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训龙高手

第5章 训龙高手

清晨。

浅白地板砖折射着清晨的阳光,照亮了这处不大的客厅。

带着朝露的微风吹起了窗帘,送来了一缕缕新鲜的空气。

沙发上,周拯睡的正安逸。

那道小巧的身影悄悄飘了过来,掐腰站在沙发旁,对周拯做了个凶巴巴的表情,又低头看了他一阵,露出几分略带狡黠的笑意。

她手指绽出少许金光,化成了两个棉塞的形状,堵住了周拯的耳朵。

随后慢慢蹲了下去,像是做贼般,开始收拾有些杂乱的地毯。

不多时,房间恢复整洁,敖莹脚尖轻点飞去厨房,熟练地燃起了炉灶。

周拯是被荷包蛋的香味唤醒的。

他睁开眼,下意识看向沙发旁的餐桌,果然看到了几股升腾的热气。

“敖小姐?”

周拯小声呼唤着。

睁眼没发现那个小家伙的存在,让他目光在房间中搜寻,停留在卫生间的毛玻璃门。

神仙也需要洗澡?

周拯眨眨眼,突然想到了一个比较严肃的问题。

她虽然前世是真龙,但如今却是一条小鱼,离开水太久会不会窒息?

咔。

卫生间的门打开,敖莹擦拭着长发慢慢飘了出来。

擦头发时,她纤柔的身段微微侧倾,让雪白的脖颈更显修长。

而当她素手挽起秀发,在脑后转了几圈,用一根玉簪斜插,少女的清爽与女性的柔媚在她身上完美融合。

“夫君怎得……这般看着妾身……”

周拯干咳一声掩饰下尴尬,拍拍大腿站起身来,装作无事发生地走去餐桌旁。

早饭较为清淡,很合周拯的口味。

他闷头吃着,想着昨晚那条狗与自己的聊天,不知道该如何开启话端。

敖莹乖巧地坐在侧旁,两只小手托着下巴,不经意间便会对着周拯出神,仿佛要在他脸上看出点什么仙法大道。

“你不用吃饭吗?”周拯纯属没话找话。

“妾身已经辟谷,”敖莹柔声道,“可以吃,也可以不吃。”

周拯了然地点点头,像是一个精通修行之法的老学究。

心底却对啸月的话更信了几分。

他想起昨晚想到的,那几个最感兴趣的问题,比如临世仙人实力怎么样?有什么战力参考单位吗?

凡人是不是可以通过修行成仙?

要什么样的法术的威力才能跟蓝星的高杀伤力威力相媲美?

还有他最关心的问题——仙人能不能搞来大型陨石,在蓝星外太空往蓝星扔?那玩意劲最大!

可这些千言万语涌到嘴边,最后汇成了一句:

“你昨晚休息的怎么样?”

“嗯……”

敖莹轻吟几声,抿嘴笑着:“怎么说呢,是最近这几年第一次睡着呢。”

周拯略有些意外:“你平时失眠这么严重?”

“夫君是在关心我吗?”

敖莹双眼亮晶晶的。

周拯手一抖,筷子都差点拿不稳:“喊我周拯就行!您要开心,哎,就喊声小周!”

敖莹噗嗤笑着。

她那张巴掌大小的脸蛋周围,绽出了一朵朵纯白小花。

周拯抬头看向敖莹,略有些犹豫:“那个……”

“嗯?”

敖莹立刻放下手中的食谱,专心听着,表情乖巧、端庄、贤惠、懂事。

周拯道:“你昨晚听到我跟啸月教官聊的语音吗?”

“呃,

这个……夫君看那边!有妖怪!”

“哎!先把话解释清楚!”

敖莹转身要飞,一只大手捏住她的衣领,像是放风筝般将她拽了回来。

她身子好轻。

“先把话说清楚!”

周拯的表情无比严肃。

少顷,敖莹坐在餐椅中,吞吞吐吐地解释着:“总之就是,夫君可以当做,我家里可能有点势力,嗯!超级财团的背后掌控者!”

超级财团……

“你是霸道总裁文看多了吗?”周拯额头挂满黑线。

“嘻嘻,我只看过一点点,平时还是要修行的嘛。”

敖莹清清嗓子,收起了刚才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娇憨,正色道:

“那位啸月大人夫君是可以信任的,它未有欺瞒夫君之处,不过它有一点说错了……我并不是偷偷跑出来的,家中大姐知晓我的行踪,我们前世并无血缘关系,她也不会干预我的决定。”

周拯微微点头,如此倒是松了口气。

总算可以暂时排除龙宫那边报警的可能性了。

也不对,龙宫找谁报警?

神仙也有执法部门?

周拯嘀咕道:“我还有些不理解,此地的守护者为什么是……一只挺可爱的狗狗。”

“夫君,人家是神犬。”

敖莹不断轻笑,解释道:

“天狗一族都是不修人形的,啸月大人本身的实力很强,它与一冰一火两位仙子,负责守护临近东海的十二城市群,隆辰市就是他们的大本营。

“这里还有很多投靠复天盟的无害小妖呢,不过都集中在主城区外面。

“我还听大姐说,临东海的十二城藏了一位大人物,不过对方神龙见首不见尾,大姐也只是隐隐察觉到了对方的道韵。”

大人物?

周拯不明所以。

他想到接下来自己要抛出去的问题,没来由地有些忐忑,但仔细思量后,周拯犹自问了出来:

“那昨天我跟啸月大人聊的那些话,你是怎么看的?”

敖莹小嘴一抿、双目一凝,咬牙切齿地道了句:“总有一天,我定要在自己的姓氏前添一个周字!”

“咳!咳咳咳!”

周拯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

“别这样,别这样,女妖来的时候你也救了我一次,恩情什么的两清了。”

他又问:“敖小姐现在具体年龄多大了?”

这令鱼窒息的问题。

敖莹嘀咕着:“如果加上前世,妾身已三千六百二十五岁零六个月,夫君的命格直接位列仙班呢。”

“那不算前世呢?”周拯表情渐渐严肃。

敖莹目光闪躲且含糊其辞:“妾身这一世……总之是过了十五岁的……”

“嗯,那应该是还不足十五岁。”

“可妾身前世记忆是在的,从人格的角度考虑,确实已经是三千多岁的神仙了!当然这也很年轻的说。”

周拯沉吟几声:“敖莹,虽然我知道说这个有些迂腐,但我还是想说,你现在还处于法律保护的年纪。”

“可我是神仙呀。”

敖莹嗓音越来越低,不太敢去直视周拯。

却是羞怯居多。

周拯目光越发深邃:

“我们必须好好谈谈这个问题。

“我可以先给你一个许诺,你如果喜欢,而且家人同意,可以一直住在我这。

“稍后我单独给你隔一个卧室出来,甚至我可以租一套更大的房子,我不会赶你走,也不会对你有任何过分的举动。”

“当真?我真的可以住下吗?”

敖莹双眼冒出了两颗小星星。

周拯笑了笑,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是中了某个圈套。

那种预期目标是六十分,先按一百分要求,随后退而求其次达到八十分的计策……多虑了,应该是多虑了。

这小鱼如此单纯无害、天真可爱,怎么会有这么多心眼儿!

周拯道:“敖莹,如果接下来说的话有冒犯到你的地方,你多担待。”

敖莹见周拯神情郑重,坐姿更为端庄了几分。

她小声道:“请夫君训示。”

“我不是说你如何,只是觉得现在咱们的关系有点不对劲。”

周拯看着敖莹,缓声道:

“我……算了,我也没资格去说教别人。

“我其实想说,如果我坦然接受了你的报恩,我会鄙视自己一辈子,但我并不排斥拥有你这样神秘且可爱的朋友。

“所以,夫君这两个字真的不要再喊了,我很容易就信了。

“我叫周拯,你可以喊我名字,或者随意给我起个外号,只要不是侮辱性的都可以。”

敖莹小嘴一抿,可怜巴巴地看向周拯。

“可是……”

周拯唯恐自己心软,也不敢多看她,径直走去电视旁的游戏机。

他笑着问:“要打游戏吗?昨天你没通关的那个?还是我给你推荐一个新的?我看看这里还有什么,《驯龙高手叁》,呃,无意冒犯。”

“夫君!”

“换个称呼吧,”周拯头也不回地应着。

“周?”

周拯顿时松了口气。

他刚转过身,敖莹已飘到他面前。

她笑嘻嘻地道:“外面天气不错,我们出去走走吧!”

出去?周拯对此颇有疑虑。

“你这样子可以吗?”

“夫……周你答应了吗?”

“当然,你想去哪我给您做导游,免费且不乱搞附加值的那种。”

“那你稍等!我去换身衣服!”

敖莹身形化作一束金光飞回卧室,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周拯拿着手机仔细斟酌了下,还是给车间主任发了个请假短信过去,毕竟事关自己的工资大事,对方很快就给了批准的回复。

但周拯万万没想到,他在客厅这一等,就等了一个多小时。

……

‘她原来会走路。’

公寓所在小区,大门外的林荫路上。

周拯一眼看去,只觉视线毫无阻碍;略微低头,就看到了那两只来回晃荡的双马尾。

敖莹不穿古裙时,给周拯的感觉竟与此前完全不同。

浅蓝色的短袖与牛仔短裤有点节省布料,当她抬手时,就会露出那小巧的腰身,纤柔若初春之细柳。

她虽个头还不高,身材比例却已十分出众;

尤其是那双纤腿笔直纤长,不用任何丝袜包裹就已是柔顺光滑。

这回头率,奇高无比。

很多眼熟周拯的人,都在奇怪他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如此可爱的妹妹。

有没有这么一种可能,她在家里喜欢飘着,是因为……

个头还没长起来?

周拯抬手在她头顶比划,刚好到自己胸口。

敖莹努力踮脚,随后轻哼了声,主动后退半步,不再走在周拯身前。

她眼珠一转,想趁周拯不注意去抱住他胳膊;但当周拯低头看了过来,敖莹小手划向耳旁,整理了下耳旁的头发。

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周,我们去哪?”

敖莹想起出门前周拯的强烈要求,暂时改换了称呼,小声问:“要打车吗?城市里不能乱用法术,不然会被这里的守护者找上来的。”

“你在城市里生活过吗?”

周拯脸上写满好奇。

“没有呀,”敖莹得意地笑着,“但我经常看一些书籍,还有姐姐带给我的影片,我家里有台寿命高达三十多岁的影碟机呢!”

说着,她双手掐腰,得意洋洋地道了句:

“今天咱也算进城见世面了!”

周拯想了想,笑道:“先去给你买个手机,如果想融入现代生活,手机必不可少……”

敖莹左右看了看,凑到周拯身前,借着周拯的身体遮挡旁人视线,凭空拽出了一只小巧的紫色手提包。

周拯有点做贼心虚地四处看了眼,小声问:“不是不能用法术?”

“不被人发现就没事啦,看。”

敖莹献宝式的举起了一只带着粉色手机壳的手机,还是上半年出的最新款。

随后她又自信满满地演练了下发短信、打电话、网上冲浪的规范操作,满是期待地看着周拯。

周拯竖起大拇指,给出独家认证:“资深网民。”

“嗯哼!”

敖莹故意露出得意洋洋状,又道:“周你知道,我这么早来找你,主要原因和次要原因是什么吗?”

周拯左右寻找着计程车,配合地问着:“主要原因?”

敖莹抿了抿嘴,下意识挪开视线,但又将目光挪了回来,盯着周拯的脸庞。

她柔声道:“你救我时我刚恢复前世记忆,所以一直想再见你一面,这成了我心底最大的执念,多等一日都是难熬的。”

周拯蹭蹭鼻尖:“还是说说次要原因。”

“海里没网。”

周拯额头挂满黑线,顿时凌乱当场。

敖莹动作优雅地掩口轻笑,眼底挂着少许狡黠。

一辆黄色出租车缓缓靠边,周拯主动引路,为敖莹拉开车门。

他突然想到了点什么,看着敖莹手中的手机,等敖莹在后座挪去内侧,矮身坐了进去。

“师傅,星光广场。”

现在的出租车司机都这么正规了吗?这司机高高瘦瘦,还西装革履戴墨镜,打扮的像是要去拍电影一样。

周拯目中划过少许狐疑。

是错觉吗?

为什么感觉这个司机有点不正常?

周拯看了眼敖莹,发现敖莹低头摆弄手机,心底略微思忖,又莞尔轻笑。

神仙都没发现异常,自己这个小凡人大概就是多虑了。

黄皮出租车汇入车流,驶向了城市更繁华的方向。

与此同时。

福满多诊所,二楼会诊室。

福伯拉上窗帘,慢悠悠地走回自己的座椅,瞥了眼趴在地上的小灰狗,目中流露着少许思索。

“他主动提出来要加入你们?”

“是,是,”啸月忙道,“聊天的录音您不是都听到了……”

福伯沉默了许久。

一缕昏暗的光透过窗帘缝隙抹在他富态的面容上,多了几分阴晴不定。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5章 训龙高手

1.74%
目录
共28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