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开席开席!

第197章 开席开席!

这些牧妖使别的不行,逃跑还真有一手。

周拯看着空荡荡的星域,仔细回想了一下刚才出现的情形,很快就断定,牧妖使中存在融合了空间道则碎片,或者说是乾坤道则碎片的家伙。

再回头,这黑洞洞的宇宙空间中,一只只大妖的尸体正被仙人们拉去一处,四位神将正左右奔走,收集此地残魂。

敌人的残魂可以送去地府养个鬼差。

己方战死者的残魂,可以培养成新的转世仙,投身需要支援的凡俗。

——这就是复天盟的底气,背靠六道轮回盘与后土娘娘的好处,也是复天盟凝聚力的重要组成部分。

不过,周拯眼前仿佛又浮现出了那不断哀叹的消极之后土,顿感压力山大。

嗯,以后少跟后土娘娘交流。

这是真的毁心气。

十多道流光飞射而来,己方高手汇聚,禀告此战战果。

己方仙人损失三成,敌方损失高达六成,这般战损比已算是大胜,更何况对方本就数量占优。

可惜的是,右使死后,对方战线崩的太快,敌方金仙逃了七七八八。

那些大妖,以及真仙境散修,真就成了‘耗材’。

死的毫无尊严可言。

周拯勉励了诸仙几句,众仙便迅速收拾战局,打道回府。

周拯刚想向前飞,身形忽有些摇摇欲坠,被一只小手匆忙搀扶住。

“周你怎么了?”

“脱力罢了,”周拯轻轻叹了口气,身体随之挂靠了过去,眼底划过几分笑意。

敖莹忙将周拯挽住,身子贴在他身侧,努力将他搀扶。

她突然醒悟。

呃,这不是在太空吗,好像是微重力环境,没力气也不至于站立不稳呀。

她抬头瞧着周拯,看着对方那眯眼笑的表情,自是知晓他不怀好意,又想到他似乎很快就能抵达第六重的功法……

敖莹目光看向一旁,却并未松开周拯,反而让身周环绕仙光,将坚硬的铠甲换成了布料柔软的连衣裙。

此刻,反倒是周拯开始紧张起来了。

好家伙,他十二世纯阳的帽子,这就要摘了?

周拯本以为自己那已是坚固无匹的道心,此刻竟开始出现了微微的荡漾。

啧,春光荡漾。

……

又半天后,天府酒店顶楼。

蓝星此刻异常平静,此前赶来这颗星辰附近的散修,有半数匆匆离去。

周拯让人备下了几桌酒菜,两桌宴请此战负伤的仙人,一桌是宴请张天师这般己方德高望重的高手。

他们都没动筷子,在等待着贵客登门。

外面是大宴,屋内还有小宴。

除周拯外的小队四成员,与冰柠、啸月、灵沁儿、朱莲儿,也凑成了一处宴席。

各处端酒上菜的自是由复天盟安排的转世仙子,那个风磬的表妹、某不起眼的狐女,此刻也在跟着一同忙碌。

红孩儿明显有些不耐烦,起身道了句:“等开饭了再喊我,我去玩两把。”

言罢扭头就走,让不少仙人暗自皱眉。

那表情仿佛在说,这妖魔出身的少年就是没什么教养。

木吒皱眉道:“各位恕罪,师弟疏于管教,我去训斥他几句。”

言罢,木吒略带尴尬的起身做了個道揖,低头快步而去,打开他与红孩儿临时机房的房门时,还不忘道一声:

“善财,你怎得能这般失礼呢?”

然后关门就用仙力点开了新配主机的开关键,开启阵法之后,风风火火地冲了过去。

一群仙神自是见不到阵法内的情形,那表情好似在说——看看人李天王教出来的儿子。

也就周拯这般知晓内情者,

在旁抽搐几下嘴角,也不好多说什么。

电梯门打开,寅虎与丑牛两位神将匆匆而来,对周拯见礼后同时入座。

寅虎道:“帝君,已经将魂魄送去地府,很快就能安排转世。”

“嗯,那就好。”

“就是有二十余位道友魂飞魄散,身死道消,”丑牛摇摇头,“哪怕有残魂碎片,地府也无能为力了。”

众仙神各自轻叹。

福伯笑呵呵地道:“这个没办法,打仗都要死人,咱们这次已经是大胜了嗨,各位都打起点精神嘛……帝君啊,咱开席?”

“福伯咱等等吧,”周拯温声道,“还有两位贵客未来。”

“谁啊?”

福伯皱眉道:“咱们不都在这了,咋的,还有人不出手不干活,就白来吃席的?”

一旁两位天师笑而不语。

角落突然传来一声轻笑,就听紫微帝君那清雅的嗓音缓缓飘来:“怎么,本君来白吃席也不行吗?”

福伯肥肉哆嗦了几下,连忙站起身,看向角落缓步而出的紫袍青年,连忙拱手行礼。

“哎哟,瞧您说的,帝君您来怎么也不跟咱老猪提前打个招呼。”

紫微帝君笑而不语,腰间悬着的佩剑化作仙光消散,含笑对着各处起身行礼的仙人点头致意,走到了主位。

周拯问:“王灵官未来吗?”

“他回炉子去了,”紫微帝君笑道,“老君尚未准他出炉,这次纯粹是情势紧急,外出阻拦强敌……大家坐吧,叔父上座。”

周拯笑着摇摇头:“帝君上座,也莫要客套了,等我有帝君你的道境,我再上座。”

“哈哈哈哈!”

紫微帝君抚掌而笑,却是颇为快意。

他端坐在主位,周拯坐在侧旁,三桌仙神这才各自入座,顺利开席。

几个有人的房间都朝着门外巴望,想一睹紫微帝君风采。

紫微帝君上下打量着周拯,笑道:“叔父道境几何?”

“咳,远未金仙。”

“是吗?大家都放松些,不必当我在这。”

紫微帝君含笑点头,看大家都不敢动筷子,自己拿着筷子夹了一块不知名的灵禽肉,入口咀嚼。

福伯迫不及待拿着筷子夹菜,桌子上的氛围也舒缓了颇多。

紫微帝君手指轻点,一抹紫色光晕将他与周拯包裹,外人便听不到两帝君的交谈了。

“帝君见过王母了?”周拯轻声问。

“不是王母。”

紫微帝君皱眉道:

“来的是两个戴面具的高手,用的手段和神通都比较怪异。

“我感觉像是天道催化出来的高手,一个是截天教左使,是个身材不错的女子,另一个好像是截天教的一个副教主,是个头发花白的老者。”

“身材不错?”

周拯轻声低喃,刚想说‘这该不会又是天庭瑶池女仙’,一旁紫微帝君就是嗤的一笑。

“不愧是你啊吕洞宾。”

周拯额头挂满黑线,想分辩却也不知该如何开口。

前世有个吕洞宾的经历,自己还真只能躺平任嘲。

他夹了几块红烧肉,镇定自若地吃着,心底划过了自己与李智勇交谈的画面,随后又将这些画面尘封进心底。

果然,敌人的势力,如今只是显露出了冰山一角。

在旁人看来,周拯与紫微帝君都是含笑说着什么,显然心情不错的样子,而且吃吃喝喝、推杯换盏。

仿佛复天盟的未来充满了光明。

紫微帝君道:“此次虽大胜,但仍不可大意,王母只会调动更多高手来对付你。”

“我倒是觉得,用我当鱼饵,消耗对方储备的高手,总比对方全面发难打我们措手不及要强一些。”

周拯想了想,抬头打量着紫微帝君,笑道:“帝君,我其实有个想法,不知能否对帝君言说。”

“想法?”紫微帝君笑问,“叔父说就是了。”

“但我说之前,想问问帝君,现如今帝君觉得我们该如何跟王母对抗,”周拯笑道,“如果我的想法远不如帝君,那我也不必多说了。”

“你这是想看我是否有倒向王母之心?”

紫微帝君笑眯了眼,那张棱角分明的面容仿佛多了一层佛光。

周拯连说不敢,但紫微帝君放下筷子,面色渐渐有些凝重,注视着周拯。

“叔父你没了前世记忆,对我可能少了几分了解。

“我是个很懒的性子,母亲诞下我与兄长之后,便隐世不显,我其实一直羡慕母亲那般随性的生活,所以并不想肩挑大梁。

“但我也是个有是非观的仙人,截天教为非作歹、残害生灵,如果因为王母现身就将他们的一切行径冠之以正义之名,那我是不能接受的。”

紫微帝君笑叹:

“原本我以为,那截天教不过是借了妖族的声威,是妖族底蕴的释放,在三界为非作歹终究是乌合之众不足为虑,复天盟也在一步步扩大,前途一片光明。

“所以莪就想等叔父你恢复金仙之境,自己就安心归隐,顶多后面大决战的时候露个面,或者你遇到麻烦了我出出力,新天庭立起来了,我继续混个四御啊、二天帝啊就足够了。

“但现在这般局势,我也是被架住了,等你金仙之后,我做你副手就可。”

周拯道:“恐怕帝君你还是要多当一些年岁。”

“哦?你对自己这般没信心吗?”紫微帝君上下打量周拯,“奇怪,有老君相助,前世又曾踏入过半步造化之境,你不该几个月就金仙吗?”

周拯奇道:“我第一世这么厉害?能与如今的王善相比?”

“王善?”

紫微帝君笑道:

“叔父说笑了,半步造化指的是大罗金仙圆满后,向后再迈出一步,踏出自我之真神,这真神是分强弱的,半步造化也是有强弱的,王善远不及叔父巅峰。

“太乙救苦天尊化身千万,一力托起了半个天庭,战五色帝、平上古大能之乱,那是靠实力打出来的二天帝之位。

“你道王母急着除掉你,现在放眼三界,你是他唯一的威胁。”

“这……”

周拯有点笑不出来了。

“这菜真不错,”紫微帝君笑问,“这是哪位大厨?叔父可否忍痛割爱啊。”

“是冰柠教……冰仙子做的。”

“那算了,”紫微帝君立刻道,“唐突了,唐突了。”

周拯问:“帝君还没说您打算如何对抗王母。”

紫微帝君嘴角撇了撇,叹道:

“我这不都岔开话题了,你怎得又给拉回来了。

“唉,还能如何对抗,主要是搜寻几个人的下落,一个是我兄长勾陈,一个是李靖李天王,一个是此前曾现身的镇元子。

“我兄长的性子我也是理解的,他嫉恶如仇,但有些偏执,此前消失不见,应该是去调查一千六百年前发生在那个小千世界的堕魔惨剧,只是走的时候没有留下音讯。

“李靖李天王乃天庭兵马大元帅,执掌天庭大印,只要寻到他,就能重聚散落在三界的天兵天将,只是他现在也不知所踪,怀疑是被天道控制。

“不过看现在的情形,众天兵天将尚未有什么反应,李天王应该还在与对方抗衡。

“镇元子大仙是现在咱们唯一可以争取的半步造化高手,而且他是地仙之祖,大天尊又称之为天仙之祖,他掌握了很大一批仙人,而且镇元子大仙人缘极好,与各位隐退的上古大能关系莫逆,咱们拉拢了他,那就是拉拢了一大批高手。”

周拯身形后仰,缓缓点头:“镇元大仙为何现在不愿帮咱们?”

“你一直是站在天庭的角度看待此事,”紫微帝君笑道,“镇元大仙最多算是天庭的客卿,他超然物外、超脱三界,在他眼中,而今我们与王母的争端,不过是天庭陨落后的权力斗争,他岂会轻易插手?”

紫微帝君叹道:“其实很多仙神都厌倦了那个天条严苛的天庭,叔父肩上的担子很重,要让三界归心,可不只是成为高手那么简单。”

周拯若有所思,突然反应了过来:“现在盟主是帝君您,跟我也没啥直接关系嘛。”

紫微帝君嘴角抽搐了几下。

他突然抬手跟周拯勾肩搭背。

旁人纷纷看来,又立刻挪开视线。

席间的氛围顿时更为轻松,也更为热闹。

紫微帝君笑道:“那叔父的计划是什么?”

“西游,”周拯倒也没隐藏,“不过不是之前说的重演西游劫,等我完成了老君的九次历练,有充分的自保能力之后,就选截天教占据的星辰,从蓝星出发,一步步走去南赡部洲。”

“哦?”紫微帝君挑了挑眉,“这怕是困难重重。”

“说困难确实困难,不过这也是咱们唯一的机会。”

周拯笑道:

“我虽身居大气运,但这是不够的,必须再次凝聚人族气运。

“帝君应该知晓,我去见了后土娘娘,后土娘娘虽然说话丧丧的……咳,就是挺消极的,但也给了我一个提醒。

“能制衡天道的只有人道,能阻止天道的,也只有人道。

“我必须扛起人道的大旗,一路走下去。

“而且我也需要帝君的配合,在外对截天教极限施压,必须让他们腾不出太多高手去针对我,我再想办法保持行踪的隐秘性,一点点搞乱截天教和妖族的基本盘。”

“听着确实有搞头。”

紫微帝君微微颔首:“不过需要很详细的谋划。”

“谋划慢慢做嘛,”周拯笑道,“时间还长,不过帝君还要替我保密,我修为接下来可能会有迅速的拔高,不过对外公布都要是真仙、天仙境。”

紫微帝君道:“叔父莫急,这般不是小事,咱们细细谋划,不可控的因素太多了些。”

周拯看向这位帝君,后者目中带着几分思索,而且确实有考虑他的安危。

这倒让他对紫微帝君多了几分好感。

“对了,”紫微帝君道,-“还有件事你要作出决断,是关于敖莹的。”

周拯笑道:“龙族可能会与她断绝关系,是这个事吗?”

“不是。”

“嗯?”周拯有些错愕。

紫微帝君面露正色,轻声道:

“王母去龙宫之后,我想你们应该已经做好了应对龙宫态度急转直下的准备,敖莹是个不错的姑娘,对你也死心塌地。

“不过叔父,我们还是不能放掉龙族这个大粗腿。

“此物给你,是王善带来的,老君给的。”

紫微帝君将一只羊脂玉瓶放到了周拯手边,缓声道:“其内有生生造化丹,不过是特殊处理过,已如琼浆玉液,可用来修补祖龙的龙珠。”

周拯双眼一瞪。

紫微帝君笑道:

“那龙珠残破自不是什么宝物,但只要补全龙珠,且第一时间与龙珠融合,就能得到祖龙的传承,三界中唯一的祖龙传承。

“老君将此物给我的意思,是让我作出决断,也是让我来做这个恶人。

“叔父,我们需要龙族,敖莹如果能融合祖龙龙珠,又对你死心塌地,虽不说能让龙族立刻归附,但也能影响龙族的判断,不过代价就是……龙族绝不可能让完整的祖龙龙珠流落在外。”

周拯手指一颤,看着那只羊脂瓶,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紫微帝君叹道:“我读蓝星书,读到过一句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如果三界不定,何来长相厮守?叔父,早做决断吧。”

言罢,紫微帝君撤掉了身周的结界。

那只羊脂玉瓶,被他推到了周拯面前,而周拯许久未发一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197章 开席开席!

70.03%
目录
共29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