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章 正式认识下

第284章 正式认识下

敌人?

敌人是谁?

周拯心底划过了几个念头,仿佛无比遥远的记忆在不断浮现。

小鱼、蓝星、三界、百花仙子、吕洞宾、天庭崩陨、王母作乱、太上老君、天外暗魔....

他回转了过来,迷茫的双眼中也多了一些神采,看向了那道好像也是自己的身影。

这是敌人假扮的吗?

周拯心底划过这种轻微的念头,双眼略微恢复了少许神光,随后便静静地凝视着对方。

这不是王母。

也不是天道化身,或者混沌海中的什么奇异生命。

在此前漫长的自感知岁月中,周拯遇到了所谓的先天神魔,发现对方跟三界之中的生灵完全不同,存在形式、思维方式、基本定义,这些都没有丝毫相似。

混沌海先天神魔,是大道在混沌海中的‘癌,。

盘古开天地毁掉三千先天神魔的传说应该是真的,必须积攒足够的大道,才能编织出完整、稳固的物质界。

周拯凝视着对方。

对方就是他自己。

却并非此时的他自己。

“你知道前面是什么吗?”对方问。

周拯仔细感应,缓声道:

“前面是秩序之路,是混沌海孕育出的对立面,代表着两条大道——一条大道用我们的语言描述,就是‘混沌海有可能的事必然会发生,,二条大道用我们的言语描述,是‘混沌内外秩序无法一统,。

“造化玉碟是混沌海孕育出的秩序之种,按混沌海向前演变的过程,必不可缺失的部分,就是道则的聚集以及规整。造化玉碟的作用,就是规范道则的运转,使之编织出完整、稳固的物质界。

“盘古存在,但盘古并非生灵,

而是真灵聚拢而成的真神,为开辟天地而生。

“盘古毁造化玉碟为必然过程,但盘古会对造化玉碟留手,也是必然会出现的情形。

“造化玉碟进入物质界后,会逐渐成为道则之海的载具,并酝酿出天地的意志——天道。

周拯话语一顿,看着对方:

“我们的三界遭受了外魔入侵,失却了本身的平衡。

“我的使命是找到造化玉碟,进入秩序之路潜伏,在我出发时刻之后的某一刻,完成自我觉醒,并夺取天道控制权。

“为此,我带来了太极图,它可以帮我完美与天道融合,成为天道的主载体,而后我会让自己陷入沉睡,一直到自己被惊醒。

“我前面,是这个,不对吗?,

对方沉默了。

周拯的感觉中,对方是一个近乎于老人的模样。

老的不是样貌,而是那颗道心。

“你失败了,”对方说。

周拯愣了下。

一股莫名的悲怆涌上心头,让在混沌海中浮沉了不知多久的他,都不由得有些失神。

“我失败了吗?”周拯喃喃道。

“嗯,”对方低声说着,“回去吧,回到你出发的那一刻,我在这的目的就是帮你回去,去找你在意的人,带着他们离开那個三界,你们可以靠着太极图相助,去其他三界继续生活。”

“那,”周拯轻声问,“我不就成为外魔了吗?”

“你在意的并不是他们,”对方道,“你只在意自己的亲与友,又何必伪善着去想救那些不相关的人?”

“伪善虽然听着不好,但总比真恶强一些,不是吗?,

周拯低声喃喃:

“我既然最开始没有拒绝,那现在就已经没了拒绝的余地,我可以去逃避自己的责任,但我无法面对自己的良心。

“可你做不到。”

“你试过了?”

“我试过了,你根本不知道里面是什么,这条路的最后,是你一点点被消磨掉所有的痕迹,成为天地、三界、宇宙、道则之海中,一个微小的涟漪或者起伏,也仅此而已。”

“那我们追求的,”周拯凝视着对方,“不就是这一点起伏吗?”

对方苦笑道:“我无法说服你。”

“我们的性格中有固执的成分,如果你能说服我,岂不是不会发生这段对话了吗?因果大道贯穿混沌海,反因果大道就是一切的根源,当混沌海在无数个可能性中诞生秩序,秩序拉伸出的因果逆转,就会让混沌海一直去诞生秩序,尽管在自感知的岁月刻度中,这个过程很漫长。

周拯话语一顿,继续问:

“前面有什么?让我多做一些准备,此前在混沌海中漫长岁月的流浪,我已经感觉自己出现了很多变化,道心快翻不起波澜。”

对方沉默了好一会,叹道:“有时候知道真相并不会快乐,我宁肯自己欺瞒我自己一段时日。”

周拯道:“我还是想去做成这件事。”

“老君错了。”

“老君错了?”

“嗯,”对方眼眶竟然微微泛红,“现在的我,就是以后刚领悟这个道理的你,我刚经历了十二次开天辟地,见证了十二个相似三界的诞生。”

周拯的表情一愣。

对方低声喃喃着:

“我已经快崩溃了,我坚持不住,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老君所推演出的道路,你跟李智勇一起推演出的道路,都是错的,造化玉碟具有唯一性,造化玉碟是这片混沌的产物。

“但秩序世界不是。”

“混沌海每次出现的涟漪,都有可能演化出秩序,造化玉碟决定了一个个三界具有相似性,我不断潜伏在这些三界的天道最底层,去观察、去等待,每次我都以为是咱们的世界,可每次捕捉到的信息都不同。

“前面没有敖莹、没有百花,每个天庭内的构造都不一样,而只有当天庭建立,你才能断定这个不是你要找的世界。

“十二......那不是自感知的岁月,而是从三界开辟到天庭建立,从鸿蒙、远古,上古,数百上千个元会后,才能去断定,那到底是不是我们的世界。

“你做不到的,现在的我已经在崩渍边缘,我只能来阻止你,最后的机会不在这,你无法在分母接近无限的可能性中,去找寻到那唯一的答案。

“谁都帮不了你。”

“你该回去了。”周拯说。

对方眼底写满了痛苦,凝视着周拯一阵,随后一声轻叹,身形化作流光,钻入了那口流光溢彩的井水。

周拯向前迈出一步。

一道身影挡在他眼前。

在“感知,中,这是个极为枯瘦的老人,静静地坐在前方的台阶上,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力气、泯灭了所有的神光,只剩下一幅枯骨,一双无神的老眼。

“第三十八次天地轮回了。”

老人传递着近乎古井无波,却残留了一丝丝波痕的意念。

“该怎么才能说服你......第一次抽身回来是最痛苦的,因为你要在那个世界所有生灵没察觉之前,领悟到什么是超脱,再利用天道去超脱,但你又不能去超脱,超脱之后就无法再寻找到回自己世界的路。

“第二次抽身就有经验多了。

“第二十三次轮回后,你会偶然遇到一位女娲娘娘,可惜她并不是来自于你的世界,但她会失落地告诉你,她找不到回去的路,而她的世界也需要拯救,那似乎是在一个狭隘的黑洞里,是一个反向且独立的世界。

“你帮不上她,但你会给她一些感悟。”

老人话语一顿:

“然后,这就是你在这三十八次天地轮回中,在三十八个近乎无限的岁月折磨下,所做的唯一件有意义的事。

“你只能去观察,你不能影响任何-个天道,并在最后抽身离开。“

“值得吗?”

周拯一言不发,向前迈出半步。

按老人身形消散,化作一束流光飞回漩涡中,开始了第三十九次。

半步迈完,一抹浅浅的、虚淡的影子站在前方,静静地看了周拯一眼,而后转身离开。

又一缕缕嗓音不断环绕,都在绝望中劝他放弃。

“老君可能只是把这当做了一线希望,他们或许已经解决了天道恶念。”

这是带着怀疑的口吻。

“何必。”

这是带着浓浓的绝望。

“为什么要去救呢?你已经见到了这么多的悲剧,那不过是无数悲剧中的一个,整个物质界的基调就是悲剧,因为它最终导向的就是寂灭归于混沌,维持整个混沌秩序系统的一切守恒,你救了,苟延残喘那微不足道的岁月,有意义吗?”

这是带着少许苦涩。

“停下吧,我已经快变得认不清自己的样子,我已经成怪物了,我为了不被消磨掉自己的意识和执念,已经快把自己改造成怪物了。”

这嗓音带着情绪的激荡与莫名的哭腔。

周拯不再停下。

他感知到,自己在形态上出现了变化。

他好像已经不能被称之为生灵。

可,这又有什么呢?

自己要做的只有一件事,回到自己的世界,掌控自己世界的天道。

一次不行,那就百次。

百次不行,那就万次、十万次。

周拯脚下出现了金色的纹路,他不断向前,逼近那座仙殿,他迈上台阶,无视着周围出现的越来越多的虚影。

那些虚影在凝望着他,似乎是怕自己忘记了什么。

执念不灭。

执念不灭。

执念不灭。

周拯顿住了脚步,不知不觉已经到了那口七彩斑斓的园井前。

他低头看着,有些愣神,毫无征兆地低头一跃。

前方出现了剧烈的光亮,那代表着道则在运转。

接下来该怎么办?

周拯茫然地看着,但很快,一道道不断出现、不断重复-套指令的虚影,让周拯迅速获得了前行的办法。

自己现在处于道则之海向外喷涌的泉流中。

先要领悟后续要用到的大道,在天地间比所有生灵都快一步修行,朝着超脱之路迅速迈进,隐藏自身、陷入沉睡、观察天地、等待天庭建立,去寻找自己的第一世,太乙救苦天尊。

周拯很快意识到,这些问题有多繁杂。

但他明白,更大的问题还在后面,自己必须提前做好心理准备。

如果一个虚影就代表,自己经历一次天地的轮回。

那这些虚影的数....未免太多了。

绝望是什么?

绝望是一种情绪,可以蚕食吞噬其他情绪,也可让执念不断熄灭。

最初开始天地轮回,周拯渐渐被绝望包裹了自身。

他必须时刻强调‘我,

而‘我,就是他最后的屏障,分割自己与混沌的屏障。

有时候,他也会跟自己对话,跟以前的自己,最多进行的对话,发生在自己第一次踏入天地轮回之前。

因为那时候的自己,有着最清晰的心念,可以不断去汲取营养。

而这也只是周拯在一次次天地轮回中,不得不掌握的一个小技能。

他还学会了不断自我构思、自我拆解、自我构造。

有时他会在无尽的孤寂中,不断构思自己的前路。

他会告诉自己:

“这其实是一个悖论,如果你抹掉了天道的意念,那你现在就不该存在,这是底层的逻辑。

“只有一个办法,就是你在天道最核心的思想区域,存留过漫长岁月,看开天辟地。

“你要成为天道中的寄生虫。

“你能确切明白这个意思,要潜伏、寄生,一直到你来混沌海后的一瞬间,再暴起发难,灭杀天道恶念,这才是拯救我的世界唯一办法。

“这很难,这需要你无数岁月保持清醒,躲过天道的自查,也有可能让你最后成为那个天道的恶念而不自知。

“真正的困难还在于,你很难很难能遇到自己世界的天道。

“天道是混沌海的一丝扰动,而这种扰动无处不在,每一个扰动都代表一个可能性,每一个可能性就是一个宇宙的前身,你要从无数的宇宙诞生到毁灭的过程中,去找寻你的那个世界。

“混沌海不展开岁月大道,所以你有足够的时间去做这些。”

“但你真的能支撑住吗?周拯?“

“最美的是这个‘一,,一切虚幻都是自‘一,而始。

“祝你好运,周拯。”

可这种自言自语的作用,越来越微弱。

他开始不断去强调本我的存在,为此,有时候也会开始干预那些世界。

他会跟自己经历的天地轮回中、那些有机会跳出去的强者打好关系,给他们一点好处,一点照拂,然后想着让他们回头给自己一点帮助。

他知道,自己这个荒唐、荒凉的故事,已经在超脱者们的口中传开了。

他好像成为了笑柄。

但他并不在意。

他早已能随时超脱出去,从这个苦海中离开,他的记忆也已经渐渐忘却,但他总觉得,自己是承受不住放弃之后的后悔情绪。

死亡是最浅层的逃避方式。

他必须正视这一切,他必须......他......

‘我的名字呢?‘

他喃喃问着,陷入沉思,等待着自己那浩如烟海、无法计算的记忆海洋,浮现出那一丝丝灵光。

他赶紧扑过去,将那灵光用力抱住,忍不住低头呜咽。

他是周拯。

为了救自己的世界,在不断经历天地轮回。

必须想更多办法了,必须主动将这-点灵光封存起来,把周拯这两个字封存起来,作为自己最核心的本我意相。

‘我是周拯,这是我的永恒真理。,

他喃喃着:

‘我也是观测者,在观测宇宙的更替,寻找目标宇宙。,

‘目标宇宙标记点:三界发展固定大事表,名为天庭组织的建立,对青华帝君太乙救苦天尊的本我辨识。

‘开始观测一号宇宙,寻找可能存在标记点。‘

......

1号宇宙,监测为修行类宇宙,龙凤之战结果为凤族获胜,退出该宇宙。

2号宇宙,监测为修行类宇宙,巫妖之战人类被屠尽,人类无后续复兴,妖庭存在岁月过场,退出该宇宙。

6号宇宙,监测为非修行类宇宙,道则差异过大,退出该宇宙。

7号宇宙,女娲死于远古,事件无法对应,退出该宇宙。

我是观测者周拯。

我把自己的记忆化作了真理,存储在道则之海的核心,这样我才不会忘记我在找寻什么。

是的,我需要不断为自己重复强调这些事。

我在找寻我诞生的宇宙,我在夺舍天道初萌的意识,我会成为了新的天道,但混沌海的演变有无数的可能,我的前方摆着无数岔路,我必须回去,回到我的爱人和朋友们身边,他们需要我。

我只能选择一条岔路去走,代替他们宇宙的意识,观察这个宇宙的演变,守护着他们慢慢成长,对比过后确认结果,非我找寻的路,我便要回到自己的出发点,等待下一个宇宙的开辟。

我是周拯。

...

第93号宇宙。

我找不到自己的家乡在哪。

无限的可能性就代表了无穷无尽的探索。

错的,都是错的。

我的真理有崩坏的可能,我必须选择压抑我的情绪。

我是周拯。

...

第102号宇宙。

我必须克服绝望,绝望是无用的,我能找到自己的家乡。

错误之中蕴含着正确。

那些超脱者已开始传诵我的名,我帮了很多超脱者了,我发现,那个规则似乎是未来的我定下的,既超脱者不可回归自己超脱出的宇宙。

我叫周拯。

我是一名观测者。

...

第1023号宇宙。

我是监测者。

我在寻找信标。

我是宇宙观测者,我能跨越时空,掌握时空的真理,真理为:

我是周拯,我在寻找家乡。

...

第13340号宇宙。

我不知道自己记录这些有什么意义。

我忘记了自己要寻找什么。

我只能不断前行,不断找寻,不断思索,不断回忆,以防自己变成空白。

空白才没有意义。

我是宇宙的监测者,他们称呼我为时空管理者。

我虽忘记了为什么会这么想,但我想,是他们误会了些什么。

第122393号宇宙。

遇到了一个有意思的家伙,他的能力很不错,我将管理时空的真理分给了他部分权限去执掌。

我不喜欢去调和超脱者之间的矛盾,那不是与我有关的事。

我是宇宙的观测者,我存在的目的,是去观察一个个宇宙,这很有趣,每个宇宙都是相似的,但差异积累起来,就会演化出无数的可能性。

但似乎,我还有另一个原初的冲动。

我需要看看我的真理了。

我是周拯,我在寻找家乡,好低级的愿望。

...

第6213494号宇宙。

发现异常。

信标确认。

差异性确认。

远古世界,确认。

上古世界,确认。

历史世界,确认。

天庭建立,特征确认。

天道....确认!

外魔入...确认!

‘我在确认什么?“

时空管理者喃喃着。

他站在深邃、幽暗的天道之地,注视着那团被一股股黑气侵蚀的金色光球,那颗光球就是没有诞生自主意识的天道。

‘它被外魔侵袭了?,

时空管理者闭目凝思,眼底带着几分疑惑。

他在寻找,自己为何会突然体会到喜悦、激动的微弱情绪,这种情绪他已经太久太久、太久太久没有体会到了。

他饶有兴致地摸着下巴,开始观察那团黑气的变化,虽然他可以随手就将这团黑气捏碎,但他却泛起了本能的恐惧。

他不能直接出手,那样会毁了一切。

一抹灵光悄悄闪烁。

时空管理者突然怔了下,他低头看着下方,眼圈默默的有些泛红,本已没了实体的他,渐渐恢复了人形,化作了一一个苍老的青年,站在被黑化的天道之后。

他忍耐着。

忍耐着突然翻涌出的情绪,静静等待着。

他决定越过后面的一千八百年。

岁月长河在他面前展露出了明显的刻度,他向前拨弄着,寻找着,轻松就抵达了自己离开这个世界的那个瞬间。

他看着站在三界边缘,对着天空出神的那两道身影。

他突然呜咽了起来。

他默默地在无形与有形的边界蹲了下去。

他捂着双眼、不住的低吼,浑身在轻轻战栗,双手止不住的抖动。

隆--

背后莫名传来了大道的震颤。

他扭头看去,看到了-道道飞驰的流光,看到了那不断肆虐的黑气。

时空管理者的手指轻轻颤抖着,额头有微弱道韵流转,自身已恢复此前的淡定。

他打开了自己的真理。

他最后一次打开了自己的真理。

“我叫周拯。-“

“我是来拯救世界的。”

“就这样。”

周拯轻轻叹了口气。

一缕微风在前面那两个女孩耳旁吹拂而过,带去了他的一声笑语,让那两个女孩禁不住怔愣在原地。

“我回来了,不过,我要先去解决一下三界的小问题。

“不用担心。”

“计划很顺利。”

看《天庭最后一个大佬》最快更新请浏览器输入--到518进行查看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香书小说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284章 正式认识下

98.99%
目录
共29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