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玲儿

第214章 玲儿

不会吧,真被智勇说中了?

自己这辈子的气运都点到桃花运上了?

怎么就!

旗子不能乱插,许诺不能乱做,古人诚不欺我等。

过来了,那个包裹在斗篷下的银发妹子,就这么走过来了。

周拯决定了,不去搭理对方,继续扮演自己为自己凹出来的‘老兵’人设。

“这位道友?”

银铃般清脆的嗓音在耳旁响起,周拯充耳不闻,双眼继续浑浊,四肢继续无力,甚至有一只苍蝇从旁边飞过来,围着周拯转了两圈。

“这位道友?”

她的嗓音更明显了些,但却用了传声之法。

不管如何,她这般自带气质光环的银发少女,突然与路边坐着的老流浪汉进行互动,还是引来了不少目光窥探。

周拯感受到了,有七八道仙识锁定了自己,其中甚至还有三名天仙境的妖族小高手。

是保护这个女子的?

周拯不由对这女子产生了一些好奇。

这必然是被人保护的哪家‘千金小姐’吧?

对方此刻离得近了些,周拯也嗅到了一股淡淡的香气,这在多汗臭味的妖族大城之中,倒也是颇为罕见。

见周拯还不回应,她干脆蹲了下来,小巧的身子在斗篷的遮掩下宛若一只木墩,双手覆在胸口,抬头打量着周拯,那双灵动的大眼轻轻眨动着。

周振却也躲不过了,慢慢抬头,皱眉道:“有事?”

“你受伤了吗?”银发少女传声问询。

周拯微微点头,模仿着此地的口音,缓声道:“我已经到了自己的终末,老兵不死,只会慢慢凋零。”

她那双圆眼顿时一阵放光。

“那你是为了我们圣灵族去跟那些邪恶仙人们大战过的英雄咯?”

周拯:这小姑娘三观有问题啊。

这是被妖族高层洗脑了?

呃,好像人家这三观,在此地的环境里,才算是正常的那种。

周拯心念转动,本着能忽悠一個算一个的念头,缓声道:“邪恶与善良不过是对弱者的修饰词,真正的征伐无比残酷,血肉横飞,我的袍泽尽皆逝去,而我,也将追随他们的脚步。”

“可是,为什么不活着呢?”少女小声问。

“活着的意义是什么?”周拯用沙哑的嗓音反问着。

少女答:“可以吃好吃的呀,可以看好看的呀,还可以每天换很多漂亮衣服呀。”

“你这只不过是在旁人庇护下无忧无虑的生活,”周拯微微摇头,“而我,已经没了可牵挂的,伤势也已无力回天了。”

“这样,”少女目中划过几分狡黠,“我帮你疗伤,让你痊愈,而你只需要帮我一个小忙,怎样?”

周拯摇摇头,闭目不再多言。

少女愣了下,传声道:

“你莫要误会,我不会让你涉险,只是想请你帮我气一气我母亲和长姐,她们老是管着我,不让我干这个、不让我干那个,我说想找个如意郎君,学一学其她家的姑娘,抛个绣球什么的,她们都是不许的,哼。

“那我偏偏就要找个最丑最臭的家伙,回去气死她们!”

周拯:……

这是什么二百五发言!

你丫才丑!哥本尊那可是帅比吕洞宾!

诶?母亲?长姐?

‘班长你的大气运是能引动生灵运势的。’

周拯心底泛起了一丝荒谬的猜想,随后便抬头凝视着少女,目中极快地划过一抹白光。

他看到了一只毛发白中掺金的小老鼠。

他不动声色,继续套话,皱眉道:“我觉得你在冒犯我。”

“哈?”少女眨眨眼,恍然大悟,

面色有些窘迫,“抱歉,我把心里话说出来了,哎呀,这个……”

“我答应了,我确实还有很多遗憾,如果有办法弥补的话……”

周拯低声一叹:“我叫棕狮。”

“宗师?那个,我叫铃儿,您陪莪演场戏就好。”

周拯心底一惊,随后一喜,紧接着就压下了所有情绪波动,心底泛起了浓郁的警惕感。

这么巧?

莫非有诈?

周拯不敢大意,表面不动声色,扶着墙壁慢慢起身,低声道:“既然如此,那走吧,我不需要你给我多少好处,给我两颗疗伤的丹药就好了。”

“道友先用这个,你腿脚不方便吗?稍等。”

她在袖中取出一只瓷瓶,想递给周拯,又下意识地缩回小手,用妖力包裹推到了周拯身前。

随后她转身跑走,不多时就有一架牛车停在巷口,拉车的是一头开了灵智的妖兽,车架也是颇为华美。

周拯被引着坐上去时,明显感觉到了躲在暗处注视自己的那七八名妖族高手,在情绪上出现的轻微波动。

显然,如果对方能出手,自己绝对会被做成红烧狮子头。

倒也挺有趣。

车架内有些狭窄,周拯坐在角落闭目养神,一旁的少女不断传声叮嘱他要如何如何,顺便还拿了两瓶随身携带的丹药。

周拯拿起丹药闻了闻,吞服了一颗,让体内恢复了少许‘妖力’。

不过,金铃儿很快就开始紧张了起来。

她有些坐立不安地看向前路,时不时挪一挪小屁股,时而摘下斗篷帽子,露出那梳拢起流云髻的脑袋,时而戴上斗篷帽,把自己藏的深深的,然后轻叹一声。

“你父母管你很严厉吗?”

周拯开始套话。

“嗯,”金铃儿撇了撇嘴,“我没父,只有母,从小就是被母亲管着的,烦都烦死了。”

“你多大了?”周拯缓声问,“按三界统一的年计算,有十五六岁吗?”

“哼哼,我都两百九十四岁了。”

金铃儿郁闷道:

“也不知道母亲怎么想的,我一岁便开启灵智,修行十二年而化形,资质也是不错的。

“但母亲又是不让我学这个,又是不让我学那个,我现在连斗法的功法都不会,就会吹拉弹唱,或者跳舞给其他人疗伤、恢复法力什么的。

“而且我好多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她们要么找了如意郎君,要么天天出去风流快活,活的可自在了。

“我呢?哼,后院全都是女子,一个男侍卫都没有。”

周拯皱眉道:“你母亲是想把你当做礼物,献给一些实力高强的大王吗?”

“呃,”金铃儿眨眨眼,忽地掩口轻笑,“我家还是挺厉害的,虽然名声不显,但也不用趋炎附势。”

“懂了,多有冒犯。”

周拯拱拱手,手指拂过自己这狮子脸颊旁的伤疤,目光又开始感伤了起来。

金铃儿继续紧张忐忑,暗中那七八名高手也尾随他们缓慢移动。

很快,周拯就发现他们到了这座大城的一角,周遭安安静静,路上行人来去匆匆,时而能见到巡逻的兵卫,大多都是凶恶的食肉兽灵修成的妖兵。

“哞——”

牛车缓缓停下,侧旁是个大门敞开的大院,他们已是身处一片薄薄的结界之中。

金铃儿深吸了口气,攥着小拳头冲出了车架后门,随后就扭头看向周拯,挤了个微笑:“夫君君,我们到家家了。”

周拯差点笑出声。

这什么妖族限定版夹子音啊。

乐。

周拯缓缓走了出来,腿脚依然有些不灵便,表情也是麻木、目光依然浑浊。

他瞬间感受到了几百道充满了敌意的妖族仙识。

哦?此地藏了两名金仙?

如果不是已经进入了这里的阵法,周拯还真会被这座大阵骗过去。

走眼了,此前确实走眼了。

府邸上方挂着一个竖牌,名曰:玲珑府。

这让周拯想起了他们最初来这座大城的目的——消息灵通的玲珑阁。

周拯心底已是有了大概的猜测,心念微微转动间,已是暗中通知了在城外查名册的三位队友,随后就迎着那几百道满是敌意的目光,低头拾级而上。

大门内外竟有不同的景物。

有点意思。

此地阵法当真高明。

金铃儿似有些后悔了,扭头看了几眼这‘狮族的老兵’,略微思索,此刻却也不敢传声嘀咕。

因为知道自己的传声会被母亲、长姐以及府上的其他高手听去。

她直接道:“狮狮你不要怕,如果他们等会欺负你,我……我就不活啦!”

周拯淡定地点点头,也不答话,跟着她走过那宽敞且布满了细节景致的前院,走向那朱门大开、其内装饰颇为豪华的正堂。

两名老嬷从左右迎了上来,一左一右对金铃儿行礼,而后忙低声道:

“小姑奶奶哎,小祖宗哟,您这又是闹哪出啊?”

“二小姐,大小姐和主母的脸色可不好,您可别胡闹了。”

“我怎么就胡闹了?”

金铃儿昂首挺胸,还一把抓住一旁‘狮狮’的胳膊,朗声道:“我就是看上他了!”

“您可别……”

“唉,二小姐,我知道您心底有怨气,但也不是这般做事的。”

“您的名声诶。”

周拯眉头微微皱了下。

他突然感到了一股‘莫大’的压力,是从正屋而来。

有人对他出手了。

不过对方只是用了一股无形的妖力,压在了他肩头,似是想让他接下来无法向前踏出半步,倒也没做其他事。

总的来说,还算有礼数的,未对他这般‘妖族社会底层人士’直接喊打喊杀。

周拯抬头看向正屋,看到了那主座之上端茶轻吟的年轻女子。

她身段矮小玲珑,纤秀苗条,乌黑长发散发着少许光泽,一袭浅黑色的古裙裙摆未过腿弯,那云鬓发髻斜插了两根玉簪,也养成了不错的气度。

这是地涌夫人白毛鼠?

还是李靖的老相好,白毛鼠之母?

周拯并未直接用仙法窥探她本体。

给自己施加这份压力,让自己无法前行的,就是坐在主位上的这女子。

此刻,这女子缓缓开口,笑道:“玲儿回来了?进来吧,让姐姐看看,你选的是哪般龙凤。”

“走!”

金铃儿抓着‘棕狮’就要向前,但‘棕狮’双腿宛若生根,站在那一动不动。

屋内主位上的女子轻笑着放下茶杯,缓声道:“怎么不进来啊?是不是瞧我玲珑阁不起?”

铃儿有些着急,但她也是聪慧的,扭头看了几眼‘棕狮’的表情,立刻知道是姐姐捣的鬼,气道:

“姐你什么意思!只准你带男人回来,不准我带男人回来是吗!”

屋内女子眉头轻皱,自是颇为不喜,冷然道:“你这不知羞的模样,此地还好没有旁人,不然真要被人嗤笑了!左右。”

一旁立刻闪出两名中年女子,各自都是人形无兽征,妖气也算清正。

“你们要干嘛!”

金铃儿张开双手护在周拯身前。

周拯暗中比了下……她应该是一米五八?跟尚未化龙前的莹莹差不多啊,不过莹莹现在可是身段长开了,身材绝了。

啊,这想莹莹的三百多年。

他正发散思维,眼前已是换了人影。

屋内女子抬手一抓,金铃儿就不受控制地飞了进去,被无形的大手摁在了椅子上。

两名中年女子长剑出鞘,抵在了周拯的胸口与脖颈,面色大为不善。

且听金铃儿她姐悠悠地说着:

“玲儿,莫要说我不讲道理,你想找个夫婿逍遥快活,这本是好事,但无奈母亲有言在先,你不足五百岁不可出闺阁,这也不是我说的。

“你当真以为,你的一举一动能瞒得过我吗?不就是街边随便找了个臭男人,想回来气我吗?

“可是玲儿你要知道,我们的家训虽是不能为恶,但抹杀掉几个觊觎我们家宝物的贼人,也是轻而易举的。”

金铃儿俏脸一白:“姐你要做什么?”

“做什么?”那女子哼了声,“你最得母亲偏爱还这般不懂事,我自是要罚你的,你我都要学会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而你的代价,就是看着他死。”

金铃儿见自家长姐目中划过的恨意,已是意识到事情不对,忙道:“姐,我开玩笑的,他只是我请回来演戏的!”

“迟了。”

女子轻描淡写地道了句,手指轻轻一抬,金铃儿连身子带椅子一同转了个直角,看向门外。

“记住,你越是对一个男人殷勤,-这个男人对你也就越冷淡,姐姐当年为一个男人放下一切尊严的后果,就是被对方冷冷拒绝,又被投入雷池受苦百年。

“男人都不可信,他们都是负心薄幸之辈。

“你也该长大了。”

言罢,女子端起茶水,低头轻抿之前,缓声道了句:“杀了他。”

“姐!你不要!娘亲!娘你在吗!姐姐要作……作恶……”

金铃儿那着急的嗓音突然弱了下去,一双圆眼瞪大,脖颈前探、脑袋慢慢歪斜,有点看不懂门外的情形。

却见,自己请回来的那个‘狮族老兵’,此刻淡定地绕过了前面两名中年女子。

那女子迅速起身,皱眉看向周拯,目中精光闪烁,将金铃儿立刻挪向角落。

“敢问阁下?”

周拯右手轻抚,府宅大门迅速闭合,前院后院一名名女子被定在原地,肩上仿佛多了一座座山岳的重量,但大地却是毫无损伤。

金铃儿长姐面色一白,下意识想要退步,却发现自己脚下如生了钉子,一根根无形的藤蔓将自己紧紧束缚。

“哈?”金铃儿在角落跳了起来,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她抬头看向突然变了个人般的棕狮,却见后者的身形竟是那般伟岸,浑身上下散发出的威压,让她几乎想跪地磕头。

这,什么情况?

“狮狮你怎么突然变强了?”

周拯一声轻笑,缓声道:“大人说话,小孩别插嘴。”

金铃儿小脸顿时涨红。

随后,周拯打量着面前这女子,直观评价就是不如国主大人。

“你要杀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214章 玲儿

76.09%
目录
共29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