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小 声 密 谋

第58章 小 声 密 谋

陪这位行者大佬回到小队别墅的时候,周拯只觉得精疲力尽。

刚进屋,三位聚在餐桌旁的队员就是一怔,他们赶紧调整表情,起身对木吒见礼。

肖笙笑道:“行者您竟然没走啊……要不要吃点炸鸡?”

木吒甩起他那柔顺乌黑的大马尾辫,负手漫步向前,准备对那几盒炸鸡做一点简单且优雅的点评。

周拯叹了口气,去了沙发上瘫坐,整个人恹恹的。

月无双小声问:“班长你怎么了?感觉很累的样子。”

“我是心累,”周拯生无可恋状,“怎么啥事都能让我遇到!”

木吒温声道:“他今天下午拖住了一名妖王,也算是凭借智慧唬走了对方。”

李智勇三人齐齐一惊。

“行者说的夸张了,”周拯数着天花板的纹路,嘴边幽幽地说着,“我不过是天狗教官的载具罢了。”

木吒笑道:“但也确实是化解了一次危机,让妖王没有出手就离开这座大城了嘛。”

“这个妖王也是另类,网恋被骗十八万、又遇变声器大汉。”

周拯叹了口气:“网恋害人不浅啊……当然,我现在可不算。”

月无双送来茶水,又娇笑道:“班长你这求生欲快溢出屏幕啦。”

周拯笑而不语。

“班长你说这个我可就不困了!”

肖笙双眼冒着绿光,身形翻过沙发靠背坐在周拯身边,熟练地盘起了右腿:

“快!详细讲讲!咋回事啊这是!”

周拯仔细回忆了下,发现啸月并没有让他隐瞒今天下午的事,便将过程简单复述了一遍。

他们四人小队相处融洽,自然是秘密越少、默契越高。

很快,对抗炸鸡的战场从餐桌挪到了沙发和茶几。

木吒在旁听着四人聊天,摆弄着周拯回来前用公费给他买的法器——智能手机,已经熟练地掌握了移动式冲浪新技能。

这位仙人学这些东西确实迅速。

肖笙一脸深沉地问:“班长你觉得,风魔为什么说那些?”

“这些事让上面的人自己琢磨去吧,”周拯耸耸肩,“啸月教官说,不能轻易相信妖魔;咱们只是一些元仙境之下的小虾米,好好修行才是正道。”

肖笙瞧了眼木吒。

这不是,想在行者大人面前挣点表现嘛。

李智勇道:“班长在家休息吧,我们三个外出巡逻,把出勤时间履行完。”

“嗯,”周拯道,“你们记得帮行者买几身换洗衣物,行者应该是要在我们这边住一段时间,红尘炼心、观察凡俗。”

木吒温声道:“多谢道友关照,此地可有空余客房?若是没有,小僧去楼顶也是可以的。”

“哪能让您住楼顶,”肖笙立刻站了出来,“我们这一直有个房间空着,末将马上为您收拾出来,要不您住我这间?我这特干净!”

周拯与李智勇对视一眼,各自轻笑。

这家伙,对队里唯一的女队员都没这么殷勤!

……

木吒因为飞不动了,正式在小队别墅入住。

周拯却也没因此影响自己的修行步调,小队又恢复成了此前的修道节奏。

他们从木吒口中得知了一件事——那山水画其实是一座宝塔所化,宝塔曾为托塔李天王用来练兵的法宝,木吒也是感受到了李天王的一缕气息,才寻到了这处宝塔。

就是没想到……

来了就走不了了!

有一说一,

木吒的心态是真的不错,既来之、则安之,似乎很快就忘了自身遭封禁之事。

周拯的观察中,这位惠岸行者除了有点死鸭子嘴硬爱面子,其他方面,譬如气度、涵养、谈吐、礼数,都十分优秀。

更难得的是,木吒浑身透着一股灵秀清新的气质,与之相处颇感心旷神怡。

就连周拯与敖莹聊天提起木吒时,都忍不住感慨一句:

‘这得是多少六根清净水,才能浸泡出这样的翩翩君子。’

更不知另外两吒是何等风采。

这日,周拯坐在楼顶阳台处,呼吸吐纳,感受着天地间的青木之气,面前有一只玉符滴溜溜地旋转。

正式开始练习五雷正法!

五雷正法与青木引雷全然不同,准确来说,引雷术是五雷正法的‘修行前提’,五雷正法更重驭雷与控雷。

何为五雷?

《洛书》所载,东三南二北一西四,五为中央之数祖,五雷代指天地之中气。

修此法,可驱雷役电、祷雨祈晴、治祟降魔、禳蝗荡疬,炼至高深处,自可‘五气朝元’、‘三花聚顶’,踏破虚空,驭雷飞升。

经过两天的参悟,周拯觉得自己已经初步掌握了入门篇的窍门,此时就要验证一番!

“呼——”

吐一口胸中浊气,周拯开始慢慢凝聚法力。

并剑指,掐雷诀,体内法力翻涌激荡,周拯双目蕴出了青蓝色的雷光。

随后剑指高举!

“疾!”

咔嚓!

“哎呀。”

一道歪歪扭扭的闪电从天而降,楼顶的周拯直接躺倒。

少顷,这面色焦黑的神荧小修爬了起来,已经蓄到了耳根的中短发根根炸起,咧嘴一笑,露出满口白牙。

顺利入门。

一楼客厅,前几秒还正在跟人机鏖战的木吒,看着面前这冒烟的电脑屏幕,额头绷起了十字青筋。

“我特!”

木吒咬牙忍住了刚在游戏学会的文明用语,又双手抬起、缓缓下压,让自己露出了和蔼的微笑。

他转身走去屋外,靠着自身强大的体魄一跃而起,轻飘飘地落在周拯面前。

——经过短时间的不断探索,原本已经习惯了操控仙力的木吒,重新掌握了利用自身金仙境仙躯本身力量的技巧。

“道友,雷法不是你这么练的。”

周拯眨眨眼,眼底写满了纯真善良:“请行者赐教。”

“嗯,跟我来,我们去找个开阔地。”

木吒目光环视一周,很快锁定了一处树林,抬手抓住周拯肩头,脚尖轻点,身形划过一道抛物线砸入林中。

负一楼地下室。

李智勇嘴角勾勒出少许微笑,收走了贴在‘天花板’上的放电装置。

不能总是蹭班长的好处,适当反哺才是长久之道。

……

主城区某偏僻的出租公寓。

叶燕抱着胳膊站在窗边,背对着后方那几道身影,隐隐能听闻他们在说着什么。

她对接下来的破冰行动没兴趣,也就不必费心去商量计划步骤,在这里帮他们望望风就是了。

车如流水马如龙,市井街巷乐融融。

叶燕目中多了几分回忆的神色,一只黑色的蝴蝶在她手背缓缓凝聚,随后围绕她身周盘旋几周,汇入了她那还有些湿漉漉的长发中。

叶燕细眉一挑,突然道:“师父,搬山道长过来了,有些行色匆匆。”

后面那几名截天教道人立刻停下交谈,白梦仙手掌划过,四面墙壁出现了浅浅的波痕。

屋门自行开启,外面却是一片光线扭曲的空间,有个身材魁梧、背着大葫芦的中年男人跳了进来,浑身还带着浓烈的酒臭味,惹得屋内几位仙人齐齐皱眉。

“搬山,你几年没洗澡了?”

“嘿嘿嘿,”搬山道人挑了挑眉,“咱们教规可是说了,不能干涉个人行为,贫道的代价就是厌水,这也没办法不是……看这个,你们行动怕是要停下了。”

“哦?为何?”

白梦仙看着一旁的白墙,目中划过几分疑惑。

搬山道人在怀里摸出几张照片,扔到了桌子上,有两张照片包括了木吒的身影。

“惠岸行者,前段时间降临的金色大星调查清楚了,这位行者正在此地逗留。”

叶燕抬手摄走一张照片,照片上刚好有着周拯四人小队与木吒的合影,五人正有说有笑地走向远方。

“又是他?”

一名仙人看了眼叶燕,笑道:“看来燕子中意的这小子来头不小嘛,堂堂李天王二子、观音大士的得意门生,竟屈尊降贵,来此与他拉近关系。”

“他前世是何人?”

“地府那边查不到,我暗中观察他时,总觉得心底有些发凉,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

云梦仙缓声道:“此人是燕儿的青梅竹马,如无必要,不必针对。”

几位仙人各自点头。

“多谢师父。”

叶燕笑盈盈地走了过来,将照片放回原位。

“现在机会难得,”有仙人低声道,“再过一段时间,冰柠怕是就要闭关巩固境界,我们想找她就难了。”

“木吒非同小可,金仙境与金仙境也有莫大的差距,他历经数次劫难,本身兼有道佛两门之法,若他出手,咱们一个都走不了。”

“当着木吒的面动手,确实有些冒险……但木吒会为一个素不相关的天仙,与咱们截天教大动干戈吗?咱们教内也有不少李天王的老部下。”

几位截天仙商议一阵,却是拿不定主意。

既慑于木吒之威,又想趁冰柠刚突破尚未巩固境界时,破她道心,拖延其迈入金仙的节奏,维持蓝星上现有的实力平衡。

自然,若是能直接格杀冰柠,他们也不会有任何犹豫。

“只能冒险一试。”

白梦仙缓声道:

“冰仙不同其他天仙,若她踏入金仙境,怕又是蓝星上的另一名神将。

“你我可发起一击,无论中与不中,一击即退。

“若你我失手,就请我教金仙亲自走一趟。”

“善。”

“可。”

“中!”

几人齐齐看向搬山道人,后者讪笑了声:“乡音难改嘛这不是,大惊小怪的。”

叶燕看着桌子上的照片,似有些若有所思。

与此同时;

天府酒店第十九层,教职工宿舍。

冰柠静静站在落地窗前,背后那些古香古色的家具略微蒙了灰尘,她仿佛已站在此处很久,一直注视着远处那连绵的田地。

‘小冰,你若想参透天玄,就必须想明白自己缺的是什么。’

镜子中仿佛出现了那名伴着花瓣飞舞的仙子。

但花瓣突然被火焰焚烧,变成了一缕缕灰烬,那仙子的身影也在天边荡来的金光中化作了光点消散。

冰柠闭上双眼,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唇间发出一声轻叹。

身后桌上的手机屏幕亮起,彩铃是成熟的男性嗓音:

“最珍贵的食材,往往采用最朴素的烹饪方式。”

冰柠纤指轻点,手机自动接听并打开了免提。

“冰柠老师?”

是周拯。

冰柠转身飘回桌边,缓声道:“何事?”

“惠岸行者指点了我一些雷法,”周拯斟酌着话语,“我想请老师帮我把把关,看看与弟子走的路是否相衬。”

高情商:请老师把把关。

低情商:您也来一份金仙的指点?

冰柠嘴角划过少许微笑:“既是行者指点,那自是没什么错漏,你自己修行就是。”

“好的老师……我们晚上要在院子搞烧烤,老师您要过来吗?”

“几点?”

“半个小时后,他们去买食材了。”

“嗯,知道了,留个位子。”

冰柠随手挂断通话,刚要去换身装束的她,随之一怔,捏着自己下巴一阵思索。

缺的是什么?

难不成……缺饭?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58章 小 声 密 谋

22.3%
目录
共28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