙神面露凶色,风磬却是傲然而立。

就听周拯笑道:“哎,这是做什么,此事确实是咱们做的不地道,一是一、二是二嘛。来人,给风王搬个椅子,离我近点。”

众仙神大半明白了点什么。

有天仙搬来一只简简单单的木椅,寅虎神将主动接过,放到了周拯三十米外,摆在了那些跪着的几排妖魔高手前。

风磬却是毫不怯场,淡定地走过去入座,双眼凝视着周拯。

周拯扭头吸了口椰青上插着的吸管,随手摘下了眼镜。

空中有一束流光落下,却是颜如初站在了风磬身后。

其他三家只是在远处观望。

周拯道:“今日这事,我要跟风王说道说道,这次袭击我的是二十余位金仙乃至金仙之上的高手,他们要的是我的命,这里面有你们几家妖族的老祖。”

风磬缓缓点头:“此事我听说了。”

周拯缓声道:“那我怀疑你身后这些妖王,为这些刺客潜入蓝星提供了便利,为那些刺客提供了藏身之所,这不合理吗?”

风磬默不作声。

一旁颜如初道:“青华帝君,大家都是聪明人,您想说什么直接说就是。”

“聪明人现在就不会开口,”周拯眯眼笑着。

颜如初微微蹙眉,低头看了眼风磬,又突然想到了之前打游戏时听到的聊天,明智地选择了闭嘴。

风磬沉默了好一阵,低声道:“最起码,我青丘狐族、与我身旁孔雀一族,并未收容这些刺客。”

——这却是给背后这些妖魔定了罪。

“复天盟说过,”周拯淡然道,“最近两年不发起主动攻势,自然就不会发起,风王觉得,现如今的蓝星上,还有你们妖族的生存之地吗?”

“这自然要看帝君给不给了。”

“我可以给你,”周拯道,“但我不能给他们。”

他下巴对着风磬身后的众要抬了抬。

“你们两家,还有那边那三家,都属于大灾变过后赶来蓝星的妖族。

“虽然你们在最近二十多年与复天盟的对阵中出兵出力,但彼此分属敌对,各为其主,我不想追究这些。

“可大灾变中死去的那些亡魂,而今依旧不能平息心中的怨恨啊。”

风磬默默起身,拱手问:“帝君您想要什么?”

“我想要万灵平等,生灵延续。”

“那帝君,如何保证人族不会欺凌我灵族?我狐族多少女子惨遭你们人族修士蹂躏!”

“人族与灵族画地而治,各自成界,互不干涉,而今这三界,没有灵族的力量,对抗不了要覆灭生灵的天道。”

“三界资源就这些,两界若扩张下去,必然会有交锋。”

“而今连二十年后的大灾都不一定能度过去,何必去想十万年之后的事?”周拯淡然道,“在那之前,我们应该会有更健全的应对机制。”

风磬缓缓点头,又问:“那帝君,您想要我做什么?”

“三件事。”

周拯笑道:“第一,杀了你身后这几名妖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177章 好戏

63.3%
目录
共29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