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观音菩萨,在线……

第六十六章 观音菩萨,在线……

诶?班长这是找到他失散多年的母亲了吗?

小院花园中,正努力张罗着一桌丰盛晚饭的月无双,此刻有些不解地看着不远处。

那里,班长双手虚扶着一位慈眉善目老人的胳膊,屏着呼吸、侧身前行,脸上写满了严肃和正经。

手也不敢扶实了,只是象征性地做做样子。

“班长,”月无双唤了声:“需要帮忙吗?”

周拯含笑摇头,对月无双眨了四下眼。

传声是不敢传声的,周拯也不敢表现的太刻意,小月能不能得一些机缘,全靠她此刻的悟性了。

谁能让他这么恭敬?

想想咱们小队别墅现在住了哪三位大佬!

快想啊无双妹子,这个时候直接磕头,说不定也能保佑以后结婚想要孩子可以多生几个娃啊!

可惜,月无双只是微微歪头,马尾辫晃了又晃,抬手挠着鬓角处,非但看不懂班长的眼神,整个人反倒更迷糊了。

‘阿姨’并未多管,只是带着周拯迈步向前,上台阶时还会扶一下膝盖。

门前静坐的壮汉似有所感,抬头、睁眼,面色随之一变,却是顾不上此前那份从容,起身就单膝跪了下去。

这位阿姨含笑点头,自黑熊精身旁路过,踏入客厅正门,目光扫向了角落。

本自端茶看红孩儿表演‘灰屏’的木吒,视线余光扫到门口的异样,还纳闷周拯这家伙,怎么搀老奶奶过马路还要来家里表演一番的。

但等木吒看清被扶那人的面庞,唰地一声站起来,赶紧在红孩儿肩头推了一把。

“这局你上不了!哈哈哈!协助我肖哥三杀!师兄你看我溜不溜!”

木吒嘴角微微抽搐,朝着一旁挪了半步,双手前推、躬身拱手,朗声道:

“弟子拜见老师。”

一侧正双眼放光注视笔记本电脑的肖笙扭了个头,看到周拯身边的阿姨后先是一愣,随后仔细辨认,赶紧踹翻椅子向前单膝跪伏。

肖笙完全不敢报自己的名号。

鼠标的咔哒声依旧不绝于耳。

“老师?啥老师?”

红孩儿嗤的一笑:

“师兄你这种分散我注意力的计策也太弱了,老师能来这种鸟不拉屎的鬼地方?

“就算周拯这家伙有古怪,也不能吸引老师过来吧,老师都不想管三界这些破事了,除非是老师最近又闲得慌了,咱几个都不在家,她没人可以唠……”

忽听。

“将军请起,惠岸免礼。”

红孩儿的话语声与鼠标的咔哒声戛然而止。

这孩子像是石化了一般,一点点地扭头,面部肌肉疯狂抽动,那有点塌陷的鼻子只剩出气。

“老、老师?”

那阿姨含笑点头,身周绽出乳白色光亮,将周拯温柔地推开几寸。

周拯只觉得一个晃神,眼前便站着一位身穿白色僧裙的端庄女子。

七彩霞光自她身周僧裙绽放,浓密乌黑的长发简单箍起,平插一根白玉簪,数层裙摆下隐约能见一双简单布鞋,此刻就踩在这片土地上,沾染了少许泥土。

这一瞬,周拯仿佛看到了一片绿竹、一排远山,看到了几朵白云在她肩头徘徊。

周拯立刻低头,大声呼喊:“见过观音大士!”

门外的月无双,楼梯口冒头的李智勇,各自愣神后,赶到周拯身后,学着周拯的样子拱手行礼。

周拯瞧了眼肖笙,发现这家伙在旁想笑又极力忍住的样子,仿佛听到了肖笙的心声。

‘菩萨喊他将军了,嘻,这找谁说理去。’

“善财,”观音大士略微皱眉,“你诵经多年依旧凶性未除,此次看你外出只觉你心中憋闷,起了玩性,不曾想,在此地竟还起了杀戮之事!”

“老师,这是游戏!电子游戏!”

观音大士微微摇头,缓声道:“念由心相,嗔痴贪怒,你已犯诸多戒条,随我回去受罚便是。”

言罢微微抬手,红孩儿摆了个苦瓜脸,身形化作一束红光被收入观音大士袖中。

这个时刻,周拯多年混迹大学社团、职场摸鱼的好处,终于得到了体现。

首先,他并不知道观音大士为何而来,可能是为了接‘洛迦三雄’回家,也可能是有其他深意,但让观音大士在这里多留片刻,对他们小队几人绝对是有莫大的好处。

观音菩萨总不可能打压他们几个小修士吧?

只要菩萨能在这坐一坐……他们小队以后还会缺莲台?

飞升大道简直又宽又阔!

再有,观音大士是什么身份?

佛门二把手,大雷音寺副总裁,现如今佛门仅有的几个大佬之一,在三界拥有极强的号召力!

这般大人物,就算是再超然物外,那也必然注重自身面子。

就算观音大士有意在这里坐坐指点他们一二,他这个小修士不开口,人观音大士怎么可能自己就入座喝茶。

所谓机缘,其实往往就在那一句两句话之间。

周拯向前一行佛礼,恭声道:“菩萨您请上座。”

观音大士含笑点头,缓步走向前方,李智勇已是手疾眼快搬来一只餐椅,放在了客厅正中。

“多谢。”

观音大士温声说着,坐姿自然且随意,目光落在了走回周拯身后的李智勇身上。

她问:“尊师近来可安好?”

李智勇低头避开观音大士视线,恭声道:“多谢大士挂念,家师踪迹全无,弟子也不知家师近况如何。”

“太白金星应是无碍的。”

观音大士笑道:“你却不必多担心,前年你师曾来寻我,言说了他偶然发的几个梦境,也曾提过收了你这个小弟子。”

李智勇的笑容略显尴尬。

周拯却是知晓的,其实这家伙对于那个托梦收徒、收了就跑的老师,心底略有点埋怨。

一个人混日子,本身就蛮苦的。

“菩萨,”周拯主动接过话头,“弟子……”

“自贫僧前,你不可自称弟子。”

“诶?”周拯满脸困惑,“我前世是谁?”

“不可说。”

观音大士面露微笑:“一则天机不可外露,二则时机尚且不足。”

“菩萨,我心底实在疑惑,能否请您为我解答一二。”

“自可。”

周拯索性将心底的问题一个个抛出来:

“我那个有点古怪的金轮异象又是什么东西?”

观音大士的嗓音自周拯耳中响起,其他人却只是隐约觉得观音菩萨在说话,但听不清具体说的是什么。

她道:“大天尊对你施加的封禁。”

“他为什么要封我?”

“你是他的棋子,也是天庭翻盘的关键。”

观音大士缓声道:

“三百余年前的动乱,只不过是此次大劫之始,杨戬如今受困于天庭,悟空而今被锁在灵山,他们是两颗黑子,而你是一颗白子。

“你们都是身不由己,分别被两个执棋者选中罢了。”

周拯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又问:“也就是说,我的记忆也是被抹去的?”

“三百年间,你已经历十次轮回,这一世是你最后的机会。

“不过,九世纯阳之身,让你有了雄厚的修行根基,九世行善积德,也让你汇聚起了莫大的气运。”

观音缓声道:

“知此事者,唯王母、大德后土与贫僧,此次红孩儿之所以能顺利外出,也有贫僧故意纵他之嫌,这般可顺理成章来此地与你碰面。”

“多谢菩萨为我解惑,”周拯又问,“那我该做什么?”

“做自己。”

观音轻叹了声,目中带着几分慈悲之意。

“大劫已起,大天尊已死,一切已是不可挽回。”

“已死?”周拯双眼瞪圆。

“已死。”

“菩萨,大天尊不是那位玉皇大帝,三界主宰,号称历经无数劫难修成正果。”

“是他,”观音叹道,“他想与天道同归于尽,可惜,天道如今正在杨戬体内复苏,便是拼上漫天仙佛,最终也不敌天道算计。”

周拯紧紧皱眉,冷不防冒出一句:“天道成精了吗?”

“尚未,”观音笑道,“却也快了。”

周拯挠了挠眉心。

果然,三百年前的变故另有隐情,但这些离他一个小修士实在是太远了。

菩萨能对他说这么多,周拯其实已是十分感激。

黑子、白子、天尊已死。

莫名的,周拯心底泛起一股酸涩之意,似乎是突然听闻了老友逝去,又有一种他现在难以描述的复杂情绪。

周拯叹道:“菩萨,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我的前世记忆有可能恢复吗?”

“你不是已经把它丢掉了?”菩萨反问。

“丢掉了?”

“不错,”观音大士缓声道,“你第一次轮回时,曾对自己说了三个字。”

“什么?”

“做自己。”

周拯微微一怔。

观音大士身形缓缓漂浮而起,手中多了一只玉净瓶,瓶中插着一根杨柳枝,一片柳叶缓缓飞来,在周拯脑后消失不见。

“这就是贫僧此行的目的,为你送来一叶慧根,今后或许会有用处。

“你可还需其他宝物?”

“没了没了,菩萨能为我解惑,已是给了莫大的……呃,那个。”

周拯略有些难以启齿,小声问:“那种可以放出纯净灵气的莲台,您那还有多的吗?”

观音露出温和的笑意,尽管嘴角在微微抽搐,却依然没有骂人,表现出了极高的气度与涵养。

就是,观音菩萨、木吒、黑熊精三者脚下同时出现了一层云雾。

直接要走人!

周拯讪笑了声,心底划过少许灵光,忙问:“菩萨,我该如何解开大天尊留下的封禁?”

“时机未到。”

观音菩萨身形慢慢飘起,越发虚淡,嗓音在客厅内来回回荡:

“周拯,而今的你尚只是浑浑噩噩。

“只有当你遇到命中注定,能消掉你屁股上桃花胎记的那个人,你才能解开背负的封禁,找回自己的道。

“记住,身聚气运也就要承受这份气运给你带来的麻烦。

“这天地已行将就木,前路道阻且艰,望你多多珍重。”

三大佬的身影已渐渐无踪。

周拯忙道:“菩萨!”

门外传来一声回应:“嗯?”

“莲台没有,莲子其实也行。”

“拿去!”

嚯!观音厉色!

周拯打了个哆嗦,看到几颗光点从门外飘来,连忙双手捧住,禁不住咧嘴一笑。

但身旁的三人以及角落躲着的那只波斯猫,齐齐把目光放在了周拯臀部,惹得周拯连打几个哆嗦。

……

蓝星之外,那‘薄薄’的大气层之上。

观音显出法相,站于莲台之上,木吒与黑熊精立于左右。

她凝视着这颗星辰,目中似带着几分思索之意。

木吒问:“老师,您对周拯说的那些话是何意?”

“关于他背负的封禁。”

观音缓缓收回目光,带着慈祥的笑意,温道:“你二位觉得,周拯此人如何?”

黑熊精化作的壮汉露出少许微笑:“很不错。”

木吒道:“弟子倒是觉得,他烟火气还是太重了些。”

观音笑道:“这也并非坏处。”

“老师,”黑熊精道,“我能否在此地逗留些时日,隐姓埋名、不理杂事,只想增些学识,多学些本领。”

“可,”观音轻轻摆手。

黑熊精头顶戒箍微微闪烁亮光,他体表浮现出金色纹路,这些纹路很快悄然消散,却是解开了他的元神。

“多谢老师。”

黑熊精行了一礼,摇身一变,紫金袈裟化成了黑色西服,浑身肌肉鼓鼓囊囊,再三行礼,转身化作流光归于蓝星。

木吒小声问:“老师,弟子去监督他一下?”

观音扫了他一眼,木吒讪笑了声,比起黑熊精,他倒是未有太多拘束。

“走吧,”观音缓声道,“先随为师去见个旧友,便回返洛迦山,你气运不足,这般乱世不可太多走动。”

“老师要去见谁?此地莫非还有什么前辈高人?”

“算不得什么高人,但如今也算有了不弱的本领,”观音笑道,“你见了他自也是认得的。”

木吒眼底满是亮光:“谁?弟子好奇的很了,老师您就告诉弟子吧。”

“他在福陵山中做过几年妖魔,而今就自称福伯,天天喊周拯大侄子占人便宜,留在此处倒是为了还周拯前世曾救他一命的恩情。”

木吒瞪眼:“净坛使者也在蓝星?”

观音笑而不语,莲台微微转动,已是寻到了那宛若‘静止’的空间站。

“不就在这?”

那脸盘大小的玻璃后,福伯晃着肚子,听着悠扬的古典乐,正努力将一盒罐头往嘴里倾倒。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十六章 观音菩萨,在线……

39.29%
目录
共16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