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听黑熊讲那过去的事情~

第88章 听黑熊讲那过去的事情~

黑熊先生的保安生活十分惬意。

隆辰市图书馆,大门前的保安亭中。

白皮塑料椅,红色保温杯,一摞近现代物理学著作,一张贴在墙上的元素周期表,以及空气中飘着的淡淡茶香;

这就是周拯见到黑熊精时,后者所处的环境。

只容一人坐着的保安亭有些拥挤,这一人一熊索性就坐在了亭外的阴凉地;周拯拿来了半斤瓜子,黑熊精用保温杯盖给周拯倒了杯茶水。

咔嗒。

黑熊精嗑着瓜子,笑道:“来的竟然只是水德星君与木德星君,还以为紫微大帝会亲自过来一趟。”

“身为四御的紫微大帝,怎么可能亲自来蓝星这穷乡僻壤。”

周拯笑道:“我看昴日星君编纂的教材里面写着,三千世界也有大世与小世之分,蓝星的灵气和如今的人口数量,应该只能算是小世。”

“嗯,”黑熊精道,“如果不是二十多年前爆发的灾厄,这里应该能算得上大世,可惜了。”

周拯道:“我现在还不太能理解,复天盟拼命对人们遮掩妖魔存在的用意。”

黑熊精笑了笑,却并未接这个话茬,反而是问:“你突然来找小僧,可是那位洞灵真人对你说了什么?”

“洞灵真人怀疑有人要重演西游劫,”周拯吐了片瓜子皮,“而我怀疑,啧,有人想搞我。”

“搞你?”

黑熊精哑然失笑,缓声道:“有高人执棋,入局者皆为棋子,哪来搞不搞一说,施主着相了。”

周拯问:“那我该怎么跳出来?”

黑熊精靠在保安亭的水泥墙上,目光有些深远,轻轻抿了口茶,缓声道:

“小僧能跳出来,是因小僧修佛二百余年,得了菩萨喜爱,这才算在西游劫难中侥幸得活,不然当时就算武力再强,也不过是被拿来杀鸡儆猴的鸡子。

“你与小僧又不一样,你是应劫之人,小僧听菩萨说你这是第十世,大概也就明白了这里面的算计。”

杀鸡儆猴?

周拯总觉得这话藏了深意。

他问:“什么算计?阿弥陀佛,熊兄能否为咱点拨迷津?”

“佛号不可随便乱语,”黑熊精笑道,“若心中无佛,只是调侃,那便是对佛不敬。”

随之,他话锋一转,继续道:

“造化大能执棋谋算,无上造化者谋定三界。

“我也只能对你简单解释西游劫,看能否对你有启发。

“首先,西游劫是一个聚势的过程。”

“聚势?”周拯有点不明所以。

黑熊精笑道:

“西游劫起于凡尘俗世,借南赡部洲凡人香火,凝聚成了一股自下而上的势,天道以万灵为根基,万灵的祷告就会成为天道酝酿大势的推动力。

“周兄你觉得,西游的开始是什么?”

周拯淡定的一笑,这却是难不住他的。

自从敖莹跟他提过西游,他已经把网上能搜到的材料都看了几遍,现在不敢说是西游专家,那也能写写科普文恰点烂饭。

周拯道:“菩萨东渡寻取经人。”

“错了,”黑熊精温和的笑着,“西游的开始,是孙悟空被压五指山,如来自天庭开完会回灵山,召集诸菩萨、罗汉、使者,说他在天庭得到了何等的礼遇,被大天尊封为上宾。”

周拯不由眨眼:“然后?”

“五指山下压悟空,就是代表西方入局,佛门与天庭达成联盟,这是共同算计妖族的开始。”

黑熊精娓娓道来道:

“随后便是金蝉子无故顶撞,被罚轮回转世修行,每一世的金蝉子都挂念去取经,这其实是佛祖为金蝉子设下的执念。

“天庭又恰好贬下凡一個卷帘大将,在那流沙河,截杀了九个取经人,还把他们的脑袋做成了项链挂在胸前,那九个取经人,就是金蝉子。

“金蝉子天生佛体,妖秽难伤,只有天庭神将出手才可强行压他九世。

“这才有了金蝉子九世修佛,第十世聚起了气运,够资格成为了天地棋局中的一枚大棋。”

周拯听得津津有味,又问:“这就是聚势?”

“不只如此,漫天仙佛,可比你我这般脑子好用多了。”

黑熊精喝了口茶水,悠然道:

“接下来的算计才是精髓——

“南赡部洲的人王乃人族气运执掌者,大天尊也不能直接对他出手,所以,金蝉子转世投胎成了当朝状元陈光蕊的儿子,陈光蕊又成了当朝宰相的女婿。

“在仙佛的安排下,陈光蕊上任途中遭劫,遇水贼被杀、尸体被推入河中,怀有唐三藏的陈夫人被强占;陈夫人生下了唐三藏,将唐三藏放入河中木盆送走,顺理成章让唐三藏成了金山寺的和尚。

“唐三藏长大后,拿着血衣奔波千里,先探虎穴找到母亲,又寻到自己宰相外公,借兵拿下一地主政官,再让陈光蕊死而复生,自己也顺利进入长安城附近的名寺修行。

“唐三藏从一名出身普通寺院的小僧,一跃成了官方背景深厚的高僧,这是佛门安排好的。

“紧接着便是龙族入场。”

“龙族?”周拯奇道,“泾河龙王那事?”

“嗯。”

黑熊精笑道:

“这泾河龙王与袁守诚打赌的事,处处透着蹊跷。

“龙族谨小慎微多年,能在人族人王附近行云布雨的龙,怎么可能不知天条严厉?不知那袁守诚和袁天罡一对叔侄来头甚大?

“不过是一枚小小的棋子罢了。

“人臣魏征梦里斩龙,泾河龙王冤魂不散,纠缠人王,这就是龙族的用场——等闲的冤魂还没靠近人王,早就被人族气运镇散了。

“随后人王在地府阴曹转了一圈,被吓坏了,回魂就要搞水陆大会,而唐三藏因为家里的关系,靠着那位外公的荫庇,力压众多老僧、主持,成为了水陆大会的主持。

“这就为菩萨登场授袈裟,唐三藏西天取真经,一层一层做好了铺垫,一环扣着一环。

“最后的结果,就是唐三藏受封御弟,是代替人王去西天取经,自身顺势承接了人族气运,并将这份气运注去西方,再由西方佛门反哺人族。

“一来二去,人族无损,大势起了、佛门兴了、天庭赢了、妖族乱了。

“这都是那大天尊的手笔啊。”

周拯张张嘴,禁不住抬手扶额。

他一直以为唐僧唐玄奘只是一个小白脸,见到妖怪就会阿弥陀佛女施主不可以。

仔细想想,唐僧这家伙十八岁就能借兵干翻一地主政官员,报仇雪恨,骨子里怎么可能那么‘娇气’。

玩不过,跟这些仙佛比脑子,自己还真玩不过。

“那熊兄你呢?”

黑熊精眯眼笑道:“杀人者死,伤人者刑,小僧不过是偷了件袈裟,对唐僧肉丝毫不感兴趣,这可不是要被打死的罪过。”

周拯眨眨眼:“熊兄当时如何识破的劫难?”

“我当时只是去救火,”黑熊精笑道,“哪里知道这是针对妖族的劫难?真不是我故意用小错躲大祸。”

“那后面西游路上的算计呢?”

“那可就更精彩了,当时……”

滴!滴滴!

一旁传来了鸣笛声,黑熊精皱眉道:“图书馆之地,怎能这般喧哗?”

他起身转向一旁,两米多高的身躯慢慢鼓起;那辆小车内的驾驶员浑身哆嗦了几下。

“师、师傅,麻烦抬一下杆儿,自动识别没识别啊。”

“嗯,”黑熊精淡定地摁了下遥控器,缓声道,“图书馆区域保持安静。”

“好的好的,辛苦师傅抬杠了。”

保安亭后的阴凉地,周拯手机震动了几下,拿起扫了眼,发现是啸月教官喊自己去开会。

他随手抓起一把瓜子,拍拍屁股站起身,翻身跳过另一侧栏杆。

“熊兄,我先去忙了。”

黑熊精意犹未尽地喊了声:“不听故事了?”

“下次!下次一定!”

周拯头也不回地挥挥手。

黑熊精笑着点点头,走回阴凉处收起保温杯,打扫了下瓜子皮,回了凉亭之中,摊开了那本《时间简史》,继续细细品读。

……

回到别墅后,周拯满脑子都是黑熊精那浑厚的嗓音。

走出金山寺的唐三藏——孤身奔千里,救父母、杀仇家。

西游时的唐三藏——悟空,你怎么直接把强盗给打死了?

周拯啧了声,顿时觉得这个唐玄奘越发不简单。

“嗯?”啸月抬头问,“咋了周拯,你啧个什么?”

“啊没事,没事,有些走神。”

周拯赶紧正襟危坐,笑道:“教官您讲到哪了?”

啸月嘿然道:“我是说,因为青元大王不守规矩,竟然买刺客直接对我们后方的小修士下手,两位神将商量了下,决定对等反制,我们去炸一窝他们培养的年轻妖族。

“这事你身为当事人,有意见吗?”

“没有,”周拯笑道,“举双手赞成。”

“那就好,”啸月道,“稍后会有两位巡查使路过,刚好让他们出面,去偷袭青元大王的地盘,让他们长长记性。”

李智勇问:“我现在担心的是,截天教会不会有反应,毕竟他们折了两名金仙,一名天仙。”

啸月嘀咕道:

“截天教其实内部挺别扭的,加入截天教的天庭旧臣,总体来说还算要脸,三个刺客被杀了,他们应该只是感觉丢脸罢了。

“不过,截天三煞应该是三个靠着法则碎片修成的伪金仙,似乎有个金仙没露面,这恐怕会有些后患。”

月无双纳闷道:“截天三煞有四个?”

肖笙哼道:“这不正常吗?四大天王还有五个咧。”

“总之,我们先加强防范,”啸月咧嘴一笑,“安心修行啊,别因为见到了这么多大神,心底就动荡不宁了,自身道境才是一切的根基。”

窗边静立的冰柠道:“修行的事我会提醒他们。”

“是是是,本官多嘴了行不行,回了。”

啸月翻了个白眼,两只狗爪快速掐印,蓬的一声消失不见。

如今周拯眼界也高了,已认识这是元仙境就能修行的遁法,也是啸月教官能掌握的少数遁法之一。

毕竟天狗族的修行方式,跟普通修士神仙完全不同。

周拯瘫坐在餐椅中,满脑子都是‘九世善人’、‘十世纯阳’,想再去找黑熊精听故事,又觉得知道这些也没什么用处。

毕竟都是过去的事了。

他现在是什么状况?

身上藏有大秘,自身尚未归墟,明天谁知道会不会就有个老和尚登门,嘴里念着阿弥陀佛,口中说着‘你与我佛有缘’。

算了,洗洗睡吧。

周拯哼起靡靡之音,路过墙上挂着的山水画,朝二楼卧室走去。

肖笙问:“咋的了这是?”

“今日无心修行。”

周拯打了哈欠:“我去睡一会。”

“哎!班长!”肖笙跳到楼梯扶手旁,仰头看着周拯,对周拯挤眉弄眼,“班长你看,你要真的是下一个取经人,我能不能跟着蹭点气运?我可以牵马!”

李智勇含笑道:“那,我也可以挑担。”

角落里趴着的波斯猫蓬的一声化作一米多高,对周拯抛了个媚眼:“人家毛发很柔软唷。”

月无双眨了眨眼,低头看看自己,抿嘴、蹙眉,牙缝里挤出一句:

“我、我可以配音,啾啾啾!”

周拯:……

信不信他明天就去龙宫当上门女婿!软饭硬吃的那种!

嗯,先忽悠他们一把,免得他们真的胡思乱想怠慢了修行。

于是,周拯慢慢仰头,长长的叹了口气,让几人莫名紧张了起来。

周拯怅然道:

“人生何其短,难免有遗憾。

“浮沉红尘间,此身难得闲。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怒斥,怒斥光明的消逝!莪命由我!”

咔嚓!

别墅外突然有雷霆砸落,把周拯要随口喊出来的那三个字直接压退。

周拯喉结颤抖了下,咳了声:“努力去把握命运吧,不要甘心做棋盘中的棋子,那样只会被执棋者随时舍弃,共勉。”

言罢蹬蹬蹬跳上楼梯,关门、开阵、钻被窝、拿手机一气呵成。

客厅中,几人对视几眼,各自面露思索。

月无双低头去了画中修行,肖笙捋了捋毛刺头,咧嘴笑了笑,同样去了画中。

李智勇若有所思回了地下室,左手拿起电焊枪,右手抓起了黄纸符;灵沁儿哼了声,恢复正常大小跳回猫舍,枕着灵石继续发梦。

反倒是一直站在窗边的冰柠,扭头看了眼周拯刚才站着的台阶,目中划过了少许异色。

被窝中,周拯打了个哈欠,刚要闭眼睡一会,屏幕中跳出了一条消息。

“周,大姐要去隆辰市找复天盟谈事,我可以去见你啦。”

周拯顿时来了精神,抱着手机翻了个身。

“什么时候过来?”

“就这几天唷,我这段时间可是长高了许多,不准再提我没成年。”

周拯嗤的一笑,回复了一行字。

“哎呀,你不说我都忘了还有这事,潜意识里都觉得你已经三千出头了。”

水晶宫深处,正抱着防水手机泡在化龙池中的少女,看到消息不由嘴角一瘪,颓然滑入水中,脑袋顶上冒出一连串泡泡。

让她静一静。

……

与此同时,遥远的宇宙深处,一片由‘天圆地方’规则凝成的玄妙世界中。

装潢考究的大殿内,那保持年轻面容的紫袍帝君,皱眉听完洞灵真人的汇报,随后面色凝重、负手踱步,口中时不时嘀咕几声。

殿内此刻只有这紫袍帝君与洞灵真人。

同时回来的电母与昴日星君,已被这位年轻帝君解开了封禁,各自离开了。

“新的取经人?真人你确定吗?”

洞灵真人笑道:“与老师当年所说并无差错,帝君刚才为昴日星君与电母解封时,不是已经察觉到了吗?”

这年轻帝君倒吸一口凉气,走回书案后入座,沉默了好一阵。

“此事不小。”

年轻帝君突然笑了声:

“也对,大天尊已死,能谋划重演西游事的,也只有三位祖师了,只是没想到,情况已经恶化到了这般地步,三清祖师都要亲自出手。”

“帝君如今统御复天盟,护持苍生,本就是造福三界,”洞灵真人笑道,“无论是何等谋算,帝君只需作壁上观,都可高枕无忧。”

年轻帝君不由笑眯了眼:“真人这是提醒我,不要觊觎大天尊宝座,我驾驭不住,是不是?”

“呃,这个……”

“有话就直说嘛。”

这年轻帝君摇摇头:

“做大天尊有什么好的?没事还要被王母管着,动辄就要做三界表率,看个歌舞嫦娥都要穿满衣服,如果不是你们硬要我出面,我还在逍遥快活!

“不过,既然发现了新的取经人,那我也该表示表示啊。”

“帝君的意思是?”

“我们过度干预他成长,恐怕会让三位祖师爷不高兴,但放任他不管,我又心有不甘,实在是想插这一脚。”

年轻帝君手指敲打着桌面,忽然笑了声,目中划过少许精光。

“有了。”

……

PS:五千字章节,先发后润。首订一万六,首日均订一万二三左右,挺不错的,已经达到归的预期,谢谢大佬们支持!继续码字!先爆更他一个月再看成绩!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88章 听黑熊讲那过去的事情~

33.8%
目录
共28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