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再对天道

第184章 再对天道

极乐到底什么意思?

这劫难要不要这么抽象?老君整点咱能听懂的关键词行不行?比如合欢啊、阴阳啊、双修啊,这样式的。

——周拯苦中作乐总是这般瞎想。

那场暴雨后又两个月,万里烟波浩渺的海面上。

周拯站在一只木筏,穿着已经有些破烂的短衫长裤,拽着束缚风帆的绳索,看向前方那水天一线处的黑线。

‘总算找到陆地了。’

他看向缩在桅杆旁正在小憩的敖莹,不由多看了几眼,想确认她状态怎么样。

周拯觉得,现在如果能找到一些血食,来一顿烤肉,对敖莹的状态恢复能提供许多帮助。

可惜,附近的海里并没有鱼,如同一片玻璃海,空荡且透明。

所以他迫切地离开了那座快被他吃干净绿植的小岛,扬帆起航跟上了几只路过的海鸟。

敖莹的状态还是不太好,身子一直十分虚弱。

从周拯能行动后过了半个月,她总算勉强睁开双眼,看到周拯后就掉了两滴泪,话没说几句,就在周拯怀里昏迷了过去。

周拯只能小心翼翼地搂着她,试图缓解她承受的痛处。

这异世界的天地规则实在太狠了点!

前面两次劫难其实都算有惊无险,周拯能体会到老君的深意,也感受到了老君想让自己快些成长起来的迫切。

周拯闲着没事发呆的时候思考了很多。

老君说的那句‘天道有变,诸事皆前’,其实更像是一种提醒,提醒自己天道不会坐以待毙。

俗话说的好,计划赶不上变化。

老君有自己的计划,天道也有自己的计划,最理想的状况就是这两個计划不会互相干预,直到最后来一次碰撞。

但实际上,按照正常的逻辑来讲,真正的大反派并不会坐以待毙。

尤其是对于天道而言,现在需要抹掉的目标已经明确了,就是自己这个青华帝君转世身。

所以才会有近期两次刺杀事件吧。

也因此,老君才把原本定下的第七个劫难,改成了第三个?

是时间上来不及了吗?还是说,杨戬已经彻底压制不住天道,一切必须提前?

周拯不断揣摩着,心底泛起了莫名的危机感。

海风吹起了船帆,前方陆地在渐渐放大。

周拯低头注视着敖莹,有些不忍喊她醒来。

这段时间着实将她折磨的不轻,小脸都变得憔悴了许多,往往日升月落几个周期,也不能见她俏脸有几时能泛着红光,一直都是苍白的。

此刻,她穿着有些皱缩的连衣裙,双腿交叠斜摆在一侧,

小巧的鼻尖时不时颤动,鼻翼在轻轻呼扇。

“醒醒了莹莹。”

周拯轻声呼唤着:“我们要到岸上了。”

一连喊了三声,敖莹都没什么动静。

周拯静静等着,待木筏即将冲上沙滩,他在敖莹身边蹲坐了下来,手掌覆盖在她额头,渡过去了少许本源之力,温声呼唤了几句。

“嗯?”

敖莹睁开眼,那双宝石般的眸子闪着微弱的光亮,静静地凝视着周拯。

周拯笑着道:“看,我们到陆地上了。”

“我怎么感觉更累了。”

敖莹抿嘴皱眉,瓜子脸蛋又泛起了少许红光,柔顺的长发随风飘动着,更增几分柔弱感。

周拯正色道:“要不咱们回岛上,任务做或者不做其实不重要的。”

敖莹轻轻摇头,一只柔荑反握住周拯的手掌,低声道:

“老君给的试炼都是为了让你积累感悟,快些变强,哪有随便放弃的道理,我其实还好,应该是能撑的。”

说话间,她慢慢坐起身子,扶着桅杆挣扎着想要站起,却被周拯抬手扶住。

“我背你吧,”周拯笑道,“我现在体力比较强了,背着你更好赶路。”

敖莹目中泛起了几分自责与歉然。

周拯抬手捏了捏她的脸蛋,依然是如同荔枝果肉般的质感,仿佛一掐就能掐出水儿来。

“嗯,”敖莹低声道,“是我拖累你了。”

周拯笑道:“两口子就要互相扶持,咱俩不必说这些。”

片刻后。

木筏被海浪慢慢带回大海。

沙滩边缘,男人背着那纤瘦的女人向前慢慢行走,钻入了海边的林木,开始仔细探查附近有没有什么活物。

他们两个很快就遭遇了一场艰难的战斗。

对手是一只半米高的棕毛兔子,但这兔子双眼一发红,就打的周拯差点吐血。

堂堂周帝君,面对一只强壮了点的野兔,几无招架之力。

但好在,周拯的脑子比这只兔子好用,经过一系列如‘秦王绕柱’、‘守株待兔’、‘饿虎扑食’的运作之后,这只兔子成功被周拯放倒。

两人随身背包中的两把精钢匕首,成了‘救命’的宝贝;李智勇坚持要让众人各自带上的火石,再次发挥了作用。

敖莹倚靠在一颗大树的树干旁,看周拯在附近四处走动,找来干草、寻来干柴、绑好木架,随后生火烤肉……

周拯在那给火苗扇风时的劲头,让敖莹看的莫名想笑。

突然没了呼风唤雨的实力,虚弱的如凡人一般,倒也别有一番滋味。

“你说,”敖莹轻叹,“如果没有这场劫难该多好。”

周拯笑了笑:“如果没有这场劫难,咱俩还真不一定能认识,我应该也是老老实实地不断转世,生老病死、生老病死、生老病死,没这些烦恼了吧。”

“你觉得当前这些是烦恼吗?”敖莹好奇的问。

她印象中的周拯,其实一直挺有干劲的。

周拯见火生的差不多了便放下手中的芭蕉叶,退回到敖莹身旁,靠在她身旁歇息。

敖莹抬头注视着他,能看到周拯那张原本清秀、而今沾了灰尘而有些粗糙的面孔,也能看到他下颌线之下乱长的胡茬。

“其实我一直有点迷茫,总是在被动接受,也没主动做过什么。”

周拯眼底闪烁着几分光亮,缓声解释着。

“这辈子主动干过的事中,我觉得最有意义的,就是当我与啸月教官第一次通话时,我主动提出来要加入他们。

“大概是表面甘于平凡的我,始终有颗躁动的心吧。

“不过,我在被卷入这场大劫之前还真挺迷茫的……换句话说,哪个二十多岁的小伙不迷茫?

“做凡人的我,走着人们觉得对的、正确的路。我努力学习,然后争取到了一个还算不错的工作。努力去融入生活的环境,与人为善,不去争抢什么名额和荣誉,心底怀揣着一个大侠的梦,总想着在街上遇到不平事能站出来一声吼,实际上走在路上都是习惯性地低着头。

“我其实就是个平凡的人,不平凡的是我前世罢了。”

敖莹嘴唇微微开合,低声道:“那我们如果找个地方躲起来,不去管这些事呢?”

“这也是我自己的选择吧。”

周拯轻轻叹了口气,目光清澈且悠远。

“如果不是那天晚上,我主动对啸月教官讲要加入他们,现在的我其实是可以抽身离开的,还剩二十年,那就享受二十年的人生嘛。

“人都是自私的。

“而且我觉得,人都是以优越感为食的,人性也大多都是丑恶的。

“从小一个人长大的莪,其实见过太多了。

“但我当时主动加入了复天盟,后面享受到了复天盟给的好处,沉浸在自身不断变强、不断超越平凡的快感中,我就再也无法逃避这些了。

“现在做的这些,其实算是我的一种义务。

“也不是说,我在为其他人而活什么的,就是单纯觉得我不能白拿复天盟给的好处,也想着通过回应别人的期待,来寻找到自己的价值。”

敖莹若有所思状,白皙透亮的脸蛋倒映着篝火的光亮。

她笑道:“其实现在也挺好的呢,有老君一路保驾护航,咱们只管向前走就是了。”

周拯笑了笑,喃喃道:

“不能忽略反派的主观能动性啊,前两次刺杀其实已经敲响了警钟,但我们现在太被动,敌在暗、我在明,找不到何时的办法反击。”

“这确实是……”

敖莹话语一顿,只因周拯突然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他凝视着林间深处,眉头越皱越深。

敖莹此刻也注意到了,在林间有个身影正朝他们缓缓走来。

对方穿着淡蓝色的长袍,长发飘飘、身形修长,但那张脸庞,却让周拯面色大变。

那脸,剑眉星目、棱角分明,额头带着一道红痕。

他们彼此见过。

在凌霄殿中,在漫天仙佛的尸体堆中。

杨戬?

不,应该说,来的是天道。

……

“极乐之城到底在哪?奇了怪了,这都找了两天了。”

肖笙站在一座高高的沙丘上,抬头朝着四处眺望,嘴唇都已干裂。

后方不远处,李智勇拄着拐杖,有些费力地朝着山丘顶部攀爬,月无双在更后面,负责提防周围随时可能出现的妖兽。

“我们已经在这里转了半个月了,就是这里的规则压制力最强啊!”

肖笙不解地嘀咕:

“老李你这套压强理论是不是有问题?规则压制力其实就是随机分布的?”

李智勇皱眉摇头,却是不想浪费力气说话。

终于,他慢慢爬到了沙丘最顶端,一屁股坐了下来,皱眉凝视着各处。

没有仙识真是费劲。

自己单独强化过的目力,在这个异世界也受到了压制。

李智勇低声道:“再找找。”

月无双提着两把骨刀跳了上来,苦笑道:“这般环境能求生已经很不容易了,不必非要苛求什么任务了,找个地方挨够三年算了。”

“有道理,”李智勇点头附和。

“那班长咋办?”肖笙皱眉,“咱们不找班长了?老李不是说,班长和敖莹应该遭受的反噬最厉害吗?万一遇到妖兽……”

“呸呸呸!乌鸦嘴!”

月无双提着骨刀就要向前砍人。

肖笙嘿笑着向后起跳,身形飘落到了沙丘一侧,但他脚下一滑、像是没能踩稳,整个人朝着下方滚落,直接滚到了沙丘底部,疼的一阵乱叫。

“你没事吧!”

月无双连忙要下去搀扶,但她还没能提步,李智勇已是抬手阻止。

“看那,”李智勇双眼放着光亮。

肖笙滚过之地,一节青铜色的阶梯露出了边缘一角。

这片沙土下,掩埋着类金字塔的建筑。

……

与此同时,海边林间。

周拯嘴角不断抽搐,满是费解地看着那大摇大摆坐在了火堆后,自顾自就开始烤起了兔腿的冒牌杨戬。

天道,也抢食?

敖莹此刻也已站了起来,低声问:“周,他好像是杨戬,可杨戬不是……”

“他是天道,具象化的天道意志。”

周拯苦笑道:“看来咱们今天难逃一死了,倒也不错,临了还能做对苦命鸳鸯。”

“不必紧张,”‘杨戬’抬头看了过来,嗓音竟是颇为柔和,“我在此地也无法出手,不然会造成天道规则冲突,让此界秩序崩坏。”

周拯心神略定。

敖莹有些紧张地拉住周拯胳膊,周拯拍了拍她小手,示意她坐在树下休息。

随后周拯施施然走了过去,坐在了篝火对面,拿着匕首砍起了另一个褪毛、去腥的兔腿。

他斜眼瞧着‘杨戬’,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

“在想我是如何寻到你的?”

‘杨戬’眯眼笑着,拿着插着兔腿的木棍匀速转动,缓声道:

“我伤势虽重,却只是代表着我无法直接影响三界,而不是眼睛瞎了。

“三界一切都在我注视下。

“太上老君的这般手段虽高明,但他第一次打开世界壁时,我就亲眼见到了,当时只是觉得老君有些异想天开,也就听之任之,但没想到他会直接送你们来这里。

“毕竟,世界之壁、包裹在三界外的那层薄膜,也是组成我的一部分。”

他抬头看向周拯,不等周拯开口,又道:

“是不是在纳闷,我为何会现身见你?

“其实这次现身,会让我耗费很多精力,但我确实想与你见一面,好好谈谈,不带敌对情绪的那种。

“周拯,你真的了解我吗?或者说,你真的了解这个三界吗?”

周拯缓缓点头,道了句:“您说,您说什么是什么。”

‘杨戬’哑然,目光竟是那般温柔,叹道:“你本应该是最懂我的。”

“抱歉,我未婚妻就在后面,”周拯一本正经地说着,“男人绝对不行,最起码天道不可以。”

‘杨戬’纳闷道:“何意?”

“调侃下,缓解下沉重的氛围,”周拯大手一挥,“您接着讲,既然你说我不了解三界,那您就直接说吧。”

周拯又笑道:“我倒是越发好奇,我们脚下的这个异世界藏了什么,竟然能让你这般紧张,亲自现身相见。”

“藏了极乐。”

天道如此说。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184章 再对天道

65.66%
目录
共29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