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反打》

第7章 《反打》

听闻周拯有此一问,这些鱼精壮汉并不回答,但大部分‘人’停住了脚步。

周拯下意识看了眼敖莹被带走的方向,心底计算着自己接下来会面对的局面。

周拯嘴角一撇,却是毫不怯场,笑道:“要跟我进行友好交流吗?”

“你就是周拯?”

那鲨鱼精咧开嘴,露出了参差交错的锋齿。

它脖子上的腮微微开合,其内是血红之色,说不出的恐怖。

“是我,”周拯平静地应了声。

“很好。”

鲨鱼精嘴角扯出少许冷笑,身体突然前冲。

周拯只看到了一个残影,这三米高的鲨鱼精快若闪电地出现在他面前!

对方身体近乎贴地般前倾!

周拯完全来不及作出任何动作!

砰!

闷响声中,鲨鱼精砂锅大的拳头落在周拯小腹,将他打得躬腰痛哼。

这股力道直接穿透了周拯,却没有让周拯受伤,更没有打飞周拯。

也就在这时,鲨鱼精大手对着周拯的嘴巴拍去,一颗氤氲着仙光的丹药被塞入周拯口中,滑过食管、钻入腹部。

周拯踉跄着后退两步,捂着嘴一阵干呕,面如酱色、额头暴起血管。

鲨鱼精慢慢抬起头,嗓音粗哑且聒噪:

“这是疗伤的仙丹灵药,活死人、肉白骨,最难得之处在于,凡人也可消化……啧啧,这般灵丹,本将都无福享用,所以接下来你不必担心自己会重伤或者没命。”

鲨鱼精冷笑着:

“你是三殿下中意的男人,本将自然不敢伤你,更不敢杀你。

“但你得明白一件事儿——龙宫并不是三殿下说了算。

“有位大人对你这痴心妄想的凡人十分不满,想让你最好知难而退……现在你跪下求饶,本将可以让你少受一些皮肉之苦!”

鲨鱼精打了个响指,侧旁有壮汉掏出了一只老式的录影机,熟练地打开了录影模式。

一看平时就没少在海里拍鱼。

周拯脸上带着愤怒,鼻翼与眉角在不断抖动,抬头直视着眼前的怪物。

这就是修行者的世界吗?

他牙关染血,低头吐了口血沫,咧嘴骂了句:“你凭什么打人。”

那鲨鱼精侧耳倾听状:“什么?”

“我问你!”

周拯猛地提了口气,眉头竖起,对面前的鱼精怒目而视。

但他并没有再喊出那句质问,两者之间的实力差距,让周拯感受到了对方戏耍戏弄自己的意思。

不敢伤他,却随意辱他。

周拯表情突然平静了下来。

他平静地注视着鲨鱼精,平静地计算着自己与对方身体素质上的差距。

鲨鱼精脖颈处的鱼鳃在微微颤动,他似乎是被周拯的目光激怒了,浑身气息多了几分暴戾。

“怎么不说了?说话!”

它对着周拯大吼大骂,拳头再次带起了一阵狂风。

周拯拼尽全力想要闪躲。

可惜他大脑泛起的念头尚未能变成行动,鲨鱼精的拳头已精准落在他胸口。

砰!

周拯身形直接抛飞。

鲨鱼精控着一股巧劲,让这一记重拳不至于直接把周拯的身躯打碎,又将力道分布在周拯的表皮,确保周拯体会到充分且连续的痛苦。

周拯落地后滚出了几米,后背撞在了汽车轮毂上。

车辆歪斜,发出阵阵警报。

周拯低头连续喷了两口鲜血。

一股浓郁的生机包裹在他胸口凹陷处,断裂的骨骼自行复原,内出血迅速愈合,吐出来的大多都是淤血。

从未遭遇过的剧痛从全身各处袭来,让周拯几乎直接昏过去。

他犹自咬牙忍着,抬头看向不远处的怪物,平静的目中有火焰在燃烧。

那鲨鱼精嘴角扯出狞笑,迈步走向周拯。

周围那些壮汉一个个双眼放光,却也没傻到上去加点拳脚。

——这位鲨鱼将军背后有二殿下撑腰,他们这些普通护卫,谁敢得罪三殿下?

鲨鱼精步步逼近周拯,粗哑的嗓音缓慢说着。

“凡人,你问我凭什么?

“凭你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凭你凡夫俗子,却痴心妄想一步登天。

“龙族乃万灵之尊!龙宫鼎盛时连天帝都忌惮!主掌水域,四海臣服!

“你一个小小蝼蚁,敢做这般春秋大梦!”

“你说,咳,我在做梦?”

周拯嘴角一撇,努力试了几次,总算支撑着自己身体爬了起来,没有修行过的身体因为剧痛在不断轻颤。

他咧嘴笑着,红口白牙,目中满是嘲讽。

“梦这种东西,那也是分谁做,我虽然是凡人,但起码我有做梦的资格,你呢?”

鲨鱼精目中杀机隐现。

周拯心底暗骂了两句,继续保持着表面的冷静。

挨揍,可以。

低头,不行。

如果说,周拯昨夜还觉得这些修行者、仙人的世界,是那般令人向往;

此刻的他心底泛起的就只有两个字——修行。

一定要修行!

实力这种东西你可以不用,但必须有,这是周拯在从小就懂的道理。

突然!

咚!

周拯心脏像是被人狠狠攥了一把,视线突然染上了血红。

他体内那股越来越浓稠的灵丹药力,像是冲破了什么,又像是触动了什么,胸腔仿佛有一股岩浆在涌动,似乎下一秒就要喷涌而出,炸碎他的血肉!

鲨鱼精一个健步跨过数米,踏步朝周拯而来。

看它那满是得意的狞笑,显然是已经想好了接下来该如何折磨周拯。

周拯也不知怎么了,在他眼中,鲨鱼精的动作突然变得无比缓慢。

甚至,鲨鱼精那三米多高的身体铺满了浅蓝色的光晕。

那光亮似乎象征着什么,深浅不一、闪烁不定。

周拯所见的画面在慢放中开始扭曲、不断震颤,又像是幕布被扯碎。

他眼前成了另一幕光影,一座座云雾间的琼楼玉宇在他眼前不断划过。

胸口那如岩浆般涌动的怒意像是找到了宣泄口,朝着他四肢百脉汹涌而去。

耳中突然听到了阵阵笑声,男女混杂,不辩方位。

忽听心跳搏动。

那些笑声隐退,周拯耳旁心中回响起了诵经声、弦乐声、战鼓声。

仿佛有道道身影立于九天之上,身穿银甲、手持长枪,飞檐帽下红缨鲜艳!

又见乌云密布!雷霆轰鸣!

周拯豁然抬头,双目无焦距,但身周荡出了一层肉眼可见的金色波痕。

这层金色波痕轻描淡写般划过,似乎没有任何影响,但鲨鱼精那庞大的身躯堪堪停在周拯面前,相隔不过两米。

怎么回事?

自己为什么会停下?

鲨鱼精错愕且不解,他双眼一眯,突然想到了什么,死死地凝视着周拯。

它口中喃喃,蓦然怒气上涌:

“天将转世?你竟然是转世天将?

“三百六十名天庭天将果然还有人隐而不发!喂、喂,莫不是你们这些仙人在算计我龙宫!

“哈哈哈哈!二殿下才是最英明的!

“周拯!你胆敢算计真龙!”

鲨鱼精突然大笑,粗壮的脚蹼猛地跺地,竟在水泥地上留下了一圈裂纹!

它再次攥起砂锅大的左拳,直接砸向周拯面门,拳风竟带出霹雳炸响,仿佛能轰碎整栋大楼!

它已经动用了几成真正实力!

周拯突然晃身,鲨鱼精本该砸中的拳头擦着周拯耳畔划过。

周拯矮身前冲半步,左拳向前直掏,目中金光爆闪!

一拳!

伴着如擂鼓般的撞击声;

伴着骨头碎裂的清脆声响!

鲨鱼精那庞大的身躯直接贴地倒飞,砸在几十米外的一辆越野车的引擎盖上,砸出了刺耳的警鸣!

再看,那鲨鱼精身周氤氲着淡淡金光,这些金光如锁链、似符箓,贴在了鲨鱼精外皮。

它用力抬头,却像是被粘在越野车之上,身体不断颤抖。

周拯依旧站在原地,足底出现了蛛网般的裂痕,面容阴沉的低着头。

一只金轮在他背后慢慢凝成。

第二只、第三只……

八只金轮钳成圆盘,以八种速度正反旋转。

不知从何而来的杀喊声、诵经声,在浓雾覆盖之地四处弥漫。

周拯身影缓缓上升,悬空一尺而立,双眼并无焦距。

他的左臂无力地垂落着,几处关节脱臼,没有经过修行和锻炼的骨骼与肌肉明显承受不住刚才的力量反馈。

但没关系,左臂上涌动着翠绿色的光亮,手臂错位的骨骼在光亮中自行挪动。

这要多亏了鲨鱼精给他吃的灵丹。

“你凭什么打人。”

周拯低喃着。

越野车引擎盖上,鲨鱼精双眼空洞,嘴巴大张喷出一大口鲜血。

此刻他竟动都不能动。

像是被山岳压在了身上,像是坠入海沟最深处。

周拯身影闪烁,诡异的越过了那群已经看呆的海族护卫,他那有些单薄的身影,径直砸在鲨鱼精胸口,膝盖在坚硬的鱼鳞上擦出了金色的火星。

“你凭什么打人?”

周拯梦呓般呢喃着,右拳抬起来,对准了壮汉的脑门。

恐惧。

鲨鱼精那双凶恶的双眼中,此刻留下的只有恐惧。

“饶命,上仙饶……”

砰!

周拯的肉拳砸落。

鲨鱼精的头颅被砸入引擎盖中,越野车两只前轮爆胎干瘪,车轮毂与地面同时遭殃。

鲨鱼精那强壮的身体不断乱颤,鲨鱼外皮浮现出了一道道金色纹印;这些金色纹印像是某种封印,剥夺了鲨鱼精反击的权利。

周拯右臂再次脱臼,翠绿色的光亮缠绕其上,让他骨骼慢慢移位复原。

但周拯的左臂已经能动。

攥拳,抬起、落下,鲜血喷溅而出。

只是两拳,鲨鱼精的面部已经血肉模糊,鲨鱼精体表的金色纹印越发清晰。

海精们此时只是目瞪口呆看着这一幕。

已经报废的越野车上,骁勇善战的海中将军,正浑身乱颤地躺在那。

那个本该如鸡子儿般任他们拿捏的凡夫俗子,此刻就跪坐在将军的胸口,身周泛着金光,背后旋着金轮,一拳又一拳地缓慢砸落。

每砸下一拳,将军的身体就会随之颤抖,海精们就会听到那个人类男人不断重复的低喃:

“你凭什么打人。”

鲜血溅在了周拯的面部,溅在了他胸口。

是冰冷的。

周拯已经感觉不到血的热度。

他静静坐在那,等待着脱臼的双臂复原,然后继续砸向面前的肉饼。

也正是两拳之间那略显漫长的等待,让整个画面多了几分诡异。

“快快去禀告殿下!”

“不要命了!这事怎么能跟三殿下……”

“这跟我们没关系,都是将军做的!”

“都是将军他……”

呜——

浓雾中突然传来低吼声。

众海精循声看去,只见一侧的浓雾中出现了两只猩红色的灯笼。

强悍的威严扩散开来,众海精大半浑身颤栗,下意识朝着相反方向退却。

一米多宽的巨爪踏出了浓雾边界!

“龙宫的臭鱼烂虾!敢在老子的治所作威作福,欺辱柔弱凡人!你们简直不知死活……呃?”

兴许是看到了里面的具体情形,那凶巴巴的嗓音戛然而止。

啊?这?

浓雾中走出的巨型神犬狗眼瞪圆。

他一来就看到周拯在打海精!

啸月那顶在停车场天花板的巨型狗头,忍不住慢慢歪了下去。

这是啥情况?

“周!”

那满是焦急地喊声从远方而来。

浓雾被一股狂风吹散,那道小巧身影周遭包裹着一条白玉苍龙之影,撞开一排排车辆,贴地疾飞!

这条玉龙尚未看清场中的情形,就已是卷起周拯飞向角落。

修长的龙躯盘踞,将双目无神的周拯护在里面,龙须飘舞中,爆发出一声高亢的龙吟,愤怒且戒备地注视着在场所有生灵。

在玉龙怀中,周拯抬了抬手似乎还要挥拳。

但他的手臂在震颤中停下了动作,扭头看了眼从背后抱着自己的敖莹,随即双眼一翻、七窍流血,倒头昏了过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7章 《反打》

2.44%
目录
共28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