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零六 侵蚀

五百零六 侵蚀

转眼半年过去。

望星局势尽在宁洛掌握。

风隐阁欺天罔地,只为统合万朝。

这本应难见成效,但有了圣城道宗助力,万朝终于齐心。

道宗隔三差五便会在飞升大典的祭台开坛布道,然而能够修成寰宇禁法者,却寥寥无几。

甚至就连那硕果仅存的几位修成者,也不过是宁洛提前挑拣好的道宗门徒。

他们的灵脉早已被五方化玄经改造,从而拥有了修炼寰宇禁法的资质。

宁洛也有想过,这种改造生体的秘法的确是通关的捷径,但恐怕也只是仅限这一时代。

真正的望星试炼,当黑白弈子同时失去控制,生体改造想来不仅没法破局,甚至只会适得其反。

但既然有捷径,那就没有放着不用的道理。

至于往后如何,自然将来再论。

反正到时候的望星界,早已失去完美结局的可能,宁洛倒也不会有现在这么多的负担。

半年来。

那些被选中的“托儿”当众修成寰宇禁法,随后被季兰堂而皇之地收入道宗。

他们的来历不难查探,大都是土生土长的王朝子民。

只不过身世多半悲惨,并且对死气怀揣着彻骨的恨意。

道宗对此的解释是,他们之所以能够修成,不仅是因为自身道途不曾固定,更是因为他们捍卫此方天地的决心,得到了天道的认可。

截天武神的意志,就是天道的意志。

所以给他们开个后门,也并非难事。

没人怀疑道宗的说辞,因为他们的确看到,但凡修成寰宇禁法的弟子,都有与截天玉凋共鸣的能力。

圣朝强者星夜回朝,苦寻那些被埋没的寒门天骄,以及尚未开始系统修行的宗族妖孽。

只可惜,许是因为他们没有得到天道的感召,所以最终也无人能够修成。

不过这些修行未深的天骄妖孽,却大都有所收获。

倘若宁洛出面布道,他们理当能够窥见几分真知。

但是宁洛......

没空。

半年以来,宁洛几乎将道宗交由季兰和方元全权代理。

甚至后面就连季兰都见不到宁洛本尊,只能以传音玉联系。

宁洛偶尔出山为新送来的弟子调校灵脉,为其脱胎换骨,但很快便再复闭关。

风隐阁那边也用不着宁洛担心。

事实证明,多带个工具人,的确对加快通关进程大有裨益。

宁洛深知这次试炼只是摸一摸死气的底,七日后的那次,才是真正的重头戏。

那么再耽搁下去,也就毫无意义。

“呼......”

宁洛缓步迈出宅邸。

依靠道宗与风隐阁贸易而来的物资,以及在万法界中积淀的道意,宁洛总算在望星界的环境下,完成了寰宇乾坤的构筑。

心腑绛宫,肝腑血海,脾腑仓廪,肺腑华盖,肾腑玄牝,脑腑天庭。

六者皆已完备。

不过三分识海和灰莲法象,还得留待入道。

就修途而言,宁洛接下来的目标,无非是深度开发玄牝与绛宫。

不过眼下尚在试炼,倒是不该分神。

宁洛扫了眼风隐阁的定期汇报,虽然汇报内容一如往常,不过八方武神的态度却有些暧昧。

[万朝和睦,战事不存]

[冥土扩张速度虽说增加,但数月以来,不曾成功侵占任何宝地]

[世人已然察知危机,开始为大劫早做准备]

[二十一处秘地虽再无散修,不过截天武神似乎已然暗中通知圣朝,派人严加看管]

[诸事顺遂]

字迹毁去。

宁洛收起玉符,

心道有趣:“或许这也是真实试炼的差别,八方武神倒是不像先前那般死板。”

那么像先前那般取信八方武神,也就再无必要。

八方武神既然已经察知到二十一处秘地潜藏的危机,想来已然信服宁洛,也深知他们的计划存在漏洞。

不过汇报最后的这句诸事顺遂......

却有些微妙。

颜丰只负责搜罗情报,并完成汇报,所以并未做出更进一步的判断。

但宁洛却能够察知,黑潮的动向有些古怪。

既然八方武神已经派专人严守二十一秘地,甚至极有可能对那些白尘法象做出了处置,那死气缘何无动于衷?

可能的答桉只有一个,显然,死气正在酝酿着些什么。

山雨欲来。

可宁洛也早就准备周全。

他久违出关,找到季兰,嘱咐道:“大劫将至,圣城或是最安全的避难所,但我们也得早做准备。”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说着,宁洛将储物袋递与季兰:“去购置些地皮,兴建工房,顺便多囤积些炼器画符的素材,这些东西在中都黑市应该不难找。”

季兰微微颔首:“是。”

宁洛转身欲走,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再复补充道:“对了,关于锁阵的典籍,如果黑市上能够淘到,也一并带走。”

“明白,师尊慢走。”

季兰领命,有方元兜底,她的办事效率足以让宁洛放心。

宁洛稍歇片刻,没有再多驻留。

时间紧凑,按照预定的流程......接下来就是最后的工序。

入道。

宁洛没有见过更加遥远的未来,所以死气究竟能给他带来多大的威胁,恐怕也只有当他引动天道馈赏,方能得知。

不过无论它再如何神秘,宁洛都已经离真相不远。

闭目凝神,敛息静心。

神气合一,忘我入道。

再睁眼时,已是天脉道海。

熟悉的千百凋像,熟悉的恢宏殿宇,然却不见那张虚无脸孔的踪迹。

因为这次没有江离替他先行探路,通常八方武神并不会在入道者的眼前露面。

但那无关紧要。

宁洛抬眼环顾四周,高声喊道:“道宗宗主,宁洛,前来拜访。”

话音刚落,道蕴涤荡!

漫天薄雾如云絮般翻涌开来,盘绕在宁洛身周。

宁洛无动于衷,心想着这出场整得还挺神秘。

毕竟八方武神是望星界明面上的神明,所以在入道者面前,自然要做做样子。

不过他们终究没有对宁洛遮遮掩掩。

八人身形显露无疑。

截天武神拱手道:“在下凌云,道友......可是秉承天命?”

截天武神开门见山,看来是不想多费口舌。

不过宁洛却从他的语气中听出一丝局促,那不像是他记忆里,截天武神该有的反应。

宁洛心中微惑,不过还是不动声色,微微颔首:“如你所见,我便是天命人,货真价实的天命人。”

货真价实四字,宁洛刻意咬字加重。

八方武神届时神色微变,疑是察知到了什么。

宁洛不想耽搁时间,干脆直接解释清楚。

“万古之前......”

“......”

“总之,你们见到的那位天命人,不过是死气培植的傀儡。”

“还有那些我标记出来的白尘法象,也都被死气侵蚀,这一点你们想来已然察知。”

截天武神闻言童孔骤缩,对宁洛的身份更是深信不疑。

取信八方武神看起来并无任何障碍,但让宁洛意外的是,即便截天武神已经见证了宁洛的实力,但是他脸上的愁容却分毫未减。

“咦......”

“怪事。”

“好像八方武神之所以这么快信任我,不仅是因为我提前做好的准备。”

“或许,望星界的局势也比寻常副本更加严峻,所以他们才不像此前那般自信?”

答桉再明显不过。

截天武神几乎把“心里没底”明明白白写在了脸上。

或者说,他压根就没打算遮掩。

宁洛随口问道:“所以,当下局势如何?”

截天武神摇了摇头:“不容乐观。”

他神色忽而凝重了许多,沉声道:“半个月前,我们观测到地脉之中,死气的气息陡然加剧,似乎整个地脉的力量都在朝着现世侵蚀。”

地脉侵蚀?

这种概念宁洛闻所未闻,不过倒也并未惊讶。

毕竟他本来就对地脉不甚了解,与地脉接触得也不够多。

况且,反正他也见惯了大场面,既然都见过万法界的万法皆空,也自然无惧地脉侵蚀。

“详说。”

宁洛惜字如金,对于此刻信心贵乏的八方武神而言,他也没有再彬彬有礼的必要。

截天武神稍作解释,这所谓的地脉侵蚀,即是原本虚无的太初道果,逐渐在现世显化。

众所周知,天地乾坤由三部分构成。

天脉,现世,地脉。

天脉道海是后天大道的背景板,是天行纲常的源流,也是此方天地在太宇中的外在表现。

地脉界核是先天大道的始源,是太初道果的栖息地,更是这片乾坤在太宇中的虚空坐标。

宁洛还没真正体验过太宇遨游,所以对坐标的概念倒是不甚了解。

但他至少能够明白,地脉之于一方天地,大抵就像是植物的根茎,是其最为重要的,输送营养的器官。

那么当地脉侵蚀现世......

怎么做到的?

现在倒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后果......”

“首先,天地结构的紊乱......”

“原来如此。”

尚未等宁洛深思,他便理解了八方武神心虚的根由。

他们之所以会丧失信心,原因其实再简单不过。

只是因为,当地脉与现世融合,那么天地乾坤的结构也会因而颠覆。

望星界是否会因此溃灭,答桉不得而知。

但至少,法天象地,是用不了了!

法天象地本就是模拟天地映照,但如果天纲在根本层面上发生转变,那法天象地也就难以契合天纲。

这是它最大的弊端。

因为它终究是在彷效天地,因而也会受到天地的限制。

假使截天武神真的成功飞升,但当他踏入陌生的天地,在天纲有别的状况下,法象也会因此失效。

更遑论这种歇斯底里的逻辑颠覆。

宁洛意识到,黑潮或许比他了解得更为可怕。

黑龙母神虽强,但终归还没有来得及展开对万法界的侵蚀。

而望星界的死气纵使尚不具备吞星之姿,然却已经在望星界深耕了无数年,它其实根本没必要与望星界的土着硬碰硬。

它有更加合适的作弊手段。

宁洛摩挲着下巴,虽然得知噩耗,但神色却风波不惊:“所以,白尘法象会消失?”

截天武神的眼中闪过一抹错愕。

天命看起来,完全不慌?

当然不慌。

因为宁洛的法本就是以自身为根基。

彷效天道......

他的确也有这么做。

三分识海的逻辑源头,就是对天地乾坤的效彷。

然而与法象不同的是,三分识海本就是三重嵌套的结构。

宁洛早在习得法象之际,便已然意识到法象的缺陷,所以在他设计三分识海的时候,才会有那看似多此一举的三重结构。

三重结构的目的本就是为了稳定。

是为防任何一条支流的干涸,最终导致识海的枯竭,与道法的溃灭。

虽说宁洛的本意不是为防地脉与现世的融合,毕竟他也没想到,黑潮竟然能够直接无视这种天地最根本层面的法理。

但至少从结果的角度而言,他还真就无惧死气的把戏。

倒是这帮土着,看起来还挺让人担忧。

倘若白尘法象彻底废弃,那么宁洛统合万朝的计划,也会出现瑕疵。

因为那样的话,万朝就并不具备自保的能力,反而极有可能深陷危机。

届时,单凭中都圣城与道宗的力量,恐怕并不足以庇护万民。

好在,局面还没有到这么糟糕的地步。

截天武神坦然道:“白尘法象依旧可以驱动,毕竟那是白尘的力量,已经脱离了天纲。”

“但......”

“但等到太初道果完全显化,武神强者的实力便会大为亏损,甚至......境界可能会跌落到弥天。”

这并非截天武神杞人忧天。

因为不是每一个无量强者,都有自己独特的道途。

或者说,绝大多数道境修士,都是修炼的先天道途。

只不过因为望星界并不存在先天宝地,毕竟当死气占据了地脉界核,先天大道便不可能孕育出宝地。

所以望星界的土着至少半数都修炼了独自的道途。

而另外的部分,则是彷效了前人的道。

也算是半先天,半后天的配置。

但地脉的融合终归会对他们造成影响,因此境界跌落也就理所应当。

“这样啊......”

宁洛捏着下巴,挑了挑眉毛,神色一如往常,还是那么一副云澹风轻的模样。

因为,这好像还是和他没什么关系。

先天大道?

他寻思着他也不学啊。

就算是寰宇乾坤里的道意,也是从万法界中习得,由宁洛后天重构而来。

既如此,那这黑潮的侵蚀,似乎对他,甚至对整个道宗,都并不能造成分毫妨碍。

宁洛微微一笑,从容自语:“放心,地脉侵蚀,有我道宗,足矣。”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没人比我更懂穿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没人比我更懂穿越!
上一章下一章

五百零六 侵蚀

96.95%
目录
共52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