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惠岸行者,在线……

第五十五章 惠岸行者,在线……

这是神仙吧?应该是神仙吧?

不然就凭对方这一手从天而降、神出鬼没的手段,如果是妖魔一方的大佬,那自己小队今晚估计没救了。

周拯注视着客厅内这人的背影,暗中打了个手势,让三人联络冰柠与啸月教官。

他打量着屋内的人影,看身影轮廓应该是个男性,隐隐还有几分少年之感。

尤其是对方的发型——用布巾包起了‘丸子头’——更像是少年人才有的打扮。

他身形不算魁梧,上身是青衣打内,外面套了一件古铜色胸甲,腰间的束腰似也是同种材质,一条铁色长裤略显宽松。

明明是少年背影,但此刻负手而立,又显得有些老成。

周拯瞧了眼身旁三人,发现他们三个沉思的沉思、紧张的紧张,也只能自己这个小组长站出来了。

“这位前辈,有什么指教吗?”

周拯差点就用上气泡音。

来人轻轻叹了口气,踩着黑底麒麟靴的双脚挪动,转身看向了四人。

好俊俏的少年。

柳叶偏细眉,蕴光瑞凤眼,居中驼峰鼻,窄唇招风耳。

少年此刻莞尔一笑,嗓音也颇为温柔:“冒昧打扰,诸位见谅,只是路过这颗星辰时,感应到了家父宝物的气息,故来此查探一番。”

一直面露回忆神色的肖笙脱口而出:“惠岸行者!”

少年含笑点头,打量了肖笙几眼,拱手行礼:“此前并未注意,不曾想还有家父袍泽在此,小侄失礼了。”

“不敢不敢,”肖笙顿时拘禁了起来,“末将平添末流,不敢当行者之礼,行者唤我肖笙就是。”

一旁月无双眨眨眼,她倒是没见过肖笙这般正经的模样。

肖笙主动走向前招呼,请少年一旁上座,少年颔首答应,言说自己也想问问他们关于这件宝物的来历。

周拯拿出手机刚要千度一下惠岸行者是谁,李智勇已是抬手拍拍周拯后背,手指顺势写了两个字。

木吒。

周拯眼前一亮,脑海中蹦出了一连串的词汇。

观音菩萨的弟子;

托塔李天王的二子;

闹海哪吒的二哥!

木吒打量了客厅几眼,对这里的装修风格颇感奇特,在沙发入座时还轻轻晃了晃身体,意外的有点……小活泼。

木吒笑道:“这星辰之上的人世间,与其它地界也是不同的,有些新奇。”

周拯对月无双小声道:“泡茶。”

“嗯嗯,”穿着卡通睡衣的月无双快步赶去厨房。

“行者有所不知……”

肖笙在旁站着,简单介绍着蓝星的风土人情。

说话时,肖笙忍不住瞧了眼周拯和李智勇,投来了求救的目光。

他可不擅长应付大佬啊!

他上辈子也就普普通通一个天庭小将!

周拯和李智勇一个看天、一个看地,背着手站在旁边,完全没有向前搭话的意思。

月无双端着热茶款款而来,并腿矮身将茶杯放在茶几,动作没有任何失礼之处。

木吒与肖笙寒暄了几句,这才指着那幅山水画,有些含蓄地问:“不知几位从何得到的这件宝物?”

“班长、咳,班长?”

“这是啸月教官借我们用的,”周拯笑着向前,“啸月教官是天狗一族,也是这个人世间降临的复天盟神仙。”

“原来如此,家父用过的旧物应是随着天庭宝库被复天盟接管了。”

木吒轻轻叹了口气,那张干净秀气的少年面容上,露出了几分忧虑。

“家父百年前留下一封书信就没了音讯,我们兄弟三人正不断搜寻……唉,失礼了,却是空欢喜一场。”

周拯正色道:“行者客气。”

肖笙问:“行者说是路过这颗星辰,您本来是……”

“唉,”木吒叹道,“三界正值混乱之世,善财师弟心思不定,又跑出来想去做个妖王逍遥自在,老师派我外出搜寻他的踪迹,带他回去安心修行。”

善财?善财童子?

周拯这个倒是知道,小甜甜、咳,那位牛夫人的儿子红孩儿嘛。

西游记里的圣婴大王,绝活是三昧真火,喜欢穿肚兜,善变化之法。

木吒突然看向周拯,目中流转着几分回忆,喃喃道:“这位兄台看着有些面善,为何我又想不起在何处见过?”

周拯倒是毫不怯场:“我前世可能只是个无名小仙,大概是跟行者有过一面之缘。”

“似乎有些不对劲,按理说我该记得才是,为何搜索记忆,并无兄台的容貌?”

木吒盯着周拯,目中划过青色光亮,又抬起手掌掐指推算,很快就轻咦了一声:“天机蒙蔽?”

言罢,木吒眼底泛起了浓郁的……好胜心。

肖笙小声嘀咕:“天机?天道不是都被那个人弄没了吗?咋天机还在啊。”

木吒目光暂时从周拯身上挪开,笑道:

“此事说来话长,此前确实都觉得天道已坏,苍天已死。

“不过家师与诸位大能前些年论道时,联手探查三界六道九天十地,发现天机并未断绝。

“天道因天庭崩碎遭了重创,如今又被二郎显圣真君镇压于天界废墟,故造化不显、天地失常,各地妖魔横行。”

周拯在旁嘀咕:“那位真君这么勇的吗?”

“哈哈哈哈,勇?二郎显圣真君确实很勇,他心底一直对天庭不满,也是因大天尊下令晒死了他的母亲。”

木吒收敛笑意,叹道:

“西游之后,天庭有些越发极端,天条越发严苛,众仙神苦不堪言,不然单凭真君一方,也动不得天庭根基。”

肖笙连忙岔开话题:“观音菩萨可安否?”

“家师一切安好,”木吒道,“可惜三十六佛大半不知去处,不然也不会有这般糟乱的局面。”

周拯在旁微微点头。

看来,这位大佬的立场应该也是善良守序……呃,天庭佛门。

木吒又看向周拯,依旧是压不住那份好奇:“兄台没有前世记忆?”

周拯含笑摇头。

“如此说来,你并非复天盟的神仙,应该是正常转世轮回。”

木吒缓缓点头,目中闪耀着几分亮光,又道:

“若兄台也想知自己前世是谁,不如让我试上一试,我有老师赐下的莲花宝台,或可照出兄台前世形貌。”

“这个,”周拯顿时有些纠结。

他个人觉得,知不知道自己前世是谁,并不是什么大事,除非是能恢复前世记忆、捞到自己前世的修行感悟。

但木吒看起来似乎真的好奇……

他已经把莲台摆出来了!

一米直径的莲台悬浮在客厅正中,十只粉白色的莲花花瓣闪烁光亮,别墅内顿时洒满了乳白色光晕,周拯甚至感觉自己的境界在小幅度上扬。

抱着试试就逝世的心态,周拯坐去了这观音菩萨的宝物上。

只觉得一缕缕清凉气息汇入体内,法力变得更纯净,神魂变得更轻松,目中世界都清晰了许多。

“兄台放松心神,这宝物只是照一下,不会惊动你手腕上的三道封禁。”

木吒并起剑指,将剑指竖于身前,随后含笑闭目,说不出的优雅从容。

月无双跑去关上了屋门,李智勇随手开启了别墅的阵法,两人与肖笙一起站在沙发后,略带紧张地注视着周拯的身影。

渐渐的,周拯背后浮现出一团云雾,云雾中有八只宝轮缓缓浮现,正反顺逆、异象频生。

木吒剑指轻晃,莲台的花瓣缓缓颤动,一抹抹仙光汇入那些云雾之中,却仅仅只是将宝轮从其中挖出。

那大片云雾毫无影响。

“兄台不必紧张,”木吒双目并未睁开,而是笑着说了句,“小僧倒要用些真本事了。”

周拯正色道:“行者请放手施为。”

当下,木吒右手剑指竖于身前,左手攥拳背负身后,脚迈莲花步,围绕莲台转了三圈。

莲台宝光更浓,一缕缕光亮汇向周拯背后,那云雾……有一丝丝颤动。

木吒皱眉睁眼,口中朗诵:

“观世自在,莲花部主,十缘生句,普眼莲化。”

那莲台光芒大作,木吒双目迸出金光,照向那云雾之间。

突然!

八只宝轮停下旋转,其上道道符箓竟连成一片,居中有一道竖眼缓缓睁开,与木吒正面对视。

竖眼之中,无悲无喜、星光弥漫,宛若有无边星辰环绕此间,又似包容天地万象。

“糟!”

木吒立刻就要闭目,但他始终慢了一瞬,那竖眼迸出一束金光,点在了木吒额头!

木吒身形倒飞,砸在那山水画所在墙壁前,被一道宝塔的虚影格挡,又狼狈地滚落在地,低头喷了一大口鲜血。

正此时!

莲花宝座轻轻震颤,居中裂开了一条缝隙,周遭花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凋零;

一缕缕精纯至极的佛光仙气自莲台缝隙中弥漫而出,被在场四个未成仙修士吸去了小半。

周拯就坐在莲台上,自是得了最多的好处。

这变故来的太快,众人都是反应不及,肖笙下意识就要冲向木吒,想搀扶这位行者一把,但肖笙刚有动作,却又双眼瞪圆。

他的瓶颈!

他那卡死的瓶颈!

此刻竟然出现了一丝丝松动!

肖笙真想扭头回房修行,但惠岸行者还在吐血,他倒是不能如此无情。

“行者!行者您怎么样了!”

周拯背后云雾渐渐消散,他睁眼看向木吒,连忙跳下莲台冲了过去,与肖笙一左一右将木吒扶了起来。

也就在这时,屋外有三道仙光闪烁,凝成了冰柠、凤瞳、啸月的身影。

冰柠和凤瞳本来没打算入内找木吒见礼。

——她们是女仙,天庭还在时,与男神仙本就分属两个体系,更何况木吒虽然算是天庭豪门,但平日里主要是混佛门那块。

来之前他们就商量好了,啸月自己去寒暄,她们两个在外等候,免得尴尬。

但他们一来就看到木吒在吐血!

“这咋回事?”

啸月连忙向前,冰柠与凤瞳也闪身入内。

木吒抹了把嘴边鲜血,笑容多是尴尬,抬手将那破损的莲台召回,一边朝门口走去,一边对众修解释着:

“无事无事,只是一些小状况……不用扶我不用扶我,是我有些大意了,没想到这位兄台不只是被蒙蔽天机,竟然还有如此强大的守护封印。

“这样,我先回去找家师修复莲台,改日!改日定来帮兄台探寻前世之秘!

“先这样,大家不用送了,不用送了。”

“哎,行者不多玩几天吗?”啸月在旁招呼着。

“不了不了。”

木吒连连摆手,走到院落中对着众人做了个道揖,转身看向星空。

他不要面子的吗?

当着几个小辈的面这么丢脸,老李家的脸面都快被他丢光了!

“我去也。”

木吒朗声吟诵,随后轻轻一跃……跳到了半米之外的草坪上。

嗯?

木吒低头看看大地,抬头看看星空,双腿弯曲、用力一跃……跳出了一米多远。

他背后,仙人修士齐齐歪头,某只神犬脑袋差点完整转一圈。

“内个,”木吒转身,嘴角挤出了一点笑意,“可否借贵宝地修行几日?小僧的法力,好像出了一点小小的问题。”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十五章 惠岸行者,在线……

45.08%
目录
共12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