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青木闻碧霞,前路寻元君

第225章 青木闻碧霞,前路寻元君

【复天镇魔】慈善拍卖会进行的很顺利。

当周拯现身在复天盟掌控的一处大千世界,整个大千世界迅速沸腾。

一行四人故意慢行,朝本地最大的城池赶去。

路上看看风景、说说笑笑,他们似是踏青而来,此前没经历那般险恶的大战。

周拯现身的消息如风般散开。

无数流光朝他们前路飞驰,一朵朵白云从此界各处涌来。

到处能见清福宝光,随处可闻对帝君的问候。

周拯的佛光是骗不了人的,那青木大道也是做不的假的。

队伍中那位清清冷冷的冰仙子,也成了最好的辨认目标。

先是此地复天盟众执事现身,带着一群天兵在城门前迎接,口中三呼拜见帝君,齐齐躬身行礼。

随后便是此地有头有脸的宗门代表团向前行礼,口中高呼见过天尊,各自做道揖问候。

周拯含笑招手,心底估算着此地众仙的财力。

当周拯发现,这些仙人用的储物法宝都是高级灵宝,也就对接下来的慈善拍卖会拍品底价有了估算。

此行定会不虚。

周拯四人进城时,门外街上满是人影,路旁的楼阁石屋也是里里外外挤满了修士。

当这芸芸众生同时行礼,场面很是壮观,周拯的道心也有些难以把持,升腾起一股热血之感。

不过,这感觉很快就淡了下去。

再热血也无法拯救三界,路还是要一步步去走。

喝过了迎客酒,登上了望仙台,各处其乐融融。

有此地仙长忍不住出声问询:

“帝君您重演西游封魔劫,为何……为何会出现在此地?可是我们这藏了什么妖魔,又或是您觉得这里秩序崩坏?小仙斗胆,

万请您明示。“

周拯缓声笑道:

“我来此地既是缘法,也是随性,重演西游劫自不是一路向西,更不是一路都要除魔。

“那西游封魔劫原本便是发生在五部洲之地,而我如今是在星空之中,称之为星游记更妥帖一点。

“道友不必担心,我来此地本质上只是路过,也计划着将在妖族那缴获之宝物送于复天盟。”

众仙一听,顿时松了口气。

周拯笑道:“看各位的表情,莫非心里发虚?这里真的藏了什么鬼怪?”

一群仙人连忙辩解,说他们志向高洁,绝对没有做什么中饱私囊、任人唯亲,周拯笑眯眯地点点头,只说自己是在开玩笑罢了。

复天盟也是一堆问题啊。

不过这些问题可以慢慢整顿,通过内部造血不断去改善,他们与截天教的矛盾,才是当前首要解决的难题。

截天教八成是要灭世的。

四人用过了一餐丰盛的午宴,便召开了重头戏的慈善拍卖会。

整个拍卖的过程颇为顺利,氛围十分热烈。

本地有头有脸的修士付出一些灵石,得了一些妖族的特产,涨了一波声望。

周拯一行得了实质的好处,拿出了拍卖所得的大半灵石交给了复天盟在此地的负责人,让他们送于复天盟总部,也算摆足了姿态。

至于,那些没拿出来拍卖的宝物到底有多少……

最终解释权归周拯小队所有。

肖笙虽然对此有些不太理解,但还是选择支持周拯。

在肖笙有些固化的观念里,先有复天盟而后才有自身,先有天庭而后才有天将,故天将缴获之物,先缴纳上去再论功行赏,已算是根深蒂固的常识。

可惜周拯与李智勇根本不讲究这些常识。

当然,也不是说周拯他们小气。

那些他们也瞧不上的法宝、法器、丹药,以及妖族高手们掠夺来的修行之法、重要文献这些,他们都是一揽子的划给了复天盟。

做完此事,周拯等人就在这颗星辰上闲散了两日。

他们没让众仙跟着,找了個山清水秀之地就一头扎了进去。

四人加一只小鼠,于水潭中泡澡,于山林中狩猎,然后架起篝火,时而说笑、时而谈经论道,颇有点‘偷得浮生半日闲’的味道。

自然,周拯小队也不是白在这里浪费时间。

第三日清晨,李智勇就找到在树下读佛经的周拯。

“班长,已经查清楚了,离着这里不算太远,也就半个月的脚程,有一位隐居的天庭仙人。”

“哦?那是谁?”

“碧霞元君,曾为五岳之东岳山神。”

五岳山神?

周拯轻轻挑眉,略微沉吟,缓声道:“她风评如何?”

“很不错。”

李智勇道:“碧霞元君德行出众,庇护苍生,她任山神时,对凡人号称有求必应,惩恶扬善、教化百姓。”

“很不错啊,”周拯顿时面露为难。

李智勇一屁股坐在旁边,轻轻呼了口气,在袖中摸出了两瓶快乐水,对周拯挑了挑眉。

林间很快就响起了气泡挥发的滋滋声。

周拯道:“咱们还是找那些名声不怎么样的墙头草吧,只要我去拜访,就相当于逼迫对方站队,像这般德高望重的老神仙,咱们尽量别去叨扰人家。“

“班长,话不能这么说。”

李智勇笑道:

“你现在的身份是青华帝君转世身,在神仙的观念里,也就是青华帝君本尊,你亲自登门拜访,这是给对方莫大的面子。

“咱们只要不提请人出山的话,只是过去慰问一番,有何不可?

“这元君如果真的不想出山,自可让她童子外出道一句【老师外出云游去了】,然后再招待咱们一顿餐饭,这也没什么失礼之处。”

周拯轻轻啧了声:“略有点心虚。”

“而且班长,咱们还要考虑到,现在我们是在西游封魔劫的路上。”

李智勇缓声道:

“咱们每走一步,都要有深意、有用意,经得起双方的解读,如此才能对妖族施加威慑。”

“我自是知晓这些,”周拯笑道,“如果找不到其他合适的人选,那就去拜会这位碧霞元君吧,记得提前放出消息,咱们再晚去两天,免得碧霞元君没个准备。”

“行,我纸人还在城中,这就去办。”

李智勇答应一声,随后便继续喝可乐、吃薯片,悠然自得。

“一心多用有什么诀窍吗?”周拯问。

“多练。”

“行吧,你这师门古古怪怪的。”

周拯摇头轻笑,捧经细读。

……

“废物!一群废物!”

悬浮在星空中的楼船顶层。

左使坐在书桌后,用力拍打着那被仙力护持的长桌,目中几乎要迸出火焰。

前方跪伏的那群老妖,一个个头都不敢抬,只是低头保持静默、

外围站着的那群女仙大多面色不善,此刻都是披着斗篷、摘下帽子,露出了一张张国色天香的俏脸。

耻辱。

奇耻大辱!

那朱宝星一战,成了他们截天教目前为止第二大的耻辱!

仅次于右使战死!

他们在群仙大会以来不断上涨的势头,直接就被此战硬生生截断。

妖族战力的巨大损失,不只是让左使手中可用的兵马少了许多,更是让不少妖族心生异数。

统合这些乌合之众最重要的就是威慑力。

这一战让他们截天教的威慑力大打折扣,若是再输一次,那些妖族就敢阳奉阴违,再输几次,那些妖族很多就会叛投复天盟!

这是大势之争。

左使如何能不急?

而偏偏,左使命各处严查周拯等人动向,甚至不惜封锁大批星路,结果查来查去,周拯等人在复天盟的地盘现身,还搞了个什么拍卖会,把他们缴获的妖族宝物散了出去。

这等同于把他们还没愈合的伤口撕开,又加了把粗盐。

“大人,”有女仙轻声道,“当务之急就是打掉复天盟的声势,咱们要尽快拿下几界,以儆效尤。“

“前线的事不归我管,让他们自己去布置吧。”

左使微微摇头,闭目凝神,不断盘算着接下来的一系列布局。

青华帝君绝对会再踏入截天教掌控区,对方如果目的地是五部洲之地,大半行程都会在他们的地盘。

西游封魔劫?

那不过是被青华帝君周拯扯起来的虎皮罢了。

“传我令,若是……”

叮铃铃。

左使嗓音一顿。

他眉头轻轻皱了下,又随之舒展,缓声道:

“此事稍后再议,都各自退下吧,青华帝君周拯乃我截天教头号之敌,若有发现其行踪而故意隐瞒者,族灭。”

言罢,左使有些不耐地摆摆手。

下方众老妖松了口气,起身匆匆离去。

那些女仙动作麻利地搬来屏风,将左使团团‘包围’。

少顷,一缕缕烟雾凭空蔓延开来,左使闭目、睁眼,所处已是一座华美的金殿。

前方是华池,远处是宝座。

大殿各处都有美丽的仙子嬉戏,池水中还有几名女子打坐。

左使不敢直视,低头快步前行,绕过了这些衣着清凉的女子,在宝座前低头跪伏。

“主上,您找我。”

座前的轻纱缓缓拉开,一只纤手探了出来。

左使立刻起身,提着长袍下摆向前几步,抵在那宝座前,低头行礼。

那只纤手落在左使头顶,轻轻地抚摸。

纱帐内的女子不着片缕,但自身是那般纯洁神圣,岁月、年龄已无法限制她的美感,每当她开口,总会有一种难言的空冥虚幻之感。

“我儿,你可是输给了那周拯?”

左使身体一颤,低头叹道:“母上,孩儿一时大意,不曾想……”

“输了就是输了,再赢回来就是,”女子轻笑着,“我收你做义子,便是看上了你骨子里的那般韧性。”

左使心头稍微一松:“多谢母亲宽容。”

女子问:“你对那周拯评价如何?”

“母上……”

左使略微轻吟,沉醉于那只纤手在自己头顶抚摸的温柔,心底便觉得没了什么杂念。

“周拯此人,孩儿倒是觉得没什么威胁。”

“为何?”

“他似那提线木偶,一直是被老君操纵的罢了。”

“哦?”女子笑道,“你如何会有这般想法?”

左使叹道:“孩儿与他也算交手两次,只觉得他有些平庸,反倒是他身旁那个带着面具的太白弟子,着实有些难对付,深藏不漏,十分难缠。”

“呵呵呵,”女子似是被左使逗笑了,“那日与你斗法的,便是周拯。”

左使微微一怔。

“你着实是被他骗了,”女子手指轻点,天机浮现,左使心底浮现出了诸多明悟。

那面具成了障眼法。

最初是太白弟子带着那面具,给己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后续大战时,对方几人互换了身份、互做伪装,那日拖住他让他无法轰开大阵之人,竟是青华帝君转世身周拯!

“母上,他如何能在这么短的时间……”

“道则之海。”

女子笑道:

”老君将他送去了三百年前,他骗过了我们,救下了李靖,并在我眼皮底下修行了三百年,重归现世,而这个法子就是周拯提出来的。

“他们的一言一行,大多都在我注视之下,除非老君为他们故意遮掩,否则都是骗不过我的。

“便是当时骗过了我,有天道指引,我也能窥见其真。

“周拯此人,出身市井,贪花好色,最怕被尊严二字架起来,现在他就被紫微帝君与复天盟架了起来,这般生灵最是可怕,因为他们会为了所谓的大义舍生赴死。

“我儿,你与周拯斗法,其实并无太多胜算。”

左使微微抿嘴,低声道:“母上,您的意思是?”

“你去前线指挥战阵,多立些功绩吧,”这女子柔声道,”我唯一能信任的男子便是你了,莫要任性。“

左使立刻道:“孩儿遵母上旨意。”

他话语一顿,知晓自己不该多问,却还是小声问了句:“母上,您准备让谁去对付周拯?”

女子轻笑了声,轻轻在左使头上打了两下。

“下去吧。”

“是,孩儿告退。”

左使低头应着,那纱帐也缓缓垂落。

……

又两日后。

“嘿嘿嘿,班长!看!“

银梭内,肖笙指着前方那颗碧绿色的星辰,笑道:“碧霞元君的道场就在这,也是个修行圣地。”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225章 青木闻碧霞,前路寻元君

79.8%
目录
共29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