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第 120 章

第120章 第 120 章

根据最初目击到苏格兰的那位组织情报人员所言,他见到对方时,对方的背包侧面插有一小份被翻阅过多次的宣传手册。

那位组织情报人员在经过追踪和仔细研判后,以自己的脑袋起誓,苏格兰接下来的行程是去参加宣传手册上的某项活动。

他还顺便通过页面侧面缘的磨损情况和磨损位置,确认了苏格兰的具体目标是什么——一个由橘井集团出资组织、面向社会招募的徒步登山团。

登山团的目标是在下一个公休日,爬上小云连山山顶,随后入住橘井集团名下位于山顶的豪华城堡,过夜再一同返回。

而作为登山团的成员,他们的职责则是记录下沿途的景色,体验这一条徒步路线,并在官方社交媒体平台的话题下撰写博文进行repo。

这也算是一种比较常见的宣传手段,那么关键问题便是,为什么苏格兰要去参加这么一场徒步登山短途旅行。

“哼,装神弄鬼、故弄玄虚……”阅读着到手情报的琴酒咬着烟冷笑着,“不管是真是假、是不是死而复生,也不用管他究竟是去做什么的……只要再杀一次就好了。”

“死人相关的问题是不用考虑这么多的。”

虽说是要去追踪苏格兰,但琴酒绝不会“傻不拉几”地真的跑去参加什么徒步团活动,更何况还是要写旅行博文的活动。

他只准备提前埋伏在山顶附近的山林里,等徒步团上来后直接动手。

站在车旁的波本口头上还是嚷嚷着要一同去见识见识死而复生的“苏格兰”,眼睛却是盯着琴酒手中的情报陷入了沉思。

他怎么不知道情报组什么出现这么一号办事利索、推理能力强的人物了?

看来回头得去查一查了。

而此刻被波本评价为“办事利索、推理能力强”的某组织情报人员正在和他的一名同行好友喝酒。

“哎呀,前几天还真是多谢你的提醒了,要不是你,我都没注意到宣传手册的磨损问题。”他脸上已经有些醉意了,还抬手举起了手中的酒杯,“今天的酒,我请你!”

“那就多谢了。”坐在轮椅上的“同行好友”把自己的白色长发往耳边拨开了一些,同样举起了酒杯,矜持地笑了笑,“以咱们的关系,不用客气。”

.

随着活动日期的到来,苏格兰按照预定的安排出现在了小云连山山脚的集合处。

那日他在和理事官通完电话之后,就联络上了那位由对方介绍的“可靠线人”。

令他惊讶的是,那位“可靠线人”自称为“月川目”。

“当时提醒迟川要小心炸弹的人,就是您吗?”

他显然在第一时间就想起了大学生说过的那张莫名出现在邮箱里的字条。

但“月川目”却对此事避而不答,或者说,算是默认了。

“这和你没有关系,和这次的事也没有关系。”

月川目在通话时使用了变声器,以致于让人连是男是女都听不清楚,只能知道这人对自己的身份保护得很好。

“你想要引起那个组织的注意,就去参加橘井集团组织的这场登山活动吧。据我所知,在这场活动中,有朗姆关注的东西……”

其实月川目在提到“朗姆关注的东西”时,说得十分含糊。

若不是有理事官作保,再加上“橘井集团”这个名字本身引起了苏格兰的注意——橘井集团正是鸟矢志信医学研究院的投资方,他也不会这么轻易地就这样同意这次行程。

“我会一直注视着这次活动的,整个过程都会在我的掌控之下。”

最后,月川目说了这样一句话。

这让苏格兰怀疑,那位月川目是不是也会在伪装之后,混入登山团的成员之中。

毕竟,本次登山团正式成员加上他一共有十人,想要一一辨别,没有那么容易。

至于他想引诱的朗姆……苏格兰不认为组织的人会这样大大咧咧地出现在正式登山队员之中。以他对那些家伙的了解,八成是会躲在暗中探查,确认之后,说不定还会给他放一冷枪。

想到这里,他越发警惕起来,不动声色地观察起周边环境和同行的人。

目前到场的加上他一共七名成员,而面对他隐晦目光的扫视,有所反应的有三人:

首先抬起头来的是一名高大魁梧的壮汉与一名沉默寡言的长发男子,这两个都是生面孔,不排除易容的可能性;

而剩下一位……倒是有些出乎苏格兰的预料,是前段时间刚打过照面的那位六道凪老师。

面对视线十分敏感的小学老师……出现在这里是单纯的巧合吗?

还有那两名男子,又是什么人?

“怎么还有人没到?这都快到出发时间了!”

剩下三人没有意识到现场的暗流涌动,其中那位上了年纪的老人更是语气不太好地抱怨起来。

“您还真是老当益壮啊,小云连山可不好爬。”

最后两人则是一对结伴而来的情侣,情侣中的男性调侃起了老人,但语气中多少带了些轻视的意思。

女性则是不言不语地站在一边。

“哼,总比某些平时不锻炼,关键时候只知道砸钱的人好吧!”

作为反击,老人背过身,看似嘀咕,实则大声地说道。

那对情侣表情一僵。

显然,对方是在嘲讽他们身上临时买来的昂贵登山装备。

懂行的人都能看出来,他们买的许多装备都是不必要的,只会增加自己的负担。

就在现场的氛围逐渐变得僵化的时候,一名年轻人从远处跑来,还不忘朝这边招手。

“抱歉!我来晚了!”

在看清年轻人的面孔后,苏格兰险些叫出声来,但他很快又抑制住了自己的这份冲动,只是将自己帽子的帽檐压低了些。

因为以他现在的身份,与年轻人、也就是迟川一日并不相识。

“我叫迟川一日,是一名大学生……啊,这不是六道老师吗?您也来参加登山活动吗?”

迟川在自我介绍完之后,便发现了与他有过一面之缘的女老师,于是特地单独打了个招呼。

六道凪也笑着冲他点了点头。

苏格兰表面上神情没有发生变化,但内心里已经在思考要怎么把大学生给赶回去了。

一般的户外活动倒是无所谓,可这回极有可能碰上组织的人,风险太大了。

实在不行,保持这样不认识的状态,对迟川来说是最安全的。

“看上去人都到齐了啊……”

身后传来的一道带着笑意的声音让苏格兰浑身一僵。

这道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毕竟他与声音的主人在同一屋檐下共处了一段不短的时间。

为什么克希瓦瑟会出现在这里?

苏格兰想起月川目曾经说过,这场活动中有朗姆关注的东西。那克希瓦瑟会出现在这里,是因为朗姆的命令吗?

而今天作为克希瓦瑟搭档和他一同出现的人,是一名卷发男子,头发中等长度,搭在了脑后。

之前在组织里也从没有听说过这么一号人物。

“你们到底有没有时间观念啊?!”

队中的老人对最后到达的这两人态度自然不太好。

“嗯……我可是很有时间观念的。”克希瓦瑟懒洋洋地抬起眼瞥了一眼说话的人,随后举起手中的手机,“这不是还有十秒才到出发时间吗?足够我们做个自我介绍了。”

“七月。”

“榊原。”

在克希瓦瑟无比简洁的自我介绍完成之后,他的同伴也紧跟着吐出了两个字。

其实在苏格兰决心以自己为饵,引诱朗姆出手时,就已经预想过许多和组织成员对上的场景,包括被抓回组织审问、被狙杀等等。

但这绝对不包括和自己的神经质前搭档中门对狙啊!

他在脑海中掀起惊涛骇浪,考虑组织的各种行动目的、可能计划,以及不忘分一部分注意出来照看迟川一日的安全时,自己的神经质前搭档就已经利索抛下了现同伴,跑到了他的身边。

克希瓦瑟既不开口质问,也没有直接掏出枪来送他一颗子弹,反倒是围着他左右转来转去,像是在看什么稀罕物什,还时不时摩挲着下巴作思考状,又抬头盯住他探头探脑。

苏格兰终于忍不住了,他率先开口道:“这位……七月先生,你能告诉我,你究竟在干些什么吗?”

像一只围绕着食物飞来飞去,还不停“嗡嗡嗡”的苍蝇一样。

考虑到对方是凶残的犯罪分子,努力维持表面人设的苏格兰还是把这句打比方的话给吞了回去。

“这位先生,我觉得你和我认识的一个人长得很像。”克希瓦瑟明知故问。

“是吗?那还真是巧。但世界这么大,有长得像的人也很正常吧。”苏格兰也心知肚明地挡了回去,“我还见过没有丝毫血缘关系、却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人呢。”

“那,看在我们这么有缘的份上,能请你回答我一个问题吗?”克希瓦瑟笑眯眯地说道,“你觉得,人有可能死而复生吗?”

“如果是我来回答的话,那一定是‘没有可能’。”苏格兰同样礼节性地微笑了起来,“但世界上总会有愚妄的人,在渴求一些不切实际的美梦。”

“我觉得你说的对。”克希瓦瑟背着手望向远方,语气轻快地说道,“渴求长生不老的人都是傻X。”

不文雅的用词和他淡然的语气形成了鲜明对比。

苏格兰听到这话后,不由得一愣。

紧接着他又听见自己的前搭档不紧不慢地说道:“而时间逆流、起死回生……对于没有能力的人来说,确实只是一场虚妄的美梦。”

“但对于能做到这一点的人来说,这是既定的‘事实’。”

克希瓦瑟的这句话似乎是在自顾自地感叹。

但很快,他语气一转,又像是在威胁警告一般,笑着说道:“不过,有些从地狱中复苏的亡灵,还是重新永远沉眠下去会比较好。”

这话出口的一瞬间,苏格兰甚至怀疑对方会直接抽出枪来,冲他扣下扳机,所以身体不禁有片刻的紧绷。

好在克希瓦瑟这回可能是有其他什么更重要的任务,不宜闹出动静来。因而只是口头上说说,没有作出什么实际行动。

两方暂时维持住了表面上的和平。

这点会在那位“月川目”的预想之中吗?

对方说他会“一直注视着这次活动”,那“月川目”本人又在哪儿?会是登山团中的某位吗?

这样想着的苏格兰对上了正回头往后看的迟川一日的眼睛。

二人目光相接的那一瞬,大学生冲他露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正是这个笑容,让苏格兰意识到,自己被一向敏锐的迟川一日给认出来了。

事态眼见着又变得复杂了不少。

登山团集合的这一幕,尽数落在了远处窥伺着这一切的琴酒的眼中。

他望着监视画面中的克希瓦瑟,难得地感到了一阵头疼。

“这个家伙怎么会在这儿?他旁边的又是谁?”

“当然是因为组织的任务了。”

站在后面的波本虽然也有片刻的惊诧,但作为情报组的成员、又是朗姆手下的得力干将,很快便联想到了组织二把手近期的动向,顺势便猜出了克希瓦瑟的目的。

“至于旁边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科研组那边的人吧。”

既然涉及到组织任务,琴酒也就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只是冷冷说了一句:“那家伙最好识相一点,不要干扰到我的行动。”

而一旁的伏特加则是露出了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

“大哥!我知道这个‘死而复生的苏格兰’为什么会莫名出现在登山团活动里了。”

“他是冲着克希瓦瑟来的!”

他自信说道:“肯定是因为他知道,苏格兰死亡这件事对克希瓦瑟的影响,也打听到了克希瓦瑟自前搭档死后越发怪异的举止,所以才重新扮成‘苏格兰’,特地在克希瓦瑟面前晃悠。”

“为的,就是攻破组织干部的心理防线,影响干部的任务行动。”

“不信大哥你看,现在克希瓦瑟不就被这个‘冒牌货’给吸引了吗?还把现搭档抛在了一边。”

伏特加越想越觉得自己的推理十分缜密,最后一锤定音般地给出了结论:

“这种熟悉又可怕的攻心为上的计略,一看就是狡诈的日本公安的手笔!”

虽然不知为什么在提到“狡诈的日本公安”时,他的背后猛然一凉,但伏特加还是骄傲地挺起了胸,等待着不知谁的夸奖。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柯学玩家今天被封号了吗?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柯学玩家今天被封号了吗?
上一章下一章

第120章 第 120 章

90.23%
目录
共13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