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3拒灵仙子,得宝别床神

第238章 3拒灵仙子,得宝别床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https://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几个家伙跑的真快啊。

周拯仙识感应到李智勇等人的位置,他们已经是在灵路出入口的边缘缩着,还施展了七十二变,做好了随时【甩掉敌人与我方头目】的准备。

也就冰柠教官还能给周拯一点慰藉。

她在此界大阵的外侧等着,还欲盖拟彰地化成了一朵白云。

哪里有漂浮在大气层边缘的白云啊,那里是逸散层啊姐姐!

不过,既然此刻,灵怡已经打开此界大阵……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王母过来白转了一圈,没收到什么成效,也没真的对他出手,现在反倒是成全了他遁走的机会。

周拯身形轻轻震颤,随后就在凉亭中静静等候。

灵怡坐在轮椅上驾云落下,目中划过几分赞许,笑道:“王母走了?”

“嗯。”

周拯含笑点头:“让姑娘受惊了。”

灵怡上下打量着周拯,又是禁不住掩口轻笑,那浅薄的轻纱流云袖微微飘荡着。

“我今日才知何为大胆,王母若是要动手杀你,就算老君能护持你离开,你也是要脱层皮的。

“你反倒好,

知晓王母对玉帝心中不服,还故意用他们亿万年的伉俪情深讽刺。”

“我有讽刺吗?”

周拯双手一摊:“在我的印象中,老天爷和老天奶本来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这边正聊着,逸散层外围的那朵白云已是悄悄飘走。

灵怡道:“这个我也是说不清的,我只是经常听一些有趣的闲话。”

“灵怡姑娘,”周拯笑道,“王母已现身在此处,我却也该离开了,以免牵连此界精灵。”

“这不是已经牵连了?”

灵怡靠在‘木椅’上,叹道:“你的朋友都已离去了,强留你在这,你也是不太放心的。”

周拯含笑点头。

“不过,”灵怡眨了眨眼,“我刚怕王母去而复返,将备用大阵也开了,这般大阵颇为厉害,最少也要几十個时辰才能关闭呢。”

哥就知道!

周拯顿时面露难色,低声道:“姑娘搞这么多大阵作甚?”

“为了自保,”灵怡坦然道,“觊觎我界草木精灵的可不只是一方势力,这里很多都是珍贵灵药化形而成,于人族修士而言也是大补之物,我岂能不做点准备。”

周拯含笑点头,又道:“姑娘当真不能现在放我离去吗?”

“怎得,在我这里片刻都不想呆了?”

灵怡微微皱眉,小声道:“我便是这般惹你不快吗?”

言说着,她秀眉皱、嘴角抿,目中流露出淡淡的哀怨。

周拯笑道:“这不是快与不快的问题,罢了,可能与姑娘也解释不清,不过还是要多谢姑娘这几日的款待了。”

“你执意要走吗?”

灵怡叹道:“我也可将法力赠与你的。”

说这话时,她目中带着几分光亮,嘴角的笑容也是那般温情。

周拯与她对视着,有些不解地问着:“为什么?”

“这般事如何能让女儿家说的太过直白,”灵怡笑道,“我只是想给了。”

“但我给不了你金仙境修为。”

“我也想体会下何为男女情爱,这也不是什么罪过,而你又是难得能让我瞧入眼的。”

周拯一时有些默然。

桃花林中微风巡回,些许花瓣随风飘荡。

随风飘起的还有她的发丝与轻柔的薄裙。

“不可吗?”灵怡轻声问,“你伙伴都不在这,也不必多担心什么的。”

“这个,”周拯道,“如果你我能相处久一点,或许是可的,我这个人其他没什么,就是脾气特别轴,还是算了吧。”

他拱拱手,笑道:“山高路远,江湖再见,等我平定三界诸事,再来与姑娘喝茶聊天,观草木之清新,闻四季之冷暖。”

言罢,周拯对灵怡挑了挑眉,身形竟渐渐变得虚淡,少顷就化作流光消失不见。

他本体却是早就走了。

灵怡对此并没有什么意外,坐在那有些哀怨地叹了口气,抬头凝视着天穹。

“你这家伙倒也算是能守得住本心,却也是值得托付之人。”

言罢,灵怡闭目凝神,静坐桃花林。

星路出入口附近,周拯、冰柠同时现身,李智勇化作的老道张开袖子,两人化作流光钻入其中。

“走了,速度。”

周拯催促一声,李智勇挑了挑眉,身形直接遁入星路,头也不回地飞向了下个目的地。

“好家伙,差点就出不来了。”

周拯长长地松了口气。

冰柠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似乎心情不错的样子,身上冰蓝色的长裙也略微换了些颜色,成了白与蓝之间温柔的渐变。

谛听满是遗憾地摇摇头:“可惜啊,好大的一波法力。”

李智勇的嗓音在外面传来:“确实可惜,其实班长有时候还是可以放下一些底线的。”

肖笙嘀咕道:“我倒是觉得班长做的不错,法力咱就修呗,不是还有第八、第九重老君的试炼吗?老君如果想帮咱们提升实力,还能没办法吗?”

“可那位姐姐好美呀。”

小金铃目中满是向往:“如果我是叔父的话,肯定经不住诱惑的。”

周拯在旁只是轻笑。

他突然皱了下眉,纳闷道:“莪突然反应过来……王母来干什么?”

几人对视一眼,也都露出了几分疑惑。

当下,周拯将自己与王母交谈的细节,悉数与众人说了。

李智勇见灵路稳定,也一心两用,让本体入内,帮忙琢磨此次事件。

谛听突然道:“我是没感觉到危险的。”

“没感觉?”周拯纳闷道,“前辈你是不是不太行了?”

“怎么就不行!”

谛听揭竿而起:“你可以说我崇尚佛法,但身为一个雄性,绝对不能说我不行!我之前能不断感应到危险啊。”

李智勇问:“班长的灵觉呢?”

“在提醒我危险,”周拯回忆着此前的一幕幕。

王母突然现身,他感受到了一股来自道韵上的压力,随后便立刻招出了太极图的威能,下意识地亮出了佛门给的佛光庇护。

小金铃问:“会不会是……王母怕叔父与灵怡姑娘结合,从而让叔父成为截天教真正的大敌?”

周拯摇摇头:“王母那边还是有一批高手的,我就算得到了灵怡的木属法力,也无法强行提升自身的道境。”

冰柠问:“灵怡此前对你说什么了吗?”

周拯仔细回忆着。

“她就说自己空虚寂寞冷……”

“哈哈,”肖笙忍不住乐了声,“王母说不定就是想过来试试能不能劝降。”

“不太对,这个王母不太对劲。”

周拯心底疑窦顿生,坐在那低头沉思。

这个王母实在有些软弱。

李智勇问:“是继续前行……”

“继续前行,”周拯道,“开弓没有回头箭,那里实在是太诡异了点。”

李智勇轻轻点头,众人自也是没什么意见。

肖笙则是嘿嘿一笑,在怀中摸了一阵,拿了一只精致的小包,他道:“他们那里的茶倒是不错,我特意搞了一些,泡上?”

周拯仙识扫过,没发现这茶有什么异样,并未搭理。

少顷,肖笙突然‘啊’了一声。

“怎么了?”

“班长!你看!”

肖笙双手捧着打开的茶包,其内却是一捧金色的沙土。

众人齐齐惊了下。

李智勇突然道:“我们好像遇到真正的隐世高人了。”

“回去,”周拯道,“隐遁回去,悄悄看一眼。”

李智勇点点头,本体再次外出。

不多时,银梭转向,周遭那被卷曲起来的星光极速流过。

……

半个时辰后。

周拯一行隐藏身形,注视着星路下方的星辰,各自对视一眼,表情都有些凝重。

下方哪里还有什么绿意盎然?

一片片的黄沙,些许妖兽在黄沙之上四处飘荡,能见一些妖气冲天的峡谷,但妖气都是斑驳的。

仿佛是,这颗星球被人拽走了一层皮。

李智勇突然道:“这好像才是我侦测的正常妖族修行,没有强横的大妖,离着金翅大鹏鸟的地盘不远,所以我选择了此地……”

“那我们之前经历的是什么?”

金铃儿俏脸泛白:“大白天的见鬼了吗?”

“你是妖还怕鬼哦,”肖笙抱着胳膊嘀咕着。

周拯眼前浮现出灵怡的情形,低声道:“有可能是大阵的原因。”

谛听道:“有可能,我们此前时,误入了对方的大阵之中……也可能是对方故意放我们进去。”

叮铃——

一声轻响,周拯耳尖轻轻跳动。

一片落叶自远方飘来,顿时吸引了几人的注意,这落叶看似只是飘飘荡荡,实际上是在跨越乾坤,只是眨眼就到了周拯身前不远。

灵怡的气息环绕其上。

周拯伸手,落叶自行飘在他指尖,伴着少许青色光亮,化作了一封书信,一行行娟秀的小字自纸面晕染开来。

【周君亲启:

些许玩笑万请帝君宽恕。

人都道东青华古板守旧,吕洞宾风流倜傥,而今帝君这一世却是两者兼得,着实有趣。

此次一遇,虽是偶得,也是缘法,灵怡不胜欢喜,本想以身相许,以全帝君之神通功法,为三界众生出一份力,却遭帝君一番说教,心下着实灰暗。

灵怡自当磨砺自身,以期早日能入帝君法眼。

闲言总归是要到此为止。

与帝君这几日相处,灵怡也知晓了帝君之品行,若帝君只是单纯以三界生灵为重,灵怡是不喜的,若帝君坦然接受灵怡的赠与,灵怡也只会赠与帝君这般法力。

而今帝君既是过了我的考验,我也当履行娘娘离去时的托付。

昔日,娘娘超脱三界时早有预感,这天地间应是要经历一场终焉之劫,盛极必衰,但衰极却不一定会再次兴盛,三界能否扛过此次劫难,全赖帝君与各位义士上下探求。

我为女娲遗族之守护者。

此前现身的王母,乃娘娘的子嗣所化,也算一场小小的考核。

若帝君信灵怡,还请帝君读出这三十二字……】

周拯仔细看了几遍,喃喃道:

“以心为契,以灵为引。以神为证,以生为源。”

周拯话语一顿。

下方星辰突然出现了隆隆的声响。

大地开裂,一处处峡谷突然开始崩塌,道道流光、阵阵黑风连忙冲向空中。

地火不断喷涌。

这处星系中的恒星光芒突然暴涨;

这颗星辰旁的卫星突然开始加速挪动,如时钟的几个指针一般,将恒、行、卫三者相连。

周拯的嗓音变得坚定了起来:

“天地鉴之,三清为诺。”

那颗卫星之上突然出现了黑色的漩涡,这颗星辰上滚滚的妖气突然向上喷涌,瞬息间跨过了数十万里,没入了漩涡之中。

此地的业障大妖竟在瞬息间悉数没了修为。

周拯读出了最后八个字:

“女娲造化,天地无劫。”

轰隆!

乾坤震动。

那颗卫星突然炸碎,星空出现了璀璨的火光。

一只酒壶出现在火光之中。

它高不知几万里,长宽不知几万里,壶身肿旁、壶嘴纤细,其上刻画了数不清的远古凶蛮、上古异兽。

群星乱坠,星路震颤。

那星辰之上,群妖下意识地蜷缩起自身,一个个颤巍巍地跪伏在地。

而周拯心有所感,朗声道:“我名周拯。”

嗡——

这宝壶轻轻震颤,又瞬息间化作虚影消失不见,只有一束流光坠落,化作了一颗玄色的圆球在周拯身旁盘旋。

少顷,此物钻入了周拯肩头,周拯灵台处也多了一只‘酒壶’的虚影。

周拯心底泛起了一道温和的嗓音,像是隔壁家的老奶奶那般。

“老身拜见帝君,奉娘娘之命,等候帝君多年,帝君若需斗法,老身自会现身。”

“您是?”

“炼妖壶。”

那老妪的嗓音温声道:

“妖魔乱世,当炼之。”

周拯下意识攥紧了手掌。

上古十大神器!

女娲炼妖壶!

再看他手中的信纸,已是再次化成了一片落叶。

而这落叶之上蕴着些许青木道韵,慢慢地印入了周拯的掌心。

一股浩瀚且无比精纯的木属灵力涌入体内,周拯立刻闭目凝神,道了声快走,自是由李智勇带着离开此处。

“唉。”

灵怡仿佛在他耳旁轻轻一叹:“你这个铁石心肠的家伙,我这下倒是难以清净了。”

周拯摇头一笑。

虽然被女娲娘娘的宝塌调戏了一圈,但还是多谢女娲娘娘相助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238章 3拒灵仙子,得宝别床神

84.18%
目录
共29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