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8章 科学起始的序幕——惯性定律

第898章 科学起始的序幕——惯性定律

汉末第一兵法家第八百九十八章科学起始的序幕——惯性定律

李孟羲悬赏出了至今为止最重的赏额,他所给出的十几道题,但凡能解其中一题者,直封千人将,直接赏巨量钱粮酒肉。

于整个军中所有人,不管是读书人还是寻常人,读书人不看重钱财酒肉,可他们看重仕途,他们必看重千人将的封赏,那些没大追求的匠人和寻常士卒,他们热心酒肉钱粮。

对所有人来说,毫不客气的说,只要能解开一题,直接就鱼跃龙门了。

做科学实验,得有工具的,而不管是小球还是各种斜坡还是轨道,一般人不易弄到。

为助力探究氛围形成,李孟羲停了木工营所有任务,全力制作斜坡与滑轨等物。

匠营生产力全开的情况下,三日之间,制得试验工具五百余套。

这只是物质上的准备。

李孟羲还把问题张贴到了各处,使所有人都能看见,他还令人四处做了宣传,以更充分的调动人群的主动性。

——

弟弟小砖这几日玩小球玩入迷了。

他整日拿着小球与木块摆弄,简陋的小球与木块他能一玩一天不带烦的。

李孟羲安静的看着弟弟玩耍着。

弟弟这会儿在重复玩着这样一个游戏——他把小球放到一个木板上,然后从左边勐的一拉,看小球朝右跑,然后从右边再一拉,看小球朝左跑。

这小家伙发现了一点诡异的规律,小球可不听话了,木板往哪里动,他非要反过来。

当小砖把这个游戏重复了一百次或者更多,他拿着木板,跑了过来。

“哥哥,你看。”小砖把小球放到木板上,他往左拉动一下木板,小球朝右滚过去了。

重新放好小球,又左拉木板,小球又朝相反的滚动了。

“哥哥你看,它是不是就是俺往哪跑,他就非不往哪。是不是?”小砖认真的问着。

李孟羲在边上看了半天了,他只以为小砖在胡乱玩耍。弟弟这么一问,李孟羲颇感诧异。

这是……惯性啊。

惯性是……李孟羲在脑海中回想了一下。

惯性定理,李孟羲能够理解,要是讲出来,也不难,直接给小砖讲懂,也不难。

可,该怎么引导呢?李孟羲思索起来。

良久,他想到了好方法。

他什么也不说,他决定只是陪着弟弟一起玩。

李孟羲和弟弟来到矮几的同侧,他做了一个奇怪的动作,他拿手在弟弟眼前往前平移了一下,和矮几的高度比了比。

不太行,矮几太低了。

李孟羲出去搬了几块砖,把矮几垫起来,垫到跟弟弟视线差不多的高度。

然后,他笑着对弟弟道,“小砖,咱们继续玩吧。”

“好!”弟弟点头。

由李孟羲来拉动木板,他把木板放在弟弟眼睛正前的位置,小球也刻意放到弟弟眼前,然后,勐的一拉木板。

就见,从侧面看,从视线跟小球平着的高度看,小球似乎都没动。

小砖肯定是看到了这一点奇怪的地方,他挠头了。

李孟羲继续重复如此。

他一次次把小球放好,又一次次把木板向左或向右抽动,同一个现象重复了多次——小球怎么不动呢,总有刹那停顿。

“哥哥,俺也要玩!”弟弟伸手想要木板。

李孟羲停手,将探究交还给小砖。

在李孟羲不着痕迹的引导下,小砖已成功注意到了更奇怪的现象。

相比木板往左一抽小球就向后滚动这个奇怪现象,木板一抽,小球不动,这个现象奇怪了好几倍。

小砖专心致志的玩耍着,

他跪到地上,趴着,眼睛凑到木板之上,他一只小手扶着矮几,一只小手抓着木板,眼睛直直的盯着置于木板上的小球。

他勐的把木板拉开,木板动了,小球定在那里了一样,定了好长一个瞬间一动不动。

“咦?”小砖惊咦出声,他回过头来看李孟羲,小脸上一脸惊讶,“哥哥,它咋不会动?”

李孟羲揉了揉弟弟的小脑袋,笑着问,“你刚不是还说,他会倒着跑吗?”

小砖认真的思索了一下,他挠了挠头,“不是啊哥哥,他不是往回跑的,它就是木有动,你看。”

小砖以为李孟羲没听明白,特意的又给李孟羲展示了一下。

李孟羲认认真真的看着。

等弟弟演示完,他露出一副很疑惑的样子,“呀,这是为什么呢?它为什么不想动呢?是不是这个小球它比较懒,不想动,咱们找个别的东西看看好不好?”

“好!”弟弟用力的点头。

李孟羲之所以要引导弟弟找别的东西,这是要从个例,延伸到更多的事物上,若发现大量的事物也是如此,那就可以归纳出,这是普遍存在于世间万物当中的最普遍最根本的规律。

之后,李孟羲跟弟弟一起去找了乱七八糟的东西,有土坷垃,有树叶,有草,有沙子,小砖不知怎么想的,他还捡了一根头发。

李孟羲捏起小砖弄的那根头发,他看看头发,又看看小砖,多少有点无语了。

这东西又轻又小,怎么观察啊。

虽,李孟羲已知,惯性必是存在于任何一种事物当中,但,不同事物的观察效果,是大有不同的。

李孟羲悄无声息的在帮助弟弟。

鉴于,土坷垃树叶草茎这些东西,摩擦力有些大了,测试效果不会很好,李孟羲出去转了好一会儿,他拿来了半面漆纹彩盾,之所以是半面,刚砍下来的。

漆面盾很光滑,比普通的木板好用多了。

李孟羲和弟弟在半块漆盾上做了众多测试,他们仔细的观察着每一种东西。

每一次测试的时候,每拉动盾牌之前,李孟羲都特意提醒一句,“小砖,你看这回,他动不动。”

小砖凑的非常近,睁大着眼睛看着。

最终,测试完了所有东西,所有的东西无一例外,所有东西都不想动。

无论往左还是往右拉动盾牌,盾牌上的东西总是想停在原本的地方。

李孟羲笑着问弟弟,“小砖,他们为什么不动啊?”

小砖很肯定的点头,奶声奶气的说,“是他们不想动。”

李孟羲往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扫了一眼,他想了一个没在这里的东西。

他问,“那,小砖。你觉得,咱们要是找一个枣子过来放上,他会不会动?”

小砖眼睛亮了一下,“哪里有枣?哥哥,俺想吃枣。”

“额。”李孟羲一下卡住了。

到这时,李孟羲才意识到,弟弟终归还是个小孩子啊。

李孟羲花了好一会儿时间安抚了弟弟,他答应弟弟明天就给弄枣子吃。

“那小砖,咱们拿一个砖头放到盾牌上……”

“那不是我吗?”小砖睁着大眼睛,疑惑的指着自己,“俺不就是砖头?”

李孟羲破功了,捂着额头吃吃笑了。

也不知爹娘怎么想的啊,给弟弟起“砖头”这么个土啦吧唧的名字,唉。

“那,要是放……放个鸡蛋放上去,咱们去拉盾牌,你觉得,鸡蛋一开始会不会跑?”

“不会。”小砖拿手两只手比划着,一只手在上当鸡蛋,一只手当盾牌,“它是不会动的,它就停住这儿了。”

“那,咱要是放个棍子,他会动吗?”

“不会。”

“放个钱呢?”

“不会。”

“放个龙珠呢?”

“不会。”

小砖或并不懂什么归纳法,可他试了一堆东西,所有东西都不想动,他理所当然的就认为,所有东西都是一样的道理,小小的他,他的小脑袋已成功的将道理推到了所有事物上。

李孟羲欣慰的笑了。

玩着手指头的小砖,他突然抬起头问,“哥哥,什么是楼猪啊?”

“额。”

“就是,一颗大珠子,上边有七个星星。”李孟羲只好解释。

得,又得给小砖弄龙珠去了。

小砖问龙珠干嘛的,聪明的李孟羲只说是看着好看的东西。要是说是召唤神龙的,往哪里去给小砖弄神龙。

“小砖,那你觉得,咱们要是把龙珠放盾牌上,咱们一拉,龙珠一开始,它会动吗?”

“不会动的。”小砖摇头。

小砖还并未见到龙珠,还并不知道龙珠是什么,可已经把道理推及到所有的小砖,所有的东西,不管是龙珠还是怪兽,只要是东西,放到盾牌上拉它,一开始都是不会动的。

——

于后,李孟羲带着弟弟,做了更复杂的试验。

他们这回,把盾牌匀速的拉着跑起来,上边的沙子,在匀速的盾牌上根本就不会撒出去。

然后,勐的一停,就看见,沙子朝前飞出去了。

李孟羲来到沙子前,他问小砖,“小砖,咱们刚才看的,上边的东西,不是不会动吗,可它咋飞出去了?”

蹲在地上扒拉沙子的小砖,他抬头看看李孟羲,又低头看看沙子,小脸上一脸的迷茫。

在小砖的小脑袋里,他刚刚建立起的适用于所有的概念,现在一下冲突了。

小砖话也不说了,他用小手把地上的沙子抓起来,放沙子到盾牌上。

然后,他皱着眉头,把盾牌一下拉动。

在盾牌动的刹那,沙子停留原位,并未跟着移动。

“哥哥,他没有动的啊。”小砖抬头说。

“可,刚才明明是飞出去了啊?”李孟羲露出一副疑惑不已的表情,“咱们再试一回好不好?”

李孟羲再一次拉着盾牌跑起来,然后,突然拿棍子把其卡停。

沙子再一次朝前飞了,撒到地上了。

“看,是不是,他是不是飞了?”

小砖看清了,沙子的确是飞了。

他更迷茫了,刚刚自己试的时候明明没有飞来着。

小砖再一次想证明自己是对的,他拿沙子放上盾牌,拉动盾牌,沙子有那么片刻时间顿留原处不动,抬起头,小砖看着李孟羲,小眼神仿佛在说,它没有动啊。

李孟羲笑笑,他不再问其他了,他拉着弟弟的小手,不再管其他了,就继续玩拉着沙子跑的游戏。

把盾牌拉起来,跑动起来,速度到达一定程度,突然停止,沙飞出去。

然后,李孟羲特意再重复一次静止拉盾牌的动作。

就这样,不停重复。

小砖大概迟早会发现这两种运动模式的区别吧。

时间渐渐过去,李孟羲都跑累了,只好停下。

到此为止了,就等以后小砖哪天突然明悟过来吧。

跑的气喘的李孟羲,他毫无形象的叉腿坐在地上歇息,一边,小砖没玩够一样,兴致不减的拉着盾牌跑来跑去。

试验很简单,只要跑的快快的,突然把盾牌停住,上边的沙子嗖一下就飞出去。

小砖觉得把沙子飞出去很有趣,他想让沙子飞的更远,就越跑越快。

李孟羲可能都没想到,小砖还未明白两种运动模式的区别,倒先发现了其他东西——跑的越快,沙子飞的越远。

这是什么玩意儿定理来着……

——

“哥哥!”

小砖突然一声兴奋的喊叫,引得李孟羲不由回头。

“怎了?”

疯玩的一头汗水的小砖,他拿着盾牌兴奋的跑了过来。

“都dou,读四声,在我们河南方言里,都你中,都你能,都不中,跟:就这个意思差不多不对,”小砖啪的一声把盾牌扣在李孟羲面前,“哥哥你看,俺那会儿拉的时候,盾牌是不是就木有动?”

“你捞着跑,盾牌动了。”

边说着,小砖给李孟羲演示着两种运动方式的区别。

李孟羲认认真真的看着弟弟把两种情况演示完,弟弟演示完之后小脸仰了起来,小脸上荡漾的满是自豪。

李孟羲心里已经笑开花了,可他还要装出一副又惊讶又疑惑的表情,“可是,为什么呀?为什么它会一会儿不动一会儿飞出去呢?”

问题到了这里,难度骤增了。

下一步,小砖需要能从两种截然不同的现象中将两种现象归纳成一种通用规律。

小砖果然又一次沉默了,他挠了挠头,小眉头皱着,一副思考模样。

再之后,小砖就蹲在地上,不停的往盾牌上撒沙子,不停的把那半块盾牌扒拉过来扒拉过去。

李孟羲静静的看着。

过了一会儿,小砖抬起头,“哥哥,你说是不是,它就是不想乱动。它要是不动的时候,它就不动,它要是跑快快里时候,它就一个劲儿想跑他就不想停住,是不是?”

小砖说这话的时候,他小脸上,有化不开的疑惑和迷茫。

李孟羲皱眉思索了一下小砖这乱七八糟的语言。

它不动的时候,它就不想动,它跑快快的时候,它就想跑他不想停,让它停它飞出去。】

用更精准的论述就是,静止的物体,它有保持静止的趋势,运动着的物体,他有保持运动的趋势。

看向弟弟,李孟羲笑意灿烂,“小砖,你是不是想说,它本来是动的,让它停他还想动,它本来是停的,让它动,它还想停在原处,是不是这样?”

小砖用力的点了点头。

李孟羲呵呵笑了。

“那小砖,哥哥问你,你说,要是咱们往左跑,突然停住,沙往哪飞?”

“沙不是飞出去了吗?”

“对啊,是飞了,往哪飞?”

小砖挠头。

之后,李孟羲起身带着弟弟拖着盾牌再次开始奔跑。

往左跑,突然停止,盾牌上的沙子往左飞。

往右跑,突然停止,沙子则往右飞。

李孟羲还有特意先是慢跑,然后勐的把盾牌拉走,让小砖看到盾牌上的沙子,又向后去了。

这情况极其特殊了。

由这一点,继续归纳,当能得出,物体有维持本来运动状态的趋势。

玩耍一阵,李孟羲问小砖,为何跑的慢的沙子,突然把它往前拉,他朝后去了。

小砖挠了挠头想了想,“它是不是想慢慢跑,不想一下跑快?”

对了,就是如此。

小砖已接连理解,本来不动的东西,它就不想动;本来跑的东西,它就还想跑,不想停;本来跑的慢的东西,它还想慢慢跑,不想一下跑快。

小砖暂只理解到这里,他的理解不能足够精炼,他也没有什么,运动,维持,原本状态这些抽象概念。可他的确已成功懂得了由静止突然到动,由动突然到静止,由慢突然变快,这几种运动的普遍现象他全都实验过。

还不知是仅仅见到了普遍现象这么简单,小砖还知道,似乎所有的东西都很不听话,让它们干啥它们偏不想干啥。

让干啥,它们偏不想干啥,这就是最深奥最核心的根本奥秘,这涉及到,力】,世间万物之所以让干啥,偏不想干啥,反过来既是,世间万物有不想改变的恒有状态,不施加影响,便恒久不变,要想使之变,也就必须施加影响。

“这便是,万有引力的第一条定律,也是由这第一条,继而推理出了——力】。我好像,明白了……”李孟羲喃喃自语,陷入一片沉思。

万有引力的大概内容,李孟羲本就知晓,这是上学时候背过的。可好像直到现在,他才突然明白了为什么这是力学第一定律,会是惯性定律。如此合理,如此自然,原来如此。

与之同时,李孟羲仿佛突然就明白了,为何科学最终兴盛于西方而非在东方,这其中根源,似乎是——公理逻辑推理方法。似乎根源,是古希腊的那谁,用几条假设的公理,然后一条推一条,一条推一条,在一条定理上推演出第二个定理,再在第二个定理上,又推出第三个定理,环环相扣,逻辑节节衔接。

那古希腊的那谁,那推出一堆定理的那最根本的五条公理,是啥玩意儿来着?

李孟羲仰头看着寂寥空旷的天空,陷入长久的迷茫。

——

李孟羲有一件事猜对了,他认为,培养能传授科学的教书先生的唯一之法,唯有是先把教书先生变成科学家,然后,成为了科学家的教书先生,其就必然有相应的科学思维,有相应的教学方法。

这放在李孟羲身上,也同样合适。李孟羲本是想教导弟弟,他不耐其烦认认真真谨慎细微的引导着弟弟探究着未知,却未曾想,李孟羲在参与的时候,于他本人,也是走了一截探究之路。

前世根本没深想过的问题,根本没能完全理解的问题,没想到,在这汉末,突然之间,一切都豁然开朗。

可是,没用了啊,大汉没高考了啊,要是前世早些明悟,要是物理成绩好点,不至于考不上好大学啊。

“唉。”

一声长叹。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汉末第一兵法家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汉末第一兵法家
上一章下一章

第898章 科学起始的序幕——惯性定律

99.33%
目录
共89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