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落花有意

第235章 落花有意

谛听这玩意,除了消灾、祈福、驱邪、避祸,还有提升桃花运的功效?

周拯看着心底的那个缓缓消失的大字,整个人陷入了沉思。

他决定叛逆一次。

总归不能事事都按老君说的做,那不就真成提线木偶了?

周拯是了解自己的。

他虽然有一定的自制力,但如果有一次降低对自己的要求标准,很快就会放弃对道德和原则的追求。

人都有惰性与堕性。

周拯并不敢轻易挑战自己的人性。

周拯道:“看来这次是到了世外高人的地盘,那個坐在宝塌上的女子有些古怪。”

“咳!”

谛听眼看己方悉数被困,也不敢再托大,缓声道:“那女子是她的灵体,那宝塌才是她的本体。她是极为罕见的器物成灵,而且如果我没听错的话,她身上有一位上古大神的律动。”

“哪位上古大神?”

“女娲,”谛听抬头看了眼这天空,“这阵名为补天阵,咱们来之前没察觉这大阵,应该是被人关了,换而言之,那个女子有意骗你入内,你倒也不必对她太过仁心。”

冰柠也道:“此地民风淳朴的有些过分,与外面像是两个世界,很明显补天阵是时常开启,隔绝外人入内的。”

肖笙笑道:“老李找了个好地方啊。”

李智勇多少有些尴尬。

他只是将沿途得到的情报进行了整理*,发现此地没有业障,且远观也没感应到什么血气。

大意了。

终究是该先派几个纸人探探路。

“我做检讨,这次是我的责任。”

周拯笑道:“那就罚你摘下面具,去看看有没有能相中的灵妖。”

李智勇淡定地将面具摘了下来,露出了一张满是皱纹的面孔,对周拯轻轻眨眼。

周拯:……

漂亮。

“回去吧,”周拯打了个响指,“问清楚对方想干什么,尽量不要进入他们的洞府,能在外面呆着就在外面呆着。”

众人欣然应诺,却也没太过紧张。

于是,片刻后。

周拯一行驾云落下。五人的表情都有些尴尬。

但下方那群大妖小妖已是开始在云上列队,最漂亮的女施主们先站一排,各个都是国色天香,略年幼些的女施主们靠后站着,一个个也都是小家碧玉。

再往后,却是此界各家、各洞府的长辈,一个个捧着礼物,只等青华帝君下来,就向前送礼。

他们的大阵他们清楚,这可是庇护此界平安康泰的宝贝。

这般时刻,

周拯就算不想出头也不行了。

团队小领导就是干这个的。

他清清嗓子,带起微笑,对那宝塌上端坐的女子行了个佛礼。

那群莺莺燕燕立刻就要向前,却听一声轻咳,这些女子立刻顿住了身形。

出声的,自是那宝塌上端坐的女子。

周拯笑道:“冒昧造访,还请主人家莫要见怪,小僧自复天而来,奉老君法旨,去往五部洲之地,镇压妖邪,荡尽世魔,还请施主行个方便,让我等离去吧。”…。。

!“帝君旅途劳顿,不如在此地小小的歇息几日。”

这女子柔声说着:

“三界之中,都知帝君一行欲去拯救世间生灵,我虽是女儿身,也有英雄气,自当助帝君一臂之力。

“帝君,咱们下去用膳喝茶,好生聊聊如何?”

“这个……”

周拯笑道:“那就依施主所说,不过还请施主勿要留我太久。”

“这是自然,”该女子笑道,“我可不敢耽误帝君的大事。”

当下,她指尖轻点,那纤指细细长长,像是雨后春笋冒出的嫩芽,指尖有毫光绽放,这毫光飘去数里之外,晕开一层光圈。

随着光圈缓缓扩散,一座柱顶结构的仙殿缓缓涨大。

宝塌上的女子轻轻摆手:“今日招待青华帝君。各位可莫要怠慢了。”

天上地下群灵齐齐出声:“是,大王。”

当下,这群妖族大半朝着各处飞散,却是急忙赶回各自洞府,那群女子先行一步,去了殿中寻座位,或是在殿前簇拥成一团。

这阵仗,让周拯多少有点发憷,只得硬着头皮向前。

那宝塌女子迎向前来,轻轻拍了下自己身旁的位置:“奴家起身不便,不知帝君可愿同乘而行?”

“人族遵教化,不敢多失礼。”

周拯含笑道:“主人家在前就是。”

“帝君何必与我这般生分。”

这女子掩口娇笑*,手指在那天然卷曲的长发中穿过,将长发简单束起,整个人少了三分妩媚,多了四分清爽干练。

她道:“我名灵怡,帝君唤我姓名便是。”

周拯笑道:“我名周拯,灵怡姑娘喊我姓名就可。”

“那可是不成的,你是帝君,我只是山野女子,”灵怡轻轻眨眼,“而今三界生灵都指望着帝君去解救呢,帝君来坐嘛。”

这嗓音。

周拯愿意称之为顶级娇嗔。

“我来坐吧,”冰柠突然出声,身影一闪就出现在了灵怡身旁,淡定地收拢裙摆、双手扶着膝盖。端坐在一旁。

一时间,周拯仿佛看到了一蓝一红两股气场,从万里高空到地表,互相碰撞、激烈交锋。

那灵怡掩口一笑:“这位冰仙子怎得是吃醋了吗?”

冰柠淡然道:“不走吗?”

“走,走就是,”灵怡也不着怒,架着宝塌朝殿内而去。

冰柠瞄了眼周拯,似是有些心虚,但她很快就昂首挺胸、理直气壮。

她自是为百花看好周拯。

而今这般情形,当真是无比危机。

周拯看了眼左右,只能仰头长叹,驾云跟在后面。

肖笙笑着传声:“班长,要不你在这突破第八重算了,不要辜负太上老君为班长你改变神功修行路数的一番苦心啊。”

“你知道这是多少因果吗?”

周拯没好气地传声回了句。

李智勇笑道:“就当前的形势而言,班长在这里练功,其实是她们占便宜。”…。。

!老谛听也传声道:“年轻人不要那么拘束嘛,你又不是真正的佛门弟子,挂羊头卖狗肉罢了,随心所欲,随心所欲啊。”

“不不不,”周拯淡定的摇头,说了几句让老谛听侧目的话语。

他说:“若想真正站在生灵的巅峰,就要学会驾驭自己的欲望,七情六欲虽可化作修行的动力,但也会成为踏上最巅峰的阻碍,因为那里注定是孤独的。

“欲登高,当耐寒。

“与前辈共勉。”

老谛听怔怔地看着周拯的背影,暗自点头。

周拯小友怪不得能被称作三界生灵唯一解。

不过,如果谛听能听到周拯此刻的心声,也不知会作何感想。

‘我去,这么多女子,真要破戒哥不得废在这?我心里永远只有小鱼!和小花。’

……

少顷。仙乐阵阵,灵女起舞。

仙殿悬浮于云上,众女子盘旋于空中,四面八方不断有流光飞射而来,落下一名名气息清正的灵族男女。

殿外被挤满了,就在外面扩出几片云。

不多时,下面那热闹的庙会就搬了上来,各处架起了摊位,远远还飘来了几个仙岛。

好在,周拯推脱不善饮酒,而那名主事的女子灵怡也颇有威严,没出现哄抢‘纯阳天仙’的局面。

宴会上*,灵怡独坐宝塌,周拯坐在侧首,冰柠就坐在周拯后侧。

他们用的桌子还是那种几寸高的矮桌,就连酒樽似也是有些年头,众妖的坐姿也是跪坐而非盘坐,周拯仔细观察了下此地男女的衣着,发现与古籍记载的颇像。

有上古之风。

“帝君,我敬您一杯。”

“灵怡姑娘客气,”周拯端起茶水,对着灵怡拱手致谢,随后轻抿了一下。

灵怡笑道:“怎么,帝君还怕我下毒吗?”

“自是不怕的,”周拯缓声道,“毕竟老君一路庇护,若是遇到一些麻烦事,老君大多会给些暗示,在此地老君却保持了沉默。”

场外的太上老君举起了那个【练】字。

灵怡轻声一叹:“三清祖师本已超脱道则之海。不曾想还要为这般事奔波劳累。”

周拯问:“灵怡姑娘知上古之事?”

“上古事也好,远古事也罢,我都是知晓一些的,此地虽封闭,但我还是有些消息来源,不至于真的与世隔绝。”

灵怡眨动着长长的睫毛,掩口轻笑:“帝君莫非是在想,我是哪般修成的精怪?”

周拯尴尬的一笑。

灵怡叹道:“原本我也是有位主人的,只是主人厌倦了这世间,最后归于混沌海,离开主人后我才化形得了这身子。”

言罢,她故意向后靠着,展示着自己姣好甜美的曲线。

“帝君觉得这身子还可吗?”

“啊,”周拯笑道,“这舞蹈真不错。”

阿弥陀佛,被调戏了可还行。

灵怡眉目间流露出了几分哀怨:“但莪终生不能离开这宝塌半寸,一如被禁锢在此地,着实是难受的很。”…。。

!“哦?”周拯顿时来了兴趣,“灵怡姑娘这是为何?”

“我的本体就在宝塌之中,”灵怡轻叹了声。

周拯目中划过两道金芒,笑道:“原来如此。”

灵怡纳闷道:“哪般?”

“灵怡姑娘应是先天灵根得道吧。”

周拯传声道:

“姑娘想瞒过其他人自是十分轻松,但我是专修青木大道,枯木逢春也是我最近体悟的神通。

“在灵怡姑娘身上,就有一份枯木逢春之感,若我猜测不错,姑娘的本体应该就是这宝塌,宝塌本身是由远古时的先天灵根炼制而成,而姑娘的主人离开前,应是对姑娘用了点化之法。”

灵怡掩口轻笑:“帝君说是就是咯。”

却是没让周拯套到半句话。

周拯心底暗赞这女子聪慧,端起茶水敬了她一杯,这次倒是一饮而尽了。

味道虽清香,但远不如冰柠教官的柠檬茶。

灵怡又饮一杯,笑道:“奴家本不该问的。但又忍不住想问,帝君如今深入截天教腹地,算是独扛了截天教的压力,这可是帝君自己想来的?”

“一半一半吧。”

周拯夹了口不知道什么品种的蔬菜,在嘴里嘎吱嘎吱地咀嚼着。

他缓缓道来:

“一半是因形势太过危急。

“王母现身龙宫,召开群仙大会,正式下场壮截天教和妖族的威风,眼看就是要对复天盟发起全面攻势。

“这般全面攻势,死的是生灵,成全的是天道恶念,根据我现在掌握的线索,天道恶念需要生灵的憎恶、怨恨、痛苦、绝望等等这些负面情绪,才能补全自身,恢复伤势,压过杨戬的意志。

“所以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我直接冲来截天教后方,为的就是阻碍他们全面攻势*,打一打妖族的气焰,所幸现在做得还不错。”

灵怡目中带着几分赞许,又问:“那另一半呢?”

“我想主动一点,”周拯放下玉筷,叹道,“此前我在老家按兵不动,王母连续派人来刺杀,一次比一次人多,一次比一次歹命。”

“荧惑星一战我倒是听说了。”

“虽然我继续在老家,能充分发挥地利,自身也更稳定,但其他生灵是无辜的。”

周拯摇摇头:“我不想连累他们,所以想化被动为主动,把战场放在截天教的地盘,这样虽然给我添了不少危险,但胜在光棍一条,我们几个都是打完就跑。”

灵怡被逗的掩口娇笑,眸中的亮光更浓郁了些。

她道:“帝君能为生灵着想,着实令奴家钦佩。”

于是再次敬酒奉茶,周拯连说惭愧。

两边渐渐也就聊开了,灵怡并不去提她的跟脚,只是问着此前几战的细节。

周拯想着快些脱身。也是说的绘声绘色,不断卖惨。

终于,周拯提出了一句:“姑娘,你看咱们也算朋友了,是不是能行个方便,放我们几个离去?”

灵怡眨眨眼:“帝君拿我当朋友吗?”

“当然。”

“可我见到帝君后,总觉得是我欠了帝君什么,”灵怡笑道,“帝君不如在我这小住三五日,也让我好好招待帝君。”

“不是,我这……”

“哎,就这般说定了,”灵怡扭头道,“来人,且布置最好的洞府,帝君要下榻歇息了。”

周拯:……

咋不讲理呢这人!

信不信他直接让李智勇去创开大阵!

谛听突然传声:“小友不要轻易动手,这女子深不可测,怕是不在那九灵元圣与大鹏鸟之下。”

周拯嘴角轻轻抽搐。

这个灵怡到底是谁?谁家一个宝塌都用先天灵根炼制,化形后还能这么强?啊对,是女娲,那没事了。

周拯看向李智勇,想着要不要让李智勇牺牲一下色相,李智勇却是背过身去,主动跟着引路的女子前行,口中还哼起了经典的影视剧曲目。

“鸳鸯双栖蝶双飞。”。。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235章 落花有意

83.16%
目录
共29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