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什么叫青华佛啊

第200章 什么叫青华佛啊

最新网址:

阳光明媚的午后。

敖莹刚离开小半日,冰柠就有些想她了,然后给自己做了一条糖醋鱼,一边细细品味,一边看着手中的烹饪视频。

她也不知道自己最近这是怎么了,似乎是渡过天劫后,道心的‘构造’出现了一些变化。

除却玄冰,多了点冰沙?

啸月迈着王八步溜达过来,跳到旁边椅子上,伸着舌头看着冰柠的糖醋鱼。

冰柠会意给它夹了一块,啸月顿时吧嗒吧嗒地啃了起来。

“真不错,还没刺嗨!”

“护星大阵已经建起来了,我们还要继续守在这吗?”

冰柠轻声问着。

啸月怔了下,抬头看了又看,舌头扫了扫狗嘴旁的酱汁,“冰你什么意思?要离开了?”

“三界中还有很多凡俗在遭劫。”

冰柠拿手帕擦拭着嘴角,一举一动都透着骨子里的优雅。

她轻声说着:

“蓝星既已收服,且此地已开始以妖治妖,日后也会成为复天盟新的总部,那我们不如调转方向,去其他凡俗,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生灵……

“怎得这般表情看我?”

“不是,”啸月有点不敢置信,“你现在要去其他凡尘,这不是错失良机吗!”

冰柠面露不解,明眸中带着几分疑惑。

“什么良机?”

“百花还没长大,燕子去搜集生命大道了,敖莹被带回龙族闭关,现在这边可就!”

“封。”

冰柠嘴边蹦出这般字眼,啸月瞬间化作一只冰雕卡在座位上,浑身上下冒起了白汽。

随之,冰柠继续低头品自己的糖醋鱼。

这狗当真有些八卦,还特别俗气。

难不成是个女修都会贪图那纯阳之力的滋补功效?她始终觉得,脚踏实地的修行得来的才是靠谱的法力。

一旁忽有仙光闪过,肖笙与月无双同时现身。

肖笙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手中还抓着两枚玉符,满脸倦色。

显然是劫难中为了拯救‘失足的歌姬’经历了一场场苦战。

月无双则文雅多了,此刻戴着黑框眼镜,手中抱着厚厚的画稿,一袭民国才女般的装扮,整个人都秀气了不少。

角落中正与朱莲儿玩拼图的灵沁儿纳闷道:

“奇怪,怎么这次四人小队是分开回来的?”

“我们先回来了,”肖笙打了個哈欠,“在太极图里面感受不到咱们三界的大道,不能在里面修行太久,班长他们还没完成任务,我有点困,先去睡一会儿。”

月无双皱眉道:“你咋这么困?还一副双腿发软的样子?”

“啊这,”肖笙叹道,“那些歌姬……”

月无双面色一变,脑海中已浮现出了一名名美丽妖娆的鲛人在肖笙身边蹭来蹭去的画面。

这,果然,男人都是靠不住!

“就是一群沙币!”

肖笙破口大骂:“一个个脑子就一根筋,还都是文盲!地下火山要爆发了还不跑,一个个都在那唱歌、祈祷,把老子困在同一天中重复了六百多遍!最后还是我去堵了火山,差点就完蛋了!”

月无双松了口气,抬手扶了扶眼镜,轻哼了一声:“那是你不懂变通。”

言罢哼着小调走去餐桌旁,将几大本的画稿摆出来,开始细细整理。

冰柠瞧了几眼,纳闷道:“这是什么?”

“老君让我画的,”月无双眨眨眼,“等班长回来,让他解释吧,我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就是一千六百年前天庭那些天人的活动图。”

冰柠放下筷子,解开啸月的冰封,一同凑到左右观摩。

月无双画的都是速记,此刻还不忘拿着画笔添几笔,很有西漫风格。

李智勇的身形出现在了角落,笑吟吟地走了过来。

“我回来了。”

两人一狗抬头看了他一眼,各自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还是肖笙捧场地喊了句:“老李,你劫难怎么个情况啊老李!”

李智勇笑着摇摇头:“很轻松。”

“哈?”肖笙瞪眼,“是不是就我的难?你咋轻松了?”

“老君的任务是让我解救三百个失足的青楼女子,”李智勇缓声道,“任务本意,就是让我教会她们自尊、自爱,然后有一技之长,能在所处的封建社会中生存下去。”

“啊这,这也挺难的啊。”

肖笙和李智勇的谈话顺利吸引了各处的关注度,尤其是在房中念经打坐的福伯,竖起耳朵听着。

肖笙问:“那你怎么解决的?”

“啊,我用了一年多的时间经商,互通有无、低入高出,积攒了足够的钱币,然后买下了几家青楼,建立了一个健全的娱乐分级制度。”

李智勇笑道:

“有的女子自甘堕落,那也不必多管她,让她继续去赚最轻松的皮肉钱财,培养她们朝着诗词歌赋的雅致方向发展,多给她些分成,让她能早日赎身就可。

“不愿在污泥中久待的女子,就给她们机会,让她们专攻吹拉弹唱,不必强行接客,再成立青楼女子自强会,我回来之前,将所有钱财交给了这个自强会,让她们控制经营范围,立毒誓不可踏出那座城池。

“任务顺利完成了。”

说着,李智勇展示了下手中的玉瓶。

任务奖励他还是选的九转灵丹。

几人听的颇为感慨,冰柠又问:“为何不让她们踏出那座城池?这般事推广开来不更好吗?”

李智勇解释道:

“那座城池人口众多,很多花魁都有了感情较深的恩客,类似于一种包养的模式,所以她们是有一张庇护伞的。

“但离开哪里,她们只是一些弱女子,任那些野兽强者分食。

“不过,我估计她们还是会走出去的,但那就不是我能管的了,我求的是道心安稳,对其无愧罢了。”

肖笙嘿嘿一笑:“现在我开始期待班长的试炼结果了,嘿嘿,哈哈哈哈!”

李智勇也是眯眼笑着,一旁月无双抬手捂眼不忍直视。

啸月纳闷道:“是有什么问题吗?怎么感觉你们这试炼都好有趣,下次带我一个啊!”

“莫非,”冰柠纳闷道,“他的试炼与男女之事有关?”

“哈哈哈!”

肖笙忍不住就爆了出来:“班长要去临近宇宙的一个大千世界,找一个阴阳合欢宗,然后拿到这个宗门的双修功法,哈哈哈哈!哈!”

他笑着笑着表情就僵住了。

低头看看小腹,肖笙幽幽地一叹:“好羡慕啊。”

“羡慕什么?”李智勇缓声道,“放心,班长不会乱来。”

“班长自己去的,我们也不知道呀,”肖笙一阵挤眉弄眼,“大家都懂嘛,班长第一次都过了,现在阳中有阴,嘿嘿嘿。”

李智勇微微摇头,看了眼冰柠,正色道:“班长现在是瞧不上那些普通女子的。”

“为啥?”

“我研究过班长的纯阳无极功,他追求的是先纯阳至阳,而后阳中生阴。

“虽此功法后续被老君改良,第六重就可开始通过双修的方式快速提升阳气,使阴阳互通,快速提升道境。

“但归根结底,也需修为境界、实力接近班长的女子一同双修,班长才能得到好处,否则就是白白贴补。”

李智勇缓声道:

“班长就算想快速提升道境和法力,也不会去做这般赔本的生意。

“如果没有这个动力趋势,班长又如何会去乱搞?还不如感官刺激、固本丹药增进阳气来的迅速。

“稍后各位看着就是,如班长阳气斑驳,那自然是逍遥快活去了,若是阳气纯净,自是守身如玉。

“不要诋毁班长的人品。”

肖笙耸耸肩,一旁月无双若有所思。

无双是知道的,老李处处维护班长,说不定这些话是故意说给冰柠听的。

正此时!

“阿弥陀佛。”

一身佛号,一抹佛光。

天府酒店顶层的各处窗户同时闪出了浓烈的金光,让下方路过的行人纷纷侧目。

少顷,金光散去,众人满是惊讶地看着悬空盘坐的那位大师。

只见他:

面容清秀,剑眉星目,秃头颇为光亮,身上的金丝袈裟十分考究,背后的佛光凝成了宝轮。

仅是双手合十,就有慈悲之意;

仅是睁开双眼,嘴角温柔一笑,就能让众生心底泛起安宁之意。

空气中多了些许燥热之感,在场仙人、灵物闭目感受,都能察觉到,那里仿佛有一颗熊熊燃烧的太阳,精纯之极的阳气源源不断、浩浩荡荡。

“班、班长?”肖笙错愕地喊了句。

周拯含笑点头,收起嘴角笑意、敛掉背后佛光,随着双脚着地,周遭异象消失不见,那份燥热也化作清风徐徐吹散。

“要渡第七劫吗?”周拯温声问着,“我随时可以迈入第七重境界。”

“汪!周哥你咋真成佛了!汪!”

周拯抬手拍了拍脑壳,随手抓下了一只印着结疤的头套,那更长了几分的飘逸长发铺洒而下。

“道具罢了。”

周拯挑了挑眉,笑道:“我虽不读佛经,却也体悟到了琉璃佛心。”

李智勇的提问一阵见血:“双修功法拿到了?”

“拿到了,”周拯笑道,“赌回来的。”

“呃,怎么回事?”

周拯心情似乎颇为舒畅,伸了个懒腰,在护腕中取出一只发带,发带自行飘起,为周拯束了个简单的道髻。

“这事,说来就有点复杂了。”

话自三个半小时前,也就是异世界三年半前。

周拯化作的游鱼等到了天黑,周遭夜深人静了,方才遁入土中,迅速消失不见。

他当时也有点怀疑,老君是想让他当轩辕黄帝第二?

但仔细琢磨,细细体会,实地探查之后,才发现那个阴阳合欢宗内的氛围,简直只能用‘不可描述’来描述。

弟子成对修行,每日昏天暗地。

长老们把控实权,刚入门的小弟子都要被他们蹂躏够了,才会传授长生大道,而这些小弟子要么当做耗材被消耗掉,侥幸成长起来的,心理扭曲又成了新的迫害者。

除此之外,这个阴阳合欢宗的高手还会培养鼎炉。

他们也是够贱,大宗门不敢惹,就去欺负那些小宗门,还经常闹出许多人伦惨剧,惹的天怒人怨。

整个门派上上下下都透着一股子邪性。

老君怎么可能让自己去这里面‘厮混’?

绝对不可能!

于是,周拯调整思路,不断思索如何悟道。

很快就让他发现了一条可行之路。

首先,目标大千世界所在的宇宙,是个修真高度发达的文明,虽没有诞生天庭这般强力统治三界的机构,但相邻的大千世界、小千世界交流频繁。

——周拯搞身份很方便。

其次,那里也有佛门,不过佛门比较式微,总体还是佛门密宗的路子。

周拯是谁啊?

战术后仰。

身为本三界的青华佛,周拯充分发挥自己领悟到的那点佛光,不断回忆‘唐三藏’大师与人交流的方式。

结果,周拯摇身一变,成了一位游方的得道高僧,在各地故弄玄虚、找当地的高人抬杠,迅速就积攒起了名声。

如此过了几个月,六大仙宗开始广邀群雄,周拯十分高调的参加了这次会盟,却又在会盟大会上提出了异议。

“那些不过是迷途的羔羊,欲海沉沦、无法自拔,可否请各位给莪一个机会,让贫僧去度化一番?”

众仙肯定不干。

他们好不容易聚起来,当然就是要去合欢宗中抢钱抢功法抢俊男美女,这和尚去度化什么?

然后,周拯就与他们简单切磋了一下,以佛法——指大威天龙、大力金刚、如来神掌等精妙佛法,最终说服了六大仙宗。

“详细讲讲啊班长!”

“算了算了,”周拯摆摆手,“装逼的事贫僧不爱干。”

李智勇无力吐槽。

周拯继续讲述:“随后,我就大摇大摆、带着半个修行界的关注度,到了合欢宗的大门前……”

那是个阳光明媚的午后。

周拯面对着合欢宗数十长老、上百仙人,丝毫没有胆怯,反而笑吟吟地对他们行了个佛礼。

因为在会盟大会上打出的威势,合欢宗完全不敢轻举妄动。

随后,周拯就提出了一个赌约。

当着黑白两道大佬们的面,他在袈裟上缝了一个纽扣,滴上了蜡油,随后就说明了来意。

他来挑战合欢宗功法。

如果此地有能让他意乱情迷的女子,那他自行认输,并会劝说六大门派放弃对他们的围攻,将自身佛法秘籍赠予合欢宗。

若合欢宗女子们无法在不强迫他的前提下,使他宽衣解带,那合欢宗交出合欢天书,就地解散门庭。

合欢宗本不想答应。

怎料周拯又加了句:你们可以用任何手段,幻术、媚药,都可,前提是不能有男子过来恶心他。

合欢宗碍于灭宗的压力,终究还是答应了。

然后,就是长达一年时间的挑战。

周拯每日就坐在合欢宗宗门前,周遭时而出现一些帷幔,不知多少貌美女子进进出出。

魅影飘摇、妖孽乱生。

但周拯敲木鱼的声响从未断绝。

到最后,那些老妪化作妙龄少女纷纷下场,不少正道仙子也偷偷向前试验,最后却都是无功而返。

连带着,-周拯的纯阳无极功,在没有阴阳双修的情况下,层层突破、不断拔高。

这比看片儿可刺激多了。

“最后?”

周拯看着已经围成一团的‘亲友’们,笑道:

“最后自然是合欢宗解散,我平白得了大好处,哈哈哈,还教训了他们一大堆什么,红粉骷髅、皮囊外相。”

一旁唐三藏大师口称佛号,笑道:“这也是帝君本就有向佛之心。”

“佛祖与我同辈论,何必在意佛经文。”

周拯站起身来,负手笑道:

“经历就是这么个经历,不过里面很多离奇的地方,龙族那边有消息吗?敖莹到家了吗?”

“到了,”冰柠道,“敖一凌刚来说过了,有龙王横跨虚空,回去也是容易的。”

周拯面色有些黯淡,随之摇摇头。

他道:“有龙族的消息第一时间通知我,我先去处理下蛟魔王,对了无双,你忙完了就去灵物管理局等我。”

“好的!”月无双赶紧点头。

周拯哼起了经典《吻别》,调整好心情,漫步进了电梯。

临走前,周拯扭头道:“刚才小金小银说,第七劫、第八劫另有玄机,会比较麻烦,大家提前准备下,下个劫难应该可以帮手了。”

言罢,电梯门缓缓关闭,迅速下沉。

冰柠、啸月、木吒、红孩儿,甚至哪吒与唐三藏,都扭头看向了老君的画像。

大家都是要面子的,自不会有哄抢叩拜的画面。

但一个小时过后,老君画像前的香炉插满了香,让日常来上香的李智勇额头满是黑线。

都这么积极。

最新网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200章 什么叫青华佛啊

71.04%
目录
共29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