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妖魔乱,故人来

第37章 妖魔乱,故人来

风磬放下鼠标,揉了揉有点僵硬的手腕。

一旁那换上了比基尼主题的狐妖侍女捧着香烟打火机烟灰缸跪伏向前,仿佛桌子上摆不开这三个物件一样。

没办法,这是她们唯一能服侍的内容了。

很快,随着风磬缓缓吐出一圈烟雾,他淡定地道了声:

“讲。”

“启禀大王,”狐妖丞相娇滴滴地喊着,“正面战事已被复天盟稳住,他们六家的主力也陷入了苦战,正要咱们从侧方赶去支援。”

“侧方其它五家怎么说?”

“自都是不肯的,”狐妖柔声道,“此前收复的失地,尽被正面那六家分走,却是不肯给咱们半块肉吃,其它五家又非傻子,不可能为他们平白耗费兵力。”

风磬淡然道:“我们只需要做到跟其它五家共进退,不必太显眼就可。”

“是……大王,您可是有什么心事?”

“嗯?”风磬横扫了一眼。

狐妖身子一颤,连忙跪伏:“奴婢逾越了。”

“起来吧,”风磬淡然道,“可还有其它要禀告的。”

“大王,正面战事陷入泥潭,木玄婆婆提议,派一批高手去扰乱复天盟后方,也就是派人去送死的意思。”

风磬哼了声:“木玄婆婆就喜欢搞这些邪门歪道,让她自己派吧,我族不必白白流血。”

“是,大王。”

风磬摆了摆手,随之轻轻叹了口气,对着屏幕中的氪金光效微微发愣。

叮叮!

右下角有聊天框弹了出来。

风磬随手打开聊天框扫了眼,不由得轻轻皱眉。

【我一笑生花:哥处CP吗?可语音唷,会夹子音。】

哼,这些虚浮且空洞的女人。

【漃寞煙錇謌:不处,单着。】

叮叮叮!

【我一笑生花:哈哈哈,你为什么要单着,是丁克族吗?】

风磬有点不耐地回了句:

【漃寞煙錇謌:刚被人伤过,对这种事已经绝缘。】

【我一笑生花:有瓜?可以吃瓜吗!】

风磬顿时各种摇头。

这些人类女性怎么都喜欢戳别人伤疤?烦不烦啊!真的是,没有礼貌!

很快,顶层回响起了噼里啪啦的敲键盘声,余音绕梁,一时不绝。

……

‘入特殊调查组的第六天,感觉还不错,修行速度没有减缓,一直在屋里打坐,还不如定时出去走走。’

单人沙发中,周拯拿着一枚玉符,静静坐着输入文字。

他这是修行日志,可不是不正经的日记。

搬到这栋小别墅后,居住条件有了明显的提升,除了独立卫浴,还有了衣帽间、修行静室,毕竟整个二楼都是他和敖莹的。

在周拯的要求下,李智勇分别给三层楼设下了不同的隔绝阵法,以保证个人隐私。

敖莹也用龙族秘法在二楼布置了一番,随后就开始没事穿个睡衣到处乱晃……

周拯修行之余,得到了免费磨砺心境与毅力的机会。

周拯还抽空去了一趟主城区,把自己租住的公寓退了。

虽然现在每个月有大笔物质补贴,开始辟谷后,对凡俗的金钱观念也逐渐发生变化,但整个社会资源总量有限,自己既然没了需求,也就不必霸占多余的资源。

“二莹,今天要一起出去的。”

敖莹在衣帽间露头看着周拯:“我已经准备好了,看!”

她从布帘后跳了出来,

展示着那套小号制服。

周拯不得不感慨,同样的打扮——打内的黑色衬衫与修身长裤,打外的深蓝色风衣;自己穿上也就是个普通干员,她穿上明显就是‘局长的女儿’!

“记得戴口罩。”

“遵命,组长大人!”

周拯不由笑眯了眼,着实想用手指捏一捏这可人的脸蛋。

敖莹跟着一起巡逻,月无双自然也就找到伴了。

周拯发现,自己可以理解还算高深的高境界法术,可以理解许多晦涩难懂的修行口诀;

但实在理解不了女生这奇怪的友谊。

这一人一鱼明明之前都不熟,敖莹甜甜地喊了几声月姐姐,月无双先是有些手足无措,然后……就成了敖莹的‘十年老姐’,带着敖莹开始吃喝玩乐。

没有紧急出勤任务时,他们有固定巡逻的区域,每天在这里待够六个小时就可以回去修行。

冯不归给他们安排的本来是比较和平的区域,有第三工业岛的繁华商圈。

可惜,来了之后一直有紧急任务,他们几个也很少能上街采风。

今天倒是不错。

人来人往的广场凉亭,肖笙与几名穿着保安制服的大哥聊着天,说的吐沫星子乱飞。

李智勇闭目站在一侧角落,似乎已进入状态修行,实际上一直分散灵识观察他们负责的片区。

敖莹与月无双已经去商场里面看衣服了。

如果男生之间增进友谊的最好方式是喝酒,那女生对应的行为,应该就是一起逛街、美甲、护肤、吐槽衣服丑……等等。

周拯这个组长却是最勤快的,不断在各处巡视,很认真的对待这份工作。

扶老奶奶过马路,帮助孕妇提重物,照顾落单的幼崽,找找走丢的宠物,巡逻工作异常充实。

听到对方的感谢声时,周拯也觉得自己道心更润了一些。

“奇怪,今天怎么这么平静。”

蓝牙耳机中传来肖笙的嘀咕:“前几天那些东西不是挺活跃的吗。”

“你可别乌鸦嘴,”周拯笑骂,“能平和点多好,没有妖魔或者身有煞气的灵物,也就代表着没有受害者。”

肖笙啧啧笑着:“班长你咋还这么迷信,要我真能乌鸦嘴,给自己反向乌鸦嘴说几声‘我突破不了’、‘我突破不了’,那我不就能突破了?

“这都没啥修行依据的事。”

然而肖笙话语刚落。

“周拯,周拯,能听到吗?”

肩上的对讲机传来冯不归的大吼声:“地址我发给你了,赶紧过去!那边两队人陷入苦战,已经出现伤亡!”

“明白。”

周拯看了眼远处凉亭中的肖笙,后者张着嘴愣了一阵,随后就开始不断念叨着什么。

等敖莹和月无双冲出商场,五人一同上了路边房车冲向事发地点,周拯总算听清了肖笙的话语。

“我突破不了、我突破不了、我突破不了……”

敖莹用关切的目光注视着肖笙,对周拯投去了疑惑的眼神。

周拯指了指脑子,随后满是遗憾地摇摇头,敖莹轻轻一叹,开始想龙宫还有没有上古灵脉核桃。

工业岛之所以妖魔频发,主要是因为这里有许多老旧的厂区和公园,还有一些不规范的租房服务,以及每到晚上就有很多大姐姐站在路边刷手机的隐蔽街巷;

这些都给那些居住证到期或者犯了罪的灵物,提供了优秀的庇护所。

今天出事的地方,就是在一处对外出租的老旧公寓楼。

好在斗法是在楼顶,接下来需要清理记忆的民众不会太多,网上需要删掉的视频和图片也会少一些。

周拯几人一同赶到时,战斗其实已经接近尾声。

二十多名穿着相同制服的队员,正在围攻一团被浓雾包裹的强壮身影;

后者洒出带有剧烈腐蚀性的雾气,让这些队员不敢近身,只能远处催动法术、扔出法器和符箓。

那妖魔已是强弩之末,此刻不断大吼着,试图将周围那些队员吓走。

“嚯,这家伙吸了多少厉鬼?”

肖笙吊儿郎当地笑着:“组长,专业对口,请求出击。”

周拯叮嘱道:“去吧,不要抢其他队的功劳,收拾了妖魔就交给他们处理。”

“好嘞!”

肖笙对周拯挑了挑眉,而后从车窗直接钻了出去,身形一跃飞至半空,招出了那只曾经登场过的大葫芦。

——施法前摇特别长的那个。

肖笙身周氤氲仙光,口中念念有词催动法宝,将那只妖魔身周鬼灵气息尽数吸走。

妖魔双腿一弯跪伏在地,满是无力地双手撑地,身体长出一根根青色毛发,额头长出了犄角,抬头怒视着肖笙。

“你们都要死!都要死!”

“哼!”

肖笙剑指向前一点,一张黄纸符凭空划过,贯穿了妖魔肩头。

“说的就跟你能长生不老一样。”

前后不过几秒,这妖魔恢复成了山羊本体,无力地躺在地上,周围队员一拥而上。

肖笙给自己贴了个符,让身形隐去,回到房车方才显露影踪。

“干得不错,”周拯夸奖了声。

肖笙顿时嘿嘿笑着,坐姿都开始‘大爷’了起来。

“不过,”周拯拿出手机,对着肖笙晃了晃,“咱们可能要加个班,又有地方出事,还不止一处。”

李智勇道:“如果是四处救火,不如分组行动,我、班长与敖小姐、肖笙与月小姐分成三组,各自支援不同的地点。”

“可以,”周拯正色道,“一切小心行事,最近这几天妖魔活动越发频繁,情况有些不对劲。”

“明白!”

四位队员齐声应答,周拯立刻与冯不归接洽。

李智勇临走前,用胳膊肘撞了下肖笙,视线余光打量了下似乎有些紧张的月无双,笑容颇多深意。

肖笙仔细思考了一会,很快就了然一笑。

比速度是吧?

那就看谁先解决!

燃起来了,那久违的天将攀比心。

……

晚上八点,特殊调查组大院灯火通亮。

冯不归带着两只黑眼圈,抱着咖啡杯打了个哈欠,看着眼前站着的半数组长,轻轻叹了口气。

就这工作强度,先天横练大圆满也撑不住啊。

“现在可以确定的是,最近这一周抓到的二十多只妖魔,都是近期来的隆辰。

“我们调用了大批警力来进行监控比对,他们的面孔都是在一周前的某个时间点开始出现,很集中。”

有中年大叔问:“是那些妖魔想让我们后方乱起来,动摇前线将士们的士气?”

“应该是了,”冯不归低声道,“这些可能就是妖兵,我们审讯工作一直没有进展,他们一个个口风咬的很死。”

“我可以试试审讯吗?”

周拯在旁举手发言:“来的时候,我的组员告诉我,他有办法让这些妖魔开口。”

“可以啊,当然可以!”

冯不归咧嘴笑着:

“你这几个队友,两个神荧一个大归墟境,那都是咱们整个隆辰特殊调查组的王牌了!快,让他们有招快用!我给他们请功!”

“好,我马上让他们过来。”

周拯扭头就开始打电话,肖笙与李智勇联袂而来。

特殊调查组的审讯室还比较专业,现代审讯室该有的配件都有,还多了许多封禁阵法,能够直接压制千年道行以下的妖魔。

周拯与冯不归在外面看了一阵,也算见识了肖笙与李智勇的手段。

两人各审一只人形妖魔,肖笙二话不说直接开打,把对方拖到墙角就是一顿猛揍,-打的那妖魔血肉模糊,却没什么致命伤害。

冯不归小声嘀咕:“这哥们以前干啥的?”

周拯:天庭当差。

“可能是对妖魔有恨意吧。”

“嗯,下手的手法倒是很专业,不愧是归墟境大修,我们打他们都是不痛不痒啊。”

周拯纳闷道:“冯队你怎么知道他境界的?”

“他来第二天就自己说了啊。”

“行吧,”周拯背着手一阵摇头,又仔细打量李智勇的行动。

比起肖笙,李智勇就文雅多了,此刻翘着二郎腿坐在单人椅中,仔细看着手中的物理著作,全然没有开口的意思。

一旁的惨叫声不断传来,李智勇面前的妖魔面色渐渐惨白,表情时而哭丧,时而颤抖。

十多分钟后。

肖笙晃了晃头,拳头滴答着绿色血液,迈步走了过来:“坏了,忘了问他了,就光用刑了。”

“该这个了。”

“我带个拳套。”

“我、我说……”

那妖魔嘴唇哆嗦着:“上仙,您先问我再打,我、我都可以说。”

差不多同一时刻。

主城区边缘的某处公墓。

周拯每年都会去两次的墓前,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两朵白色的康乃馨,花瓣还浸润着露水,无比新鲜。

……

【PS:更新时间改为中午十二点和晚上九点。归努力过了,但实在是……早上起不来。

感谢新盟‘Drizzt_Maxs’、‘楚柳拂面’的大力支持!】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37章 妖魔乱,故人来

14.63%
目录
共28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