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老友》

第二十六章 《老友》

“我回来了。”

反锁好房门,周拯轻声呼唤着。

侧旁响起了些许水声,只穿了一件宽大衬衣的敖莹睡眼惺忪地出现在浴缸旁,向前接过周拯脱下的衬衣,迷迷糊糊地道了句:

“修行辛苦了呢。”

周拯有些疲倦地笑着,近距离嗅到了她散出的淡淡香气,觉得自己又多了几分干劲。

洗澡、吃饭、入睡或入定,这是周拯最近一个月,回到宿舍后的三个事项。

虽然他已经很努力将修行之外的所有精力,都放在与她相处上,但总归不免会有些不好意思。

——她天天给他洗衣做饭,他却不能经常带她吃喝玩乐。

“今天没出去玩?”周拯问。

“冰姐也需要修行,不能天天跟我去逛街呢。”

敖莹鼓了鼓嘴角,她这条不用打坐的小龙,很容易被人误会是懒惰。

明明只是修行的方式不同罢了!

她睡觉也很辛苦的说!

敖莹又道:“我二哥被困在这已经许久了,听冰姐说,隆辰这边已经准备让龙宫过来接他了。”

周拯赤着上身走到洗漱台前,目中带着几分思索。

这段时间几次听敖莹说起这些事,他也大概猜到了一些复天盟与龙宫大公主的默契合作。

周拯听敖莹提过,龙宫发展势力的办法,一个是收编转生而来的海族仙人,一个是化龙后用真龙精血点化海族,直接赐予对方力量。

从这个角度去考虑,龙宫有可能分为两个主要派系。

比如那天过来想羞辱他然后拍成小视频的鲨鱼精,可能就是由敖天翼点化的,对敖天翼唯命是从。

所以,鲨鱼精看着不太聪明的样子,也是‘一脉相承’?

隆辰这边决定放敖天翼离开,很可能是敖莹大姐已经收编了敖莹二哥的手下。

神仙也有权斗。

周拯捧着清水洗了把脸,敖莹已经在旁帮他挤好牙膏,踮着脚把牙刷送到他嘴边。

“给!”

“谢谢。”

“特训班都没有假期的嘛,”敖莹小声嘀咕着,“修行也要劳逸结合,你现在像是绷紧的弓弦,很容易会累坏的。”

“特训班总共就几个月,”周拯刷着牙,含糊不清地说着,“虽然现在苦了点,但收获也蛮大的,我已经比其他修士晚了十几年,现在必须多努力……”

“才十几年而已。”

敖莹鼓鼓嘴角,自信满满地说了句:“以后日子还长,你很快就能超过他们的。”

“是是是,”周拯叼着牙膏,笑着推她肩膀,把她推出卫生间的门,“您先换个地方,浴缸借我用用。”

敖莹顿时双眼放光,那张小脸红扑扑的,手中多了一方搓澡巾:

“搓澡一次五十块!”

回应她的是房门反锁的‘咔哒’声。

敖莹做了鬼脸,脚尖轻点飘去了沙发中,拽过一本时尚杂志,努力学习更成熟一点的穿搭。

卫生间中,周拯漱了漱口,打量着镜子里的自己。

他这一个多月变化当真不小。

身体更强壮了,个头似乎也长高了一两厘米,肌肉线条比之前更流畅,腹部原本存在的些许赘肉也被‘炼化’。

其次就是……

周拯看着镜子中的‘白脸’一阵感慨,自己当年找工作压力最大时构想的软饭事业,现在说不定能轻松实现。

不多时,周拯泡在了新放的洗澡水中,趁着洗澡的功夫,继续打坐入定。

开班一个月零几天,周拯成功迈入锻体八阶,体内法力从涓涓细流化作了山泉清溪,源源不断,且异常精纯。

这一个月,他跟肖笙倒是彻底混熟了,两人隔几天就出去搓一顿,肖笙满嘴周哥喊着,给周拯讲述了很多天庭趣闻。

像什么【哪吒三太子为何穿短裙】、【雷震子拿不拿的起雷神锤】、【风母的唤风袋意外被撒花椒粉是什么效果】等等。

周拯倒也没忘记班长的职责,每天在刻苦修行之余,也会琢磨如何尽快掌握《生息诀》的窍门。

等其他同学来问询关于《生息诀》的修行方法,周拯便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发挥一下班长的作用。

但让周拯感觉有点小挫败的是……

六名女学员他都能打好关系,可与李智勇这唯二男同胞,始终保持在点头之交的程度。

对此周拯也不准备强求,单纯的同窗情谊也不错。

泡了大半个小时,周拯冲洗了下就离开浴缸,又将浴缸仔细刷了一遍,这才换上睡衣回到内间。

疲倦感涌来,周拯与沙发上的敖莹说了会话,很快就昏沉地睡了过去。

虽然他已经能用打坐代替睡眠,但睡觉依然是恢复精神最好的方式。

只是周拯所不知的是;

每当他陷入沉睡,鼾声四起,一旁的敖莹便会飘到床边,张开小嘴吐出一颗晶莹的半透明宝珠,让宝珠微弱光亮笼罩他身形。

第二天一早,周拯睡醒又是精神饱满、龙精虎猛。

他随手抓起圆几上的爱心状煎蛋就往嘴里塞,冲到门口又扭头喊了声:

“我出门喽!”

等敖莹穿着古裙转出内间,看到的只是已经关好的房门。

她摇头轻笑,伸了个略带风情的懒腰,转身飘去放满水的浴缸,化作小鱼沉入水底。

……

“今日是你们进入此地的第三十三日。”

一袭冰蓝长裙的冰柠,在九人身旁负手走过,缓声道:

“特训分为三个阶段,你们已完成了前期的课程,对你们各自功法的指点和建议,已差不多给全。

“接下来你们要分成三组,开始为期七日的历练,所谓的历练,其实只是让你们参与隆辰市的运转,感受凡俗以明悟自身修行的意义。

“中期课程主要传授法术与斗法经验,同样以三十三日为期。

“好了,三人一组,分组吧。”

冰柠话音刚落,大多学员们还没反应过来,肖笙就一屁股坐在了周拯身边,还对着其他看过来的学员们挑了挑眉。

冰柠看向周拯,目中带着几分问询;周拯含笑点头,默认了与肖笙同组。

肖笙翻了个白眼。

他明明是班上修为最高的!

虽然别人这一个多月都或多或少突破了两到三阶,而他的境界却十分稳定。

分组很快完成,六位女学员三三一队,李智勇最后行动,很自然地站到了周拯和肖笙身后。

冰柠继续道:“我已经为你们挑选了三位经验丰富的带队队长,他们都是神荧境上下的修为,已经在酒店大厅等你们。

“他们会把你们看做正常的组员,带你们外出巡逻、搜寻作乱的妖魔。

“七日之后,你们回到此处时,需回答我一个问题,若是答不上来者,无法参与接下来的修行。

“问题是为何修行,答案不定。”

言罢,冰柠身形轻轻闪烁仙光,已化作冰晶消失不见,只留下他们九个大眼瞪小眼。

“以前的培训班,确实都有两次实习呢,我听家里姐姐说起过。”

“大家回答老师问题的时候,千万不要捡着好听的说。”

阅剑仙宗的月无双叮嘱道:“我师姐那期,有人滔滔不绝说了一堆光高伟正的大道理,结果被老师直接赶走了。

“心底想的是什么就说什么,修行的理由再离谱也没关系,一定要遵从本心。

“哦对,违背伦理的理由绝对不行!”

众人各自点头,细细思量着。

有女生问:“班长,我们这就下去吗?”

“你们先下,”周拯笑道,“我去收拾下东西,如果要出去七天,还要带一些换洗衣服。”

“班长还没有储物法器吗?”

“班长,我这里有多余的储物法器,你夸我一句我就送你!”

“哎哎哎!干啥呢?”

肖笙双手撑在身后,保持着吊儿郎当的坐姿。

“咱班长还用你们操心?来!”

他手指在脖子上的大金链上摩擦了几下,拽出了另一条大金链,神气十足地嚷嚷:

“上等储物法宝,可存储差不多九个立方!九个!班长先凑合用,改天我给你炼制个更拉风的!弄一串文玩给你套脖子上!”

“这?”

周拯额头挂满黑线,六个女学员笑的花枝招展。

一直不苟言笑的李智勇也笑了两声,站在一旁并未多参与他们的话题。

虽然但是,周拯最后还是婉拒了肖笙的大金链。

储物法器价值不菲,他现在已经能去神仙洗浴中心下面,领一个存储空间稍小的储物法器……咳,主要还是不想如此拉风。

他必须回一次宿舍,跟敖莹商量这事。

周拯仔细思量,让小鱼跟着自己东奔西走有些暴露的风险,倒不如让她在这里安心住几天,反正修行基地的安全系数有保证,离着冰柠仙人也就几步之隔。

敖莹虽有些不情愿,但终究听话地留了下来。

等周拯背着自己的登山包回到电梯附近,六个女学员已经先行一步。

肖笙与李智勇相隔几米站着。

前者有些百无聊赖,不断打着哈欠,眼中因此满含热泪,那搞成黄色的毛刺头、脖子上的大金链子,让人一看就觉得有些难搞。

后者双手揣在裤兜,嘴边带着少许微笑,给人一种成熟稳重且亲切随和之感。

实际上,这两人相处起来,给周拯的感觉完全相反。

肖笙大大咧咧,很快就能跟人混熟;

李智勇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感,离着不远,但也不近。

周拯向前招呼:“久等了。”

李智勇笑着点点头,摁开了身前的电梯,三人鱼贯而入。

肖笙嘿嘿笑着:“我人脉还可以,等会我去跟接下来带咱们的队长打交道,让他给咱们安排点轻松的活,找个地方看几天风景就回来了。”

“能做点事还是做点事吧,”周拯正色道,“咱们已经享受了太多资源,总要有点付出。”

李智勇道:“班长说的不错,这种试炼的意义,为的是让我们贴近凡俗,不要只为了修行而修行。”

“确实,”周拯笑着应了声,已经开始担心敖莹一个人呆着会不会无聊,自己要不要给冰柠仙人发个信息过去。

电梯门打开,六位女学员出现在酒店大厅中,青春靓丽的她们围在两名身穿深蓝色制服的中年女性旁,欢声笑语地说着什么。

显然已经选好了各自的队长。

在她们身旁,有个两米高的魁梧壮汉负手而立,正背对着电梯。

周拯眨眨眼,试探性地喊了声:“冯队?”

正无聊的冯不归循声扭头,见到周拯的时候也怔了下,随后笑开了那带着疤痕的眉眼。

“哦吼!你怎么在这!”

……

同一时刻,啸月的办公室内。

啸月保持着人立姿势,两只前爪抱着高尔夫球杆,将面前那狭窄绿草坪上的白球打向前方的坑洞。

这高雅的运动。

沙发上,一袭火红色紧身战斗服的凤瞳,此刻正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翻着面前的地图。

“汪汪队、汪汪队——”

办公桌上的手机发出了满音量铃声。

啸月转身跳了过去,看到屏幕上的头像上怔了下,略微犹豫,还是清清嗓子,点了接通按键。

“喂?”啸月有些紧张地应了句。

“月上三梢?”

“嗯,是我,”啸月的嗓音刻意低沉了些,“风过九州?”

“对的,”那边笑着答应,“我记得你是在隆辰对不对?真怀念咱俩一起玩游戏的那几年,虽然大家都比较菜。”

啸月心虚地看了眼凤瞳。

后者嗤的一笑,头都懒得抬。

“那什么,”啸月嘀咕道,“咋了?有啥事吗?有事招呼一声。”

“我来隆辰了,等我先去面个基,咱俩出来网吧开个黑?”

“这个,不是……”

“怎么婆婆妈妈的了,就这么定了,我这边忙完了找你,先挂了。”

嘟!

看着手机屏幕,啸月的狗头上挂满黑线,整条狗都有点不知所措。

离着神仙洗浴中心,直线不过几公里的城市高架桥上,一辆黄皮出租车在车流中缓慢行驶。

风磬挂断通话,手中把玩着这款最新款式的手机,身上的燕尾服、怀中的玫瑰花,让他看起来是如此典雅,一如童话故事里走出的王子殿下。

当然,他也是王,妖王罢了。

约定见面的地点是两人一起商量着定下的,隆辰市有个星辅大街,据说是个网红景点。

星辅、幸福?

啊,是谐音呐。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六章 《老友》

15.48%
目录
共16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