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鸟,青华叔父在注视着你

第211章 鸟,青华叔父在注视着你

针对如何离开蓝星踏入星路,李智勇有一套完整的计划。

当然这不是‘如何把大象装进冰箱’。

首先,一行四人悄悄地离开了蓝星,躲入了蓝星附近的虚空之中。

随后李智勇拿出特意炼制的‘逃遁宝梭’,请周拯、冰柠、肖笙钻入其中,又催动这梭子的术法,将梭子收入袖中。

李智勇在脸上贴了个‘面膜’,随后戴上了硅胶头套,再施展变化之法、调整自身气息,化作了一名暮年真仙境老者,小心谨慎的汇入了此地众散修中。

因为金翅大鹏鸟与紫微帝君的决斗在即,现在正是修士涌来蓝星的高峰期,周拯他们现在要的是偷偷溜走,最好的方法——

就是在大战之后,与这些散修一同行动,顺势去往其它星辰。

而自始始终,一直在活动的就是李智勇,周拯、冰柠、肖笙三人躲在李智勇袖中的梭子内,确保安全性。

要么说,智勇开车成司机了。

他们的这般计划,便是紫微帝君也不知晓,求的就是一个突然性。

李智勇也不着急,慢慢调转方向,变得像是从土星环附近飞来的散修,毫无痕迹地汇入了月球上已经出现的‘临时坊镇’。

梭子中,周拯正在反推这梭子的炼制过程,突然感觉身旁两人的目光有点怪异。

周拯笑道:“嗯?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我脸上有花吗?”

冰柠轻吟一二。

肖笙则是直接担忧地道了句:“班长,你要压力大,我们带你去些好地方发泄下,别自己扛着,看你在那踩啤酒瓶子发泄,咱心疼啊。”

周拯额头挂满黑线。

他那是道心缝隙发展成心魔,被离开蓝星前的负面情绪给带动了!

这是属于王母当年手段的效果,跟压力大不大有什么关系!

冰柠也道:“有烦心事可以多交流。”

“好的好的。”

周拯连忙赔笑。

他想了想,为了证明自己现在能控制住心魔,且心魔不过是负面情绪的集合,就在储物法宝中一阵翻找。

很快,他拿出了一只高脚杯,倒了一杯从啸月教官那里顺来的起泡酒,翘起二郎腿,打量着银梭舱内的布局,优雅的抿了一口。

于是旁边两人看他的目光变得更忧虑了。

周拯:……

随他们去吧,爱咋咋。

有一说一,智勇炼制这东西当真花费了些心思。

梭子展开的时候,大小就如一辆长轴小车,里面看着并不宽敞,但钻进来之后,却有着豪华游艇般的居住空间。

四個蒲团,四个小窗,两套控制玉符,

除此之外还有狭窄的休息室,角落里还摆着吉他、挂着二胡、口琴,斜对角又摆了个小书架,里面放置着大大小小的瓶罐,算是紧急时取用的疗伤丹药。

此刻,周拯调整梭子的方向,让自己和身后位置的冰柠都能透过李智勇的袖口,看到那颗蔚蓝的星辰。

刚出门,还真有点开始想念了。

冰柠突然道:“此行要不要去五部洲?或许我们可以去找敖莹,让你们相聚一段时日。”

周拯笑道:“五部洲是我们的目的地,最后才能去的教官。”

“为什么?”

“我跟智勇讨论了很久,觉得还是要用西游之名,这样一是能震慑妖魔,二是给我们树立一个目标,三是更好的造起声势。”

周拯笑道:

“咱们这次出来,就要做好舍身饲虎的准备。”

冰柠微微颔首:“舍身饲虎也是无妨的,只要知晓自己在做什么就可。”

“嗯,”周拯道,“这是一场博弈,我们现在做的就是去夺回主动性。”

他扭头看向冰柠,见到了她那张清冷但又藏了些许温柔的美丽脸蛋,以及她那双闪耀着星光的明眸。

周拯晃了晃手中的起泡酒:“教官你也来点?”

“不用,”冰柠道,“天狗的酒你也喝。”

“呃,这个酒有什么问题吗?”周拯眨眨眼,“我看没过保质期啊。”

冰柠笑而不语,周拯一阵忐忑,也摸不准到底发生了什么。

啸月在里面添佐料了?

周拯端着酒杯一阵猛闻。

冰柠淡定地扭头看向窗外,嘴角划过浅浅的弧度。

“阿嚏!”

天府酒店顶层,瘫坐在地上的啸月抽抽鼻子。

它看着面前那无忧无虑玩闹的朱莲儿和灵猫,幽幽地叹了口气。

周哥带小冰冰私奔了,自己在家看娃带崽,天狗一族名声响彻三界的机会也没了,紫微帝君与大鹏鸟的斗法都不想去看了。

“唷,趴着呢?”

福伯的嗓音传来,啸月立刻紧张地坐了起来。

坏了,周哥出门还是在保密阶段,连两位天师都叮嘱过保……密……

“他们走了?”

福伯背着手问了句。

啸月眨眨眼:“啊,对,您知道了?”

“你看我傻吗?”福伯没好气地道了句,坐在一旁沙发上。

说是坐其实有些不妥的,应当是用‘塞’字,那一下就生动形象富有动态美感了。

福伯幽幽一叹,略有些出神。

“咋了?”啸月跳到一旁沙发扶手上,“福伯您也有心事啊。”

“我在担心小周,”福伯点了烟,缓缓吐着烟圈。

啸月笑道:“一切都有老君在后面护着,您也不必太忧心了。”

“万一老君护不住呢?”

“啊这?这不可能吧……老君怎么会护不住?”

“如果老君护得住,那天庭为啥就嗝屁了?”

福伯如此反问,啸月顿时也不知该如何回答。

福伯轻轻叹了口气:

“你们这些年轻人,啊,年轻狗,看问题就容易乐观化、简单化,我去调来十万水军暗中驻扎这个星系,本就是想护持蓝星,没想到他却一头扎向敌人怀抱了。

“年轻,就是有责任感啊。

“可他得明白,这天地本来就是乱糟糟的,他去管是这样,他不去管也会是这样,何必这般费劲呢?

“只要手里有兵有粮,什么年代不能立足呢?”

啸月眨眨眼。

好家伙,福伯也是传闻中比较消沉的‘保守派’。

而且,怎么感觉福伯有一点小幽怨。

“不提了,随他去吧,等他撞南墙自然就回来了,”福伯摆摆手,“去,搞点吃的喝的来,咱今天看场大戏。”

“好嘞,您稍等。”

啸月唱了个喏,屁颠屁颠地跑去一旁打电话摇人送饭。

福伯则是拿出了一只宝镜,随手扔到了墙上,其内显露出了一片星空,在不断搜索着什么。

……

紫微帝君与大鹏金翅鸟的约战,在万众瞩目下拉开了帷幕。

两位大战的主角还没登场,复天盟就派来了大批仙兵,将土星到木星之间的空域直接清场。

传闻中,造化境级别的高手斗法,动辄就能吹灭恒星,抬手就可让乾坤塌陷。

但远古之后,造化境高手陨落的陨落,消失的消失。

天庭鼎盛时,大天尊尚未出手之前,谁都不知大天尊已抵达这般境界。

天庭九大天尊虽有强有弱,但都可看做半步造化境的存在,尤其是东极青华大帝(太乙救苦天尊)与南极长生大帝(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被视为玉皇大帝的左右手,自是半步造化境中的顶尖高手。

相对而言,紫微大帝因是人间王权的象征,得到了较高的关注,实力却一直被人忽视。

无论是按四御的排法,还是按六御的排法,紫微都是位置靠前,但武力系数较低。

而今这一战,对手是大名鼎鼎的‘如来他老舅’大鹏金翅鸟,这是当年佛门触动大雷音寺近所有力量才降服的老妖,若是紫微能赢,自身声望自是会大涨。

但如果紫薇大帝不幸落败……

那复天盟接下来怕是要过的更为艰难。

“紫微帝君会输吗?”

肖笙提出这个担忧,周拯和冰柠都下意识摇头。

但紧接着,周拯又想到了此前自己面对大鹏鸟时,对方给自己的那种压迫感。

以及上次荧惑星大战,自己感应到王善与紫微帝君道韵时,紫微大帝给自己的压迫感。

两者互相比较……

“如果从硬实力来说,大鹏鸟应该只有两成胜算。”

“这么高吗?”冰柠微微点头,“我还以为紫微帝君会稳赢。”

“极速,这个东西真的不太好讲。”

周拯沉吟一二:“如果如来佛祖还在就好了,自然是有降服大鹏鸟的法子,可如来佛也不知所踪,不知生死。”

“凌霄殿中没有如来佛老吗?”

“没有,”周拯摇摇头,“陈尸中,实力最强的就是长生大帝。”

冰柠若有所思。

肖笙凑到周拯身边,从窗口向外巴望。

月球成了最佳观景台,散修们聚在此地,其中不乏隐藏真实身份以假面目示人之辈。

算算时辰,现在差不多也该现身了。

忽听有人高呼:“紫微帝君的车架出现了!就在星图上西北方!”

于是此地众仙蜂拥而起,化作一道道流光,在没有阻力的真空中开始拼命加速。

李智勇就混在人群中,表现的没有任何异样。

如此奔走了几个小时,散修们终于见到了今日斗法的两位正主。

周拯极力扩散开自身仙识,冰柠却早已做好了冰镜,将前方星域内出现的情形投影到了三人面前。

紫微帝君身着明黄袍,头束紫金冠,踩在一只有些古朴的青铜战车之上,拉车的竟是四只麒麟巨兽。

这波排面属实拉满。

大鹏鸟站在不知多远处,此刻已是扯掉了上衣,露出了强悍的妖躯。

这就是它的依仗。

两位似已是斗过了一场,大鹏鸟头发披散,羽翼上有着浅浅的剑痕,紫微帝君长袍下摆有些划痕,虽微小,却也有些刺眼。

“帝君好手段!”

大鹏鸟昂首而立,朗声道:“虽然你气度不如青华帝君,胸怀也不如青华帝君,但你如今的手段,还是稳稳在青华帝君之上的。”

银梭内,冰柠和肖笙一左一右看向周拯。

周拯禁不住抬手扶额。

他一时竟不知,这大鹏鸟是真心夸赞,还是有意挑拨,还是在故意反串。

紫微帝君笑道:“青华叔父可一直是本君学习的榜样啊。”

“你心里有数就好,”大鹏鸟哼了声,左手张开,一把长枪入手。

能将极速威力发挥到最大的,就是这般枪类宝物。

此枪也是颇为神异,其上竟发出阵阵凤鸣之声,而大鹏鸟背后羽毛被一根根点燃,浑身包裹在金色的火焰之内,气息再次向上爬升了一大截。

紫微帝君双眼一眯,嘴角勾勒出浅浅的微笑。

不知是不是周拯等人的错觉,他们发现那从遥远星域投来的星光,此刻竟开始不断增亮。

下一瞬,紫微帝君身形离了车架,冲向茫茫星空。

大鹏鸟冲天而起,化作一束金光刺向紫微。

两者身形交汇时,已不知冲出多远,乾坤震动,蓝星上的生灵心有所感,莫名泛起了畏惧之意。

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大鹏鸟与紫微帝君化作的金、紫光亮,在碰撞中不断远离蓝星。

渐渐的,非金仙境修士无法探查斗法的情形;

又过了一阵,冰柠的冰镜也捕捉不到斗法的画面。

“要走了。”

李智勇传声提醒:“已经有很多散修开始离开,我们混进去。”

“智勇辛苦!”

周拯意真言切地说着,李智勇嘴角一阵抽搐。

好家伙,他现在才回过味儿来,为啥班长之前极力推动这种一人向前、三人藏身的行走方式,感情就是让他当苦力!

错付了。

终究是错付了。

李智勇本来想着,自己在新西游团队中,就算不能占个悟空的‘主站位’,也能混个八戒的‘欢乐位’,了不起就是沙僧的‘吐槽位’。

万万没想到。

他竟混成了小白龙的‘代脚位’!

造了个孽的。

李智勇一边吐槽,一边跟着数十名修士一同赶去土星环附近,在磨蹭了一个半蓝星日后,如愿以偿地进入了他们预定路线上的左侧的星路。

有二说二,这星路还挺新奇的。

透过狭小‘窗口’,周拯打量着外面那极快掠过的光影。

星路内部光怪陆离,宛若一片星空被卷成了水管,而他们穿梭在管道中,通往下一个灵路的出入口。

星路本身并不是那么脆弱,但在此地施法很容易产生连锁反应,遭受一些不可名状的反击,故,就算是杀红眼的仇家,在星路之内一般也不会直接动手。

这也算是修士们的一点文明公约了。

周拯意犹未尽地收回了向外打量的目光。

要开始修行了。

此前道心出现了剧烈波动,现在就必须枯坐一些时日,让自己道心尽量安稳下来,好好研究下这个小心魔,试着把它与自己的道心相融合。

嗨,不堪的过去不也是过去吗?

谁还没受点苦难呢。

心魔的本质约等于矫情吧,大概。

“班长,”肖笙问,“你觉得,这一战谁会赢?”

冰柠也投来了好奇的目光。

周拯沉吟几声:“大概率是平手吧。”

“为啥?”肖笙不明所以。

“因为我逗大鹏鸟的时候,张天师他们都看到了,紫微帝君不可能不知晓啊。”

周拯双手一摊:“如果能让大鹏鸟搞乱妖族后方,紫微帝君舍点脸皮又咋了,只要不是输了,平手损失的脸皮也不多,紫微帝君这个老阴……天快乐,大概率会这么干。”

肖笙将信将疑。

冰柠道:“听着有几分道理。”

周拯淡定地啧了声:“只有帝君,才懂帝君。”

言罢闭目凝神,一副高人做派。

然而,周拯猜中了开头,却没猜中结尾。

太阳系外,半人马星座方向,大片黑暗的空域中,紫微帝君突然打了个停手的手势,大鹏鸟满是不解地刹住身形。

后者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已经领略到了紫微帝君的强横。

而紫微帝君身上的袍子也快被他扯烂了。

“你很强,”紫微帝君笑道,“如果是在没有星光的地方,我怕不是你的对手,但这里是星空,我有无尽的法力,你却不是我的对手。

“不过,这般拖延之战非我本意,你我不如就此罢手,对外宣称平手如何?”

大鹏鸟怔了下。

他皱眉看着紫微帝君,紫微帝君收起长剑,负手前行,身形几次闪烁,已是出现在了大鹏鸟面前。

大鹏鸟摆出一幅警戒的姿态,紫微帝君却是微微一笑,在袖中取出了……一盒香烟,一只打火机,熟练地招来一捧空气包裹自身,给自己点了一颗,又点了一颗递给大鹏鸟。。

“尝尝。”

大鹏鸟虽然不明所以,但他感觉到了尊重。

于是他收起羽翼和长枪,将香烟接了过来,像模像样地嗦了一口。

“我明明不是你的对手……”

大鹏鸟低声说着。

“现在不是,不代表以后不是,”紫微帝君摇摇头,“你还年轻,我却已经老了。”

“我比你大二十万岁。”

“心态,莪是说心态,”紫微帝君叹道,“而且青华叔父叮嘱我的事,那我肯定要给青华叔父一个面子。”

大鹏鸟不明所以。

“你很好,”紫微帝君道,“青华叔父应该没告诉你吧,他想搞个妖界,以后三界就是四界,天地人妖,需要一个妖帝。”

大鹏鸟皱眉道:“你什么意思?”

“我们要培养你,或者说,跟你合作,”紫微帝君点了点自己心口,“你是如来的舅舅,凤族的王子,妖族难道还有妖比你更有威望吗?你的实力也得到了我的验证,-难道这还不行吗?”

“够了!”

大鹏鸟定声道:“我要什么,我会自己去打下来!不是你给我的!”

“当然,我只能帮你提升下名望,妖族还需要你自己去征服,这些给你。”

紫微帝君屈指弹出几滴鲜血:

“自己好好想想,想用我的名声给你壮声威,就把这个涂抹到你长枪上,放心,没有灵性了,只有我的道韵和气息。

“大鹏,青华叔父在注视着你。

“不要让他失望。”

言罢,紫微帝君拍了拍大鹏鸟的肩头,转身飞向远处,那麒麟车架正极速飞驰而来。

大鹏鸟看着那几滴悬浮在虚空中的鲜血不由愣了。

……

天庭陨劫第三六九年,紫微帝君与大鹏鸟蓝星之外一战,双方大战三天三夜未分胜负,紫微帝君重伤,于蓝星养伤,复天盟总部加速朝蓝星迁移。

一时,妖族士气大振,遍布三界各处的妖魔战线,全线收缩。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211章 鸟,青华叔父在注视着你

75.08%
目录
共29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