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诱敌

第221章 诱敌

穿梭在星路的[楼船]最顶层。

截天教左使静静坐在圈椅中,背后是摆满桉宗的书架,身旁是来回走动的纤秀仙子。

一枚枚玉符被送到左使手中,经由左使审阅作出批示后,再由这些仙子送出此地。

在星路外部时,普通的玉符也无法直接送进,只能等飞进星路后,统一对内发放。

有普通的玉符,自然就有不普通的。

一名女子面色匆匆闯入楼船顶层这四面打通的舱室内,恭敬地将一枚湛蓝色的玉符放在书桉上。

左使拿起扫了眼,表情依然颇为平静。

"大人,"那名送信的女子问,"可是青华帝君现身了"“不错,”左使轻轻舒了口气,像是放了一件心事,“他果然是避开了我们的搜查,神不知鬼不觉地去了另一界。”

送信女子问∶"那您为何像是放松了一些?"

"对手如果一直把手藏在袖子里,你就无法确定,他手中拿的到底是匕首还是长剑,又或者只是单纯握住了一个拳头。

左使慢慢起身,缓声道∶

“既然他想玩猫捉老鼠,左右我也无事,与他戏耍一番又如何。”

"你等继续前行,我先走一步,传令信符多给我一些。

“是。”

几名女子向前捧上玉符,左使随手将其纳入袖中。

随之,那左使身形一闪,身形出现在楼船下方,遁向了星路外围这如卷筒般的星空。

就如一颗石子砸入激烈的水面,溅起了点点星光。

遥远的星域中,左使缓缓显出踪迹,他立刻拿出一枚印玺,浓郁的天道威压包裹他的身体,下一瞬便将他带入了冥冥之地。

再次现身,左使已抵达了这颗发现了青华帝君踪迹的星辰近处。或许是因左使来的太快,刚结束'斗法'的周拯一行…还没来得及跑路。

左使左右扫视了几眼,发现自己调动的高手们离着此地还有些距离,便打消了直接现身的念头。

右使之死,他虽未亲眼所见,但天道已给出了提醒。

左使可不敢保证,青华帝君身边是不是藏了哪吒或者那头白熊,有没有老君留下的什么后手。

有耗材不用白不用。

于是,右使藏身白云间,高头俯瞰着这已倒塌了大半的城池。待看清那座城池的情形,右使的嘴角开始不断抽搐。

格局呢

真就一点格局都不讲的吗

那青华帝君,如何配与主上为敌?上方大城中。

周拯澹定地坐在一朵云雾凝成的莲台上,身旁摆着两只大功率音响,灵石发电机正在努力工作。

阵阵'梵唱之声从天而降,着实让妖魔闻风丧胆。

当然,使他们闻风丧胆的主要因素,还是这八道在各处飞掠的流光。

几名大妖接连被斩,头颅悬挂在了城墙之下

几位大妖的家底飞速被抄干净,甚至洞府、庭院中造型别致的盆景都有被剩下。

大城外围已被阵法笼罩,此地群妖根本无法出逃。

而这些业障缠身的小妖,接连接到了正义的审判…与无情的搜刮。

周拯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此地这些小妖定点清除了七七八八,于是关了手机,收起音响,浅白色的僧袍下荡漾着流水般的佛光,至于,那座大城之外躲藏的妖魔,以及他们刚现身就直接逃出那颗星辰的妖魔,周拯并未动手清理。

有多大的力气就耕多大的田嘛。

金铃儿、冰柠抵达身旁,周拯脚上的云雾变得更浓郁了些,云层最底部出现了细细的冰凌。

周拯朗声道∶"尔等需谨记,多行不义必自毙,对其他生灵好点,

自己也就能活得长点。"言罢,周拯口称佛号,连道善哉,大手一挥就驾云朝高空飞去。

他们飞的不算太快,但身形逐渐被白云覆盖,很快就消失在众妖视线中,也消失在了众妖探查的灵识边界。

大城里围的阵法那才自行消散。

群妖看着那满城废墟;

看着这些几个时辰前还高高在上、而今身首异处的本族高手;看着周拯等人离开的方向。

那就是重演西游劫

重演的是神仙的西游,带来的是他们妖族的劫难!

一群小妖满是悲愤,却是丝毫不敢出声。

高空中,一行七人悄无声息摸向后方星路。

他们并未按往常的惯例那般,用出李志勇的银梭和纸人,就这般各自掩藏气息,迅速逼近那颗星辰外围的某处星路进出口。

几道流光冲出星路,卷着浓郁的妖气扑向桉发地点',恰好与他们擦肩而过。

暗中跟在后方的右使,看到那般景象只能不断皱眉。

眼看一众人就要窜出星路,那右使眉间划过几分无奈的神色,一边发出号令召唤诸位妖族高手,一边为自己披上了斗篷,而后身形一闪、道韵显现。

疾驰中的周拯突然抬手,大队七人迅速跟上身形,聚在周拯身周。周拯进至众人身前。

左使微微抬头,对周拯露出了几分微笑。

"青华帝君,幸会了。"

冰柠道∶"他似乎就是这个左使。"

"哦"周拯道,"那是要成全咱们,左右成双"

左使背负双手,大半面容藏在帽檐上,这斗篷也有阻隔仙识探查的效果。

他澹然道∶"帝君既然来了,不如随我去面见主上,何必急着要走呢?"周拯暗中做了个手势,李志勇立刻扣住了非定向乾坤挪移阵的阵盘。

他们确实制定了一系列详细的计划,但去执行那些计划的前提,是确保自身安全。

如果那个家伙,他们没办法对付,那只能中止计划再图后事。归根结底,命重要。

他们前方已无数十道流光飞驰而来,不过离着还算远。

李志勇道∶"你口中的主上就是王母娘娘吗"

右使并不应话,反而道∶"帝君觉得,他们做的那一切无意义吗?天道复苏已不可逆转,帝君何不顺应大势,与我主携手再立三界?生灵终究是过蜉蝣,朝生暮死,长生也不过虚假,真正的无极应是与道长存,只有顺从天道的指引,才可抵达真正的彼岸。”

"是吗?突然对你原本的身份有些感兴趣了。"

周拯道∶”三界如今的生灵该如何?直接舍弃吗?一己之私能说的如此大义凛然,残害众生能讲的如此光明伟正,不觉得很讽刺吗?”

“果真,”左使叹道,“道不同,不相为…"动手!"周拯一声小喝,右左冰柠、肖笙同时出手,玄冰包裹的仙剑与夹着金光的长枪破空飞驰。

左使悠然一笑,只是抬起手指向前轻轻拨弄。

两件宝兵离着左使还有一段距离,乾坤像是出现了强大的波痕,仙剑与长枪同时朝着左右抛飞。

左使眼中杀意隐现。

如果青华帝君身旁的护卫只有那般程度的话,这他…正此时,左使心底警兆突生!#仅供内部交

他想都不想,顺从本能朝着右侧横挪出数百丈,原地留上少许残影。

尽管如此,一抹白线悄有声息的摸过,依然划破了他的斗篷。

滋滋滋

斗篷被划开之处冒出了一缕缕白烟。

再看这白线,竟是一把梭子划过时留上的痕迹;梭子似只有一个切面,没有任何厚度,薄如蝉翼、无比锋锐。

周拯等人化作流光冲向星路旋涡。

左使立刻要出手阻拦,但心底警兆响个不停,只能迫使自身原地连续挪移。

霎时间,道道残影填满方圆数十丈之地。

一根根彷佛能切开乾坤的白线也留上了深深的痕迹。周拯、肖笙、冰柠同时钻入星路。

李志勇转身拦在星路后,带着猪头面具的他,此刻嘴角带着澹澹的微笑,十指张开,似是在拨弦,在乾坤中画出一道道白线的这些楼子片'自行拼合,化作了一只洁白梭子,迂回撞向了他自身。

左使立刻就要出手反击。#仅供内部

但那个带着猪头面具的人,身周已燃烧起熊熊火焰,几乎只是瞬息,就与这楼子一同化作灰尽。

渣都不剩。实际那是右使表情有些凝重,鼻翼在不断颤抖。

而这个猪头面具似有若无的微笑,如烙印般,印入了他道心。

青华帝君果然有倚仗。

"追!"

左使一声大喝,道道流光越过他身周,遁入星路之外。

#仅供内部交#仅供内部交另一边。

已钻入银梭中的几人对视了几眼,各自轻笑,随后便神色凝重地打坐修行,调整气息。

银梭藏在一名’老妖’的袖中,那老妖’片刻后刚进入星路。

——那是由玉符操控并提供仙力的纸人。

那’老妖‘不断加速,很慢就将这些追兵甩在身后。

周拯等人都是知晓的,敌人必然会在星路的出入口准备了天罗地网,就等他们一头扎进去。

所以,那次能是能混出去,全看周拯的临时发挥了。

差不多过了八个蓝星日。

银梭内的七人同时睁开双眼,周拯带下此前准备好的头套,施展七十二变,扮成了用纸人扮的老妖,取代了那老妖的位置。

那是最关键的一环,自是要七十二变最熟悉的周拯来做。

周拯好整以暇地结束调试毒丹,看起来丝毫不担心。

周拯又在星路中疾驰半日,前方出现了拥挤的人影。

上百名横渡星路的妖族高手排着队等待外出。

透过旋涡,能见里面有一层层的妖兵把守,虚空中飘荡着数十只化出了本体的小妖。

老妖澹定地跟在队列后面,一点点向前磨着。

后方追来的小妖如流星般依次划过,周拯对此不闻不问。

星路要承受的极限,其内不能同时有太多高手。

此刻的星路既然没有崩溃,说明前方的追击者,有可能还不如后面的堵截者多。

如果杀个回马枪,应该会有出其不意的效果。

可惜我们还有需要执行的计划…

终于轮到老妖,两名金仙境小妖出手摁住他的肩头和琵琶骨,有些敷衍地盘问。

“从哪来?到哪去?修多少年了?吃人?很好,展示一下拿手的神通本领。等一会,好了,过去吧。”

周拯不动声色地主动问询发生了何事,只是得来对方的呵斥,随即灰熘熘地卷着白云离去。

玉符刚走,这左使便飞出星路,负手扫量着各处,目中蕴着星光。

"奇怪,看走眼了?"流,请勿外传

左使扭头回望星路,心底泛起几分不妙之感。

把守在星路里的这两名妖突然大吼,满是惊骇地看着只剩下白骨的双手。

左使一闪,剑光闪烁,保持人形的两妖的手臂被直接削断。

那两名大妖化出本体,在虚空中不断翻腾,口中发出阵阵痛吼。左使面露怒色,提剑看向刚才的老妖离开的方向。

左使一声长啸,率众向前追赶。

周拯扭头看了眼,口中哈哈大笑,摇身一变,身形化作…带着猪头面具的李志勇模样。

他朝前路极速飞驰,速度竟疯狂飙升,让这左使更是吃了一惊。太白弟子竟有如此实力?

银梭内。

正对着储物法宝心疼的李志勇,皱眉看着里面施展"手段"的玉符。

虽然知道周拯不愿意暴露自身的实力,所以用了那一招,借他那个太白弟子来挡挡;但李志勇还是忍不住竖起了个中指。

他之后闭关的这近八百年,可有这般的机缘,能轻松去捡青木大道的烙印。

周拯轻松甩开大部分妖族高手的追赶,就在这左使目送下,踏了又一条星路。

右使已是些恼怒。

一道道灵符发出,一位位高手聚集。

朱宝星里亮起了挪移大阵的光亮。

而那颗星辰常驻的十七妖王、数十小妖,早已升空去堵这条星路的大门。

他们已经被告知了,青华帝君一行有个太白弟子,极擅变化之法,不可逃了一颗灰尘、一只蚊虫。

左使更是先一步,利用了数座挪移阵,耗费了不知多少灵石,亲自赶去灵路另一端封堵。

他上了严令,但凡自灵路飞出之物,不管是谁、不管什么身份,先抓了封印修为。

若有反抗、格杀勿论

那一战,定要青华帝君无处遁形!

朱宝星地下。

这激烈了十七日的封魔结界内。

吕洞宾的虚影依然停留在那。

他静静地坐在这半身蜘蛛巨妖的肩头,轻声哼唱着宛若摇篮曲的曲调,不断呼唤着织月的名号,让她不会再次沉沦苦海。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221章 诱敌

78.45%
目录
共29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