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帝君何在?金鹏求见

第208章 帝君何在?金鹏求见

老君同意了。

虽然只是简单说了个“善”字,但切切实实用了传声。

这让周拯心底松了口气。

有一种学生向老师提出大胆实验方案,被老师认可后的轻微激动感。

随之而来的问题,就是用现有的时间,做出详细的安排。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周拯早已酝酿了这次出行,也已经查阅了许多复天盟的资料。

——虽然主要参考资料,还是源于昴日星君编纂的那些修道教科书。

整个三界的发展,周拯总结为四個阶段。

第一阶段,远古漫长的岁月,可以称之为。

一切大道与生灵都聚集在远古那广阔无垠的陆地上。

开天辟地的运动,让混沌海中抛飞出了不知多少‘物质’,而在岁月、乾坤两条大道干预下,形成了远古大陆与最初的群星。

第二阶段,远古大地破碎后,到妖庭鼎盛,可以称之为。

标志性的事件,就是以龙凤为首的远古万族爆发大战,打碎了远古大地,生灵大批灭绝,三清祖师得道授课,远古种族演变为万灵之族。

为了躲避这场大灾,许多种族离开远古大陆的残骸;

许多抛飞出去的远古大陆碎片上,也有一些生灵的种子。

三千世界开始出现生灵国度。

第三个阶段,妖庭崩,人族兴,轮回立,天庭走向鼎盛,同时这也是。

三清祖师证道混元,破开虚空离开物质界,抵达道则之海,只有太上老君在三界活跃,成为天庭的定海神针。

伴随而来的,就是三千世界进入以万年为计算尺度的黄金发展期。

远古大陆的碎片逐渐耗尽生命力,一颗颗洒落在广阔宇宙中的宜居星球、蕴藏灵脉的星球,成为了新的‘移民地’。

这个阶段中,天庭走向了顶峰。

三界的生灵之力也走向了巅峰繁荣。

神奇的星路将近乎无限的宇宙联通,构成了一张有限的网路。

第四个阶段,从天庭收紧天条开始,一直到今日,周拯称之为。

标志性事件就是天庭颁布‘禁止神仙搞男女关系’的条目,西游封魔劫,天庭崩,妖魔乱世,天道恶念具象化,等等。

所以,当前各大千世界、小千世界的主体,七成以上都是有灵气的星球,三成以下才是天圆地方的悬浮陆地。

但后者的历史,绝对比前者要久远许多。

周拯以‘要做到心里有数’为名,让啸月搞来了一份比较全面的三界星图,然后与李智勇仔细研究路线。

“智勇来看,咱们第一个目的地在这。”

周拯沿着星路向前追寻,画出了一个弯弯绕绕的轨迹,点开了一颗橙黄色的星辰。

那里自然就是金铃儿所在之地。

天庭虎符代表着大义。

而今大天尊残魂不出,王母已走向了生灵的对立面,四御大帝的影响力加起来,大概也只有王母的一半。

这就更凸显出了这枚虎符的重要性。

更重要的是,天庭武将都要受到天庭虎符的节制,可以通过虎符感知到天庭八部天神、十万天将的所处之地,并对他们直接发起召集。

自然,令过去了,人家尊不尊是另一回事。

但这东西如果不掌握在自己手里,周拯有点寝食难安。

“落风星?”李智勇笑道,“这星辰跟风妖王的名字可是不相衬。”

周拯啧了声,笑道:“我们要去这里抓一只妖,也不能说是抓,就是请她跟我们一起上路,一直到把她交给老君或者紫微帝君。”

李智勇眼前一亮:“是李天王的骨血?”

周拯眨眨眼:“你怎么知道?”

“能让你提前开始行动,肯定是有足够大的动力。”

李智勇摇摇头,“李靖抵达蓝星,兵符却不在他身上,李靖应该是用一些秘法将它藏了起来……大概就是这样,男他还是女她?”

“女她,不到三百岁的妙龄妖族少女。”

周拯对李智勇挑了挑眉。

“智勇你这个人问题,组织上很是关心啊。”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李智勇笑吟吟地摇摇头,淡然道:

“姻缘是最大的因果,我是绝对不会沾染的。

“遇到女施主班长你上,遇到小妖就让肖哥上,遇到需要耍心眼的我可以发挥点作用。”

“说正经的。”

周拯道:“我倒是不担心在落风星上行动,咱们偷偷过去,直接动手,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阻力不大。

“但问题是,自那之后去哪?我们必然要开始面对敌人的围追堵截。

“这里面就大有学问了。”

李智勇认真地点点头,与周拯讨论后续布置。

他们要去的地方,是妖族占据绝对上风的星域,算是妖魔地盘的腹地。

其上有多少高手、多少兵力,有无妖族老祖坐镇,都是未知之数,复天盟也只能推测出大概,无法给出准确数据。

毕竟那些老祖都是‘流动’的。

这边开个人肉三吃豪华宴席,就会有大批老妖魔赶过去聚会。

如果完全按照李智勇的想法,自然是安全第一,尽量避免暴露行踪,偷偷摸摸地就把‘新西游路’走了。

但周拯提出的要求,不只是战术层面,还有战略层面。

他们是去扰乱敌后方,搞垮对方士气,睡服截天教后院的。

“现在的难题是,我们必须明着来,让对方感觉我们的前路有迹可循,然后每次又要出乎他们预料。”

李智勇看着眼前这立体星图,看着那浩如烟海的星辰,以及一条条点对点连接的星路,不由陷入了沉思。

这还真是个脑力活。

再多预案都无法填满可能出现的危险漏洞,只能定一些策略向、原则向的计策,尽可能多的准备备选方案。

于是,他与周拯商量了两天两夜,不休不眠的那种。

……

“怎么,有心事?”

冰柠看着面色黯淡,主动来寻自己的月无双,一贯清冷的嗓音都变得温和了许多。

在冰柠的示意下,月无双在一旁落座,低头就是轻轻叹息。

阳光洒在她纤柔的身子上,多了几分温暖。

冰柠温声道:“你还是想去的是吗?”

“嗯,”月无双轻轻摇头,“我大概是知道的,班长他们之前就提过了,想去截天教的控制区搞事情,我修为太低,去了只是拖油瓶。”

冰柠端来两杯茶水,放在月无双手中,一只纤手拍了拍月无双的后背。

冰柠道:“修行最忌的便是道心不畅,要保持念头通达,莫要委屈了自己。”

“好吧,可是,”月无双道,“班长已经给我安排任务了……老师,我其实烦恼的是另一件事。”

“那是什么?”

“是……”

月无双不由得抬手扶额,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道一句:

“我对那个家伙,有些放不下。”

“肖笙?”

“诶,老师您怎么知道。”

“因为我有正常视力的眼睛,”冰柠嘴角晕开了轻柔的微笑,见月无双似乎有些双眼发直,不由得轻声问询,“怎么了?”

“老师你笑起来好漂亮,”月无双轻声赞叹着,“您就该多笑笑呢。”

冰柠微微摇头。

她渡过金仙劫之后,玄冰道心似乎多了一些温度,自己看待这个人世间,也多了一些感性的念想。

大概,这就是道境升华带动生命升华,完成了对她自身的补全吧。

冰柠道:“你打算跟他坦白吗?肖笙似乎是把你当哥们了。”

“这个混蛋!”

月无双咬牙切齿:“撩完就跑,也不知道是跟谁学的!”

“跟他班长呀。”

“啊这,”月无双有些哭笑不得。

不过还真是挺有道理的。

冰柠抿了口茶水,温声道:“你心底有想法吗?”

“我想问问他对我到底什么感觉,但又怕这种事影响到小队内的和谐。”

月无双叹道:

“而且仔细想想,在这个关头去说这些,又能有什么作用呢?只是让人徒增烦扰。”

冰柠微微颔首。

换做以前,她自是会鼓励月无双去表达自己的心意。

但现在,冰柠也觉得月无双说的有道理。

有些事如果不能水到渠成,却也不必太过强求。

“老师,”月无双从玉镯子中摸出一只小巧的锦囊,捧到了冰柠面前,“老师你是跟班长他们一起行动的,这个东西帮我带一下吧。”

“是信吗?”

“嗯,”月无双笑了笑,“如果,我是说如果,他在外面遇到了其她姑娘,就不要把这个给他了,如果你们离开了一年的时间,他表现也不错的话,老师帮我转交给他吧。”

冰柠微微颔首,这般小事自是不会拒绝。

冰柠道:“此去也不知要走多少万里路,要去多少个年头。”

“老师一定要好好保重哟。”

月无双做了个加油的手势:“咱们是有大义在的,正义必胜!”

冰柠含笑点头,眼底却多了几分思索。

她有点想知道肖笙在干什么,心里有没有月无双。

如果也有月无双的话,那两人倒也算是双向奔赴,倒不如自己就做个违心的事,让他们的感情直接升华一下。

于是,冰柠点开了一团冰镜,投影出了肖笙处的情形。

这家伙周遭摆满了炼符用的黄纸,额头绑着‘老子炼符天下第二’的红色布条,手指快若幻影的抖动着,一张张威力不错的符箓飘飞而起。

‘在做斗法准备?’

冰柠散掉冰镜,将那锦囊收了起来。

这倒是不好打扰的。

又半日后。

有储物法宝就是方便啊。

一处大型超市的供货仓库中,周拯笑吟吟地拿出了一枚装有玄冰的戒指,将一箱箱的饮料、酒类装入其中。

真不错,公款吃喝真不错。

此内的玄冰被冰柠教官特殊处理过,能稳定提供两度的环境,不过这些酒类和饮料大多都有保质期,最多也就只有一两年的储备期。

感觉装的差不多了,周拯收回戒指,一旁望风的啸月教官便颠颠地跑了过来。

“周哥,接下来去哪刮地皮啊?”

“什么叫刮地皮,”周拯笑道,“我这边准备差不多了,在隆辰转转吧。”

“我陪您溜达溜达?”

“荣幸之至,”周拯挑了挑眉,看了眼身上的打扮。

他这几天开始有意地习惯长袍大褂,毕竟离开蓝星之后,蓝星的文化氛围也就淡了。

漫步街头,周拯朝着自己生活的公寓走去。

他能明显地感受到,城市的氛围其实是有所变化的。

变得更欣欣向荣,变得多了几分生机与活力。

路边停了一辆卡车,几名中年男人站在这个简陋的舞台上,拿着喇叭呼喊着:

“他们欺骗了我们!但他们也保护了莪们!”

自然就是关于仙魔神话的事。

过路的人们只有少部分会驻足停步,也有好奇者拍照发在自己的社交圈。

只是,大部分人还是要继续生活,真正有影响的,应该是那些对修行之事兴致勃勃的年轻学生。

因周拯在背后推动,蓝星接下来会一步步增进修行的氛围。

不管修或者不修,灵气就在这,让大家吸一吸灵气,总归也是能少点病痛什么的。

走过已经关门的福满多诊所;

走过依然热闹的煎饼车,还有那被小优盘填满的旧书摊。

周拯回到自己租住了许久的廉价租房,表情倒是没什么变化。

啸月传声道:“周哥你还有什么放不下的人或者事吗?”

“没了,”周拯笑道,“我这个人,无牵无挂,一起长大的伙伴们,也都有了各自的生活,不必去打扰他们。”

啸月嘿嘿笑着:“现在周哥可出息了嗨。”

“什么出息不出息的。”

周拯伸了个懒腰,长袍下摆在微微摆动。

他温声道:“如果小鱼没找到我,我应该也有机会跟复天盟接触吧,现在想来,老君在背后推动着,其实都是身不由己的。”

“也不能这么说,”啸月道,“毕竟老君也是从大局出发。”

“我没怪老君的意思,”周拯趴在栏杆上,看着那车来车往的街路,“如果不是老君谋划这些,我只是一个普通人,给人生交一份合格的答卷,现在的生活却是绚丽多彩的。”

啸月点点头。

得,从认识周哥的第一个晚上开始,周哥就在讲哲学。

现在还是在讲哲学。

关键是,跟天狗讲这玩意,天狗也听不懂啊。

啸月道:“其实我觉得,凡事简单点就好,不必太累,也不用太复杂。”

“嗯,”周拯双眼迷离。

他仿佛看到了那个住在背后这间公寓中的自己,慢慢地在这座城市老去,伴着夕阳闭上苍老的双眼。

晃了晃头,周拯把这些画面散掉。

他拿了一枚玉符,放到啸月面前悬浮,啸月立刻收入了狗毛里藏着的储物法宝。-

“这是一封信,给莹莹的,”周拯笑道,“等远方传来了我显踪的消息,你就派人把这封信送去东海龙宫吧,不要让她太过担心。”

“遵命,遵命……百花仙子那里去一封吗?”

“瞒着她吧,她才几岁。”

“啊这,”啸月嘀咕道,“人百花仙子也是带着对你的执念,这个按理说该一视同仁的,一碗水咱忒端平啊周哥。”

周拯:……

“那我回头写一封,反正还有时间。”

啸月咧了咧嘴,顿时露出了狗头军师般的微笑。

周拯又看了一阵这里的景色,随后哑然失笑。

他在这怀念什么呢?

又有什么好怀念的呢?

只是觉得,自己要离开这颗星辰很久,所以在寻找一点家乡的感觉罢了。

“回去……嗯?”

周拯一声轻咦,抬头看向天空。

蓝星,护星大阵之外,一束金光划过天际,其内传出了浓烈的、强悍的威压,乾坤出现了如海啸一般的波浪,让护星大阵的光壁显形,如装满水的气球一般左右摇晃。

好强!

周拯双眼一眯,目中绽出少许金光。

而大阵之外,一道魁梧的身影静静而立,人身、鸟头、背生双羽翼、身着黄金袍,嘴角冷冷一笑,淡然道:

“青华帝君何在?凤裔金鹏求见。”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208章 帝君何在?金鹏求见

73.74%
目录
共29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