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关于1天突破2次这件小事

第23章 关于1天突破2次这件小事

周拯这一觉睡到了第二天早晨,才被敖莹的轻吟哼唱温柔地唤醒。

起床后的周拯不只精神饱满,而且龙精虎猛;他感觉自己气力仿佛又变大了许多,有着三重仙人封禁的右手也蕴满了力量。

“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敖莹自外间转了进来,有些紧张地问着,手里还端着一盘精心摆好的水果。

“没什么异样,感觉挺好的。”

周拯看着半身镜中的自己,手腕上的三道印记实在是……显眼且拉风。

总算能没有疑虑的安心修行了。

他抓过一块苹果塞嘴里,动作迅速地换了个短袖:“我去修行了,已经到开课的时间。”

“哎!先吃点东西呀!”

“没事没事,中午我多吃!”

周拯拉开屋门,转身对敖莹竖了个大拇指:“苹果切的不错,中午见。”

敖莹端着果盘温柔颔首,嘴角蕴着少许微笑。

等周拯关上房门,她方才轻轻‘哼’了声:“夸人都不走心,苹果好吃是它自己长得好,跟我切的有什么关系。”

当然,这般‘夫君’身后的抱怨,是不能给周拯听到的了。

周拯刚风风火火跑到自己座位,冰柠仙子就伴着仙光出现在九人面前。

冰柠道:“你们来此地修行已有一段时日,每日都是打坐修行,今日换个内容。”

大多数学员眼前一亮。

他们昨天在只有学员的小群讨论过了,这次特训班应该不只是让仙人指点他们修行的功法,肯定还会有术法课、法宝丹药炼制,以及一些临阵对敌经验的传授。

冰柠话语一顿,目光从周拯身上划过,落在了一旁的肖笙身上。

“肖笙,去一旁跑几步。”

“啥玩意?你说什么?”

戴着耳麦的肖笙侧耳倾听状。

冰柠素手轻点,肖笙的耳麦顿时被冰块附着,红肿的耳朵神奇地恢复正常。

“诶?我好了?”肖笙捏着耳垂一阵乐呵。

冰柠道:“去跑几步。”

肖笙翻了个白眼,却是悠闲地坐在那,明显是要一坐到底。

他怕什么?大家都是天庭旧臣,上辈子他还是前殿的将军,跟采香殿侍女长虽然不是一个体系,但也大差不差的。

男人,就该硬气一点!

肖笙扭头看了眼周拯,还对周拯挑了挑眉。

周拯沉吟几声,善意地指了指肖笙身后;后者扭头一看,瞬间汗毛直竖。

一根根半透明的冰晶飞剑,正在肖笙背后、头顶无声无息的凝成……

肖笙对冰柠咬牙切齿,低头走去一旁,开始在练功区外围跑步,步伐松散、无精打采,像是打了败仗的天兵。

冰柠秀眉轻皱,在手中玉符写了几句评价。

“大家可以看到,这种奔跑的方式,就是以身体的力量为基础,目的就是让自己抵达前面的位置。”

八位认真学习的学员同时点头。

“你,来。”

冰柠点了一名女学员,让她站在自己面前,随后让女学员双手平举、单脚立地。

如此重复数次,接连摆了几个热身的造型。

周拯的感觉中,这像是某个广播体操或者健身操,只是动作轻柔自然了许多。

“记住这些动作了吗?连起来做几遍。”

女学员依言而行,连贯起来的动作倒也颇为美观。

“准备跑步的姿势,

”冰柠道,“回忆自己平日修行的状态,以站姿寻找到该状态,让体内气息周天运转,做到在跑动中保持打坐修行时的正常周天运转。”

“好的老师,我试试,”女学员保持着站姿起跑的姿态,闭眼调整呼吸。

也不知是太过紧张了,还是常年打坐修行习惯了,这位女学员始终找不到状态,无法让自己全心入定。

冰柠示意她不必紧张,换下一个女学员继续尝试。

很快,六个女学员都试了一遍,状态最好的也只是坚持跑了几步,就因为气息震颤,从入定的状态脱离了出来。

打坐修行需要入定,跑步就不可能入定。

冰柠略微皱眉。

她今日其实并不想点周拯名,毕竟整个特训班有九个人,这段时间因为周拯修行有些问题,已经给了他太多关注。

做老师不能厚此薄彼。

但这般状况,就很影响她的教学效果。

“周拯,你来吧。”

周拯吐了口气,起身跑到冰柠面前,侧身相对。

冰柠的手掌抵在他胳膊处,带着他做了一套热身动作,周拯隐隐感觉到自己体内气息似乎被引动。

他保持站姿、闭上双眼,回想着那‘似睡未睡’的状态,不多时就将心神沉降。

虽保持着站姿,但已然入定。

冰柠手掌在周拯肩头轻轻一推,周拯闭目向前开始跑动,体内气息出现震颤,眼皮微微跳动,似乎是要从入定中挣脱出来。

但他睁开双眼时,双眼似没有焦距,表情也没有任何波动,动作很自然地在前方转身,朝肖笙追赶。

修行状态未退!

周拯呼吸开始变得轻微,奔跑的步伐也越发坚定有力,双臂摆动间似是能引动灵气,双脚轮替踏地时似踩住了无形的壁障。

众学员自非庸才,此刻已是发现了,跑步保持入定状态,吸纳灵气的速度好像提升了许多。

正吊儿郎当跑着玩的肖笙不由停下步伐,看着周拯在他面前跑过,目中满是惊讶。

真有效果?

冰柠背负双手,嘴边带着淡淡笑意,让周拯继续在外围跑动,开始为其他人讲解此法的要领。

“天地有阴阳,万物有静动。

“漫长岁月以来,我们对修行的理解,就是由静静吸纳灵气入门,修士也好、妖族也罢,都是这般。

“但一直这般便一定是最好的吗?

“以自身贴合天地大道,为何只能是静不能是动?有位上古大仙名唤镇元子,乃地仙之祖、地仙界主人,三年前他现身于天界废墟,为复天盟留下了几门他改善的功法,随后再次隐去。

“其中有一门功法十分特殊,并未指向某条大道,而是帮助未成仙的修士修行,就是这本《生息诀》,跑动的状态入定修行,就是《生息诀》的入门第一式……”

“教官,”李智勇突然开口,言简意赅,“请关注班长的状态。”

冰柠扭头看向身后跑过的周拯,却见周拯此刻目中蕴了青色光亮,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跑动中腹部似有一个气旋在转动。

脚下生风,却不急不缓;

掌心凝光,似牵动了无形之力。

周拯慢慢顿住脚步,保持着双目没有焦距的状态,轻轻吐了口气,头顶下坠神华、脚底有光环缓缓上升,于他自然垂落的双掌旁交汇。

乒!

众人仿佛听到了一声轻响,随后周拯体内气息缓缓上扬。

皮肤之下流转着淡淡玉色,原本并不明显的肌肉线条,此刻隔着衣服也能隐隐窥见,浑身肌肉变得更为紧实。

锻体境,五阶!

周拯站在那静静体悟了一阵,随后再次向前迈步。

这次,他双眼渐渐恢复神光,不再是下意识转圈跑动,竟能扭头看一眼坐在各自位置上发愣的同学,以及那负手含笑静立的冰柠。

“大家怎么了这是?”

月无双惊讶地问了句:“班长你还在修行状态?”

“嗯,”周拯低头看了眼自己,“好像已经可以不用刻意催动,法力在自行保持周天运转。”

众人头顶挂上了一个个问号。

肖笙在旁瞪着大眼珠子,看周拯的眼神逐渐炽热。

……

“哼哼哼~”

轻微的流水声中,敖莹穿着简单的泳装在浴盆中漂着,那双白皙的手臂上挂着两只少儿用的臂圈,抱着手机看最新的恋爱动漫。

手机轻轻震动,弹出了一条消息。

‘大姐:敖翼天已经动身前往隆辰。’

敖莹怔了下,直接在水中站了起来,表情略有些恼怒,随后就陷入了思索。

如果这个二哥做的太过分,自己该怎么办?

莫非动用真龙令?

可一旦动用真龙令,附近几个人世间的龙族也会赶过来支援,如果没什么紧急情况,就会让大家很尴尬。

“这家伙怎么就见不得人家好呢。”

敖莹拍了拍额头,开始苦思冥想对策。

离开是不可能离开的。

好不容易跟周混熟,他不排斥自己在这,自己也很喜欢躲在他身边,城里网又快,人类世界资源又多,天天都能让她长见识,偏偏这个名义上的二哥……

令鱼头大。

……

小操场上,九个学员正三三两两的慢跑。

三个男人……或者说男生,并排跑在了队伍最前面,各自统一着呼吸节奏,寻找着修行状态。

李智勇学的最快,周拯带着他跑了两圈,他已经能做到断断续续的‘跑步入定’。

肖笙始终不得要领,强行入定就会在跑步时手脚不协调,几次差点直线撞墙。

六个女生还在摸索的阶段,等待着周拯教完李智勇和肖笙,前来带她们跑几十圈。

小操场正中,冰柠端坐在朱漆木椅中,侧旁还有小小的茶几。

她时而端起茶水轻抿,体会着仙茗的美好滋味,时而拿出一枚玉符,参详着其内的道经。

关于周拯,冰柠现在也有些拿不准了。

特训班开了六十多期,她已经教过了上千名学生,其中不乏天庭的仙人转世。

但周拯这种学员,她还是第一次遇到。

零基础入学,前世也曾是天庭仙神,偏偏悟性奇高,与五行木属之道无比契合。

冰柠昨天曾推测,周拯很可能是伴道而生,今天已经推翻了这个猜测。

伴道而生指的是两种情况,一种为天生大道孕育,诞生就与特定的大道互通,乃大道的意志,修行不只事半功倍,道果举手可摘。

比如千多年前闹的天翻地覆那只石猴。

另一种就是大能预感到自身有躲不过去的灾祸,提前为自己做准备,身陨而自身之道不散,再借转世重修。

这已不算是修行,称之为‘恢复实力’更准确。

冰柠昨夜细细比对,周拯的情况,既非前者,也非后者。

第一,周拯身周没有道韵环绕,也没蕴含道果的迹象。

第二,周拯此前爆发前世灵力时,并未显露出任何神通。

她在施展仙术限制周拯的灵力挥发时,也切实感受到了这股灵力,纯粹、强大、带着浓烈的威严感。

如此基本可以排除‘伴道而生’的可能。

那,他这是什么情况?

先天道躯?还是木灵宝体?

冰柠略微沉吟,决定继续观察一段时日,看周拯这般修行速度会在何时放缓。

虽初期进展凶猛,但也有可能是周拯此前多年闲置所致,不太可能把这种修道速度持续到先天境。

这倒是一件挺有意思的事。

冰柠嘴角露出几分迷人的笑意,刚要继续品读手中玉符,忽有所感,抬头看向了前方跑过的几个人影。

那里,原本一直保持慢跑的周拯突然开始加速。

他迈开大步,腹部出现了浅浅的漩涡,体内各条经脉宛若活了过来,体内有一条条苍龙低吼怒吟。

他越跑越疾,渐渐变成脚尖点地、双臂横摆。

所过之处,地面留下了一朵朵莲花;所行之地,灵气如流水般朝他周身汇聚。

终于!

周拯双眼迸出神光,身形一跃而起,于半空中双手抱元,背后隐隐浮现出建木之影!

《青皇护天诀》第一层,道成圆满。

冰柠莫名松了口气,她还以为周拯又是道境突破。

诶,不对,若是对功法的理解迈出一大步,很可能会引动道境……

周拯自半空缓缓落下,轻轻吐了口气,双眼慢慢睁开、目光竟是如此清澈。

头顶似有青光闪烁,但周拯略微犹豫,主动按压双手,将青光压了回去。

他已经感受到了,自己对当前道境还有诸多理解不透彻之处,宁肯浪费少部分灵气,也不必着急向前。

步子迈太大了,容易扯着胯。

“嗯?”

周拯察觉到旁边投来的眼神有点不太对劲,他扭头看了眼,发现六个妹子神情无比复杂。

李智勇倒是面露微笑,似乎在主动表露善意;

肖笙反倒是无比激动,一个健步就冲过了十多米,直接勾住周拯的脖颈。

“周哥,看你骨骼惊奇、眉清目秀,灵台一股神光直冲天际,将来肯定不同凡响,不知有没有意向跟在下拜个把子?在下做小弟都没问题。”

“呃,为什么?”

周拯略有点措手不及,他觉得肖笙应该不是‘看人下菜’的性格。

肖笙嘴唇颤了颤,仰头一声长叹:

“哥,让我蹭点气运吧!你这明显是气运加身啊!我堂堂一个……卡瓶颈六年实在太丢人了!”

周拯:……

角度还挺清奇。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23章 关于1天突破2次这件小事

8.36%
目录
共28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