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反破!论道搬山!【求票求收藏】

第六十章 反破!论道搬山!【求票求收藏】

‘祝你道心无碍,转世仙人。’

搬山道人的嗓音在灰白色的狭窄空间不断回荡。

周拯警惕地打量自己所处的环境,脚底像是扎了一根钉子,身形站的笔直。

这是一处四四方方的房间,前方有一扇正闪烁光亮的门户。

迷阵?

周拯也非几个月前的菜鸟,主动恶补了许多与修行相关的‘知识点’。

自己此刻所处的区域并非简单迷阵,联系到之前那个搬山道人施法的动作,不难推断出这应是某种困敌用的法宝;

法宝之上镌刻了阵法,借此困住修士。

这么说来,自己只需要攻击脚下这块区域,就能攻击法宝本体……

呃,角落还有个人影。

周拯左手握持盾牌,转身看向角落,就瞧见了那个缩成一团的‘小’姑娘。

她扎着双马尾,墨绿色的露脐短袖与牛仔短裤的打扮十分吸睛,那张有些惊恐的小脸上画着的淡淡妆容,让周拯感觉莫名熟悉。

她明显已经盯着周拯看了一会。

此刻周拯转过身来,这女孩眼中划过几分亮光,立刻从角落跳了起来,满是惊喜地喊道:

“哈!萝莉控!”

周拯额头爬了几道黑线,突然想到了自己是在何时见过这位‘灵物’小姐姐。

特训班中期考核时,当时的考官之一;

后来被李智勇用粉色铁丸迷晕的那个灵物管理局工作人员,本体是一只黑猫还是花猫来着,好像是叫灵、灵沁?

灵沁儿看到周拯本来还挺兴奋,毕竟自己也算找到伴儿了。

但她刚向前跑了两步,就低头瞧了眼自己。

等会,他外号萝莉控,而自己……身高不足一米五,蛮腰白腿小热裤……

灵沁儿抬起一双手臂交错护在身前,却有些挡不住她比起身高过度发育的身段。

“你别过来呀!我、我都三十多了!是老阿姨了!”

周拯当下老脸一黑,自顾自地走向那扇门户前,淡然道:

“变成本体跟在我身后,尽量帮我破关,其他前辈和冰仙人有危险。”

灵沁儿眨眨眼,蓬的一声,身形化作了一只精致优雅的波斯猫,小心翼翼地靠了上去。

周拯提着横刀,轻轻戳了下前方那宛若气息凝成的门户,这一缕缕气息顿时消散,露出了一间十米见方的大厅,以及大厅中密密麻麻、身体半透明状、披着盔甲的古代武者。

就如厉鬼幽灵。

什么意思?

金戈颤鸣之声不绝于耳。

这些半透明武者双眼燃起了一缕缕红光,最边缘的十多名武者已对周拯涌来,手中握着介于有形无形的长枪长矛。

周拯举盾前顶,身形卡在门户前,手中横刀蕴起雷光。

必须尽快脱困。

无论这个搬山道人想做什么,自己已经知道冰柠老师有危险,自然不能什么都不做!

终究不过一战!

蓬!

那黑猫化出人形,手中握住两把兵刃,身形自周拯头顶越过,口中呼喝:“你往后躲!差点忘了你才修行不久!”

周拯嘴角划过少许笑意。

虽然物种不同,但这些复天盟的前辈,倒是真的挺关照……后辈……

呃,这前辈倒下的速度是不是太快了!

灵沁儿手握短兵试图发挥自己灵巧的身法,但周围的半透明武者数量实在太多,几乎没有她落脚之地。

她踩着几位武者肩头挪动几步,还没来得及对这些幻影造成有效杀伤,两把长枪就穿透了前方武者的身形,‘刺穿’了灵沁儿的脚底。

灵沁儿怔了下,低头看着自己毫无异样的一双脚丫。

唬人的?

她刚冒出这般念头,就觉得脚底板剧痛无比,忍不住发出几声‘哎哟’的惨叫。

周遭更多兵刃对她刺来,灵沁儿忍着脚底剧痛身形翻转而起,直接化作本体贴在天花板上,拱起身子对着下方一阵厉啸。

——喵呜喵呜的那种。

“哼!”

忽听周拯处传来一声冷哼,随之而来就是曜目雷光。

五雷正法!荡魔净秽!

灵沁儿和众古代武者的视线汇聚了过去,只见周拯身周环绕着蓝白色电弧,手中横刀、圆盾已被雷光包裹,身形一跃而起,砸入了这群古代武者之中。

速战速决!

……

正快速远离隆辰市的一片白云上,几道身影各自盘坐,各处安安静静。

白梦仙与叶燕并不在此地。

为首的搬山道人挑了挑眉,嘴角露出淡淡的微笑,小声嘀咕了句:

“开始了开始了,这家伙还挺勇猛。”

“开始什么?”有道人皱眉问,“搬山你刚才迟了一阵,去搞什么了?”

“遇到了叶燕的相好,就是那个大名鼎鼎的萝莉控,”搬山道人眼也不睁,“贫道将他困入了炼心盘,稍后攻其道心,看能否让他皈依我无上大教。”

“别做的太过火,”一道人低声道,“叶燕的潜力你知道的,生命道则今后不可限量,万不可与之交恶。”

“放心吧,”搬山道人讪笑,“柏柏怎么也不能坑小燕儿不是,炼心盘可是好东西啊,更何况,贫道还给他准备了十多只灵宠。”

云上再次没了动静,自高空朝着西北方向疾飞。

……

疼!

周拯呲牙咧嘴,提刀在幽灵群中厮杀,刀刃时不时绽出一道道璀璨雷光,将前方那源源不断涌来的虚影击碎。

雷法对这些虚影有明显的克制效果。

周拯此刻牢牢占据着门户位置,只需要应对前方涌来的虚影;

那只灵猫在天花板左右腾挪,姑且吸引了部分虚影的注意。

但周拯双拳难敌四手,这些虚影还能穿透它们自身的身体发起攻势,他释放出的雷霆每轰碎四五只虚影,自己就要挨一下。

或是长枪横刺,或是长矛刮蹭。

浑身没有一处伤口,但那些钻心的疼痛,让周拯额头绷起青筋,双眼渐渐陷入血红。

甚至,这种疼痛已经开始干扰他的理智,让他无法专注精神,想解开手腕上的三仙封禁变得有些困难。

‘祝你道心无碍。’

他开始明白搬山道人这句话的意思了。

疼痛攻心!

“靠!”

周拯牙关中挤出一声低吼,强行忍住直接冲杀出去的冲动,受攻击最多的双腿已经开始不断颤抖。

前方长枪乱戳,唯有举刀横斩。

“萝莉控你行不行!”

那黑猫口中飙出一串儿脏话:

“骂人能缓解一点!我想起来了,这是炼心的阵法!这些是幻象!只能给你造成肉身疼痛!别硬撑,能躲就躲一下!”

“多久能结束?这阵法多久能结束!”

“必须把这些幻象清理掉!”

“那配合我!区区疼痛!”

周拯张口怒吼,手中横刀脱手而出扔向前方,并起的剑指极快晃动,口中诵咒之声连接不断!

“电母雷公速降神通除魔卫道荡乾坤吾奉老君急急如律令!轰!”

手臂粗细的雷霆自他指尖绽放,轰在已经飞到幻象正中的横刀刀身之上,炸出了数十道电弧!

整个屋舍内顿时化作湛蓝雷池!

大片幻象被直接击碎!

周拯双手举盾、矮身前冲,在那些幻想重聚之前拔起横刀,翻身劈砍!

在天花板上倒悬的灵猫都看呆了,他怎么……这么猛……

灵沁儿也没呆太久。

此前她已经研究透了大厅的整体构造,这个大厅是按六十四卦布置,除了她跟周拯出来的那个门户,还有七个门户隐藏在各处角落,其内应该就有她的各位同事。

被那个臭气熏天的恶道人抓来的同事。

趁着众幻象都被周拯吸引目光,此刻她立刻前冲,身形横挪数次,冲到一处处门户前,抬爪子猛拍。

不多时,又有七百名男女的身影出现在边缘,看着大厅内正发生的惨烈大战,仅有少数两三人影毫无犹豫地冲了上去。

十多分钟后。

周拯喘着粗气,体内法力空空荡荡,抬手吞了一口丹药,环视周遭。

已经没了那些古代武者的影子,只留下满目疮痍的战局,以及边缘角落站着的十多个灵物。

冰老师……

他向前踏出半步,浑身颤抖间单膝跪了下去,额头青筋暴起,眼前不断发黑。

当纯粹的疼痛持续太久、汇聚太重,对心神也是无比的负担。

“萝莉控!”

灵沁儿跳到周拯身前,还想去搀扶周拯,自己也已是疼的站立不稳。

咚!

周拯仿佛听到了沉闷的鼓声。

伸来小手的灵沁儿动作顿时定格在了原地,周围出现了一蓬蓬迷雾,周拯的视线被压缩到了身周三米。

啪、啪、啪。

鼓掌声传来,此前出现过的那个搬山道人再次现身,但此刻只有虚淡的影子。

“勇猛无匹,潜力无穷。”

搬山道人笑道:“周拯,贫道这炼心盘本以为会浪费,没想到你竟能直接通过,这般人才何不入我大教?”

“啐。”

周拯低头吐了口唾沫,想站起来,但身体还有些不听使唤。

他淡然道:“一个站在妖魔一方的大教,一个不由分说就困人的大教,一个掀起海啸要倾覆数百万凡人的大教……啊,一群混蛋组成的大教吗?”

搬山道人讪笑道:“我教是为生灵之明日,自不会拘泥于一星一城之得失。”

“生灵不就是由这一城一星一个灵聚起来的。”

“小子,你还不了解修行的本质吗?”

搬山道人走到周拯前方,低头注视着周拯,嗓音仿佛带着某种魔力:

“修行的本质就在于掠夺,就在于对天地无止境的索取,在于挤压其他生灵的生存空间。

“每个生灵都想让自己的生命境界不断升华,借此活得更久、得到更多,掌握更强大的力量,统御其他弱小的生灵。

“天庭不就是建立在修行掠夺上的霸权吗?

“所谓的复天盟,不过是一些自身利益受损的大能仙人为了夺权而立的,你看那紫薇星君,他为何主导复天盟?不就是想着借此机会一登天地大权的巅峰。

“别傻了,你不过莹莹之火,只是在为这些强神铺路,只有我教……唯有我教!”

搬山道人大袖挥舞。

“还自由于生灵!去将一切废墟推倒重来,去建立一个真正众生平等的三界!

“加入我们吧,你将会明白生灵的真谛。”

周拯轻轻吐了口气,慢慢站起身,目中划过几分讥讽。

“本来,燕儿姐在你们那,我对你们截天教虽然没有好感,但也不算太过厌恶。”

他慢慢站起身来,收起圆盾,抬手握住右手护腕,像是在说什么不经意的小事:

“但现在我开始明白,为什么截天教会跟妖魔为伍了。

“你这套说辞,我好像在很多人身上听到过,只是记不清了。

“但我知道该如何反驳你们,因为我刚修行就开始思考这个问题……前辈,我姑且这么喊你一声,我只想问前辈一个问题。”

“嗯?”搬山道人背负双手,仿佛胜券在握,“你讲。”

“你修行至今,有想过如何反哺吗?”

周拯拄着横刀,双眼渐渐归于平静,嗓音不急不缓,却越发有力:

“是,修行就是掠夺天地精华增补自身,可你我本身就是这天地间的一部分,只是让灵力从外界进入你我体内,天地有何亏损?

“真正让天地亏损,让万灵不公的,是你占据了这些资源却从未想过自己该履行什么样的责任。”

搬山道人微微皱眉,凝视着周拯。

周拯却不给搬山道人开口的机会,嗓音越发迅速:

“当你修为越高,你能做到的事会变多,你可以反哺这个天地、反哺给万灵的也就更多。

“什么是反哺?

“去完善天地规则的缺漏,让天地更稳固是反哺;

“去坚持公平正义,去为弱者主持公道,去给生灵赐福,保护他们安居乐业,让大火肆虐过后的山岗快些恢复绿意,让那些陷入绝望却不该承受痛苦的生灵得到一线生机,这些就是反哺。

“你那些话只是基自我的自私言论,你根本没想过怎么去利用自己的实力去给天地做些什么。”

搬山道人嘴唇开合,皱眉思索着,忍不住低头看向自己双掌。

反哺?

对,教义中为何缺了反哺,好像……

“前辈,不要再美化截天教的行为了。”

周拯缓声道:

“摧毁再重建?这个逻辑看似美好,但前辈为什么不去推算一番。

“就算你们成功了,当新的世界不符合你们期望的时候,怎么办?再摧毁、再重建?三界开始在毁灭中不断试图新生,然后被你们一步步扼死?生灵连最基本的生存权都没有,还有什么自由?

“前辈,你不过是个精致的自我主义者。”

“贫道如何会是!”

搬山道人后退半步:“不对,你说的哪里不对!生灵都是自私的!”

“所以我们在提倡美德与教育。”

“天庭诸多强神都是为了统御万灵的权力!”

“但这个权力的附加值,就是去守护天地,保护万灵,去维持秩序,坚持公正,天庭本身就是生灵反哺天地而诞生的机构。”

周拯心底仿佛浮现出了几道身影。

仿佛曾几何时,也有类似的对话发生过,不过自己当时面对的,是身穿金甲、头生竖眼的年轻天神,是面带笑意、美眸顾盼的美丽仙子,是头顶挂着一颗大号肉弹的古稀老人;

周拯洒然而笑,莫名冒出了一句:

“天庭第一天条,无故伤凡人者,剥去仙籍,滥杀无辜者从重论处。”

搬山道人莫名攥拳,脚下再次后退。

周拯又道:“天庭第十二天条,仙神不可私自下凡扰乱人间秩序,违者重处。”

搬山道人面色有些发白,目光略有些犹疑不定。

“天庭第六十二条,行云布雨不可差分毫,灾年丰年不可有错漏,违者皆斩。”

“够了!”

搬山道人突然一声大吼:“那天庭为何还会崩陨!既然天庭这么好,为何!”

“天庭在时的三界是如何态势,如今又是如何态势?”

周拯微微昂首:

“我能看出,前辈良心未泯。

“截天教一路做了什么,你都看到了,当真没有怀疑过这所谓的教义?

“不要听他们说这是必要的举措,我们已经论过了,你们建立的新世界里,生灵没有基本的生存权。”

“我……贫道……”

搬山道人皱眉思索,目光略有些凌乱。

“来吧,前辈。”

周拯伸出右手,身周仿佛环绕着一圈淡淡的光亮。

“前辈的理想如果是建立一个人人公平的世界,让三界早日恢复秩序,让生灵再次生活在不知仙凡、而天庭隐于凡俗之外的世界,不正是前辈的理想吗?

“天庭需要改革,但绝不是以生灵涂炭为代价的改革。

“与我携手吧。

“重铸天庭荣光,我辈义不容辞。”

“我……噗!”

向西北去的云上,搬山道人突然面如金纸,睁眼喷出一大口鲜血,睁开的双眼中满是迷茫。

炼心阵内。

周遭黑影在不断退却,连带着那些墙体也在迅速崩塌;

但墙体中涌出一条条锁链,将各处站着、坐着的十多道人影脖颈套住,又朝周拯手腕飞射。

灵沁儿终于扑了过来,目中带着几分关切:

“萝莉控你还好吧!”

周拯仿佛一个晃神,已是恢复正常,看着灵沁儿脖颈上出现的锁链,目光迅速恢复清澈,嘴角划过少许微笑。

跟我论道?

也不看看跟咱前世论道的都是什么咖位!

虽然很多话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意思,心底自然而然冒出来的,但好像这么说就挺有道理。

当然,最后一段纯粹是他现学现卖,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祝你道心无恙,搬山道人。”

不过……

“这怎么回事?”

“强制灵契!”

有几名灵物管理局工作人员满是惶急地大喊,周拯也有些搞不清状况。

对了,冰老师!

光顾着忽悠搬山道人了,自己还要去联络复天盟高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十章 反破!论道搬山!【求票求收藏】

35.71%
目录
共16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