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东海来人

第六章 东海来人

啸月现在心肝乱颤。

在它详细禀告了与周拯聊天的内容后,福伯就陷入了长久沉默。

还好它之前灵机一动,把跟周拯的通话用法术录了音,不然现在可真就解释不清了!

福伯忽地哑然失笑:

“那就先恭喜你了啸月,发掘到了一棵计划外的仙苗。”

“汪?”

啸月怔了下,随后立刻反应过来,赶忙道:“福伯您放心,属下定会倾尽所有培养……培养您这位子侄!”

“恰恰相反。”

福伯推了推眼镜,笑呵呵地吩咐着:

“你只要把周拯当普通凡人对待,就当看在我的面子,给他一个修行的机会,不用搞特殊化,平时不必去惦念他。”

“啊这个,属下遵命。”

啸月狗嘴一咧。

避嫌嘛。

领导高风亮节,一切都是下属擅自做主,给领导家属亲友一点点特权。

都是老天庭了。

啸月心里那叫一个门清——福伯这是叮嘱自己,一定要给它周哥安排周到!

但啸月又想到了什么,小声问:“那龙宫的敖莹莹怎么处置?”

“在你看来,她接近周拯,当真是为了报恩?”福伯问。

“属下用顺风耳神通听到,她昨晚与周拯聊天时就是如此说的。”

啸月认真回着:

“而且敖莹给我的感觉,跟那些养尊处优、目中无人的龙族不同,无论是洗衣做饭,还是歌舞弹唱什么的,敖莹似乎都十分擅长。

“那一口一个夫君喊着,别提多自然了,一看就是做了很多准备。”

“是吗?”

福伯慢慢起身,走去窗户旁,隔着窗帘注视着周拯家所在的方位。

“龙女报恩?呵,这倒是那些天真无邪的小仙子们,比较向往的寓言故事。

“随她去吧,一条小龙也翻不起什么风浪,既然周拯决定修行,他与敖莹接触倒也有许多好处。

“你只要按例通知龙宫管事的一声龙女在这,就不必多管其它。

“还有,周拯背后有老夫关照这件事,只能你知、我知,如果你走了风……”

福伯略微扭头,用视线余光扫了眼啸月。

啸月赶忙低下狗头,突然感受到了一股莫大的压力。

“我就请你吃一顿狗肉火锅,我带锅。”

“是、是,”小灰狗不断哆嗦,“属下绝对守口如瓶!”

“去吧。”

“属下告退!汪!”

啸月跑到门口,两只狗爪快速掐印,身周出现了几团火焰,随着火苗,它的身影顿时消失不见,原地没有留下半点痕迹。

福伯却在那陷入了沉思,些许微风扰动了窗帘,也让福伯的面容阴晴不定。

啸月走后许久,沉默的福伯缓缓叹了口气。

“我就知道……”

福伯在白大褂的口袋中摸出手机,随手打开了一则珍藏了多年的视频。

那是一款游戏视频。

《我们的世界》是个自由度很高的沙盒游戏,玩家们喜欢在里面搞各种各样的建造,有部分玩家在肝上长了个人,会‘爆肝’一些规模宏大的建筑,来还原一些名场面或者现实中的场景。

周拯上学的时候就做过类似的事,也曾想发布类似的视频赚点稿酬。

这个视频就是周拯肝出来的。

视频标题:《昨晚发烧做了个梦》。

可惜点击量只有几百,留言也不过几条,以至于周拯后来就改换了其它的赚钱门路。

福伯那宽大的手指点在了播放按键。

视频内容是加速后的游戏画面,一个像素小人跑前跑后,一座大殿从地基、到支撑石柱,再到复杂的殿顶,有条不紊地迅速成型。

视频突然变黑,随后出现了一些金光特效,拉到了远景,屏蔽掉地表特征。

视频配乐突然变得恢弘。

那座巍峨的殿宇凭空悬浮,其上有着一幅竖匾,上书:

凌霄殿。

……

什么是神仙的办事效率啊?

啸月的身形刚出现在它那宽敞豪华的办公室,站都没站稳,四爪连动、飞扑去了电脑前。

它的前爪快若幻影,噼里啪啦一阵敲打键盘,完全没去管桌面左下角堆积的工作邮件,左右狗眼刻下了‘周’‘拯’两个大字。

搭上了!

福伯这艘大船,它终于搭上了!

那辆缓慢行驶的黄皮出租车上。

周拯手机震动了几下,发现是啸月打过来的语音,不由精神大振。

他抬头看了眼敖莹,选择了听筒接听。

又是咕噜噜的响动。

啸月那故作老气的嗓音,再次飘出了听筒:

“周拯啊,你的事经过本教官,还有基地的其他教官研究,已经初步定下来了。

“明天……嗯哼,那什么,你看你什么时候有空,来星辅大街二十八号面试一下,最好是最近几天。”

啸月斟酌着言语,表达的很克制。

它都没有用“您”这种敬语!

不等周拯回话,啸月又语重心长的叮嘱着:

“还有一件事你知晓下就可以。

“敖莹家中,我们接下来会给个信儿,就说敖莹在隆辰市这边,一切安全,尽量不去提及你的存在。

“如果我所料不错,他们的人后面可能会来找你,估计会有人觉得你运气太好眼红你什么的。

“不过不用担心,这里是我们说了算,海里跟陆上的规矩不一样。

“原则上,我们这些幸福生活守护者呢,并不会干涉你跟敖莹的关系,但周拯你要学会把控尺度……你懂我的意思吧?真要搞出点不能收场的状况,大家都会很难做。”

把控尺度。

周拯避开了这些无关紧要的话题:“谢谢教官关心,那我明天就过去吧,教官什么时候有时间?”

“我都行,明天就等你了,你可以带着敖莹一起过来。”

啸月叮嘱着:

“她既然出现在咱们的地盘,按规矩也是要登个记,顺便给她发本《灵物现代生活指南》,还有一些专门给善良灵物的修行补助。

“这么一来,就坐实了她来此地历练,归我们保护,免得让那些海精说什么被你蛊惑。”

“好的好的。”

“那明天见,汪。”

随着啸月挂断语音,周拯额头慢慢挂上了几道黑线。

这座城市的守护仙人,不会真以为他跟敖莹在谈恋爱吧?

啊这!

周拯莫名有点疑惑。

是他的错觉吗?神犬教官好像对他十分关照,什么都为他考虑好了。

‘这就是仙人的格局?’

周拯扭头看了眼身旁的敖莹,发现敖莹正装作没听到什么;她看着车窗外的城市风景,甩给了他一个漂亮的后脑勺。

敖莹的左手就放在他身侧。

此刻,葱白如玉的食指和中指,将那只柔荑撑了起来,像是一个小人儿走步,跋山涉水、翻山越岭,朝着周拯的手背进发。

刚走了一半,周拯抬手清了清嗓子,那小人儿顿时拐了个弯,回了原位置,老老实实趴下。

周拯突然想到了什么。

刚才啸月提醒自己是说,龙宫的人有可能因为敖莹的报恩,而找他这个凡人的麻烦?

这件事倒是……

周拯突然抬头看向后视镜,恰好看到了司机通过镜片折射来的视线。

视线带着几分凶狠;

带着一种‘等会就让你好看’的快意。

周拯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年少不懂事时没少跟人干架,对这种眼神实在是太熟悉了。

他决定做点什么。

“师傅,这好像不是去星光的路吧。”

敖莹抬头看向前面的座位,眼中晕染出浅淡的金光,随之面色一变。

周拯:……

感情您刚才真就单纯玩手机去了!

后视镜倒影出的出租车司机,有着一张棱角分明且有些冷漠的面孔,耳中带着的蓝牙耳机看起来也是高级货。

敖莹俏脸满是严肃。

她悄悄伸手拉住了周拯的胳膊,对周拯眨了下眼,又看向了周拯侧旁的车门。

这个暗示……要跳车?

开车司机嘴角挤出了几分微笑,粗声道:“得罪了,三殿下。”

话音未落,司机手腕上的鱼骨装饰绽出深蓝色光亮,出租车的车门、车顶,立刻被一层水蓝色光晕覆盖。

这司机猛打方向盘,出租车刮掉一侧墙角,粗暴地甩入左前方小巷!

前方不远竟然是一团浓郁的迷雾!

“快走!”

敖莹立刻扑了过来,拽住周拯撞向一旁的车门,葱白玉手拍向周拯侧的车门!

水蓝色光晕缓慢流转,出租车只是轻微颠簸了几下。

敖莹被直接挡了回来,小巧的身子坐到了周拯大腿上,扭头瞪向开车之人。

周拯只觉得眼花缭乱,全程没来得及做任何动作。

他还只是个凡人。

“停车!”

敖莹气呼呼地喊着。

开车的西服男低声道:“三殿下,丞相想跟您聊聊。”

“你们!哼!”

敖莹气的小脸发白,但她只是攥了攥拳头,很快平静了下来。

她抬头看向周拯的时候,目中带着几分歉然。

“是我家里的护卫,周你不用担心。”

“那个,”周拯身体平铺在座椅靠背上,“先、咳,你先下来。”

敖莹低头瞧了眼,不由得霞飞双颊,支支吾吾地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扭头挪回了原位。

开车的司机扫了眼周拯,墨镜也挡不住那犀利的眼神。

鱼精的敌意。

出租车平稳地行驶在浓雾中,拐了几次弯,驶入了一片安静的停车场。

吱——

刹车声在空旷的场地飘荡了好一阵。

四周氤氲的雾气开始消散,以出租车为圆点,显露出了更多的空地。

司机位的西服壮汉推开车门走了出去。

周围出现了许多人影轮廓。

随着雾气向后退缩,这些人影显露出了样貌——是一群一米九到两米高的壮汉。

他们穿着西服,戴着墨镜,耳朵里塞着蓝牙耳机。

——明明是龙宫的精锐护卫,却整出了龙宫集团礼宾部的感觉。

整齐的声响传来,这群壮汉同时单膝下跪。

敖莹绷着小脸,推开车门就冲了下去。

“谁让你们来的!”

周拯已经意识到了什么,表情倒也算平静,心底微微叹了口气。

他镇定自若地下车,看着敖莹在那气呼呼地发火。

“殿下。”

苍老且温柔的嗓音在左侧响起。

那里的雾气左右扩散,一名拄着拐杖、满头白发的老奶奶,慢悠悠地走了出来,背上的那个银色大龟壳颇为醒目。

嚯!龟丞相!

还是女版的龟丞相!

敖莹皱眉抿嘴,低声道:“四奶奶,我给你的短信应该说清楚了,你自己来给我送些丹药就可,为什么要搞这种阵仗。”

这老龟仙面露苦笑,低头对着敖莹行了个礼。

“三殿下,并非老奴不帮您,实在是……您日前可是放走了一只雪貂?”

敖莹表情一滞,立刻意识到了什么,微微颔首。

那老妪拐杖触地,侧旁有西装壮汉向前,将一只已绝了气息的雪貂丢到了地上。

老龟仙开始发动神通【苦口婆心】:

“三殿下,确实是您不够谨慎了。

“这只雪貂逃离隆辰后,四处说自己得到了关于龙宫的绝密讯息,想要以此奇货自居、投入十八路妖王麾下,万幸咱们的人发现及时,将她暗中除掉。

“但您在此地之事,很可能已经传到了十八路妖王耳中。

“咱们龙宫如今尚未起势,个中争斗无比凶险,这里已是不安全。

“老奴斗胆劝您一句,还是回海中修行吧。

“您要是中意这位凡人小哥,带他一同回去也是无妨的,您的要求,大殿下都会应允。”

敖莹俏脸写满失落,抿嘴一言不发。

周拯在旁老老实实站着。

这也没他什么事,刚才这老龟仙看过来的视线倒也算和善,让周拯安心不少。

他又没欺负敖莹,行事堂堂正正,倒也不必心虚。

话虽如此,但周拯还是偷偷打开手机聊天软件,找到啸月的头像,调整到了发送语音消息的输入模式。

一点小后手罢了。

见敖莹不说话,老龟仙又道:

“三殿下,大殿下的分身在那边等您,大殿下分身不便与外人相见,您看是否能移步……”

敖莹扭头看向周拯,小声道:“我去跟大姐聊聊,一会就回来。”

“快去吧,好好聊。”

周拯笑着摆手,随后就感受到了周围那一道道满是敌意的目光。

眼前这种情况,并没有超出周拯的想象力上限。

他只能庆幸,还好敖莹没喊一声夫君。

但让周拯有点措手不及的是,敖莹刚跟着龟丞相老奶奶离开,周围的壮汉就齐齐迈步,将他团团围住。

周围雾气更浓。

这些壮汉开始活动脖颈与四肢,浑身关节劈啪作响,眼神多有不善。

周拯表情还算镇定,手指摁在了录制语音的按键上,对着周围道了声:

“各位,我想你们可能有什么误会,我是你们三殿下的朋友。”

“朋友?”

此前开车的壮汉踏步向前,嘴角露出少许冷笑。

它双目微微眯起,脖子上出现了一层层颈纹,而后颈纹裂开血红色口子,变成了鱼鳃状。

一同变化的,还有这壮汉的身形。

伴随着布料被撕碎的声响,他像是吹起的气球,从一米九长成了两米高,浑身各处肌肉膨胀,背后鼓出了一只灰色的鱼鳍。

鲨鱼肌肉怪?

周拯嘴角在轻微抽搐。

他觉得对方实在有点大惊小怪,对付自己这种还没修行只是薄有姿色的年轻男人,变身什么的完全没必要。

随便来两个壮汉,他就铁定干不过!

事情到了眼前,周拯也没怯场,反而还露出几分微笑,镇定地问了句:

“各位这是想做什么?”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章 东海来人

3.57%
目录
共16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