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意图不明俏孔雀

第244章 意图不明俏孔雀

孔宣这不是把她的好大弟给卖了吗?

周拯对此隐隐有些忧虑。

送走孔宣之后,周拯便将这纸道人自燃,没有留下半点痕迹。

只是可惜了这具纸道人本身,以及给这具化身配备的那完整‘家底’,稍后总归是要多搞几只业障大妖回回血才行。

周拯喊来一行人商议接下来该如何行事,让李智勇先派出一具纸人打探消息。

周拯叮嘱道:“只要有大鹏鸟与左使二次见面的消息传出来,或是在那个寻欢作乐的星辰上看到五彩流光,我就外出与大鹏鸟一战。”

“好,”李智勇答应一声,闭眼、睁眼,随后就继续看向周拯。

“安排好了?”周拯有些惊讶。

李智勇笑着点点头:“只是调派两个纸人去大鹏鸟附近。我一直维持着四個纸道人在外,两个负责警戒、两个负责查探,轮换不停。”

周拯的表情顿时有些丰富多彩。

老李这一心多用到底是怎么练的。

这时再回想李智勇当年的自我介绍,说他是一夜之间接纳了海量的信息,得到了名为稳教的道承……鬼才信!

不,是鬼都不信!

冰柠轻声问:“是又出现变化了吗?”

“截天教左使来寻大鹏鸟了。”

周拯舒了口气,将自己纸道人所见所闻和盘托出*,也并未隐瞒与孔宣的谋算。

现在的问题就一个:

“孔宣可信吗?”

周拯缓声道:“大鹏鸟对孔宣言听计从,孔宣却要卖了大鹏鸟,这合理吗?”

谛听笑道:“为何不合理?”

“他们姐弟关系应该不错?谁会想看自己亲人陷入束缚?”周拯反问着。

谛听却道:“这句话就错了,这如何是陷入束缚?你可是青华帝君呐,如今三界生灵的救世主,老君培养的主劫之人,你瞧上一个西游封魔劫中,孙大圣最后得了什么名?斗战胜佛。”

周拯纳闷道:“孔宣想给他弟弟镀金?”

“差不多吧,”谛听笑道,“不过这也是说不准的。接下来我会仔细听他们姐弟,若是有所得,自会与你言说。”

“有劳前辈了。”

“小事。”

冰柠缓声道:“若我有个弟弟,且对方总是不让我省心,三番五次闯祸、随时有性命之危,我应该也会想办法找个老师管教一番。”

肖笙嘀咕道:“在佛母眼里,大鹏鸟……还在叛逆期?”

金铃儿嗤的一笑:“那这叛逆期也太长了点。”

随后她才发现自己议论的是他们妖族的巨擘,赶紧闭嘴端坐,

俏脸上写满了乖巧懂事。

周拯抱着胳膊思索了好一阵。

他道:“我决定赌一把大的。”

李智勇淡淡地望天。

计划啊。

他们临出门前制定的完美计划啊。

现在都快被随机应变四个字给‘创’烂了。

“教官……冰柠你与肖哥、老前辈一同行动,带着金铃儿提前离开此界,这里只留下我跟智勇两个。”…。。

!周拯脸上神光奕奕。

“智勇负责接应,这次不行就把咱们出门带的挪移阵用上,不要怕贵,小命重要。”

李智勇问:“大鹏鸟那边怎么办?”

“我去单刀赴会,”周拯见众人立刻就要劝说,笑着摇摇头,缓声道,“这件事不用多讨论,我自己去危险系数最低,想走就走,想战就战。”

冰柠却道:“你是主心骨,若是你倒了、我们逃了又有什么意义?”

周拯看向冰柠,目光清澈,且并未多说什么。

冰柠俏脸冰寒,似是要固执己见,但不过几秒,她就挪开了视线,低声道:“你是帝君,下命令就是。”

李智勇和肖笙对视一眼,前者挑了挑眉。后者咧嘴一笑。

李智勇开口道:“班长,我觉得咱们可以同时行动,冰柠和肖哥也别闲着,去散播一些小道消息,就说班长将会在某日某刻现身,这样也能起到扰乱对方视线的作用。”

周拯笑道:“我只是说一个大概的方向,具体如何操作,我们细论。”

冰柠微微颔首。

她面容清清冷冷的,就如玄冰雕成的艺术品一般,也不知她心底在想些什么。

……

且说孔宣辞别周拯的纸人,回了大鹏鸟寻欢作乐的仙殿。

刚回去*,她就听闻了殿内深处传来的靡靡之音,略微摇头,转身隐去了身形。

片刻过后。

大鹏鸟气定神闲地躺在床榻上,身上披着长袍,目中带着得色。

“出去。”

孔宣清冷的嗓音响起,一旁的美姬连忙起身,抱着衣裙闪身离开。

大鹏鸟也是连忙收拾好衣裳,翻身跳了起来。

“兄长不是说去外出访友了吗?”

孔宣轻哼了声,淡定地走去角落,回了那屏风后。

这仙殿虽大,但孔宣最是自得的,就是在这般角落。

大鹏鸟化出人形模样,披着长袍走了过来,嘿嘿两声:“我这不是。为了咱们凤族血脉能流传下去,刻苦努力。”

“你如何想的?”

孔宣也不看他,低头摆弄茶具。

“什么如何想的?”大鹏鸟问。

“左使之事。”

孔宣缓缓抬头,凤目中的神光逼人:“看你这样子,似是想答应左使之邀,加入截天教,做个副教主?”

大鹏鸟讪笑了声,却是保持着沉默。

孔宣端起那精巧的茶杯,在唇边轻轻吹了下,缓声问:“可是忘了你去寻我时如何说的?”

“自不会忘,”大鹏鸟沉声道,“我要成就妖帝之位,再兴上古妖庭,借妖庭再展凤族光辉。”

孔宣问:“那你觉得,你成了截天教的爪牙,这般理想就能实现了?”

“不然?真的去跟青华帝君混?”

大鹏鸟嗤的一笑:

“他们都觉得我不懂谋略,只知冲杀,但兄长应该是知道我的,这些我心底都有数。…。。

!“去找青华帝君赌斗也好,去跟左使商谈也罢,都是为了达成这个目的,谁能捧我做妖帝,我心里有数。”

孔宣眉头轻皱,又问:“你还在吃人?”

大鹏鸟怔了下,纳闷道:“兄长为何突然问这个。”

“莪曾告诫过你,勿要再吃人。”

大鹏鸟讪笑:“倒也不是我要吃的,只是去参加那些妖族的宴会,他们总是免不了上一些美味,这个……总归是免不了的。”

孔宣轻轻叹了口气,似有些欲言又止。

她道:“如果是上古时,人族尚未起势,你吞人也就罢了,而今这天地间,人族的修士何其多,大能又何其多?”

“现在可是妖族占上风,”大鹏鸟定声道。“兄长你莫要被天庭那些人给诓骗了,如今三界之中,十之有六都是妖族的地界。”

孔宣淡然道:“那你可去探寻,为何会这般?”

“为何会这般?”大鹏鸟微微皱眉。

“是大天尊与天道一战,人族大批大神通者死伤殆尽,人族的大神通者大半被收编为天庭仙佛。”

孔宣苦口婆心地劝着:

“人族的底子还在,他们的根基也还在,妖族能迎来这次爆发,后面未尝不是天道恶念推动的结果。

“天道而今是要覆灭人道的。”

“对啊*,”大鹏鸟道,“兄长既知道天道是要覆灭人道,那为何又要我向着人道?”

“你莫非想的是投诚天道?”

“顺天得生,这不对吗?”

孔宣凝视着大鹏鸟,后者也注视着孔宣。

大鹏鸟缓声道:“走入误区的怕不是我,而是兄长吧。”

“天道无私时,顺天而生自是对的,”孔宣皱眉道,“但天道如今有了私情,甚至如今作祟的便是纯粹的恶念,唯一能制衡天道的便是人道,你我皆是生灵。”

“人能胜天?”大鹏鸟冷笑了声,-“我看不能。”

孔宣道:“若不能,昔日女娲为何能补天?”

大鹏鸟默然。

孔宣又道:“若不能。上古妖庭为何败落?天道最初可是站在了妖庭一方。”

大鹏鸟又是默然。

孔宣轻轻一叹:“若不能,龙凤大战如何能让天地崩碎?”

大鹏鸟顿时语塞。

“生灵是站在天道之上的。”

孔宣道:

“自远古至今,生灵之力不断流逝,汇聚起了生灵之力的三清、女娲,尽数超脱,以至于天道诞生恶念,生灵暂时无法反抗。

“你需明白何为大势?

“大势就是生灵可能会一时失利,但最终落败的必然是天道一方,因为天道的基础就是生灵,它试图成为大道,却永远不可能蜕变为大道。”

“这些我不太懂,”大鹏鸟定声道,“我只知,现在是截天教最强,我去截天教最是自在,他们能让我做妖帝。”

孔宣目中闪烁寒光。

大鹏鸟讪笑:“兄长莫非又要教育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244章 意图不明俏孔雀

86.2%
目录
共29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