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五章 就是今天

第二百八十五章 就是今天

第285章就是今天

视频欢乐的声音,随之一寂。

棠意礼的夜间欢乐小节目,被人给生生掐断。

“诶?我还要看呢。”

棠意礼想抗议,问问荀朗你几个意思,却被后面贴上来的人,给吓了一跳。

外面春意料峭,房间里却升温了。

荀朗的意图太明显了。

她的不情愿,就变得有些渺小。

月光浑浊,被隔绝在透过厚重的窗帘之外,卧室里的暗夜,几乎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

绝对黑暗里,仿佛另一个世界,与现实颠倒,叫人迷路。

荀朗的强势,就是这黑暗中的唯一秩序,棠意礼没得抵抗。

她说他腹黑,荀朗不否认。

腹黑,在波谲云诡的政治斗争中,是必备的素养,

而政治斗争的基因,就刻在荀朗骨子里,他不斗,不代表不会,需要斗的时候,本能里的冷酷就被召唤出来。

天性里的侵略性,一直被荀朗妥善地关在了本性冷淡的盒子里,使它无法出来轻易伤人,然而,被压抑太久的东西,总有破笼而出的一天。

就是今天。

禁锢他自由的、害他终结梦想的,把他拖下权力泥潭的,所有的这一切,他只想在黑暗中,将它们付之一炬。

大火燎原,剧烈跳跃着,疯狂吞噬着。

……

早起,棠意礼在马桶上坐了好长时间,起来之后,发现水中带了一丝丝的血。

她吓了一跳,叫荀朗来看。

荀朗听见她声音慌乱,直接推门进来,低头一看,马上变了脸色。

“去医院。”

他果断下令,然后返身出去给棠意礼找了件自己的长款羽绒服,力求把人从头倒脚套起来,不露一丝缝隙。

棠意礼站在那里有点茫然,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快要到她的小日子了,腰酸背疼的,她本来不是很愿意,但昨天架不住荀朗情绪有些不对劲,便没极力反对。

然后就出现这种让人傻眼的情况。

这个时候,也不是怪谁的事儿。

昨天太累了,过后没有去洗,后来一晚上睡得都不太好,总觉得有点异样。

棠意礼以为是没清洁的缘故,心里还有一丝丝的希望,说:“可能是……来那个了吧。”

她有点扭捏,不想为这个去医院,但荀朗斩钉截铁,打了个电话,叫司机备车,直接把人给抱了下去。

早高峰尚未来到,一路还算通畅。

到了医院,只有急诊,司机拿棠意礼的证件,去挂了个妇科的号,然后荀朗让他回车里等,棠意礼在诊室问诊,荀朗一直站在旁边。

医生是个中年女人,这种时间来看妇科的,她都见怪不怪了,直接问:“是不是进行了激烈的行为?”

棠意礼有点尴尬和无措,深吸一口气,回答,是。

“有可能是?道出血,”医生在键盘上敲入诊断,同时又说,“当然了,看你的例假延期了七八天,也不排除是先兆流产。”

“先兆流产?!”棠意礼有点吃惊,忙去看荀朗,他的脸色,也好不到哪去,因为严肃的神情,下颌线绷成了一张弓。

“可我们,一直有在避,孕。”棠意礼说。

医生:“那也说不准,任何措施都不是百分百的,先给你开个单子,化验一下,看是不是怀孕了,没怀的话,我就给你开点外伤药,回家上药,注意休息就好了。”

棠意礼颤巍巍接过单据。

“那如果怀了……”

医生语气平常:“如果怀了,就要考虑一下,是不是要这个孩子,如果要的话,那就尽快入院保胎。”

一早上起来,就出了这一档子事,两人阵阵发懵。

荀朗扶着棠意礼去采血窗口的时候,感觉腿好像长在了别人身上,每走一步路,脚下都是虚浮的。

棠意礼一言不发,情绪环绕周身,脸色难看。

血,是她在流,疼,也是她在受,那种得知身体里有个孩子可能正在流失的感觉,让她觉得茫然极了。

采血很快完成,需要一个小时才能出结果,这才是最难熬的部分。

私立医院人不太多,楼道里有些森凉,荀朗问棠意礼,要不要去车里等。

棠意礼摇摇头,裹着衣服坐在墙角的塑料椅子上,过往的人不免多看棠意礼两眼。

早已开春,白日温度十五六度,穿大羽绒服的人,是珍稀物种。

可荀朗似乎对棠意礼着凉这件事,有点执念,在她旁边坐下,把人提到怀里,让棠意礼坐在自己腿上。

他刀削的下巴贴着棠意礼额头,轻声说:“对不起,昨晚我有点粗暴,你说不舒服的时候,我就应该停的……”

自制力原本是荀朗最优秀的品质,可昨晚,他也不知道怎么,就是心头一把火,想把一切、连同自己烧干净。

许是纪氏的尔虞我诈,给了他太多负面情绪,但这不该全数报复在棠意礼身上。

天知道,他现在有多后悔。

“阿梨,对不起……”

荀朗的眼睛里写满歉意,棠意礼心里发酸。

其实更多的,她是害怕。

自己的身体,是疼是痒,那都是她一个人的事,但如果,突然牵扯进一个孩子,那么就不简单了。

最重要的是,她想问问荀朗,“如果真的怀了,这个孩子……我们……要吗?”

荀朗侧头看她。

按照刚结婚时的约定,要孩子的计划,是无限期推后的,当时的理由是结婚太早,不必着急要孩子,可现在,如果孩子自己找上门了,那就不得不面对这个问题。

荀朗凝视着棠意礼,不放过她一丝一毫的表情:“你不想要?”

棠意礼不自在地错开眼,看着地面,灰白色瓷砖地面,带着自然纹理,好像裂开一样,向四面八方延展。

就像他们此刻的分歧,逐渐向外扩大。

荀朗使劲握了一下棠意礼的腰,迫她直面问题。

“说话!”

命令的语气。

棠意礼就坐在他怀里,能感受到的他的情绪——躲是躲不过的。

最后,棠意礼声音细若蚊吟地“嗯”了一声。

她没敢去看荀朗。

但依然感受到了他的情绪很强烈,山雨欲来。

感谢梨涡Asterism投来的月票1枚~

(本章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蓄意攻陷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蓄意攻陷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八十五章 就是今天

96.6%
目录
共29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