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逼迫计划(2)

第163章 逼迫计划(2)

梭哈的庄家是场子。

我要想赢,没那么容易。

散桌上出千,有时暗千发现了,也是睁一只闭一眼,输赢和赌场关系不大,谁赢抽谁的水。

场子的庄就不一样了。

我赢得多少,都是场子的钱。

不过有一桌梭哈倒是吸引了我不少注意力。

牌多是主要特点。

牌少也是特点。

牌多就是不止一副牌,牌少就是港式五张的玩法。

四副牌一起的。

这样玩儿起来,规矩可就多了。

因为运气好的情况下,可以抓住五张j,或者是四张相同花色的j,而且同花顺已经不属于最大的牌。

最大的牌是同花四梅,而下面的牌就是同花葫芦。

对牌的规则也多了,有可能是同花对。

我感觉这有些不伦不类,估计是陆雪颜来到之后,不知从哪学来的玩法,我看看荷官旁边的说明,感觉没什么意思,只是坐下看了看,也没玩儿。

估计两天之后,这种玩法就撤了。

如果想要增加大牌的概率,三副牌的诈金花倒是不错的选择。

到了二十一点的桌前,我坐了下来。

我到了哪里都是焦点,赌场里除了vip包间外,大厅里有服务生端着筹码的情况并不多,服务生很规矩把盘子放下。

既然是赌场的庄,那就要非常小心,因为端着盘子过来,就已经吸引了暗千的注意。我看到我认识的几个暗千都装上赌客或者服务生向我这边靠拢。

那些我没见过的暗千,不知躲在哪里。

其实,我见过的暗千是少数,隐藏在深处的暗千大有人在。场子一出事就找我,就是因为管理者对我并不重视,好钢要用在刀刃上,我能解决的就不请后面的高人出来。这次陆雪颜回来,肯定是下了决心的。

我要是再不出手,根本无法知道这风城酒店到底还有多少人隐藏在后面,陆雪颜也不会重视我。

今天我来,就是想钓出两条大鱼。

赌场为了不让玩家算牌来增加胜率,每次发到差不多一半的时候都会换牌,牌盒里装着八副牌,所以出现对牌的概率很大。

我上来没有押大,上限是五万,下限是一千。我押注一千。

荷官单手摸牌,另一只手抓着牌铲,从头到尾不许两手碰牌,不过荷官单手换牌不是难事,只是给人一个心理安慰罢了。

一张明牌,一张暗牌,我拿起牌来细细捻牌,一张红桃四,一张黑桃五,9点肯定是要牌的。荷官给我发来一张牌,又是一张五点。十四点,还是不大,我再次选择要牌,捻开之后,居然是张梅花k,爆点。

当另外几个玩家亮牌之后,有输有赢,我胡乱把牌扔进牌堆,荷官把牌推进垃圾桶里。

第二局开始,我又是爆点。

如此输了十几局,我知道时候到了,不是爆点就是点数低,我暗暗观察着几个暗千,他们已经对我放松了警惕。

又是新一局开始,我冲着麻若晨道:“我这连着输了几把了,要不要玩儿大的?”

麻若晨立刻道,“当然,太小的没意思。”

这次我满押,推上五万筹码,荷官再次发牌,我拿起牌一看,是个对q,二十点。按规则,我可以分牌。

但有的赌徒遇到这种牌不会分牌。

二十点已经是非常大的牌,除非庄家是满点。

既然要赢,就是赢个痛快,我把两张牌全亮了出来,明显是要分牌,后面有赌徒劝道:“输了这么多了,这次你还满押,不分牌能捞回来。”

麻若晨没等我说话就反驳道:“那多没意思,分了牌赢就能赢双倍。”

荷官又发牌,也许是运气好,又是对k的牌。

连对牌的概率非常小。

我当然可以选择再次分牌,可以只分两门,也可以分四门。

分成两门,那么就是qk的牌,也是二十点,如果分四门就是qqkk,很可能下面的牌不好,四门全输。

分四门每门五万。

押注要二十万。

荷官见我犹豫,还有其他玩家等着,礼貌地问:“先生……”

我回过神,再次亮出两张对牌,人们又一次轰动,这次劝我的声音更大了,百分之九十的概率赢两门。但我却说:“分牌。”

我再次推上筹码。

因为我是四门,牌要的多,给我自己就要发四回牌。

我也不着急,一张一张慢慢捻牌。

四张牌发过之后,情况对我并不乐观,四门分别是两门14点,一门12点,一门15点,只要任何一门出现一张花脸的牌的,都会爆点。

看热闹的赌徒叹气道:“刚刚好好的牌,现在成了这个样子,一手好牌打的稀烂。”

点数都不高,要牌爆点的可能很大。

麻若晨看热闹,装出不懂的样子,“点太小了,要牌!”

我点点头,“对,要牌。”又对荷官说:“四门全要!”

又是捻了四张牌,但是这一次,其他玩家也不再有着急的表情,都兴致勃勃的看着,但是我知道,他们都想看我的笑话,最好四门全爆。

漫长的捻牌过后,情况更加不乐观。

一三四门都是16点,第二门19点。

19点肯定不会再要牌。

16点被称为尴尬点数,要也不是,不要也不是。

麻若晨知道我的心思,“继续要牌,没准四门全赢!”

荷官听了松了口气,因为他已经看出来了,我很听女人的话,除了19点的,其他三门已经是必爆了。

毕竟连续出的都是小牌,花脸牌没出。

概率上讲,脸牌出现的可能性非常大!我一拍桌子,“二门不要,其他三门补牌!”

荷官已经露出胜利微笑,因为从头到尾他都没出千,也不知道是故意不出,还是等待这关键时刻。如果他敢出千,我会毫不犹豫的点醒他。不过还好,他没有出千,正常发牌。

当我把牌全部亮开之后,情况立刻发生了改变。

两门20点,一门满点,一门19点。

这给荷官造成巨大的心理压力,他的牌也好不哪去,16点,按照游戏规则,他必须要牌,只要再出一个六点以上的点,他就爆点,如果他的点数大于等于17点,他就不能再要牌,要到21点的概率也不大,而且他也发现,花脸牌一直没出。

庄家不能捻牌,必须直接亮牌。

我仔细盯着他的手,他抽一张牌,也没出千的动作,翻开之后,果然是张花脸牌,爆点。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不做老千好多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我不做老千好多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163章 逼迫计划(2)

68.88%
目录
共24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