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前路崎岖险,小友多稳健【求票求收藏!】

第七十一章 前路崎岖险,小友多稳健【求票求收藏!】

这经文……真的正经吗?

周拯合上这篇经文时,脑海中飘过了一片又一片问号。

咱家老李就是看这种书修行的?怪不得行事总是神神秘秘,给人的第一印象有些普通,但越看却越像是深藏不露。

根竟然在这!

《白首太白经》总共上中下三篇,里面很多言论,周拯完全不敢苟同。

就比如:

‘夫三界英豪、神鬼仙魔,具在棋局之中,具为执棋者摆弄,难得逍遥,终限于此间。我辈修士虽无争强害人之心,却应有周全自保之法。’

这句话初看觉得挺对的,但细细琢磨……

小修士需要面对的危险比比皆是,怎么可能做到周全自保?

除非是那种绝世天才,一动不动躲在山里修行几百年,自身还不会遇到什么心魔和瓶颈,不然根本做不到这篇经文所说的境界。

当然,这篇经文中的很多观点,周拯也觉得挺不错。

比如那九句经文总纲。

‘经文总纲之三:私之欲,祸之根,且安命,后修身。’

这句经文是想劝人减少自身欲望,不起贪欲就可避免诸多灾祸,先安身立命,再修身齐家平天下。

‘经文总纲之六:避天灾,有变化,躲人祸,困难多。’

周拯记得,西游记中猴子学七十二变化,本初就是为了躲三灾,这句经文前半句不难理解,但后面两句……

躲人祸会比避天灾更困难?

除了九局总纲,这篇《白首太白经》还给出了一个‘境界’划分。

小稳:遇事十思而后行;

中稳:天下无人知我名;

大稳:三魂不入天地纲。

周拯自己估摸了下,人身在红尘之中,大多时候都身不由己,自己的性格和如今身处的局势,最多也只能做到小稳。

不过十思也太夸张了点。

这篇经文最大的价值,还在于最后记载的一门奇妙术法——《神境龟息诀》,短短几百字口诀,却是一门无上妙法,似是暗合了超然之意。

这术法的作用只有一个,隐藏自身境界。

周拯将口诀背了下来,心底隐隐有所得,决定稍后就实验一番。

似乎有哪里不太对劲。

周拯翻了翻经文,找到了其中一句【境界若十,藏八露二,遇人盘问,露四保六】。

李智勇那家伙告诉自己他是归墟境二阶,还是藏之后的境界?

啊这!

周拯正要去找李智勇这家伙探探底,心底忽有所觉,翻到了这本经书的最后一页,也就是那篇《神境龟息诀》的最后几句。

经文的文字竟然在变化!

周拯瞬间起身把握圆盾,皱眉盯着这有些邪性的经书,只见那些字迹将偏旁部首各自拆分,重组成了四行偈语:

此界非吾界,此师非彼师。

前路崎岖险,小友多稳健。

后面还有个笑脸符!

周拯还没品出这四行字是什么意思,一簇浅白色的火苗突然自经书正中冒了出来,而后迅速席卷全书。

周拯还没来得及反应,这本手抄经文已是消失不见,连灰烬都没留下!

周拯用力挤了挤眼,小心翼翼地凑近观察,发现自己卧室的书桌毫无印痕。

怎么回事?

灰烬都没是不是有点过于灵异了!?

咕噜!

周拯喉结上下颤动了下,转身冲出房门,直奔地下室!

“智勇你这经文是不是有点古怪!怎么烧完灰烬都!”

周拯的嗓音戛然而止,只见李智勇换上了一身燕尾服,笑吟吟地看着周拯,抬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班长,喝一杯?”

“你怎么神神叨叨的。”

周拯皱眉入座,凝视着李智勇的双眼,后者却坦然与他四目相对。

“说说吧,这是怎么回事?”

李智勇抬手点向一侧墙壁,几层阵法同时开启,将地下室完全包裹。

他叹道:“不管班长你信不信,我无法解答班长的疑惑。”

“为啥?”周拯不明所以。

“我今日会跟班长你坦诚布公,这也是我自保的唯一路径。”

李智勇正色道:“一切都是源于我那个梦境,首先,我对复天盟撒了谎,说是小时候做的梦,实际上,我是十七岁那年做的梦,而今修行不过六七载。”

周拯沉吟一二:“这么说来……”

李智勇神情总归有一二分的忐忑。

“你今年才二十三四?”周拯眼前一亮,“喊声哥来听听?”

李智勇额头挂了几道黑线,差点就掀桌子遁走。

“玩笑玩笑,”周拯笑道,“看你太紧张了,缓解下氛围……你其实不用太在意这些,大家是同学又是好哥们,有秘密不想说就不说,我信得过你这个人。”

李智勇皱眉问:“班长你不关心我具体境界吗?”

“我只需要搞清楚一件事,”周拯问,“那天面对章鱼怪,你情急之下御空冲出来了,然后偷偷告诉我你是归墟境二阶,我没记错吧。”

“嗯。”

“你当时有战胜章鱼怪的实力吗?”

“没有半分把握,不过有几分把握暂时拖延,”李智勇道,“此事也说明,我心性修为还不足,当时太过于冲动,事后已自罚抄写那篇经文千遍。”

周拯缓缓点头:“那就足够了,你当时能抛下你行事准则冲出来,我其实很欣慰。”

言罢,周拯抬手拍了拍李智勇的肩膀:

“行了,我回去了,哦对了,你那本经文自燃了。”

“自燃了?”李智勇立刻问道,“班长你详细说下如何自燃的。”

“就是……”

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周拯将刚才的情形详细描述了一遍,说了那四句偈语,带着李智勇去自己的房间逛了圈,又回到了地下室。

李智勇长长一叹,颓然地坐在沙发中,双手揉搓了几下脸部,眼神竟有些空洞。

他怎么了?

周拯在旁陪了一阵,方才缓声安慰:“智勇你是遇到什么难题了吗?方便分享吗?”

“我连他是谁都不知,”李智勇讪笑着,“我连我师父是谁都不明。”

周拯不解:“不是那位大名鼎鼎的太白金星吗?”

“是啊,我师太白金星,就算是那位老先生也是这么认下的。”

李智勇叹道:

“那场梦境的最后,那位额头有着金色五角星的老者,又像是从梦中突然醒来,有些错愕地看着自己的双手,喃喃自语‘我怎么在这’。”

周拯紧紧皱眉,在旁陷入沉思。

“你的意思是,太白金星竟然被人操控了,托梦给你收你为徒?”

“嗯,然后老先生也认下了我这个记名弟子,”李智勇道,“最后他离开的时候,眼中还有几分迷茫之意。”

周拯吸了口凉气,突然想到了什么。

李智勇话语一顿,脑海中猛地闪过少许灵光。

随后两人对视一眼,默契地抬起手指,凭空写画,同时写出了两个大字。

周拯写的是天;

李智勇写的是道。

随后哥俩表情有些震惊,又立刻噤声不言。

“此事你知我知就可,”周拯叮嘱道,“前路崎岖险啊,我先回去了。”

“班长慢走……给班长添麻烦了。”

李智勇轻轻叹了口气,目送周拯背着手离开地下室。

不多时,这家伙嘴角划过少许微笑,双眼微微眯了下,又立刻恢复成略带愁苦的模样。

他确实不知道自己老师到底是谁,毕竟那是大稳的终极境界。

但班长有几个关键问题没问,这几个问题才能算是真正的秘密,如果班长问了,自己确实不知该如何回答。

另一边;

周拯离开地下室后嘴角就开始微微抽搐。

嗯,从今天开始,自己也开始藏点境界吧。

智勇这小子肯定还留了好几手!

那什么天道不天道的,两人默契地想忽悠过对方罢了。

智勇什么都好,人也聪明,人品自己也信得过,但就是有一点……智勇明显没经历过社会毒打,本身还是太嫩。

转移话题时的微表情,明显还有点控制不住啊。

周拯笑了笑,一步跳上楼梯,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撇到脑后,抓出手机开始跟小鱼聊天。

现在刚解决了妖魔的第二波攻势,倒是不用担心第三波攻势马上就来;

肖笙和月无双已经去置换阵法用的材料,周拯倒可以短暂放松一阵。

……

“雷部正神?周拯?”

珊瑚海,水晶宫。

披着流云长裙的敖一凌缓慢前行,一旁低头跟着的两名龟丞相连声称是。

在蚌女的搀扶下,敖一凌慢慢斜躺在宝塌之上,玉体横陈、曲线婀娜,穿上战甲雷厉风行的大公主,披上红装便尽显温软之意。

她道:“此事可查证了?”

龟仙老妪忙道:“回禀大殿下,已是多方查证过了,复天盟给的消息确实如此。”

“嗯,”敖一凌微微颔首,“若前世是正神,倒是勉强与莹莹门当户对,此事既然咱们听闻了,却也不可不做些表示。”

“大殿下,您的意思是?”

“以莹莹的名义,送些礼物给周拯。”

敖一凌叹了口气:

“这傻丫头,不过是跟人相处了三四个月,就一门心思扑在了他身上,前世三千年当真是白混了,我又能如何?

“礼物不必太贵重,免得给周拯招来祸事,此前不是送来了一批灵石宝物?尽量挑选些未成仙能用的就可。”

两位龟仙老妪低头行礼:“老臣领命。”

敖一凌轻轻摆手,那龟仙老妪撤步退走,一旁蚌女向前跪伏,用柔荑轻轻在敖一凌腿边敲打。

又有海马奏乐、海星起舞,各处一片祥和之意。

敖一凌仙识划过三千米,寻到了在水晶宫最深处的宫殿。

那张柔软的大床上,穿着粉色睡裙的少女正笑嘻嘻地翻来翻去,双眼总是不离开手中的手机。

敖一凌微微摇头,她根本不知何为距离产生美感,又该如何吊这些雄性生灵的胃口。

“来人,把无线网网速再降低三成,海底电缆工程继续拖延些时日。”

有蚌女低头领命,转身匆匆而去。

距离隆辰一千五百公里的废弃小镇;

办公楼那空荡荡的顶层区域。

扬言要闭关的某妖王,此刻正双眼盯着屏幕,手指在键盘上敲出了一连串的残影,屏幕正中不断飘起一行行‘技能未冷却’的小字。

终于,那体型庞大的怪物轰然倒地,风磬露出了满足的微笑,瘫坐在椅子中。

屏幕下方跳出了一个成就方框。

【百折不挠:试炼副本失败百次后成功。】

风磬轻轻呼了口气,目中写满了快意。

换个游戏重新开始,真不错啊。

感觉游戏更有难度了,世界频道发言的人也都很有趣,还有人在那不断刷小喇叭,说什么‘cp滴滴’、‘想尝尝爱情这杯苦酒’、‘骗都没人来骗我吗?我只有感情没有钱’。

这让风磬深有同感,像是找到了组织。

吧嗒。

风磬接过一旁侍女捧来的香烟,随手点燃,示意她们不必在这边跪着,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开口问:

“对了,刚才你们禀告了什么?”

那狐女丞相丰腴妩媚的身影立刻出现在一旁,低头禀告:“大王,是关于周拯此人的身份,似乎前世是雷部正神。”

“雷部正神?信他才有鬼了。”

风磬笑了笑,淡然道:

“这家伙身边有两个同伴,一个叫肖瓶颈,转世天将还能卡在归墟境巅峰的,一个叫李智勇,身上透着一股子邪性,算是周拯的智囊。

“虽然不知道他们要搞什么,或许是自发行为,或许是复天盟授意,但明显是把我们十八路灵王当猴耍。”

丞相有些不解:“大王,此事当真?”

风磬笑了笑。

他跟那三个家伙交手过的事,自然是不能直接说出来的。

“静观其变,让青王搞就是了,”风磬摆摆手,“必要时候,挑几个罪孽深重的家伙扔去青王那边送死,帮我族提一提气运,我族也不能被各路灵王孤立。”

“是。”

狐妖丞相匆匆而去,却是此前就已经物色好了人选。

青王让十八路灵王各出两名千年道行的精锐,这次的动静怕是不小。

风磬活动活动手指,操作着自己的新角色‘布可能再懓’,继续着新的探险。

于是,七日之后。

青元大王坐在自己那宽敞明亮的办公室中,双眼微微一眯,嘴角露出了志得意满的微笑,冷然道:

“今晚动手,除去大患,本王等你们回来庆功。”

前方屏幕中,数十道身影挤在有些漆黑的环境中,同时单膝跪伏,低头领命。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十一章 前路崎岖险,小友多稳健【求票求收藏!】

41.67%
目录
共16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