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神奇的‘动物’在哪里

第八十二章 神奇的‘动物’在哪里

“班长!你们快来看!”

正在阳台吹头发的月无双,出声招呼着:

“啸月教官抓来了一只大公鸡!”

肖笙在卧室冒出头,好奇地赶去院子,嘴里嘟囔着:“来就来吧还带什么礼,啸月教官这是想喝鸡汤了?我刀呢……星君?!”

肖笙整个人石化在门口。

星君?哪位星君?

刚才金轮不是无故暴走?

周拯光着膀子站起身,散去背后异象,收束前世灵力,跑去门口朝外瞧了眼。

那只一米多高的金冠大公鸡,此刻正尽力保持昂首挺胸的姿态,两只翅膀背在身后,略有些外凸的眼中,带着一点‘无知凡人不要大惊小怪’的淡定。

而后迈动那两只爪子,朝屋门走来。

各处阵法自行关闭,显然是李智勇注意到了这里的情形。

啸月此刻正跟在这只神勇的大公鸡后,狗脸上写满了纠结,狗眼中满是费解。

这算啥事?

啸月当然知道木吒和黑熊精、红孩儿的遭遇,以至于观音大士不得不来蓝星一趟,领走了洛迦山三雄。

但啸月万万没想到。

这都还没进门呢!

昴日星君就直接中招了!

好奇心不只是会害死猫,也能害死鸡啊!

真邪门了。

片刻后,周拯小队齐聚客厅,打量着那只正淡定坐在餐桌旁喝茶的大公鸡,目中满是赞叹。

昴日星君,司晨啼晓。

这大公鸡当真威武神勇,怪不得一现身就吓退十八路妖王的联军。

啸月皱眉道:“现在咋办?你这金轮封禁啥时候能自行解开?”

“我也不知具体,”周拯沉吟几声,“应该不会太久吧,大概。”

“你看看!这不是耽误星君大人的公务吗?”

啸月对周拯挤了下眼,继续数落着:

“你能怪星君探查你吗?换哪个金仙发现了你背后的金轮异样,不都得看几眼啊。”

“啊对对对,”已经套上短袖的周拯笑道,“怪我,确实怪我了。”

“可不是嘛!”

“行了,莫要这般作态。”

大公鸡口吐人言,鸡翅淡定地放下了茶杯,叹道:“是本官贸然探查,自不会怪你们,啸月也曾提醒,只是本官反应不及罢了。”

啸月和周拯同时松了口气。

当事者能认清责任主体,那就再好不过了。

周拯对灵沁儿使了个眼色,这只老猫娘立刻端着托盘向前,恭恭敬敬地将一盘零食送了上去。

于是,昴日星君盯着这一盘花生瓜子小米粒,不由陷入了沉思。

是不是他的本体造型,让这些晚辈产生了一些误会?

他乃天庭星君、二十八星宿、天庭非著名高手,如何还会啄米?

“周拯道友可否前来一叙?”

“前辈多指教,”周拯含笑向前,坦然入座。

这位星君会问哪些问题,他心里自都有数了。

无非就是,你是谁、从哪来这些。

昴日星君盯着周拯,两只羽翼落在一旁,皱眉道:“道友看着有些面善,不知前世是哪位道友?”

周拯轻笑着摇摇头,将自己曾对木吒、黑熊精说过的那些话,再次掰扯了一遍。

片刻后,昴日星君坐在那陷入了沉默。

未知的元神封禁;

第四个遭禁者;

隐藏在此子身上的秘密……

昴日星君心念不断转动,许久方才叹了口气:

“唉,大概是本官命中该有这一遭,也是缘分使然。

“可否在此地叨扰几日?本官需静养,看能否破除元神封禁。

“此外,还请啸月联络寅虎神将,请他发信请复天盟擅医道的金仙过来;周道友的这些隐秘不必对外言说,以免走漏风声,就说是本官元神出了差错。

“若本官长时间无法恢复,在蓝星久留,怕是会给此地招来一些难以应对的强敌。”

啸月立刻道:“大人放心,属下这就联络。”

言罢在胸口扒开一搓狗毛,凭空变出一只手机悬浮在身前,转身走去角落千里传音。

周拯在旁凑了上来,手中多了一本已满是折痕的‘教材’,笑着问:“星君,这本书是您编的吗?”

“嗯,有本官参与,”昴日星君含笑应着。

“晚辈有一点不明白之处,是否能请星君解惑。”

“自可。”

昴日星君深深地看了周拯一眼:“你不必自称晚辈,据本官估算,你前世身份应当不低,你我道友互称便是……还有一事。”

“星君请讲。”

“咳,”昴日星君正色道,“我为官清廉,平日里也不喜什么宝物,在你这小住也无法给你们太多好处,你懂我意思吧。”

周拯眨了眨眼。

这星君挺有意思,竟然主动说自己没啥宝物,让他们几个小辈别惦记。

“明白,”周拯笑道,“星君能闲来指点我们一二,对我们而言已是最珍贵的财宝。”

昴日星君铁嘴一咧,微微点头,露出了几分会心的微笑。

李智勇率先反应了过来,端着几张阵盘向前,想讨教一下阵法要义;

月无双偷偷踢了肖笙一脚,两人也凑到了侧旁,准备蹭一蹭昴日星君的课程。

也只有灵沁儿有点不求上进,此刻端着托盘站在角落,好奇地观察着这只大公鸡的长羽。

家里又来神仙了呢。

针不戳。

……

午后,昴日星君背着手,在院中散步,顺便沉思解开元神封禁之法。

四人一猫一狗聚在餐桌旁,小声嘀咕着什么。

“这位星君好厉害,”周拯低声道,“学富五车,道行深厚,能被选来编纂修行入门教材的,果然都是高人啊。”

啸月嗤的一笑:“编这些的不都是高人,还有一些靠关系混进去给自己脸上贴金的水货。”

“就是,堂堂星君大人抠抠搜搜的,”肖笙啧啧笑着,“你看人惠岸行者、守山大神过来的时候,不都是送了咱们一个莲台……想他们啊。”

月无双笑吟吟地骂道:“你就不怕星君一巴掌拍死你。”

李智勇也道:“昴日星君的学识确实惊人,我对已掌握的阵法有诸多不解之处,经过星君几句话点拨,便有恍然开悟之感。”

“唉,”啸月叹了口气,“你们捞好处归捞好处,这件事可不小,我先提前给你们打个预防针。”

周拯问:“教官是担心有强横妖魔过来蓝星针对星君?”

“不错,”啸月道,“妖魔是一回事,截天教又是另一回事,据我所知,截天教有一批高手就是在狙击复天盟的高手。

“如果星君受困于此的消息传出去,恐怕会招来大麻烦。”

肖笙问:“那伪装一下,装作星君已离开蓝星呢?”

“除非星君在其他星辰露面,不然很难让妖魔们相信。”

啸月传声嘀咕:

“你当星君不要面子的吗?怎么能轻易用本体示人?不然星君肯定不会在你们这就近住下,而是去复天盟的驻地下榻。”

周拯沉吟一二,突然道:“你们说,那些实力高强的妖魔,或者那些截天教的高手,会不会也对我背后金轮感兴趣?”

啸月急道:“想啥呢!你这是能随便暴露的吗?”

“班长的这个思路有些过于危险。”

李智勇缓声道:“除非能确保,发现班长异样的敌人百分百被诛杀,不然就是拿性命冒险。

“班长莫忘了,你已轮回九世,每一世应当都有这金轮护持,却都遭了厄运。”

周拯神情一凛,立刻打消了心底刚冒出的念头。

这个真的死不起。

周拯问:“寅虎神将发信了吗?”

“发了,”啸月道,“就是现在不知道会派谁过来,不过肯定要几日功夫。”

“只能盼着这几日能风平浪静了。”

周拯轻叹了声,起身走去窗台旁,负手注视着窗外的星君大人。

啸月想了想,拿着手机开始安排人手,让隆辰市进入高强度的戒备状态,尽最大努力掩藏昴日星君的踪迹。

李智勇三人也在帮忙想法子,看能不能灵机一动,想到什么绝妙的点子。

“嗯?”

啸月扭头看着一旁做笔记的灵沁儿,纳闷道:“你数这些盘子干啥?”

“啊,没事没事。”

灵沁儿面对啸月时还是有些紧张,她讪笑了声,指了指面前的零食盘子,又将笔记推了出来。

啸月定睛瞧去。

【惠岸行者:少年面容,热爱网络对战类游戏,操作垃圾,送人头小王子,脾气很好,从不骂人,喜欢吃甜口的水果。

守山大神:中年大叔,喜欢物理学和数学,没事就爱读书,一坐就是一下午,脾气温和,知书达理,喜欢红茶,吃轻淡口。

红孩儿:小屁孩,喜欢骂骂咧咧的发脾气,操作垃圾,送人头小王子二号,脾气很爆,已经熟练掌握对局高强度文字对线,喜欢吃酸口的水果。

昴日星君:公鸡造型,学识强、见识广,天庭老牌大神,暂未发现不良嗜好,喜啄米。】

啸月嘀咕道:“你记这些干嘛?”

“他们又不管的,”灵沁儿委屈巴巴地说着,“都是我负责端茶送水上点心,当然要用心做好这些,以防来了客人招待不周嘛。”

“也对,”啸月笑着摇摇头,没多管灵沁儿,继续思索如何稳妥地应对当前局面。

嗡、嗡!

一旁传来周拯接电话的嗓音:

“喂?啊,我在家,您现在要过来吗?还要带两个熟人?好的好的,我这就准备下,方便、肯定方便,随时都可以。”

周拯挂断通信,转身看向餐桌方向。

“谁啊班长?”

“洛迦山守山大神,说是马上过来这边,有事相商,”周拯皱眉问,“要请昴日星君避一下吗?”

啸月还没拿定主意,别墅的院门已响起了门铃声。

众人散出仙识、灵识向外探查,顿时呼吸一滞。

穿着图书馆工作服的黑熊精负手而立,背后站着一男一女,面容看着都十分熟悉。

“来这么快?”周拯有些错愕。

“诶?”

肖笙笑道:“这不是那匹乌黑大马,跟他的半妖老婆吗?他们不是在东北线吗?怎么跑这边来了。”

啸月沉吟道:“其实让两边见到也没事,这位守山大神是洛迦山一脉,他之前不是走了吗?呃,星君自己去开门了!”

院门处,昴日星君用翅膀拉开门户,与外面的三‘人’正面相对。

众人一时语塞。

黑熊精化作的壮汉眼前一亮,笑道:“道友怎么在这?上次洛迦山一别,已是许多年未见了。”

“进来说吧,”大公鸡苦笑了声,“道友为何会在这星辰上?”

黑熊精笑着展示了下手中捧着的书籍:“学海无涯,走到哪,学到哪,不过炼心罢了。”

大公鸡侧身相请:“道友高明。”

黑熊精笑着还礼,入门时身形陡然变高,化作一头三米多高的黑熊,浑身毛发却散发着浅浅金光,气息宁静祥和。

跟在后面的男女对视一眼,还以为这是此地的规矩,老老实实的化作一匹乌黑骏马,一只有着七彩印记的梅花鹿,挤入了院门。

屋内,周拯看着相谈甚欢的黑熊与公鸡,又瞧了眼那边的骏马和梅花鹿,一时有点摸不着头脑。

啸月清清嗓子,身形陡然涨大,化作一米多高的天狗本相,迈着六亲不认的步子,去院中跟黑熊精见礼。

蓬的一声,灵沁儿化作波斯猫试图混入其中,但她刚迈步,就被周拯一把抓住。

“喵?”

“去准备点吃的喝的,”周拯叮嘱道,“量大一点,不够就出去买,后面让复天盟公款报销。”

恢复人形的灵沁儿翻了个白眼,哼道:“就知道指使我干活!”

抱怨归抱怨,灵沁儿还是老老实实跑去冰箱前忙碌。

月无双看着这满院的神仙妖魔,小声问:“班长,咱们现在该干什么?”

“你们去盯着星君吧,”周拯笑道,“这两位一看就是旧友,那必然是要论道,旁边听一听自然好处多多。”

正说着,阵法光壁外闪过一抹冰蓝色光亮。

少许仙光在院门内侧亮起,几片雪花飘落,两只绣花鞋包裹的纤足缓缓落地;足上轻轻飘动的裙摆,与那水蓝色的束腰,描绘出了曼妙玲珑的身段。

来的自是冰柠。

但这位冰仙子此刻顿在门口,秀眉微皱,甚至后退半步,仰着身子瞧向了门外挂着的门牌。

是这没错,可怎么……

某种意义上来说,好多顶级食材。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八十二章 神奇的‘动物’在哪里

48.21%
目录
共16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