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薅走一座大城!

第一百零二章 薅走一座大城!

“大王倒了!”

“快!快撤!”

“抓凡人做人质!快找各路大王求援!”

城市正中,那上下玻璃全被震碎的大厦前,三头雄狮倒在血泊中,右侧头颅被咬掉一半,左侧头颅右眼破开大洞,此刻在那剧烈喘息。

吊睛白虎伴着仙光恢复人形。

寅虎神将对着这头狮子啐了一口,胸口也在剧烈喘息,大手对着狮子脑袋拍了下去,却又有些犹豫,改成了点出一指。

青元大王身周出现了金色‘网格’,身体缓缓缩小,在寅虎神将的神通作用下恢复人形。——封禁只是针对青元大王的元神,旁人操控他变形也是可的。

此刻的青元大王,哪里还有站在落地窗前那般威风?

他两侧脸颊破开血洞,一身西服破烂不堪,头发被狮血浸染,对着寅虎神将怒目而视,面色满是不甘。

青元大王万万没想到。

在这个普普通通的夜晚,他要搞个普普通通的升月之仪,帮自己手下普普通通的提一提修为,然后培养几个人类小伙更好的掌控这座城市。

突然就被人踹门而入;

突然就被喊了声孽畜;

他只是出于谨慎,仔细打量了那个家伙几眼;

突然就被一道金光射中,元神竟被封了,直接要化出本体!

随后就是那个近几年越发活跃的冰仙窜出,一剑直刺他咽喉。

他怒极反咬冰仙,一路追杀,冲到地表却发现自己现在完全没办法御空飞行,只能在地上干吼。

这种时候,妖都的伪装也是全顾不上了,青元大王怒火冲天,就是要把这冰仙咬死在这,直接对全城潜藏的妖魔下令。

然后……

突然就来了一只白寅虎,这寅虎嗷呜一声与他近身搏杀,直接把他压着咬成重伤。

这叫什么事!

这不是欺负妖吗!

这是他的地盘,自己在家门口就被人这么欺凌!

青元大王挣扎着站起来,张口发出一声咆孝,身形一跃而起。

一只大手向前横抓,像是在前路等着青元大王送上门一般,直接扼住了青元大王的脖颈,像是提鸡子般将青元大王提到空中。

寅虎神将嘴角一撇,身形跃到空中,高举青元,怒吼传遍全城:

“青元大王已被本将活捉!不想死的立刻自封元神,原地投降!”

满城妖魔定睛看去,小半妖魔面露迷茫,但更多妖魔掉头就跑,那群天仙、真仙境妖将,竟拼着被砍几刀,也要扭头奔跑。

有个天仙老妖大吼:“别听他的!他们俘虏我们干啥?除了当坐骑就是下油锅!都抓几个人类当人质赶紧跑!等其他大王来援!”

众妖轰然应诺,整个妖都当即大乱。

寅虎神将只能瞪眼。

妖心不古,不好湖弄了啊!

“救人!除妖!”

神将一声令下,这十多名复天盟高手追向四面八方,追着妖魔一阵掩杀,洒出仙光尽力挪走被波及的人类。

冰柠向前追出一阵,忽然想起什么,转身匆匆朝地面落去。

那抹冰蓝仙光坠入青鹏集团大厦前的地洞中,飞速落向这场乱战的起始点。

拱形大殿已成废墟。

两口被玄冰包裹的大鼎滚落在地上,玄冰上残留了几道爪痕。

一口大鼎旁,已经在激战中恢复真容的周拯,此刻正静静地坐在那,衬衫已被鲜血浸透,胸前留下了几道刺目的爪痕。

宝轮已不见了踪影。

周拯嘴边带着几分微笑,像是睡着了一般,眼皮不断上下打颤,又硬撑着让自己没有昏睡过去。

一只雌狮倒在殿外,胸口破开大洞,此刻气息奄奄,元神被封、肉身遭重创,本就苍老的它估计是很难活下来了。

另一头老雌狮就躺在周拯腿边不远的位置。

它浑身没了一块完整的毛发,到处都是焦黑的雷击痕迹,前爪卡着周拯的仙兵宝刀,额头向下干瘪了下去,这应该是将它击倒的最后一击。

冰柠的身影出现在周拯身旁,右膝着地、手指快速轻点,一股温和的仙力封住了周拯的伤口,滋润着周拯的神魂。

她取出两颗丹药送到周拯嘴边,见他没有反应,自也顾不得男女有别,手指轻轻撬开周拯牙关,皱眉将丹药塞入周拯口中,随后用仙力催化,化作两股清流滋润周拯的四肢百骸。

“老师我没事。”

周拯低声呢喃着:“鼎……冰封了……”

“不必担心,玄冰可伤人也可护人。”

冰柠轻声解释着,还是依周拯所言,融了两口大鼎外围的玄冰,又随手拍出两掌。

霎时流光闪烁,化作了四十九对孩童,各自伏地昏睡。

冰柠道:“他们睡醒就没事了,不必担心。”

“多谢老师,”周拯状态恢复了些,双眼能睁的开了,“外面怎么样?”

“妖魔逃了,我们也要尽快撤离。”

冰柠道:

“青元大王被抓,其他十七路妖王就算对他不满,也必然会拼命来救,这是妖王们立足的根本。

“你且在这调息,我去取走那只天道法器,此物应就是青元大王保留这座城市的根本原因。”

周拯微微点头,冰柠提剑去了大殿正中,慢慢拨开了碎石乱物,剑身探入地面石板三尺,挖出了一只带着细微裂痕的灯盏。

“玻璃盏?”

冰柠轻咦了声。

她给周拯吞的两颗丹药,对于归墟境修士而言,明显是‘药力严重过剩’,周拯此刻已恢复了少许精神,朝这边张望着。

“这是啥?”

“天庭之物,”冰柠道,“不过也不是什么稀罕物,其上的天道之力较为稀薄,应是被当做了转盛阴邪之力的法器。”

周拯扶着鼎足站了起来:“这跟青元大王快速晋升实力有关吗?”

“应该是无关的,”冰柠道,“此物在天庭十分常见,每座仙殿都有十数盏,可用来盛物,也可用做照明。”

周拯纳闷道:“那西游劫难中的沙和尚岂不是很惨?他打碎了一个这东西,就受万箭穿心之苦五百年。”

“那不过是一个借口罢了,卷帘大将听着官职不高,但他可是给大天尊卷帘的近身侍卫。”

冰柠轻声应着,抬眼在这座大殿各处扫量。

周拯也跟着在旁探寻,两人找了半天,也没找出个所以然来。

周拯道:“如果升月之仪的核心法器,就是这个琉璃盏,那妖都存在的意义,可能跟升月之仪就没关系了……这事还真是奇怪。”

“不必找了,”冰柠道,“青元大王已被捉住,稍后严刑拷打就是。”

周拯顿时有点腿软。

老师您怎么把严刑拷打这四个字说的这么自然!

“先出去吧,”冰柠道,“找神将大人商量该如何收尾此事,此地数百万凡人却也着实不好安置。”

周拯应了声,低头看了眼自己胸口的伤势。

冰柠却是素手轻摆,一缕冰蓝仙光环绕周拯,将他拉到了自己身旁,带起那九十八名孩童,一同飞离了此地。

周拯心底啧啧笑了声,抬头看着冰柠的倩影。

真不错。——指冰柠老师给的仙丹。

……

“搬山!”

青元大王地盘的边界。

几道流光在空中划过,朝着远方逃遁。

地面上却冒出了两道身影,白梦仙一把甩开搬山道人的大手,抬头怒视着搬山道人,紧紧抿着嘴唇。

她眼中满是不敢置信,低声道:“你到底是中了什么邪法!”

搬山道人低着头,糟乱的发端在脸颊前飘动,长长地叹了口气,整个人都句偻了许多。

“他说的对。”

“你?!”

“我们这些年都做了什么?”

搬山道人看着自己的双手,苦笑着,惨笑着。

“扶持妖魔,杀戮弱者,说着去开创新的天地,但新的天地真的存在吗?三界总归是这个三界,截天教跟此前的天庭有什么不同?

“都是为了一己私欲,都是为了统治三界,都是为了高高在上。

“我们真的超然吗?我们是不是连妖魔都不如?”

白梦仙紧紧皱眉。

她扶了扶眼前的白纱。——这是一件法器,可以让她的斜视暂时归正。

此刻元神被禁,搬山道人的精神状态明显不稳定,白梦仙的言辞也不敢太过激烈,以免激怒了这个道人。

他的搬山神通有多强,白梦仙自是知晓的。

白梦仙轻轻一叹,尽量放缓口吻:

“你我都知天庭做的孽,你前世也曾在天庭为官,更知那些所谓的神仙是多不堪。

“天庭的倒塌是必然,妄图与天道作对终究是这般下场,我截天教顺应天道而生,本就肩负着拯救三界的重任。

“莫要被他们再蛊惑一次了!

“佛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所以狮驼岭尸堆八百里、一国被屠尽,那狮、象、金翅鹏,一个个都跟仙佛沾亲带故,他们可得严惩?

“你还不明吗?

“莫要去听他们说什么,而是要去看他们做了什么!”

搬山道人紧紧皱眉:“旧天庭已经倒了。”

“复天盟尚在,那个天庭就会复苏!”

“可,我们做的就是对的吗?”

搬山道人仰头看向阴沉的天空,依然能见道道妖影划过。

他喃喃道:“那小子问贫道,四十九对孩子都不放过,算得上什么正义……孩子是无辜啊,他们没有做过恶,没有什么是非观念,这样的日子,贫道确实不想过了。”

“道友可还要回天山?”

“贫道已回不去了,”搬山道人叹道,“心不在那。”

“既如此,”白梦仙微微欠身,“道不同,不相为谋,道友今后珍重便是,截天教来去自如。”

搬山道人并未回应,只是愣愣地站在那,看着天空微微出神。

白梦仙低头朝西北方向而去,虽无法御空,但脚下也不慢,不多时便消失在了夜色内。

……

周拯被冰柠带着飞到地面,城中的斗法已快速落下帷幕。

满城妖魔四散奔逃,有上万人类被随手抓走作为人质,另有部分妖魔决定赌一把,藏在人类之中,试图瞒天过海。

妖魔的这般反应,也是在他们此前预料之内,此战的目标已经完全达到,青元大王被俘,青元大王手下高手遭了重创。

周拯发现了青梨妖将。

他死在了大厦前,上半身与下半身分了家,滚滚妖气还被仙光侵蚀,死的很不体面。

本着搭档半年的感情,周拯拿出了一块白布,将青梨的尸体遮了起来,手指在自己额头、胸口轻轻划过,满脸严肃地道了声:

“玉皇大帝,阿弥陀佛,阿门。”

冰柠的俏脸差些没有绷住。

“别耍宝了,”冰柠道,“先去找神将汇合,其他各路妖王应该已在赶来的路上,如何全身而退才是要紧事。”

周拯立刻点头。

所谓的全身而退,并非是指的他们撤走。

他们此时想走自是十分容易,寅虎神将直接拽着他们逃命,顷刻间就能回返前线大营。

但此地数百万凡人怎么办?

现如今妖魔肯定是一肚子火,如果把妖都的这些凡人抛下,后果绝对是一场灾难。

好在,他们提前研究了预桉。

“神将!各家妖王已在赶来的路上,最近的几家妖王片刻就能到!”

“他们敢?”

寅虎神将听闻手下天仙禀告,冷哼了声:

“放心,咱们也有接应,先按计划行事,各位用些本领,尽量将凡人朝着此地聚集!争取救走大部分!”

“是!”

十数位复天盟高手在各处回应。

他们冲向四面八方,各自催动术法,取出宝物。

有仙人修有搬灵之法,身形落在高楼楼顶,双手并着剑指抵在太阳穴旁,目中绽出金光扫过附近数千米范围。

其内生灵化作一道道金光,下一瞬出现在青鹏大厦外围的空地、马路上。

有仙人大袖挥舞,甩出漫天符箓,一张符箓化作一名六七米高的力士,霎时间招出了数万大军,行动敏捷地开始搬运凡人。

冰柠将周拯留在寅虎神将附近,身形冲去西南方向。

天空下起了漫漫大雪,这雪却非刺骨冰寒,反而带着微微暖意。

一名名凡人身周覆盖起了薄薄的玄冰,自身也同时被定住,而后身形自然飘飞,朝妖都中间区域聚集。

这一幕幕、一处处。

实可谓,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寅虎神将也是没闲着。

周拯亲眼目睹,这位神将一拳砸在地上,大地表层没有任何反应,但地下出现了隆隆的响动。

寅虎神将额头绷起青筋,背后出现白虎啸天的神影。

大地竟在缓缓升起!

对,以寅虎神将为圆心,直径二三十公里的圆形区域,竟缓缓脱离大地。

离谱的是,地表完好无损,下方出现了‘倒山峰’的结构,各处闪耀着金色的仙力印记!

寅虎之力,恐怖如斯!

众临世仙更为卖力,将凡人们源源不断送来这方圆十公里的区域。

不过几分钟。

一座‘仙岛’拔地而起,上面摆满了一脸懵逼的凡人。

周拯也没闲着,身形御空而起,在各处飞驰呼喊,尽自己微薄之力,安抚这些惶恐不安的凡人。

但,情况比他们想的还要麻烦一些。

首先是搬运凡人的难度比预想的要大很多;

其次是十七家妖王反应十分激烈,不只是妖王带着精锐扑来青元大王的地盘,各处边界也出现森森妖影。

好在复天盟还有一位神将留守后方,不然真要闹出大乱子。

可如此一来,接应寅虎等人的仙人也有些来不及支援。

寅虎此刻拽着这座‘仙岛’,维持着让它悬空,已是分不开身,稍后若是来几批妖王势力,当真就够让他们吃一壶的。

众仙各都咬紧牙关,不吝仙力四处搬运凡人。

周拯伤势未复,能做的实在有限,只能各处游走呼喊……“新世界是什么模样?”

一声低沉的嗓音突然在周拯耳旁响起。

周拯有些错愕,看向左侧昏暗的巷口,那里有个邋遢道人静静站着,目中满是迷茫,面容写满颓然。

搬山道人问:“可以告诉我吗?新世界是什么模样?”

周拯怔了下,与搬山道人在夜色中对视着,耳旁是凡人的喧闹与尖叫,不远处便是道道洒落的仙光。

“我们正在创造的就是新世界。”

周拯轻声说着,对搬山道人拱手低头。

“复天盟欲搭救此地凡人,道友可否相助一二!”

搬山问:“怎么创造?”

“道友向后看便知,”周拯的目中满是诚恳,“我定会拼尽全力,给道友一个答桉。”

搬山道人轻叹了声,身形缓缓融入大地,“也算偿还些许罪孽。”

半分钟后。

仙岛突然震颤了下。

寅虎神将目光复杂地低头看了眼,略微思量,缓缓抽回了摁入地面的手掌。

他的仙力尽数回归,但仙岛并未崩碎。

仙岛正下方。

一个道人站在‘倒山峰’的山巅下,破烂道袍飘舞,糟乱长发齐飞,左掌缓缓上抵,一层层浅红色的神光弥漫而出,如莲花的花瓣,将这座巨型仙岛直接包裹。

道则:移山!

寅虎神将一声长啸,身形冲到高空之中,化作吊睛白虎,俾睨四方。

“谁敢来战!”

一时群妖惊慑,疾驰的众妖王速度也慢了三分。

“沉兄!”

“嗯!”

沉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彷佛对什么都很是澹漠。

对此。

沉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澹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沉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沉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沉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沉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沉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零二章 薅走一座大城!

58.93%
目录
共16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