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第 144 章

第144章 第 144 章

神骨被放置的位置,师昭仅仅只是稍微留心了一下,便很快就知道了。

巫羲并没有隐瞒她。

师昭有些惊讶,她坐在一边,支着下巴注视着眼前的魔神,像是要从他脸上看出什么变化来,可惜并未看出,反倒让对方转头看了过来,和她对视着。

“看本尊作甚?”

她说:“其实你可以对我凶一点。”

“为何?”他不解。

师昭想了想,认真道:“因为我对你很不好,我夺了你的肉身,骗了你,还一直逼你帮我,你若是像之前那样要杀我,我倒是觉得正常。可偏偏你这样退让,巫羲,你应该知道,我不是会被以德报怨感化的人。”

巫羲听她如此说,动作滞了一下,旋即笑了笑,那双墨玉般的黑瞳泛着淡淡金光,流光溢彩的。

他语气很平淡地说:“昭昭也很奇怪,本尊要杀你时,你努力说服本尊留下你,本尊不杀你,你又这么说。”

“肉身没有便没有了,不可转圜。”

他垂睫,“本尊若再杀了你,那本尊怎么办?”

师昭叹气:“其实有时候,我连自己都……不喜欢自己,我千方百计地希望你爱我,可又想不明白,这样的我……有什么好爱的。”

她这辈子本不奢求得到真心的。

无论是善良可怜的她,还是黏人娇弱又有小心机的她,都会让人心动,但毕竟是演的,那也不是真实的她,最真实的她是前世那样的,是为了争一口气不惜沦为魔物的师昭。

巫羲是,顾让也是。

他们为什么喜欢真实的她呢?

师昭自诩是个冷血之人,若是旁人对她有半分恶意,她都会十倍百倍地置对方于死地,她习惯于沉浸在仇恨中寻找快感,一个个干掉那些人,会让她感觉到异常畅快。

像今日这种温馨的相处,她渴望,却真的适应不来。

师昭支着下巴的手没动,另一只手攥着裙摆,无声无息地缩紧,指节微微泛青,片刻后又松开,展颜一笑,“魔神大人,你要是早点爱我就好了。”

只要早一点点。

她说不定就下不了手,这样伤害他了。

师昭笑着笑着,眼底的水光漫了上来,柔软的目光浸在一片波光中,在光下晃晃悠悠。

她吸了吸泛红的鼻尖,忽然朝巫羲张开双臂。

巫羲展开右臂,将扑过来的少女抱了满怀,薄唇贴着她的额头,低声道:“别哭。”

“不哭。”

她搂紧青年的腰,脸颊贴着他的颈子,道:“你别不信,我真的喜欢你。”

“嗯。”

“真的喜欢,很喜欢。”

“……”

“……你信了吗?”

“信,昭昭无须如此强调。”

巫羲唇角掠了掠,大掌抚着她的发,师昭从他怀中抬头,他似有所感,也微微低下头,两人唇瓣相碰,细密的吻从唇角滑落到颈边,越发缠绵温存。

当日缠绵一整夜,于是又过了一天,第二日一早,师昭正在对着镜子梳头,却正好透过镜子,看见抱着那小蝴蝶精的黑蛟进来。

黑蛟是来汇报事情的,虽然关于三界的事,神尊并不是很想听,但他身为下属,该走的流程还是得走,不能落下错处来。

他静静等在殿中,等神尊出现。

师昭放下梳子,扭头看向一脸窘迫、精神憔悴的黑蛟,又看了看他怀中的小女孩,笑道:“看来你也不是带不好孩子啊,这只蝴蝶妖交给你养,看起来也不错。”

黑蛟早在心里骂了她一万遍,没好气道:“你倒是和神尊四处玩快活了,弄了只麻烦出来,有本事自己养啊。”

师昭说:“你不想养,丢了便是。”

黑蛟心道他哪敢啊,作为一个谨小慎微的下属,事情只能多做不能少做,神尊亲自点化的蝴蝶妖,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也算与神尊有渊源。

神尊没说可以丢,万一他给扔了,哪天神尊问起,他不得掉一层皮。

就在黑蛟走神时,眼前的少女忽然甜甜地笑了起来,他这才反应过来,顺着师昭的视线往后看,果然看见魔神,连忙低头行礼。

上回巫羲有意隐藏气息,但在幽月山,他气场全开、压迫极强,黑蛟怀中的小蝴蝶精像是感觉到了一样,突然“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拼命地往黑蛟怀里钻。

吓得黑蛟又手忙脚乱地拍着她的背,一边哄她一边观察着魔神神色,胆战心惊的。

巫羲长眉微皱,“很吵。”

他不皱眉还好,这下差点吓得黑蛟扑通跪下,哄孩子的手都在抖,一副也要跟着哭的表情。

一边旁观的师昭“噗”地笑了出来,“怎么连小孩子都吓哭了,有这么可怕吗?”她乐盈盈地支着下巴,仔仔细细地端详着巫羲,越看越觉得的确是有点可怕,可是也越看越喜欢。

正看着,巫羲给了她一个弹指,弹得她捂住脑门。

他沉声说:“你抓的蝴蝶。”

师昭不满撇嘴:“那还是你点化的呢,真要论责任,咱们彼此彼此。”

黑蛟腹诽:你俩都有责任,有本事别交给他带孩子啊。

黑蛟好不容易哄好了这怀里的小家伙,一抬头,注意到师昭不远处的石台上放着的东西,表情凝固了一下,大脑的思维顿时像被冻结了一下,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眼睛。

……神骨?

神骨怎么在这?

他没看错吧?

他又看了看师昭和魔神,这俩人彼此打趣、气氛和谐,俨然一副老夫老妻的样子,显然之前的嫌隙又没了。

一会你死我活,一会又打情骂俏的。

真让他这条单身蛟受不了。

黑蛟找了个理由,抱着这蝴蝶精退了下去。

约莫过了一个时辰,梳妆好的师昭走了出来。

黑蛟看到她拿着包裹,问:“走了?”

“走了,离开太久,宗内恐生变动。”

师昭注意到黑蛟有些犹豫的神色,说:“你不必紧张,我很快还会回来的,你若是怕魔神大人为难你,离他远点便是,你在魔域也有一些事处理吧?如今他无意管理三界,修仙界这边也不会为难魔族,你可以去做点别的事,没必要一直守在这里。”

黑蛟愣了一下,总觉得她对他的态度又改变了些许,目光深深地看了一眼紧闭的殿门,说:“你和神尊这次……真的没问题了?那神骨是怎么回事?你没打什么坏主意吧?”

师昭淡淡看着他,没有回答,眼底几分嘲意,似在笑他这话问的愚蠢。

她若不想做,问这话只是多余;她若要做什么,便是提前告诉黑蛟,他也根本阻拦不了,因为魔神只对她一人有耐心,黑蛟也明白这一点,沉默了一下,说:“好好过日子吧,你所求的都得到的差不多了,如今也只有神尊修为高于你,可他是最不会害你的,你就别再伤害他了。”

师昭说:“我知道。”

师昭和黑蛟告别完,便独自回了灵墟宗。

她对外宣称的是外出两日,宗内有其他长老负责各个事务,倒也不会有什么大事,房内被她下了结界,以她现在的修为,也无人能打破。

师昭回到房内,拂袖撤开结界,推开门出去,正巧碰见迎面过来的新晋执法堂长老钟裕,对方见了她,微微惊了一下,随即抬手行礼,“宗主,您这是要去哪里?”

师昭说:“你来得正好,我去见清言,你带路吧。”

钟裕怔了一下,师昭从他身边走过,发现他迟迟没跟上,皱眉道:“有问题么?”

“没、没什么。”钟裕恭敬低头,快步跟在她身后,低声笑道:“说来,清言已经被关了一段时日了,这违抗宗主命令、擅离职守之事说小不小,说大也不算大,他能跑到凤落城那地方去,这初衷也只是担心您的安危……”

师昭快步走在前面,华丽的袖摆掠起一阵香风,沿路弟子纷纷向她行礼问安,也不知道听没听钟裕说话,始终面无表情。

她并未开口。

钟裕看着少女清瘦挺直的背影,斟酌着道:“您看,这罚也罚了,罚太重也显得您不近人情不是……这段时日他想来也知道错了,您看……”

这就开始帮忙求情了。

师昭眸色微冷,只道:“你们倒是都挂念着他,我师尊在内的两位大长老、白梧长老、还有你,甚至是那些弟子,一个个全都替他求情呢。”

清言在灵墟宗的威望和根基真是不容小觑。

毕竟是当年最优秀的首席弟子,被灵墟宗诸长老亲自养大,在修仙界都小有威名,在灵墟宗落没之时又坚守宗门,立下许多功劳,一直被当作继宗主培养,后来与她一起治理灵墟宗,一直勤勤恳恳。

他所积累的威望与人心也不容小觑。

就像现在。

恐怕除了钟裕,很多人都是这么想的,觉得她小惩大诫一下就够了,不至于对清言太过分。

师昭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继续往前走,她这样的反应也让钟裕捉摸不透,只沉默地跟在她身后。很快,师昭便来到了灵墟宗后山关押清言的密室外,守备的弟子撤开结界,便退了下去,只留下师昭站在门口。

师昭推门进去。

屋内空荡冷清,那素衣少年双手戴着枷锁,正盘膝坐在石床上,闭目吐纳修炼,背脊挺直,清隽的容颜略显清瘦,入鬓长眉微微往下,好似敛着一泓清冷月色。

师昭站在门口,静静看他半晌,才开口:“师兄这几日过得如何?”

少年睫毛颤动了一下,睁开眼,漆黑的眸子望着她。

“你没有为难蔺扬吧?”

师昭抱臂靠着墙壁,不答话,反倒好整以暇地嘲笑他道:“师兄,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惦记别人?你就不怕我这次来,是来杀你的?”

“你若要杀我,那便杀。”清言敛眸抿唇,清淡道:“我不会反抗,就当是还当年刺你的那一剑。”

“还?”

师昭重复这个字,又笑起来,笑得前仰后合,笑得清言皱眉盯着她,不知道她在笑什么,便听到少女压抑着笑声的声音,“我的好师兄啊,你若真要还的话,你这一条命可是不够的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她与魔头暗中勾结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她与魔头暗中勾结
上一章下一章

第144章 第 144 章

100%
目录
共14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