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保守的瑶池仙

第85章 保守的瑶池仙

“嗝!”

火球消失片刻后,啸月化作小灰狗,恹恹地落在别墅院子中。

它托着圆滚滚的肚子,一打嗝,狗嘴就冒出青色火苗。

显然是消化不良了。

不过,此刻没人关注啸月,都围在了院门处。

片刻前。

昴日星君抓着两个鬼面人飞了回来,铁爪死死摁着这两个鬼面人的脖颈,让他们毫无动弹之力。

这位星君是真了不得。

天庭还在时,他坐镇东天门内光明宫;

西游劫难时,他两声啼叫,直接震死了能蜇伤如来佛祖的蝎子精。

此刻只是元神被封,昴日星君岂会惯着这两个刺客?

只等周拯这边一点头,它就能撕了这两个刺客的仙躯元神。

当然,这般动爪,在星君大人看来着实不雅。

玉米地中,冰柠身形轻盈的跃起,脚尖在玉米杆上轻轻点了几下,借着惯性飘到阵壁前。

周拯咧嘴一笑:“老师,刚才好险。”

冰柠微微颔首,那嘴唇毫无血色,向前走出一步,身子无力前倾。

“老师!”

周拯急忙向前,拽住冰柠手臂将她扶住,此刻定睛一看,冰柠那白皙的脖颈多了一条紫黑色的划痕,肩头的伤口也渗出了紫黑色的血迹。

冰柠的身子倚靠了过来,周拯抱着她胳膊紧紧抵住,转身喊着:

“老师中毒了!”

一向都算冷静的周拯,此刻多了些许颤音。

别墅小院一阵糟乱,周拯找出几颗解毒丹药,赶紧塞入冰柠口中用法力催化,

但冰柠的昏迷似乎越来越深。

金仙偷袭,还用剧毒?

周拯转身瞪着那两个鬼面人,差点就请星君直接撕了他们。

“搜他们储物法宝!找解药!”

“呵呵呵,哈哈哈哈!”

昴日星君爪下,那‘三弟’拼尽全力喊着:

“这毒根本没有解!这冰仙不过一时三刻就会香消玉殒!哈哈哈哈!你们就眼睁睁地看着她死吧!”

忽然……

“快吸毒啊!还愣着干啥!”

福伯那着急的嗓音响起。

众人只见一团阴影从天而降,又毫不受力地落在周拯身旁,背着手皱眉看着冰柠的状况,正色道:

“周拯,为今之计别无他法,快些用嘴把这些毒血吸出来……那些古装电视剧没看过吗?你的神魂有宝轮护着,无惧这般剧毒,其他仙人都是不行的。”

众人紧张的看向周拯。

周拯也不是什么扭捏性子,但他低头看着冰柠那张精致白皙的脸蛋,又抬头看看福伯,又低头看了眼冰柠……如此重复了几次。

“快!动作要快啊!力气要大!快爬上去吸啊!”

福伯招呼着:“你要是动作慢一点,毒可就侵入她神魂,那就真没救了!”

周拯看向福伯,目中写满了费解;

他用手指撑开冰柠伤口附近的衣物,掌心抵在冰柠肩膀伤口处,随后慢慢向上提拉,一小股黑血飚飞而出,在周拯掌心凝聚。

周拯又看向福伯,额头冒出了几个问号。

利用法力模拟抽水泵工作原理……这很难吗?

电视剧演的,那是基于正常的情况下,人没有工具只有利用嘴巴的吮吸。

可,咱有法力呀!

咱有法力呀!

“啊……”

福伯额头挂了几道黑线,看周拯的眼神多了点恨铁不成钢。

福伯沉吟几声:“你开心就好。”

忽然,一缕黑烟似乎钻入了周拯掌心!

周拯一咬牙,继续用掌心法力吸出毒血,全身法力涌向双掌,抵挡奇毒入侵。

冰柠是他授道恩师,他如何能见死不救?

此刻,冰柠微微睁开双眼,眼底似有几分抗拒,抬手抵在周拯胸口,却无力推开。

等会!

周拯眼前发黑。

自己怎么有点头晕,不是说自己神魂有宝轮护……着……

周拯痛痛快快地趴了下去,掌心完全变黑,靠在冰柠肩头昏迷不醒。

一缕缕金光环绕在他脑后,确实是在护持他的神魂,可周拯道躯完全受不住这般毒性的。

“班长!”

“周拯你怎么了!”

“萝莉控!”

“啧,不用担心,没多大事。”

福伯有些遗憾地摇摇头:“这家伙哪哪都好,就是太死板,趁机占便宜都不会,这以后怎么给我多找几个侄媳妇?”

言罢,福伯自袖中丢出来两物。

一物化作血肉模糊的尸身,尸体上还散发着浓烈的金仙威压,被福伯扔到了那两名鬼面人面前。

一物是一只玉瓶,里面飞出两颗金色的丹药,化作两缕金光钻入周拯与冰柠口中。

冰柠伤口处的黑紫色迅速消退,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周拯立刻打起了鼾声。

啊这!

众人额头挂满黑线,顿时明白了点什么,被福伯这一通操作闪了腰。

啸月抬爪捂住双眼。

他就知道!

这位天庭鼎盛时期恶霸级的存在,根本不可能因为投入佛门就改了性啊!

福伯淡定地走到昴日星君前,对着昴日星君拱拱手,随后笑吟吟地看着那‘三弟’,淡然道:“就你们这蹩脚的炼丹水准,还敢自称无药可解?劳烦星君动手,宰了吧。”

昴日星君笑道:“使者请便。”

福伯一甩衣袖,那‘三弟’瞬息间没了动静,神魂如烛火般被吹灭。

“留这个天仙回去报信吧,我不杀女人,顺便可以震一震那些不成器的妖魔。”

福伯叹道:

“啸月稍后想办法把她弄傻,清掉记忆,莫要暴露了我在这的消息。

“截天教这种靠着丹药和法则碎片催化出的金仙,能有什么用?金仙和金仙的本领差距本来就大,这些家伙垫底都不配。

“唉,我就知道,菩萨一来,后面肯定不安稳,这才过了多久……”

昴日星君含笑称善,啸月连忙应是。

福伯身影渐渐变得虚淡,在众人的注视下随风而散。

众人身后,李智勇低头沉思,在反思自己设置大阵的不足。

果然,老师给的经文中说的不错,保底九十九连环阵,才能勉强算是入门级家宅阵法,当真疏忽不得。

金仙、天仙竟来刺杀他们还没成仙的普通小修士。

啊,世界果然很危险。

……

周拯一觉醒来,依然觉得头重脚轻,浑身上下懒洋洋的没有多少力气。

睁眼,入目是熟悉的天花板,身下的触感也是自己二楼卧室的床垫。

“醒了?”

清冷的嗓音响起。

周拯下意识坐了起来,看向窗边站着的倩影。

冰柠恢复成了古裙打扮,一袭典雅的冰蓝长裙,还是那朵空谷幽兰。

看不到家居装的冰柠老师,周拯隐隐还有点小遗憾。

她慢慢转身,目光清澈、神色平静,缓声道:“你我此前的肌肤之亲,忘了就是。”

肌肤之亲?

呃,自己就摁了下老师的肩头,向前搀扶的时候不可避免地抱了下,这就算肌肤之亲了?

瑶池仙子果然好保守。

周拯忙问:“老师的毒解了吗?”

“无碍了,多谢你当时能为我疗毒,”冰柠轻轻皱眉,“那位元帅当真有些……罢了,我受他恩惠,靠他灵丹解了毒,却也不该背后说三道四。”

灵丹解毒?

周拯当即明白了点什么,禁不住以手扶额。

差点就被福伯给坑了!

冰柠走向卧室门,口中轻声说着:“我走出此门,你我还是传道授业之情谊,莫要多想,莫有杂念,我在这等你醒来,只是怕你道心不稳。”

“嗯,好的好的。”

周拯一时也不知该说点什么,只能目送冰柠老师迈步离开。

是了,冰柠老师现在遭了封禁,没办法用仙力仙识,也没办法探查周围环境……

房门打开、关闭,冰柠的身影消失在楼梯拐角。

周拯捏了捏鼻梁:“出来吧各位。”

“哈哈哈!班长你怎么发现的?”

床下传来肖笙的嗓音,一旁衣橱打开,月无双抱着一只波斯猫,带着几分不好意思的笑容窜了出来,低头赶紧溜人。

一旁窗帘微微抖动,小灰狗淡定地走向屋门,背上还有一只拳头大小的双冠‘小’公鸡。

“呀,今天天气不错啊,”啸月头也不回地嘀咕着,“散步竟然还能直接穿墙,神奇,神奇啊。”

周拯一手扶额。

偷听墙角都这么不专业吗?

要说对好奇心的掌控力,还得看他们小队的老李同志。

吱——

房门再次被人打开,李智勇含笑走了进来,笑吟吟地收走了提前安置在房间四个插座后的针孔摄像头,若无其事地飘然离开。

周拯:……

天庭粗口。

周拯打坐了半个多小时,身上的酸麻感方才缓缓消退,精神饱满地走出了卧室。

他昏迷了大半天,此刻已是第二天的上午。

冰柠似乎全然没有受封禁的影响,在厨房琢磨着‘无仙力烹饪’的技巧,兴致盎然。

大阵外多了十多个仙人的气息,显然此地已被严密保护。

啸月正带着昴日星官在客厅看电视,他们似乎对灰洲的动物纪录片格外感兴趣。

周拯灵识扫过,发现李智勇和肖笙躲在地下室鼓捣什么,月无双与灵沁儿在院子里侍弄那些被毁掉的花花草草。

各处颇为平和。

“教官,刺客呢?”周拯问。

“抹掉了两个,扔回去一个。”

啸月笑道:

“已经查清楚他们的身份了,截天教三煞,近来比较活跃的截天妖人。

“如果不是福伯出手,咱们可能真的要遇到大麻烦,你跟冰柠封禁的那俩此刻比较水,其实还有个挺厉害的金仙,是此前就挺出名的散仙。

“只能说,幸好福伯在啊。”

周拯点点头,去沙发坐了一阵,对着电视出了会儿神。

福伯的实力这么强?

啸月突然想起了什么,笑道:“对了周拯,复天盟稍后会有几位大人物过来,说是对你很感兴趣,你做点准备。”

“大人物?”

周拯轻轻点头,也算颇为潇洒:“我倒是不怕什么,他们别组团探查我的封印就好。”

啸月感慨道:“放心,大家又不傻,怎么可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在一个坑上来回绊倒。”

周拯对此只能笑而不语。

啸月又道:“对了,三个杀手的储物法宝,我已经派人去破解了,破开后拿给你;这次你立功甚伟,想要什么奖赏啊?”

“能不能提点过分的要求?”周拯小声问询。

“你提,”啸月笑道,“随便提,刚好,我现在都快不知道怎么给你小队发奖励了。”

周拯右手探了过去,大拇指和食指轻轻揉搓:

“来几套功德金身。”

啸月哆嗦了几下,扭头瞪着周拯,而后一脚踹了过去。

……

青元大王额头挂着两滴冷汗。

他宽敞明亮的豪华办公室内,一群穿着黑色西服的妖将负手低头,站在前方。

两具尸体、一个疯女人,此刻就陈列在下首。

怎么回事?

这就是截天教三煞?

他们不都是金仙吗?怎么……是了,死的这两个是金仙境修为,尸体还散发着威压,但已是魂飞魄散、真灵溃灭,属于死的不能再死的那种。

离谱的是,青元大王在三煞首领身上,感受到了某种淡淡的威压。

似乎是出手之人故意留下了一点气息,在对他警告。

更离谱的是,青元大王在另一具尸体上,察觉到了近乎于天道规则的波动!

这种气息他不会认错,早年天庭鼎盛时,他还是小狮子,跟在老祖身边修行的时候,老祖就曾遭受过天道规则的镇压。

一切生灵尽无反抗之力。

这是怎么回事?

青元大王靠在椅背上,凝视着那个疯女人,对方嘴里不断喃喃着:“光,有光。”

探查她的神魂,能发现已是毫无灵光,记忆也被彻底清洗。

谁做的?

昴日星君?

虽然昴日星君神通惊人,但他以一敌三也不太可能如此压倒性的取胜。

天道不是已经灭了吗?怎么可能还有天道规则之力?

“大王,”一旁穿着职业套裙的女秘书低头禀告,“已经查清楚了,复天盟在南线、西线的高手,包括两位神将在内,都没有动过。”

又有秘书道:“隆辰市出现了斗法波动,天有大星陨落,不过只持续了不到一分钟。”

“都退下,把这个女子好生照料,送去天山,如实反应给截天教。”

青元大王沉声说着。

众妖将、女秘书们齐齐低头后撤,如流水般离开这座办公室。

乒!

一只花瓶砸在墙上,摔成粉末。

青元大王仰坐在办公椅上,用力喘了几口气,口中发出低沉的狮吼。

翻译成人话大抵也就是一句:

淦!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85章 保守的瑶池仙

32.75%
目录
共28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