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我们圆房了

第一百一十六章 我们圆房了

“听闻我病后你日夜照顾了我两日。”

“你是被我气晕的,我有责任。”

赵与歌转身盯着她的侧脸,继续道:“那你这责任可是大了,御医说这次伤了根基,无法痊愈,一辈子都难受。”

苏赋赋额间一紧。

看着他语速极快道:“可方御医上次明明说下次注意,没说这次呀!怎么就治不好了呢?”

赵与歌看着她的神情,突然觉出她跟以前的态度不同。

她的这种紧张明显的是对喜欢的人才有的模样。

赵与歌顿了顿,憨憨一笑道:“我吓唬你的。”

这个忘八端。

苏赋赋抬手就推了他一把,刚要开始嫌他几句,肚子就疼的不行了。

不是想去恭房的那种疼,是往死里疼的那种,几息功夫她就觉得自己要死了。

“肚子……”

赵与歌一听她的气息不对,赶紧唤了探水和阿施。

等他们出了屋,赵与歌已经抱着苏赋赋到了院里,“快去把方御医唤起来到太子殿,告诉她赋妃吃坏了肚子,腹痛不止。”

探水慌应了声就奔出了门。

阿施提着府灯前面跑着引路。

赵与歌疾步跟随,他呼哧呼哧的,时不时看一眼裹在被子里疼的阵阵呻吟的苏赋赋,口中反复嘟囔着:“马上就到了,方御医你知道的,他的医术好比华佗在世,扁鹊重生,只需看一眼你就不疼了。”

他这是在胡扯什么?

苏赋赋虽是疼的感觉自己要死了,可脑袋还是清醒的。

若不是眼下这个状况,她真要好好笑话他几句。

她藏在被子里边哼唧着仰头去看他,晦涩的光线里他口中不停地嘟囔着那些胡扯的话,可苏赋赋却也不知为何,心里一时间无比的踏实。

这大半夜因苏赋赋的急症,苏国公府和太子府的人都跟着半宿没睡。

好在喝过汤药,苏赋赋的痛意渐消,众人这才又回了国公府。

苏赋赋躺下身来就问他:“太子府也有秋千?”

赵与歌吹了烛灯,到了床上道:“成亲前,常见你在流苏树旁荡秋千,后来问慕贺,你在西域时十分喜欢秋千,回来后,泰山大人就亲手给你做了一个。我便照猫画虎,也动手给你做了一个。”

“那明昌殿外的也是你做的?”

他又点了点头。

苏赋赋心头骤暖,片刻后又好奇问:“那殿中的床上为何还绑着红线?”

赵与歌笑着看她,“那可是苏大小姐亲手缠的。至于为何,自然是怕我动什么歪心思。”

苏赋赋顿时嘻笑着道:“怪不得有些眼熟。”

“能说能笑,看来是身子好了。以后吃东西的时候莫要贪嘴,看你方才疼的魂都要冲出来了。”

苏赋赋点点头,乌溜溜的眸子看了他一会儿,软声道:“今日多谢。”

赵与歌听她语调异于平常,盯着她打趣道:“现在觉出夫君的好了?”

苏赋赋脸颊嗖的一红,不敢再看他,赶紧背过了身去。

眼下也睡不着,不如说说贴心话。

赵与歌给她掖了掖被角,轻声道:“我们开诚布公的谈一谈如何?你有何顾虑,心里是如何想的,哪里想不通,你统统说出来。好不好?”

苏赋赋好一会儿没吱声。

赵与歌刚要再追问,她磨磨蹭蹭地回过了身。

“我若是留在宫里,那我势必要做抢别人夫君的坏人。我不想。”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端王殿下又在书房偷看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端王殿下又在书房偷看我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一十六章 我们圆房了

100%
目录
共11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