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这离谱的修道捷径

第188章 这离谱的修道捷径

“都半个小时了,班长跟智勇还不回来吗?”

天府酒店顶层,站满人影的沙发旁,肖笙有些担心地问着。

两位天师抚须的抚须、皱眉的皱眉,却并未感受到太极图道韵,显然是对老君这手传送人的手段感兴趣。

洞灵真人安然坐在一旁,端着冰柠奉上的茶水尝了口,嘴角露出了满足的微笑。

冰柠瞧着敖莹的房间,敏锐捕捉到回来这两人一龙神情不对劲的她,也并未将疑问放在心中,在旁问着月无双:

“可是发生什么了?”

月无双眨了眨眼,随后笑着摇摇头。

“没什么呀,历练很正常,而且很深刻,极乐之城和极乐之境的事,我们都说清楚了呀。”

“唉,”张天师抚须叹息,“极乐、极乐,心有所求必有所应便是极乐,无拘无束、逍遥自在也是极乐,可若只有极乐,又何须去区分苦与乐?”

“有光才有影,”葛天师也道,“这般极乐之境确实是不应存在的。”

“他们把资源耗光了嘛。”

肖笙在旁赔了个笑,随后便是一脸凝重。

就差把‘事情有点离谱’这几個大字写在脸上了。

正此时,空气中泛起了微弱的涟漪,远处墙壁上那不知何时挂起来的老君画像一角微扬,周拯与李智勇出现在了沙发上,各自身形后仰。

屋内众仙神立刻围了过来。

周拯索性瘫坐在那,轻轻地舒了口气;

李智勇则是直接起身,带着掩盖不住的倦色,缓声道:“班长,我去做个系统的整理。”

“辛苦了。”

“嗯,”李智勇点点头,对着几位老神仙拱手行礼,随后低头匆匆离开。

角落中躲着的灵沁儿,抬手揉捏着叼着奶嘴的朱莲儿小脸,眼底满是疑窦。

什么情况。

不是听他们说,老君的试炼之地里过去一年,外面只会有一个小时吗?那他们迟了大半个小时才出来,岂不是在里面单独呆了大半年?

啊这?

孤男寡男的,不太好吧。

灵沁儿一双大眼笑成了月牙弯,在那咕嘿嘿的一阵坏笑。

周拯瞥了她一眼,仿佛直接窥破了她心底的小九九,吓的灵沁儿俏脸泛白,抬手将朱莲儿挡在身前,心底一阵骇然。

这萝莉控现在什么修为?

刚才只是一个眼神,自己道心就差点崩溃了!

顶层的会客区,周拯也站起身来,笑道:“老君的试炼还真不好过,我也去洗个澡……有几件事还是跟几位说一下。”

洞灵真人端着拂尘笑道:“帝君您吩咐。”

周拯沉吟几声:“那就劳烦真人您帮忙送个信。”

洞灵真人的表情瞬间垮了下来。

周拯在储物护腕中取出了一枚用仙力封锁的玉符,温声道:“很要紧的事,务必在最短时间内交给紫微帝君……实不相瞒,我在试炼时遇到了天道。”

众人的耳朵顿时竖了起来。

周拯看了眼正端茶走过来的狐女,抬手轻轻一点,那狐女顿时被一层结界包裹,站在原地无法动弹。

显然,这不是她能听的。

周拯这小小的动作,却造成了莫大的伤害。

毕竟需要讨论机密时,通常都是在自己身边包裹一层结界,哪有这么欺负妖的,直接把结界包裹了单妖!

周拯沉声道:“天道想要招降我,自是被我拒绝了,但我想接下来,他定然会对我发动雷霆攻势,将我早日格杀,我需要紫微帝君的帮助,这很迫切。”

洞灵真人连忙低头行礼:“帝君您放心,贫道这就动身。”

言罢身形一闪,

咻的一声消失不见。

冰柠轻声问:“天道招降你却未杀你?”

“我们去的试炼之地很独特。”

周拯含糊其辞的遮掩了过去,冰柠立刻调转话题,知道这是周拯不能说的细节。

周拯继续道:“蓝星的护星大阵必须以最快速度建起来,将此地彻底包裹住,稍后我要寻个机会在其它星辰露面,吸引敌人的注意。”

啸月忧心忡忡:“老君不是说,你只要离开蓝星,大劫就要完全发动。”

“那也是我去发动的大劫,”周拯笑了笑,“而不是等待大劫落在我头上。”

“啊这。”

“我去洗个澡,而后抓紧时间修行,”周拯对着两位天师做了个道揖,“这颗星辰算是我的故乡,就拜托两位天师了。”

二天师齐齐还礼,口中忙称不敢。

待周拯去了敖莹房中,冰柠站在那若有所思,却也并未想出个所以然来。

她是一颗玄冰心,清冷透亮,鲜少会有情绪波动,却能敏锐捕捉到关注之人的情绪变化。

看着周拯离开的背影,冰柠感受到了一丝沉重。

仿佛是一座无形的山岳压在了周拯肩头。

但这沉重之下,并非之前那般消极与无奈,反而酝酿了一股股想要喷涌而出的岩浆。

恍惚间,冰柠仿佛听到了万里碧波掀起狂风骤雨的声响。

第三劫经历了什么?

怎得,感觉他像是成长了许多。

……

周拯本想跟敖莹谈谈心,但敖莹显然是没这个心情的,敷衍了事地在周拯胸口弹了下。

“嗯?”周拯眨眨眼。

“弹心呀,该你了。”

“这,”周拯看着她胸口隆起的衣物,那衣物下藏着自己向往的美好。

敖莹俏脸蓦地一红,捂着衣领转过身去:“我、我扣钱,谐音梗不好玩。”

周拯哑然失笑:“是不是在烦心龙族立场的事?”

“嗯,”她抿嘴皱眉,“我想给母亲去一封信,问问龙族能不能站在复天盟这边,但我提笔的时候,却不知该如何措辞,我其实了解大家的,大家……”

“大家只是想好好活下去。”

周拯温声说着:“不要因为你我的感情,就拉着自己的族人陷入困境,我也不想咱们之间掺杂这些。”

“可是……”

敖莹轻轻咬着嘴唇:

“龙族本来就是正义善良的啊,他们从小就是这般教莪的,那为何他们在做选择时候,却不会考虑正义与善良呢?这不是骗我吗?”

周拯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回答。

大人与小孩的世界本来就不一样嘛。

于是,他只能拍拍自己身边的懒人沙发,在敖莹乖巧地坐过来后,大手捉住了她的小手,轻轻揉搓着。

“其实不必这般纠结。”

敖莹眼底沁了些泪水:

“我之前还不觉得有什么,被李智勇点破之后,倒也是明白了。

“现在回想起来,大姐也好,四奶奶也好,他们的态度都是在很短的时间内出现变化,我担心他们让我反过来算计你。

“我不知道自己对于族人来说算什么,父王和母后有那么多的子嗣,我只是其中最普通的一个龙女,母亲亲自来的时候,我心底真的很开心……”

周拯也不知该如何安慰她,只能握着她的手,静静听她倾诉着。

敖莹的这股情绪很快就过了。

她缩在沙发中,脸蛋依偎在周拯手臂上,像是一只受了委屈想找点安全感的小猫,任由周拯轻轻拍打着她的肩膀。

“我跟智勇推算着,敌人很可能会派出重量级高手去找龙族谈判。”

周拯轻声道:“如果他们喊你回去,你在我与族人之间产生了纠结,我希望你能选择我。”

敖莹有些错愕,抬头看向周拯。

“这件事大概率会发生,只是时间远近的问题,”周拯道,“如果你遭到了族人的胁迫,他们需要你刺探我的消息,你可以告诉我,我们单纯以恋人的身份在一起,平时不讨论任何关于劫难、复天盟的事……”

敖莹突然扑了上来,周拯还没来得及反应,就感觉自己脸颊被一双小手摁住,嘴唇前多了一双柔软的唇瓣……

房间中的画面渐渐模糊了起来。下一页!当前第1页/共2页

周拯几次想抬手拥住她,心底却保存了一丝理智,只是恰当地给与她回应,并在悬崖边及时勒马。

“莹莹,我功法。”

敖莹像是如梦初醒,唰地一声躲去了衣橱中,紧紧关上了衣橱的门。

周拯见状一阵苦笑,只能穿墙回了自己房间,立刻闭目打坐。

这个,说来可能有些不太合时宜。

周拯感觉到了,感觉到了自身纯阳之力的暴动,体内竟然多了一股股精纯的阳气,在周天游走,随后被自己迅速炼化。

然后纯阳无极功朝着前方迈出了一小步。

周拯眨眨眼,仔细回想着前几次纯阳无极功突然升级,自己无法压制的情形。

好像、可能、大概,都跟男女互动有关?

啊这,亲嘴儿还能练功?

这说出去,很容易被人当成是‘流忙’帝君啊。

是了,孤阳不长,男女接触的时候,能产生一定程度的阴阳调和,而自己心底产生的欲望,以及身体被欲望引动产生的阳气,就成了纯阳无极功的养料。

周拯右手攥拳,在左手手掌轻轻敲打了一下,身形在房中留下了几道残影。

关门、关窗、拉窗帘、掀被子包裹自身,打开储物法宝最角落中的储物法宝,周拯带着几分凝重的神色,拿出了自己珍藏多年的……一部老手机。

很快,周拯哭笑不得地收起手机,淡定地将被子盖在下半身,整个人都有点不太好了。

真的能练功。

不只是男女互动,搞这些法律不禁止阅读但不能传播的事,也能让体内阳气迅速聚集……

这功法,真的正经吗?

当然,这绝对不是在怀疑老君的品行,这不过是合理利用生灵自身的欲望罢了。

至于,这样会不会伤身,且只是调动欲望而不去排解,是不是会产生一些仙躯的问题,周拯此刻也是顾不上了。

就当为以后的幸福生活,提前储备一点相关知识了。

周拯猛吸了口气。

为了拯救世界,捍卫生灵飞升的权力,自己煎熬一下又怎么了!

盖上了被子,瞪大双眼,阳气源源而生。

那天,周拯把握住了一条修行的捷径。

冥冥之地,玄妙之所。

骑牛的老者凝视着面前的云镜,看着周拯此刻一本正经看片儿的修行方式,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与此同时,某处宽敞明亮、室温稍高的化学实验室中,老教授抬起头,看向角落中的小号炉子,漫步走了过去。

“老君!”

正要瞌睡的两个年轻‘研究员’立刻跳了起来。

“嗯,”老教授点点头,温声道,“开炉,炼丹,先将王善取出,再去取这些药材。”

仙光闪烁,两张长长的清单出现在了成年版的小金小银手中。

两童子低头一看,随后面面相觑。

好家伙,这不是,他们两个当年给某些天庭大仙炼制的固本培元类丹药吗?

不过,这药材的年份好像有些夸张了,像什么三万年纯阳孽龙血、万年纯阳雄鹿鹿角……

宝库中真的有这些东西吗?老君让他们去拿,定然是有的吧。

“老君,您这是要炼什么丹?”

老教授嘴角轻轻抽搐,淡然道:“九转炎阳丹,为周拯提升修为所用。”

两童子面露恍然,扭头一溜烟儿没了踪影。

老教授看着一旁那巴掌大小,几乎被烧化的王善,略微摇头。

这些愚笨的后辈。

感官刺激哪有丹药来的直接有效。

……

周拯一连冲了三个凉水澡,方才结束了长达两天的修行。

他走出屋内时,整个人都散发着一股昂扬的火气,已经可以称之为‘强横’的仙躯,嘴角都快起泡了!

好家伙,这谁受得了啊这!

讲个笑话,他的纯阳无极功法,还差两部‘片儿’就能迈入第四重。

这比他天天对着太阳打坐效率提升了十倍。

整整十倍!

他如果愿意,明天就能带队员们开启下个老君试炼,都来不及去交这次的论文。

周拯猛地吸了口气,这两天也意识到一些问题。

这般提升并非没有代价。

代价可能就是……大概就是……

冰柠教官自电梯门附近打坐,自是一边修行一边守护此地。

周拯眼中,她浑身泛起了少许光亮,而周拯道心中自行冒出了一些不健康的画面。

啪!

周拯突然打了自己一耳光,疼的吸了口凉气。

代价就是自己积压的欲望像是个炸弹库,纯阳无极功很容易走火入魔。

这还真是个问题。

冰柠似是被响声惊扰,长长的睫毛轻轻闪动,一双明眸看了过来。

周拯这一刻甚至觉得,冰柠教官浑身散发着柔光,肌肤宛若凝脂,喉结轻轻颤动了几下。

“你怎么了?”冰柠问,“为何这般直愣地看我?”

“啊,没事,没事。”

周拯捂眼走去角落。

他突然来了灵光,脚下一拐,扣响了唐三藏大师的门口。

咱听听佛经,净化一下内心不就好了?

啊对,这般修行拱火,听唱经灭火,一来二去,阳气不就是白赚的了?

妙啊!

咔嚓一声轻响,屋门慢慢拉开。

周拯只觉眼前出现了一片迷蒙的粉色,那穿着僧裙的功德佛出现在眼前,长长睫毛缓缓抬起,一双明眸那般清澈,窈窕身段虽被僧裙包裹,竟……

砰!

周拯狠狠地关上了门,-两根手指戳了下自己的双眼!

禽兽啊!

哥是个禽兽啊!

这姐姐皮囊里是个男和尚啊!

隔壁房中走出的国主轻柔地呼唤着:“帝君,您怎么了?”

这嗓音,酥软清润,仿佛一抹春风吹过周拯道心,让他道心泛起了层层涟漪。

“没,没事!”

周拯头也不抬,立刻迈步。

对,自己可以去找黑熊先生!

黑熊救我!

刚走没两步,周拯视线不自觉被左侧路过的曼妙身影吸引,抬头看去时,却见到了那个穿着短裙与肉色丝袜的狐女。

“主……”

“站那!站那别动!”

周拯突然大吼了声,狐女怔在原地。

见周拯竟健步如飞、直接化作流光窜出窗台,这狐女嘴唇一瘪,豆大的泪珠吧嗒吧嗒的落了下来,失落地走向自己房中。

‘我还是回去修行吧,’她这般想着。

伤害那么大。

周拯刚离开不久,敖莹房门打开,她轻轻皱眉,像是带着几分心事,低头赶去了冰柠身侧。

“冰姐,我出去一趟。”

冰柠突然道:“我陪你一起吧。”

敖莹怔了下。

冰柠笑而不语,主动向前挽住敖莹胳膊,“敖一凌快到了,我陪你去见她。”

“嗯,”敖莹轻声应着,心底莫名安稳了许多。

————————

PS:下个月继续努力,本月虽然有很多波折,但完成更新31W字。以这个月为,试试能不能让成绩一点点爬上去!作者菌会加油的!求个保底月票呀~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夜读居手机版阅读网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188章 这离谱的修道捷径

67%
目录
共29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