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8.‘王’

678.‘王’

轰——

剧烈的轰鸣声响起,矗立的高楼从中间崩裂开来。

一黑一白两道光影在半空中不断闪烁,铿锵的刀鸣声不时响起。

是卍解过后的黑崎一护和虚白在半空中交战。

「你……什么时候学会卍解的!?」

又是一刀被挡下,黑崎一护微皱着眉头看着近在咫尺的这张苍白的笑脸,语气中有些愤怒的质问着。

「你是白痴么?当然是和你同时了!」

虚白嗤笑着嘲讽道,「我才刚说完你就忘记了么?我可是你的灵力啊!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就是你!不过这让我很郁闷啊……一护!我明明掌握的技巧更多,明明擅长战斗,明明比你更强!却因为你太弱了,必须受到限制!」

「你在胡说些什么!?」

黑崎一护闻言怒了。

他怎么可能会输给这个家伙?如果认输的话……那岂不是代表真的会被吞噬掉完全变成虚吗!?

愤怒中黑崎一护握刀的手猛然间发力。

铛——

一阵激烈的刀鸣声过后,两人之间的剧烈被拉开。

倒飞出去的黑崎一护猛然间踩踏着虚空,灵子在他脚下汇集,仿佛踩在地面一般在半空中滑行。

不知不觉之间以前那个甚至连在半空中立足都做不到的半吊子「死神」似乎已经将各种技巧运用得很熟练了,只是他好像自己都没能意识到自己恐怖的成长速度。

因为他好像无论怎么成长,都还是会遇见这样那样的可怕敌人让他感到无力。

不甘的心情在黑崎一护心中开始发酵,他脚下猛然用力止住后退的身形,双手握刀,漆黑的灵力不断迸射。

「月牙——天冲!」

「呵呵。」

然而面对呼啸而至的剑压,倒飞当中的虚白只是不屑的嘲笑着:「动不动就生气啊?真是可怕~但是你好像忘记了……这一招是从哪里学来的!?」

说着他手臂一挥,仅凭一只手,不费吹灰之力的便将抵达面前的漆黑月牙一般的灵压拍碎。

「怎么……可能!?」

看见这样的一幕,黑崎一护微微一愣。

他当然知道自己这招是从这个家伙这里学来的,但也不至于会这样吧!?

月牙天冲其实是很简单粗暴的招式,凝聚大量的灵力通过刀锋压缩斩处,以达到极强的破坏力,威力的强弱和技巧没什么关系,只看灵压而已。

无论是死神,虚还是灭却师都是一样的,灵压的强度决定了各项的强弱甚至足以决定战斗的结果,就像之前对阵更木剑八的时候一样,在灵压差距巨大的情况下,他的刀甚至连对付的皮肤都无法切开。

而现在这个状况……眼前这个家伙居然一只手就能够抵消他的月牙天冲,难道他们之间的实力真的差了那么多么!?

「看好了,一护……」

看着黑崎一护发愣的模样,虚白咧嘴笑着抬起手中白色的天锁斩月,令人窒息的恐怖灵压顿时像是笼罩了整个世界。

「月牙天冲,是这么用的!」

「!!」

如同潮水一般的恐怖灵压迎面而来,接踵而至的是仿佛天空中坠落的月牙一般巨大的灵压斩击,吮吸之间便将震惊的黑崎一护整个人淹没。

轰——

剧烈的轰鸣声响起。

矗立的大楼整个崩溃,让人在这颠覆的世界中再也无法分清上下左右。

············

「三……二……一……」

六车拳西看着手中的表默默的倒计时着。

「十分钟了!」

在数完最后一个数后,他赶忙转过头朝着一旁维持着结界的有昭田钵玄示意,让其打开结界。

「小钵!快把这里打开吧,该换人了!」

「明白!」

有昭田钵玄毫不犹豫的回答着。

虽然看上去只过了十分钟,但这十分钟对身处里面的矢眮丸莉莎来说负担还是太重了。

吼——

结界刚刚被打开,里面就传来了愤怒的咆哮声。

此刻黑崎一护留在外面的身躯和他在意识世界中一样完成了卍解,手中所握的是漆黑的天锁斩月。

现在他的身体仅仅是靠着本能在战斗,但也许比平日里的他还要强大不少,因为现在的他已经几乎快要完成虚化了。

胸口的空洞已经形成,脸上的面具也只差一只眼睛便能完全将整张脸覆盖。

面对着这样的怪物的狂暴攻势,矢眮丸莉莎似乎快要坚持不住了。

为了不让自己的灵力对这个状态的黑崎一护产生影响,她控制着自己的力量并没有虚化,所以一直处于被动挨打的状态,此刻已经是遍体鳞伤了。

坚持十分钟或许平时能够放手去战斗的情况下对矢眮丸莉莎来说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但此刻压制力量的情况下对抗虚化过后的黑崎一护简直就像是在自讨苦吃。

正是因为这样六车拳西才会见时间一到立刻要求换人,再不换人的话恐怕还没帮黑崎一护控制住体内虚的力量他们这边就会有人先折损在这里。

砰——

六车拳西跨过结界,身形瞬间便来到了矢眮丸莉莎身前,迎向袭来的黑崎一护。

他侧身以掌撑拳,一个肘击将野兽一般的黑崎一护击退。

「时间到了,该我上了!」

「……」

矢眮丸莉莎没有反驳,抱着受伤的手臂退出结界。

因为这也是他们商量好的。

要让黑崎一护学会控制住体内虚的力量其实方法很简单,就是引出虚的力量让他的意志和虚进行争夺罢了,结果无非就是两种,完全变成虚,或是控制住那股力量。

正因为如此,他们不能在这个状态下的黑崎一护面前虚化,平子真子已经用虚的力量引出了黑崎一护体内的力量,如果再刺激的话会变得更加狂暴,完全就是在给黑崎一护夺回主导权增加难度。

但如果不虚化的话他们凭借自身的力量是不可能在暴走的黑崎一护手中坚持太久的。

所以只能采用像现在这样的方法——车轮战。

轮流进入结界中拖延时间,给黑崎一护夺回身体主导权争取足够的时间。

当然……如果直到他们坚持不住这家伙都没能「回来」的话……他们就只能用最后的手段了。

「一护啊,你可要快点啊……否则,我可真的会宰了你的。」

看着从结界里退出来疗伤休息的矢眮丸莉莎,坐在一旁的平子真子喃喃自语着。

「呼……呼……」

矢眮丸莉莎一边沉重的喘息着,一边用鬼道开始治疗自己身上的伤势。

「有多少时间休息?」

「八个人轮流上,十分钟乘以八……八十分钟吧~」平子真子心不在焉的回答着,他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结界里黑崎一护的身上。

虽然答应过要帮黑崎一护学会如何控制虚的力量,但是对他来说肯定还是同伴的性命重要。

万一里面的人坚持不住,他会毫不犹豫的冲进去救人。

然而里面的时间流速比外面要快,他想要救人的话就必须更快,所以不得不集中精神。

「怎么会是乘以八呢?秃子!」一旁的猿柿日世里撇撇嘴反驳着,「刨去自己是七个人啦。」

「哦,那就是十分钟乘以七,七十分钟吧。」平子真子想也没想,敷衍的回答着。

「那个……我必须负责维持结界,所以不能把我算进去啊……」有昭田钵玄弱弱的提醒着。

「啧,六十分钟是么……」

矢眮丸莉莎不等其他人插嘴直接得出结论,「这小子的力量……有些出乎意料了,你们进去的时候要小心……」

「小心什么?」爱川罗武微皱着眉头问着。

「那是……」

说着,矢眮丸莉莎看向结界中那道越战越勇的狂暴身影,「超速再生!这是普通的虚不具备的能力,斩魄刀砍在他的身上完全没有作用,恐怕……无论是等到他变回原来的样子或是完全变成虚为止,被消耗的都只有我们。」

说着,她望向平子真子:「如果最后的结果是他失败了,那么……你有把握在被消耗过一轮之后解决掉完全虚化的他么?」

「……」

平子真子闻言沉默了。

看样子情况比他想象中的还要糟糕。

为了克制虚化的内在战斗时限大概为一个小时,不算小钵的话,他的同伴还剩6人,也就是刚好六十分钟。

到最后一个同伴出来之后,视情况而定他将会面临两种选择。

第一种是黑崎一护在那一小时之内压制住了虚的力量,完成训练,这样自然是好,皆大欢喜。

第二种情况则是……考虑要不要继续进行下一轮。

不,这根本不用考虑。

他最多还能给黑崎一护十分钟的时间。

如果在这十分钟内这小子还是没能控制住虚的力量,他只能痛下杀手。

因为哪怕是休息过后,他的同伴大概也没能能力进去继续拖延时间了,毕竟这小子虚化过后居然有「超速再生」这种麻烦的能力。

而即便是他也不可能和这样一个正在逐渐完全虚化还有超速再生的恐怖家伙拖延太长的时间,否则到最后要是没力气杀死对方,那可就真的玩儿脱了。

············

「呼……呼……呼……」

沉重的喘息声在半空中响起。

黑崎一护有些疲惫的勉强站在半空中。

此刻他胸前的衣服已经被撕裂,一道狰狞的伤口不断的溢出鲜血。

正面承受一击月牙天冲,他似乎已经抵达了极限。

明明同样是月牙天冲,为什么会差距这么多?

明明这家伙应该是他自己的灵力,为什么会比自己强这么多!?

各种各样的疑问在他脑海里转悠。

他愣愣的看着脚踩着虚空朝着自己靠近的虚白,不知道对方想要做什么。

「我说了吧?你真的很弱哎,一护。」

虚白嗤笑着靠近,伸手握住黑崎一护手中的斩月。

从他握住刀刃的那一刻开始,白色开始不断的朝着整个刀身上蔓延侵蚀,原本漆黑的天锁斩月逐渐被他的力量影响同化。

「你……」

「我什么我?」

虚白咧嘴笑着反问着,「现在的你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无论我做什么,你都无法阻止。说起来……我真是看着你这半吊子的卍解就火大啊……你怎么能够这么弱呢?束缚着我的「王」,居然羸弱至此!?」

「你到底……在说什么?」

黑崎一护目光里满是不解。

「还不明白么?」虚白无奈的问着,「为什么同样是卍解,同样是月牙天冲,我们之间的力量却会有如此之大的差距?那是因为你……根本就使不出卍解!」

言语间,黑崎一护手中的天锁斩月已经完全被染尘了白色,随后像是崩溃一般消散成灵子,融入虚白的身体。

「看见了么?就这样被我轻易瓦解了……就连完全掌控它都做不到,你认为这样的卍解,是完整的么!?」

「斩……」

黑崎一护看着自己手中逐渐消散的斩月,一时间神情有些恍惚。

难道他这个真的不是卍解么?

可如果不是卍解,那又是什么?

「别愣着了,还没反应过来么?」

虚白伸出手一掌拍在黑崎一护脸上,将其整个人推飞出去。

「我说过的,我就是「斩月」!在你能压制我之前,是不可能发挥出「卍解」的全部力量的,所以你的卍解才是不完整的。明白了么?」

「你……」

黑崎一护稳住身形,一脸骇然的看着眼前的虚白。

这么说的话,那岂不是是个无解的死结?

不能压制面前这个家伙就无法使出斩月卍解的全部力量,而没有卍解的力量……他该用什么来战胜眼前这个家伙!?

「现在你还觉得自己有胜算么?」

虚白旋转着手中的刀刃呵呵笑着靠近,「连武器都没有的你,还能拿什么来对抗我呢?」

「……」

黑崎一护沉默着,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哎……真是让人失望啊……失望透顶!」

看着黑崎一护沉默的样子,虚白叹息着,甚至不知为何语气中生出一丝愤怒,「失去了武器就变得无能为力,这就是你的极限,这就是你的气量么!?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从龙族开始的次元之旅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从龙族开始的次元之旅
上一章下一章

678.‘王’

100%
目录
共68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