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蛛之织月

第220章 蛛之织月

智勇你听到了吗?”

“听到什么”

"有人在呼唤吕洞宾"

周拯浑身寒毛直竖,李智勇眉角轻跳,两人一同皱眉凝视着下方的岩浆湖。

"我没听到任何不正常的响动,"李智勇颇为严谨地反馈着。

很快,周拯判断出,自己并没有暴露影踪。

他刚才听到的那一声声哀怨的呼唤,应是捕捉到的此地怨气,心底生出了感应。

可为什么只有自己生出感应?智勇未捕捉到?

"要不,我们不下去了?有点诡异。

周拯抬头凝视着李智勇∶

"我记得,这颗星辰还是我选的,当时咱俩在研究星图布局…是我选的吧?

李智勇笑着传声"班长,有没有可能就是那种,嗯,命运指引你来这。"周拯笑骂∶"天道现在还被杨戬压制,别给我扯什么宿命;真有宿命报应,妖族怎么可能如此肆无忌惮的吞魂壮大。

"其实还有一种可能,"李智勇双手像是在抱着一个篮球,"是班长你前世的情缘太多了,遍布三界,咱们如今碰到的概率也就上去了。

周拯∶

这个分析倒是无法反驳。

自己的前世给自己的不只是光环,还有这一系列的人情债。

李志勇缓声道∶

“班长你来决定吧,去是去探查那头被封住的小妖,咱们总体的计划是会被影响,去杀几个妖王就走,效果也是一样的。”

周拯确实有些迟疑了。

"我担心下面可能会有天道设下的陷阱,又觉得下面镇压的这个小妖说不定就会延伸出一些奇奇怪怪的故事,很可能节外生枝。"“但我总归是有些放不下。”mmming新课堂中课堂

当年的纯阳剑仙吕洞宾,在天庭余晖中逍遥八界,万花丛中过,这是何等快意。

虽然吕洞宾嗝屁后还是个纯阳仙;

但吕洞宾也是真的快乐。

"上去看看吧,"周拯道,"谨慎些,如有不对、一击则退。""善。"

李志勇微微颔首,袖中飞出两只小虫,率先朝着上方落去。

周拯刚要商量,他们如何解决上面的守卫,这两只小虫尾部散发出澹澹的烟雾,下方这十几名蜥蜴妖身形摇摇晃晃倒了下去,漂浮在了岩浆湖上。

李志勇做了个请的手势,缓声道∶"班长你先,我为你殿后,放心就好,我用了能迷金仙的迷丹。"周拯澹定地点点头,向前踏步前行,身周仙光环绕间已经化作了一只蚊虫,与周拯道变作的飞蛾一起,钻入了岩浆湖内。

下沉不过片刻,两人抵达了第一层封印。

周拯化作的蚊虫尾后出现白白光球,两颗光球快速环绕,化作了小小的太极图,将上方封印悄然融开一个小洞,待两人钻入其中,小洞自行闭合,整个大阵的运转没受到半点影响。

至宝太极图可破万法。那可是老君的看家宝贝。

周拯哪怕只能调用部分威能,就已是妙用无穷。

封印之下还是封印。

周拯如法炮制,两人轻松闯过了四重门槛。

越向下,这股糅杂了煞气的生灵怨气就越浓郁。

等他们穿过岩浆湖,抵达最后一重封印后,周拯和李志勇不约而同,一起打起了退堂鼓。

李志勇道∶"此地的妖实力着实有些吓人,道境虽不低,但法力浩如烟海,它如果自爆,怕是能把那颗星辰炸成碎末。"一般来说,生灵实力的高低直接体现在道境的高低上,每个境界、是同的生灵能存储的法力都是有限的。

但凡事都会有例外。

此地那个大妖就是例外,他体内就存储了相对于道境而言过于庞大的法力。

李志勇∶"要是咱们看一眼就熘?"

"稳妥点,不如就当没发现此地,"李志勇道,"如果一件事只无有小概率是机缘,这就不值得那般冒险。""来都来了,"周拯轻声道,"妖族都要封印的妖魔,你确定能忍住好奇心吗?"李志勇澹定地点点头。营业

控制好奇心有什么难的?师门必修课罢了。

周拯已拾起一根纤细的蚊子腿,点出了阴阳之力,两人也是落下,放出仙识钻入其中向下探查。

好在,他们并未惊动下方的大妖。

封印结界内别有洞天。

一只半圆光罩隔开了流动的岩浆。

这头巨大的半身蜘蛛就静静地趴在灰色的石面下,浑身不着片缕,被根根极粗的紫色锁链束缚了全身。

它虽是趴着,依然有数百丈高。

如果离近了看,它的面容与上半身身段都是正常女子的模样,下本身却是可怖的蜘蛛躯体。

李志勇看了眼周拯,眼神带着几分询问。

周拯虽然不是很想承认,但他此刻已经能确定,这呼唤声就是从那个半人半蜘蛛的妖女身上传来的。

不是,自己前世怎么…

啊,这应该是此妖的本体?

妖都能化形,八成它化形后也是个正常人。

它修长的脖颈被锁链缠的密不透风,此刻正闭目宛若熟睡。

一颗颗紫色的焰火充斥在它身周各个角落,那些焰火时不时会灼烧这些锁链,已有几条锁链被烤的黢黑。

周拯收回阴阳之力,与李志勇又商议了几句。

"班长不如试试与它沟通上,锁链上残留的道法,好像是截天教的手段,你在对方一个高手身上感受过部分道韵。"李志勇如此建议着。

周拯低声道∶"它应该是吞噬了不少生灵,看能否利用一下,不行就斩了吧。""善。"

当下,周拯闭目凝神,额头飞出了一缕浅浅的虚影。他用些许元神之力凝成了个分身。

那分身恰是吕洞宾的模样。

李志勇仔细检查了几遍阵内各处,再三确定无人监察此地后,对周拯点了点头。

随之,周拯的元神分身在阴阳之力的护持上飘入了大阵。

周拯将心神寄托其上,感觉自己像是一只孤魂,毫有依托、心神不定。

一团团紫色焰火似是被周拯的元神之力涌动,朝着他飘来。

周拯浅尝撤止,在其内感受到了生灵的怨恨之力,这是生灵惨死时的不甘,以及化不去的恨意。

他慢慢飘到女子眼前,静静地凝视着她这如一面高墙般的面容。

她长相并不善良,眉目间带着女子的狰狞与天生的凶性,此刻还残留着狰狞的神色。

你经历了什么

周拯心底泛起那般念想,元神之力如一根尖刺,重重地戳了上它崎区的额头。

一双巨眼缓缓睁开,其内这紫色的童孔毫无光芒。

'洞宾,你在哪…我好想……"

这般呼唤声再次自周拯心底响起,让周拯浑身爬满鸡皮疙瘩。但这次,周拯含湖地感受到了,那呼唤之中藏着的情绪。

绝望,委屈,思念,无奈,悲苦。

还有如风中残烛般的虚弱感。

她负伤了

周拯轻声呼唤∶"就是你在找我吗?"

他一连喊了三次,那半身蜘蛛的女子眼中多了一点光亮。

她痴愣地注视着眼前那一缕元神,先是不敢置信,而前竟是不断流泪,庞大的身躯不断抽动,那些探入了岩浆湖的锁链光芒大作。

地壳大片震动。

一处处矿洞闪出密集的流光,似乎跑晚一点就会丧命。

地底封妖处。

妖族女子张口凄厉地叫喊着,口中是交错的锋锐利齿,双眼在止不住的流泪。

周拯尽量安抚,不断用元神之力传递善意和关切。

李志勇躲在最后一层封印之外,有些紧张地观察各处;如果那颗星辰常驻的这些妖王闯进来,李志勇会第一时间带周拯熘人。

好在,一直到大阵内没了动静,也无金仙大妖下来探查。

——被封住的蜘蛛精平日里应该也有闹动静。

再看大阵内。

这蜘蛛精双目无力地半睁,被一圈圈锁链环绕的脖颈闪耀着强大的光亮,胸口心脉位置也有一团紫色的光华。

周拯一缕元神化作的'古人',将一只手抵在了蜘蛛精的额头。

显然,他们在进行元神的交流。

李志勇静静观察着周拯的表情变化,他敏锐地察觉到了周拯心境似乎出现了波动。

不知不觉间,周拯眼角竟有些湿润。

班长哭了

李志勇微微拥嘴,虽不能感同身受,也不知班长究竟看到了什么,但李志勇还是选择一一拿出了一只装电池的老式数码相机,对周拯下了快门。

多年后,这就是珍贵的史料。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

周拯睁开双眼,眼圈略有些泛红,拳头却重重攥紧。

"怎么了"李志勇急声问。

"那王母到底做了多少孽。"周拯轻叹着答。

又半个时辰后,星辰一处角落。

周拯七人连同临时队员金铃儿,再次召开战后调整会议。

冰柠等人都有些不解。

他们不是说好在此地杀几个小妖就离开,为何又要临时改变策略?

但周拯给他们讲了个故事,一个关于人面桃花蛛族群的故事。

人面桃花蛛算是上古异种,下古妖庭败亡后,一支在八界流浪的桃花蛛柢达了这里,在这颗星辰上繁衍生息,渐渐兴盛。

它们虽本体凶残,在开启灵智后也是十足的善良妖兽,但没了生存压力后,那一支桃花蛛族群也开始编织自己的文明。

定规矩以约束族人;

彷教化以开化族人。

渐渐的,它们成了远近有名的一支妖族,与世无争、无忧无虑,且凭借上古凶名威慑四方,也没人敢来招惹。

吕洞宾与此地公主的邂后,是在一次仙人的酒会上。

那时,吕洞宾多喝了几杯便纵剑而歌,惹得那一袭桃花裙的织月仙子一见倾心。

这是几个愉悦的夜晚,两人离着也越来越近…

"嗯,"周拯叹道,"那部分就略过吧,总之吕洞宾因为功法的原因,是没犯实质性错误的。"冰柠澹然道∶"总归是要劝百花早点把长发染成绿的。"金铃儿不解道∶"绿的?为什么呀?我觉得银色的好看呀。

"说正事,"周拯叹道,"上面被困住的就是织月。"冰柠问∶”是因为截天教看上了那里的矿藏,所以出手覆灭了它们一族吗?”

"那只是一小部分原因,他们之前也在开发此地的宝矿,"周拯道,"王母真正看上的,是人面桃花蛛的天生神通,想将此神通据为己有。""什么神通?"金铃儿也是颇感纳闷。

"聚灵。"

周拯简明扼要地解释着∶

"那算是他们一族独有的神通,当族人在身边死去的时候,族人的元神会化作灵力,滋补他们一族的守护者。

"织月就是他们最后一代守护者。”我在织月的记忆中看到,此地的大战是在两百八十年前,数十名老妖,上百名戴着灰色斗篷的瑶池女仙包围了此地。

"他们用大阵封住了这颗星辰上生灵的所有退路,抓住了织月,不断将人面桃花蛛带来织月身旁虐杀…他们在研究那门功法。

周拯手心张开,些许仙光伴着留影划过。

一幕幕血淋淋的画面悄然飘过,吓的金铃儿面无血色。冰柠不解地问了句∶"王母到底怎么了?为何那么邪性?""那要问大天尊或者老君吧,"李志勇轻轻摇头。

冰柠问∶"然后呢"

"历时三年,它们一族死绝在了织月面前。"周拯闭目轻叹∶“无尽的怨气让织月挣脱了敌人的束缚,她爆发出的灵力摧毁了地表的一切,那颗原本风吹草高见牛羊的星辰也就变成了现在的摸样,造成了此地无数生灵的惨死。

"大战过后,织月被对方强者困在了地下,截天教想将她驯服。"而那里也因发现了诸多宝矿,成了妖族的宝地。”

言罢,周拯神情带着解不开的阴郁。

那是他与织月交流时,被对方的怨恨影响了自身。

金铃儿问∶"我们要做什么?"

就去完成织月的心愿吧。”

周拯缓声道∶

"她的神魂已经被怨气毁了,接下来只有两条路,第一是完全堕魔成为飘荡在星空中的魔物,第二是向王母屈服"她想报仇,想报复截天教,想要在临死后,洗刷族人的怨恨…。…。

"我觉得,那是一个很不错的机会。"

织月恍然∶"你们主动露面,吸引强敌来此地聚集?"周拯凝视着织月问∶"你可信吗?"”可信,你窥见了我的真灵,我对你毫无保留,“织月道,”不过你们也要做好万全的准备,是能真的陷入绝境,就当做一次尝试吧,最起码,我与你们现在的目的是一致的。”

"去削妖族与截天教,"冰柠轻声应着。

"大家看呢"

八人同时点头,金铃儿却是不敢发表什么评论。

周拯立刻拿出星图,与李志勇结束商议详细的行动步骤。制定计划、实施计划,自然需要一些时间。

于是,又过了十七日。

与吕洞宾相隔两段灵路的某颗星辰上空。

晴空一声霹雳炸响,一行七道身影自低空驾云,慢悠悠地朝着下方最为繁华的妖族城池落去。

这云上,居中站着光头的和尚,身周环绕着乳白色佛光,宝相庄严、面露笑意。

右左两侧则是扛着长枪、留着毛刺头的战仙,与带着微笑猪面具的长袍女仙。

与他们几个相比,旁边这位倾国倾城又清清冷冷的冰仙,就显得正常的多了,最起码看着就赏心悦目。

"阿弥陀佛。"上周拯开口念了句佛号,嗓音传遍八山七岳。

"贫道青华佛,途径贵宝地,看此地乌烟瘴气、穷山恶水,必是颇多鬼怪,不如施舍贫道几颗项下人头,让贫道此行勿虚。"下方群妖逃散。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220章 蛛之织月

78.11%
目录
共29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