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大 声 密 谋

第二十章 大 声 密 谋

天府酒店,在外寻不见的第十九层。

落地窗外飘着朵朵白云,天花板上镶嵌的阵法已然熄灭。

完成了初次修行的年轻俊才,回了各自房间继续修行,努力消化着仙人今日的指点。

练功区,两块坚冰已经屹立两个小时;冰内封着的两个男人,一个瞠目瞪眼,一个面容祥和。

乒!

这两块坚冰突然炸成冰蓝色的仙光,这对难兄难弟身形后仰,四开八叉地躺在地上。

周拯拼命地大口呼吸,这是身体的应激反应。

归墟境巅峰的肖笙也是无比狼狈,头顶那一根根原本立着的黄毛尽数蔫了,大金链子黏在胸口,眼眶有点发红。

冰柠用仙法凝成的坚冰并非真的冰块,不然,仅凭这种程度的极速冰冻,周拯已经可以直接预约下一次的转世服务了。

“我呸!”

肖笙跳了起来,用力挤着双眼,口中骂骂咧咧:

“哪个混蛋说冰仙有妙法!就这?我自己不会用阵法封自己吗?这有毛用啊这!”

他显然是被气得不行。

周拯有些费力地爬起来,依然在努力地大口呼吸;肖笙伸手搀了他一把,眼中泛起了看到革命同志的光亮。

“班长怎么也被封了?”

“我!哈!稍等!”

周拯摆摆手,示意自己先喘会儿。

肖笙倒也有些本事,在周拯肩头轻轻一拍,周拯的呼吸立刻变得自然顺畅。

“谢谢,”周拯面露感激,随后正色道,“肖同学……肖道友,咱们现在都在跟随冰柠老师修行,对老实还是多点尊重比较好。”

肖笙讪笑:“我跟你情况不一样,你确实算是冰柠的晚辈,我跟她其实是同辈。”

周拯顿时不知该如何接话,他下意识摸了摸上衣口袋,蓦地一惊。

鱼呢?

恰此时,一缕传声钻入周拯耳中:

“敖莹在我房中,不必忧虑。

“先前你突破太快,恐令境界不稳,故封你一个时辰,修行终是长久之事,切勿急躁贪快。”

周拯立刻松了口气。

“对了兄弟,”肖笙纳闷道,“你气息怎么突然涨了这么多?你为啥被封的?”

周拯自然不会哪壶不开提哪壶,含糊地说了句:“修道出了点问题。”

“有问题随时招呼我,我先找地方洗个澡去了,拜。”

肖笙潇洒地挥挥手,走向了远方那九间并列的宿舍。

宿舍只剩下两间,分别是左侧第二和第三,其他七间都已挂起了门牌、开启了房间自带的阵法。

周拯打算剩哪间就住哪间,突出一个随遇而安。

先去接敖莹吧,免得她冲撞了仙人。

他朝冰柠传声提醒的方位走去,转过几处屏风,走过由绿植与混凝土承重柱拼成的‘走廊’,顺利寻到了‘教职工宿舍’。

房门自行打开,露出了其内古香古色的宽敞套间。

这里的家具样式,周拯只在灾变前的古装电视剧中看到过——带帷幔的架子床,中间放了棋盘的罗汉床,圆凳、圆桌刷上了朱漆,绣着仙鹤的地毯一尘不染。

周拯走入其中,随手带上了房门。

“教官?冰柠老师?”

周拯轻唤了几声,却没得到冰柠的回应。

他隐隐听到了热油翻炒的声响,于是循声向前,路过洁净明亮的卫生间与洗浴室,抵达了这个套间配备的小厨房。

周拯不禁被眼前的画面逗乐。

敖莹穿着露脐小衫与牛仔短裤,头上戴着一只厨师帽,此刻正坐在洗碗槽的边缘,两只白皙洁净的小脚来回晃荡。

冰柠还是穿着那身素白长裙,右手握着锅铲、左手扶着铁锅,不断调匀锅里的食材。

敖莹看向周拯,笑道:“修行辛苦啦!”

周拯笑着摇头,负手靠在门边,看冰柠仙子在那忙活。

冰柠拿起一根筷子,沾了点菜汤送入口中轻吮,皱眉道:“所有调料都是你搭配的,为何味道还是不对?”

味道?海的味道吗?周拯眼中写满好奇。

敖莹一本正经地道:“要对食材投入感情,才能领悟真正的烹饪之道;仙子这般的初学者,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呢。”

周拯差点笑出声。

什么投入感情,不就是火候和添加调料的时机没把握好。

冰柠看着锅里的菜陷入沉思,视线余光瞥向了周拯。

那天中午,周拯的午餐丰盛且奢侈。

一顿饭吃了十几个菜,差点把胃撑出问题!

两个小时后……

周拯托着鼓胀的肚子回到仅剩的那间宿舍,反锁房门,房间的阵法就自行开启。

“好诶!这里有隔绝阵法!我可以不用藏啦!”

敖莹显出人形跳到大床上,开心的翻来滚去。

每间学员宿舍都是同样的配置,里外两个房间,各类卫浴用品齐备,最难得的是有个大浴盆,居住环境可以说相当舒服。

敖莹抱着柔软的被子,对周拯嘻嘻笑着,拍了拍身边的枕头。

周拯抬手表示拒绝,心底默念了几遍她这一世的年纪,避免自己犯什么错误。

“我去外面沙发睡一会,有些撑不住了。”

周拯打了个哈欠,脸上带着浓浓的疲倦感,转身走回外间。

敖莹立刻翻身起来:“周你来里面睡呀,我还是最喜欢在水里泡着!”

“我睡沙发就行,你也休息吧,好累……”

周拯含糊应着,刚躺下就起了鼾声。

对刚起步的修士而言,长时间的修行十分耗费精力,更何况周拯还连续突破了三阶。

敖莹掐腰看着周拯,对周拯挥了挥拳头。

她俯身帮周拯脱了鞋袜,用法力托起周拯,小心翼翼地运去了床上。

不多时,周拯盖着薄被,伴着空调的微凉冷风酣然沉睡。

敖莹在储物法宝中招来两只行李箱,开始摆放他们两个的行李和日用品。

“道生玄一……”

“嗯?”

敖莹扭头看了眼那张大床,见周拯说梦话都在背诵经文,忍不住掩口轻笑,偷偷拍了几张照片。

不多时,房间已经恢复整洁,敖莹在浴缸中放满清水,化作小鱼沉入其中,发出几声舒服的轻吟。

她现在还未化龙,对水难免会有些许依赖。

……

仙人教官住的大套间内。

冰柠端着一盘炒豆芽离开厨房,嘴角带着满足的笑意。

虽然只是普通的豆芽,但冰柠还是颇为郑重地取出了一壶仙酿,准备小酌几杯。

仙识扫过,方圆数百里的情形尽数归于她心底。

冰柠只是惯例巡视了一遍,就将仙识落在了同楼层的九个宿舍,仔细观察这九名学员。

房间单独的阵法确实可以阻隔外部查探,但最高只能阻隔真仙境的仙识,拦不住这位冰仙子。

九人中有七人在修行——李智勇与六位年轻坤道。

李智勇正在沙发上盘腿打坐,看起来没有任何异样。

冰柠却对他多看了几眼,目中带着思索。

六位女学员的修行习惯各有不同。

其中两位没什么特色,中规中矩的焚香静坐;有两位只穿贴身小衣,似乎不喜束缚;一位坤道坐在浴缸中浸水修行,水中掺杂了能提纯灵气的香料。

还有个女学员坐在马桶上,衣着整齐、面容严肃,似乎只有在这个特殊位置,才能有更多的灵感与感悟。

冰柠对此早已是见多不怪。

她目光投向肖笙处,很快就皱起秀眉。

肖笙不知从哪弄了个打碟机,摆了个简单的灯球,自己又布置了两层隔音阵法,在那戴着耳机打碟正嗨,口中时不时的怪叫几声。

这厮估计已经达到自娱自乐的最高境界!

冰柠无语的摇摇头,将目光挪去隔壁宿舍,看到了鱼缸中游来游去的小鱼,以及昏沉入睡的周拯。

‘他前世到底是谁?’

冰柠盯着周拯看了一阵,不由动了托阴曹地府的几位朋友去查生死簿的念头,随后又将这般念头打散。

徒增烦扰罢了。

夹了口自己做的炒豆芽,抿了一口存放数百年的瑶池佳酿;冰柠怡然自得,欺霜傲雪的脸蛋上多了两坨红晕。

只可惜,如此美景却无人欣赏。

她哼起了广寒宫曾流行的曲调,手中多了一枚玉符,开始记录今天的教学成果。

【甲子年四月初七,开新班,引九修,周拯突破至锻体四阶。】

……

东海,离隆辰市一千多公里外,某处海沟中。

海沟底部有一处洞穴,几条奇形怪状、随便长长的鱼类,在洞外慢慢悠悠地飘过。

黑暗中多了几团亮光。

那亮光的来源,是洞穴深处呈‘品’字摆放的三玉石,此刻三块玉石同时浮现出了三幅画面。

居中的是一名年轻男人,留着长发、身着铠甲,坐在珊瑚宝座中,几名美丽温柔的蚌女在旁跪伏服侍。

左侧是一团黑影,看不清轮廓;

右侧则是一名赤膊壮汉,这壮汉坐于白骨宝座,脚下踩着几颗玉质的头颅。

此刻,年轻男人面色满是不悦,那赤膊壮汉的神情略有些尴尬。

“下去吧。”

年轻男人略微抬手,几名蚌女低头行礼,转身飘去了远处。

随后,这个年轻男人冷然道:“两位答应我的事,似乎远没能做到。”

“二殿下,”赤膊壮汉咧嘴笑了笑,“陆地上终归是与我们海里不同,我们的手下大多都是海中圣灵,离开海水战力下降不止三成,总归是鞭长莫及。”

那团黑影瓮声道:“风磬只是拿了我们给的好处,并未真的帮我们对隆辰施压。”

“是吗?”

年轻男人冷笑着:“从此事来看,两位的能力远不如两位吹嘘的那样,咱们定下的其它合作,看来也不必多谈。”

“还请二殿下稍安勿躁。”

赤膊壮汉目光闪出了几道厉色,话语也多了少许威胁的意味:

“陆上行事对我等而言确实有些麻烦,但并非没有办法。

“反倒是二殿下,你我三家定计三分东海,始终是二殿下单独许诺,令姐态度模糊,令妹如今就在隆辰市。

“莫非龙宫是想拖住我等,暗中积蓄力量、与复天盟联合,再与我两家开战?”

年轻男人面容迅速阴沉了下去。

那赤膊壮汉却是毫不相让,与年轻男人隔着两块玉石对视。

很快,这位蓝星龙宫二殿下开口道:

“敖莹之事你们不必插手了,最迟七日,我自会让她回返龙宫。

“复天盟不过风中残烛,天庭余孽终究难成气候,他们天庭施加给我龙族的,我定如数奉还。”

“呵呵,希望如此。”

与此同时;

离那位二殿下寝宫不远的水晶宫殿中。

侧躺在软塌中的美丽女人双眸未睁,只留半声轻叹,继续装睡。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章 大 声 密 谋

11.9%
目录
共16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