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大鹏求拜师

第255章 大鹏求拜师

最新网址:

“怎么鼻子总是痒痒的。”

高楼的栏杆后,周拯揉了揉鼻尖,笑吟吟地看着外面的街路。

大鹏鸟已在城外,即将入城。

此刻到处都是涌向城门口的妖影,天上地下,数不胜数,更多流光自星辰各处飞来,都要看看此刻大名鼎鼎的大鹏金翅鸟到底如何了。

哪吒化作的少年就坐在周拯面前,笑意盈盈,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外面这些妖怪,计算着把这里群妖灭干净的最快方式。

“羽族来了。”

周拯端着茶水道了句。

话音未落,空中有一片密密麻麻的身影飞过,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有十多名能入眼的高手,大半背后都带着一双颜色各异的羽翼。

那些羽翼纯白的妹子,倒是意外的还挺养眼。

众羽族一登场,各方妖族只能左右退避,将主场让给他们。

漫天妖气中闪出了一缕佛光。

随后,仿佛天空放晴,佛光渐渐荡开,转眼便化作了一片光幕。

一道高瘦的身影就自光幕中走来,自是大鹏金翅鸟的人身。

他穿着僧衣光着脚,身周伴着淡淡佛光,头上褪掉了三千烦恼丝,一步一落,缓步向前。

众妖哑然无声。

自上古而今,确实有诸多大妖被佛门的大佬抓去做了坐骑,但那些大妖本质上还是妖族。

哪像眼前这位、这位……佛门高僧。

羽族上下一时呆住了,似是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

他们那无肉不欢的大王,那夜夜笙歌的大王,那给族内不少妇人带去温暖的大王,怎得就!

“大王!”

一声凄厉的哭喊响彻云霄。

漫天羽族如下饺子般落了下去,尽数跪伏大鹏鸟面前。

大鹏鸟面色无悲无喜,顿住身形,静静地注视着他们。

城内高楼上,不少妖族唏嘘不已,周拯也听到了众妖的讨论。

“大鹏鸟这是中邪了?”

“好家伙,青华佛连这般强悍的大妖都能度化,咱们还在这呆着,这不是找死吗?”

“这不可能,佛门秘法讲究的是寻找你心的破绽,从极大恶到极大善,必须有能压制大鹏鸟的道行,才能完成这般转变,青华帝君如果说有前世灵力,那说得过去,道境上完全压过大鹏鸟?这不太可能。”

“各位道友莫忘了那女娲娘娘的炼妖壶。”

“炼妖壶是女娲娘娘的宝物,跟佛门又有什么关联?”

“那青华帝君如果用炼妖壶配合佛门秘法,谁遭得住?”

高楼中的众妖愣了一下,随后继续唏嘘感慨。

周拯:还真被他们说中了。

不过,秘法什么的,他是没有的,他只是利用了大鹏鸟的心境罢了。

那日的大鹏鸟,因孔宣的背刺、设局,不只是情感上遭到了重创。

他一直自负,觉得能把两家势力玩弄于股掌之中,更是把心许给了截天教,有了去截天教中大展拳脚的野望。

结果呢?

假的,都是假的,这个世界都是假的,被玩弄于股掌中的是他,且玩弄他的,还是他言听计从的兄长。

大鹏鸟被破防实属正常。

炼妖壶有器灵自行主持,周拯下了驯化大鹏鸟的命令,炼妖壶便按此命对大鹏鸟下了狠手。

磨其心智,断其念想,让他不断重复被背叛的过程,陷入痛苦中,压断了心底所有防线。

什么是大彻大悟?

不过是‘看透’二字罢了。

当大鹏鸟看透了,他也就通透了,此刻又接触到了周拯准备的佛经,心底也就皈依了。

佛门渡魔世所闻名,便是在对方透彻之后,

能给对方一个皈依。

而道门渡魔……

这是上好的炼丹炼器宝材,宰之,心喜,不亦说乎。

旁边这些妖族说的越来越难听,都在说青华帝君邪性。

哪吒有些忍不住想出手,却被周拯眼神制止。

“喝茶,”周拯温声道,“他们说他们的,咱们听咱们的,这就是微服私访嘛。”

“哼,”哪吒面色颇为不善,“一個个就知大放厥词,不见他们对抗天道恶念,净是说些风凉话。”

周拯传声笑道:“天道恶念归根结底还是来于生命的负面情绪,这也是修行二字定下的基调,万物有阴有阳、万法终归空寂,这般生灵到处都是,你能堵住他们的嘴,还能堵住三界众生的嘴吗?”

哪吒若有所思。

他看向城外的大鹏鸟,见大鹏鸟只是静坐在地上,口中念诵佛经,任凭周遭那些羽族跪伏哭诉,完全不为所动。

“大鹏倒也是个狠心之鸟,”哪吒叹道,“那些总归是他的眷属。”

眷属?

三太子最近在看吸血鬼漫画?

周拯传声道:“对了,此前还忘记问,李天王近况如何?”

“还好吧,”哪吒淡然道,“每日都不见他踪影,倒是没了什么牵挂。”

周拯道:“若是稍后遇到麻烦,你记得护持你妹妹离去,不必多管我这边,我有老君暗中护持,如果出事,那就是大事,你在也是无用,你妹妹身上有天庭兵符。”

哪吒轻轻颔首,并未多说什么,与周拯一同看向城外。

大鹏鸟周遭哭声小了许多。

他浅浅睁眼,看向羽族众,缓声道:“何苦。”

“大王!”

有羽族老妪跪伏向前,哭喊道:“那天杀的青华帝君对您做了什么!您为何就!大王,族内上下都需要您来引领,您如何能弃我们而去!大王!”

“唉。”

大鹏鸟轻轻叹息,缓声道:“我未曾来过,又如何离去?”

“大王,您、您在说什么啊大王!”

“红尘不过一场空幻罢了,”大鹏鸟轻声道,“我已决心告别这红尘,去追寻真正的超脱与彼岸。”

“可是大王,佛门都没了,佛陀菩萨都被天道灭了!您去佛门,又能如何?”

大鹏鸟缓声道:

“修行并非是为佛门、道门所修,修行是你我追求生灵的本质,我自上古而今,一直是迷茫的、迷惘的,不知生为何、归何处,而今我却是知道了。

“佛并不存在,佛只是你我心中的善念。

“魔也并不存在,魔只是你我对欲望的纵容。

“故,我并未入佛门,我只是在找寻心底的道,修自己的佛,而这些,也非老师告诉我的,老师只是给了我一个机会,一个去参悟这些的机会。”

言罢,大鹏鸟低头行了个佛礼:

“此前与各位相处时,我有些霸道蛮横,索性对内还算宽容,并未用血腥手段镇压各位,故心底也是没了多少负罪感。

“羽族不会因为少了我而衰败,也不会因为多了我就兴盛,羽族是覆羽之族,遍布三界各处,你们今后也需行善积德,莫要为非作歹,安静享受生之愉,远离杀之恶。

“就这般吧。”

“大王!没有您我们如何在强者如林的三界生存!”

“大王!您!”

“大王……”

大鹏鸟并未再多说什么,脚下缓缓迈出一步,身周出现了淡淡的波痕。

待波痕退却,大鹏鸟已是进入城池,出现在了拥挤的街路上,踩着地面、面露虔诚,一步步走向了远方。

佛光自妖气之中缓慢绽放。

梵唱声自空虚而来,环绕在各处。

高楼上,周拯与哪吒隐藏着气息与波动,静静注视着这一幕,各自都有些皱眉。

周拯传声嘀咕:“好家伙,怎么感觉大鹏现在于佛经的造诣,比我还要高那么一点点。”

“嗯?”哪吒纳闷道,“这不是您让他说的吗?”

“当然不是,”周拯道,“我只是给了他大概的计划,让他自己发挥,也趁机看看这家伙现在如何行事……嘶,感觉他好像聪明了许多。”

“佛门慧根?”哪吒也有些琢磨不准。

周拯与炼妖壶器灵交流了一阵,后者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是说攻破了大鹏鸟的身、神、魂、心、念,灌入了周拯念的佛经进去。

周拯:……

阿弥陀佛,如来欠自己一个人情啊这是。

话说,如来佛祖现在到底是生是死、身在何处?大天尊能硬抗天道不死,还能重创天道恶念,如来佛祖也不可能这么简单就消逝了才对。

下方的大鹏鸟缓步走向城池的正中。

那里是一处高达百丈的巍峨高楼,就如一座山岳,其上分了七十二层,每一层都是洞天福地——男欢女爱类型的洞天福地。

每个繁华的大城都少不了这般场所,这毕竟各方势力来‘财’最快的营生。

而此刻,大鹏一步步踏入此间。

羽族最开始还是面色狂喜,还以为大鹏鸟下一瞬就会恢复往昔那般,拉几个漂亮的妖族女子,直接扛去屏风后面。

但今日的大鹏,见色而无动于衷,闻声而神情不动,一步步登去了高楼最顶。

半个时辰后。

大鹏静静站在高楼的飞檐上,那麻布质地的僧袍轻轻飘动,天上地下尽是闻讯而来的大妖。

他慢慢盘腿坐了下去,嗓音传遍了此间天地。

“我名大鹏,曾为羽族之王,自上古而今,存世已久、灭活无算,故心有悔恨,于今立誓行善。

“弟子欲拜师青华佛,今于此枯坐等候,风吹雨淋、刀山火海,自不敢有半分懈怠。

“全请青华佛念弟子一心向佛,收归门下。”

言罢便是双手划圆合十,身周伴着佛光,口中默念经文,不再理会世间之声。

此间众妖莫敢言语,天地一片寂静。

但很快,一道道传信玉符飞入星路,一处处能无视乾坤阻隔同步传声的法宝,尽被激活。

大鹏求拜师,青木无踪影。

大鹏鸟要拜青华帝君为师,竟还要表明心智、如此祈请。

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了妖族众老祖的脸上。

而此刻,一群暗中观察着大鹏鸟的羽族青年、少年,面色多少有些茫然。

这跟他们所听命令中的计划,怎么完全不一样。

……

“求着拜师?”

城池上空的一朵白云上,静静注视着下方的敖莹,眸中划过少许笑意。

“那炼妖壶当真神异呢。”

“不错,”敖一凌低声道,“女娲大神竟将这般宝物留下了,超脱之后便不用斗法了吗?”

敖莹轻轻摇头,此刻心情却是开心了许多。

她之前听闻周拯要公开收徒大鹏鸟,心底便觉得这般太过冒进,很容易被截天教抓住时机反扑。

不过,敖莹着实没想到,这场收徒大典,竟是以这般方式开幕。

大鹏鸟先现身,以自身佛法震动群妖,随后立于城中最高处,祈请青华帝君前来收徒。

如此一来,妖族又能说什么?又能做什么?

是大鹏鸟发起的收徒大典,大鹏鸟说的清清楚楚,他看的透彻了,此前杀的生灵太多了,现在想要积德行善了。

“周拯当真好算计,”敖一凌叹道,“如此一来,已是立于不败之地。”

敖莹笑道:“他身旁自是有能人的。”

“不过,他当真要收大鹏鸟为徒吗?”敖一凌皱眉道,“大鹏鸟可是凤族,乃是咱们的死敌,他既是咱们龙族的女婿,怎得……”

敖莹笑而不语。

她自是不会说那场大劫已过去漫长岁月这般话,也不想去扭转族人对此事的认识。

她今后不与大鹏鸟照面就是。

“大姐,若他来了,我能去与他相会半日吗?”

“殿下不是答应龙母了?”

“唉,”敖莹戚戚怨怨地一声轻叹,“我与他一别就是这么多年岁,见见不到、听听不到,莪心底想他时也只能对着画像发呆,便是手机都寻不到,更不要说在五部洲去找网络了,心底苦闷就苦闷着吧,大局为重,不能把龙族拖下泥潭,唉。”

“好了好了!”

敖一凌败下阵来,叹道:“我帮你就是,秘密相会应是可以的。”

敖莹顿时恢复了刚才的‘高冷’模样,仿佛什么都发生,嘴角带着淡淡的微笑,眼底满是期盼。

他在哪儿呢?

……

高楼中。

周拯看着面前堆成小山的瓜子皮,舔了舔发干的嘴唇,纳闷道:“截天教那边咋一点反应也没。”

“兴许是在商议?”哪吒笑着回了句。

周拯起身道:“咱们换个地方继续看戏,让紫微帝君和智勇他们各自忙碌去吧。”

哪吒挑了挑眉,笑的十分愉悦。

但他们两人屁股刚离开凳子,还没走两步,又是一抹佛光在城中绽放。

一名胖乎乎的和尚背着手自云中而来,凭空漫步,缓缓走向大鹏鸟。

哪吒面色一变,周拯微微皱眉。

来的正是弥勒。

最新网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255章 大鹏求拜师

89.9%
目录
共29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