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第15章

第15章 第15章

宫本、鹿岛以及永井刚在警察们面前站定,就听见六月一日突然来了这么一句指控。

反应最大的自然是被点名的宫本立阳。

他满脸惊讶地望向年轻的门卫:“六月先生,这种事可不能开玩笑啊!”

“确实如此,按六月先生你刚才讲述的情况来看,宫本先生是没有作案时间的。”

负责记录案情的茨城警官a翻了翻自己的笔记。

虽然他确实被六月一日气到血压飙升,但该做的工作还是有好好做的。

三河理泰在遇害前做完了晚餐所需的绝大部分菜品。在推测他的死亡时间时,这将成为一个重要的参考。

而在别墅内炸弹被拆除后,警官也第一时间派了鉴识科的人员前去现场确认六月一日所叙说内容的真实性。

“在正常情况下,想做完这些菜需要花费不少时间。依照现场物证来推断,起码在六点三十分以前,死者还是待在厨房里的。”

“而按你所叙述的时间线来看,六点三十分以后,宫本先生一直和其他人一起待在一楼客厅内,没有离开过。”

“他的不在场证明是很充分的。”

“但是啊……警官先生你都说了是‘在正常情况下’了。”六月一日摇了摇自己的手指,“如果那些菜只是幌子呢?”

“那就更不可能了。”宫本立阳显得有些激动,“你的意思难道是我把那些菜放进去的?”

“先不说三河不可能会让我进入厨房,就算让我进去了,我准备的菜和三河的手艺也肯定有区别。”

“只要鹿岛和永井她们一尝,就会发现味道不对劲。”

“确实,我们都对三河做的料理很熟悉。只要一尝,就能知道究竟是不是他的手艺。”鹿岛慧子出声为自己的同事作证。

“我不是这个意思。”六月一日面色认真地解释道,“我的意思是,用这些菜来做伪证的,其实是三河理泰。”

“等……等等,你是说死者三河理泰?他有什么理由要这样做?”目暮警官皱起眉思索着,“除非……”

“除非今晚真正想杀人的其实是三河老师,那些菜是他准备给自己充当不在场证明用的。”一直安静旁听的工藤少年接话道,“而三河老师的目标,就是宫本老师。”

“bingo!”六月一日打了个响指,“也就是说,事情是这样的。”

“三河理泰今晚有杀害宫本老师的计划,于是提前准备好了菜带过来,这样只需要临时热好就行,空出了烹饪的时间。”

“他原本准备趁这段空出的时间从别墅另一侧潜入二楼宫本老师的房间将其杀害。事后可以以他一直在厨房做菜为由,来洗脱自己的嫌疑。那一桌丰盛的菜肴就是他没有离开厨房的证据。”

“而且鹿岛老师她们都知道三河理泰做菜时讨厌别人打扰,不会主动去找他。所以也不用担心他中途被发现不在厨房内。”

“可惜的是,他被宫本老师反杀了。”说到这里时,六月一日摊了摊双手,“而他为自己准备好的不在场证明反而成了宫本老师没有作案时间的佐证。”

“这些充其量不过是你的想象,你有证据吗?!”宫本立阳变得恼怒起来,也没有了最开始的故作镇定。

“证据很简单,在你房里搜一搜,应该就能找到沾染了三河理泰血迹的凶器。”

“确实,三河老师是突然袭击。仓促之下,宫本老师肯定没有时间去仔细挑选凶器以及思考凶器的处理方法。最大的可能就是直接使用了房间内的摆设。”

工藤新一很快理解了玩家的意思,并进一步推理道:“事后由于黑羽君他们的突然到来,宫本老师不得不和大家一起待在一楼,是没有时间去处理掉证据的。”

六月一日啄木鸟式点头:“至于为什么说最初是三河理泰想要杀害宫本老师,可以去看看厨房的窗台处,那上面还有隐隐的一对脚印,可以拿去进行比对。”

“这是三河理泰试图避开他人视线溜出别墅的证据。”

“为了事后能原路返回,他还在窗栓上粘了一截透明胶带,接了一条细线在窗外,防止窗户完全关死。”

“应该能从胶带上面提取出他的指纹。”

“除此之外,在三河理泰的汽车后备箱里,说不定还能找到没有处理过的各类食材。”

“毕竟菜都做出来了,原材料总不能一点儿都不少吧?”

“他能藏东西的地方一共也就只有那么几个。”

宫本立阳嗫嚅了几下,仿佛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很快又闭上了嘴,像泄了气似的捂住了脸。

“我不是故意的……是三河他突然冲过来……”

“我也不知道,他竟然讨厌我讨厌到了这个地步。”

按宫本立阳的说法,三河理泰一向自视甚高,认为自己一名高材生来当小学老师是大材小用,隐隐看不起他们这些同事们,平时多多少少都会有点摩擦。

这次在做远足活动的前置工作时,宫本立阳因为临时发烧而请假了。

落在三河理泰眼里,就是对方仗着资历老什么都不干,把别人支使得团团转,说不定还会在背地里嘲笑他。

恐怕也正是因为如此,内心十分敏感的三河理泰这才策划了本次杀人计划。

“六月先生。”在宫本立阳诉说着他的作案过程时,工藤新一悄悄拉了拉玩家的衣袖,“你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想到‘作伪证的其实是被害人’这一点的?”

六月一日微微弯下了腰,凑到少年耳边小声说道:“我之前就和你说过了吧,我的感官一直很敏锐。”

“今天下午刚到别墅时,我和宫本老师在外面恰好碰见了三河理泰。”

“他来的时候背了一个大挎包,我那个时候就觉得自己似乎闻到了菜的味道。”

“所以在事情发生后,才能快速联想到这一点。”

至于宫本立阳对三河理泰这个人的描述,六月一日觉得对方并没有说谎。

当时来接他们进入别墅的鹿岛慧子,为了吸引他们的注意力,下意识地做了一个拍手的动作。

那个姿势往往多是用来引导幼童。

曾经是幼稚园老师的鹿岛依旧带着些过去的习惯。

所以那时三河理泰才会不自觉地皱眉。

他在心里是看不太起鹿岛的。

宫本立阳承认自己杀害三河理泰后,茨城县的警官们便忙碌了起来。

现场依旧要继续勘察,还要拨出人手带宫本回警局进一步问讯。

黑羽快斗却站在原地没有移动,眉头微皱地捏住了自己的下巴。

“还是不太对啊。”

“三河先生明显是准备作案后照旧待在别墅里,宫本先生是临时受到突袭才反杀,那炸弹是谁放的?”

“这两个人都没有安装炸弹的动机和时间。”

“小鬼就不要再考虑这种问题了,炸弹和这起事件没关系。”松田阵平幽幽出现在了黑羽少年的身后,用无情大手压制了蠢蠢欲动的国中生,“回你们另一边的别墅睡觉去吧。”

六月一日站在原地眨巴眨巴眼睛,旁观着不安分的少年人受到镇压的全过程。

等到这片区域内只剩下那些东京来客时,他这才蹭到了目暮警官的身边。

“那个炸弹……和警官先生们正追查的那名嫌疑犯有关吧。”

“虽然六月先生你破解了今晚的杀人案件,但这件事和你们普通群众无关。”

“不要再问了。”

目暮十三转了转他头顶的帽子。

“别这么见外嘛警察先生。”六月一日凑得更近了,还笑着搓了搓手,“我再怎么样也算是个侦探。”

是今天晚上刚走马上任的野生侦探。

“在涉及到疑难事件时,我们侦探和你们警察一直是合作无间的好伙伴啊!共同维护着全霓虹的治安稳定。”

“既然是如此亲密的战友关系,偷偷透露一点内幕消息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对吧?”

“噗嗤。”

就差立马拉目暮警官结拜的玩家转头顺着笑声望去。

是星星丛中一点绿。

很好。

六月一日眯了眯眼。

混入警官队伍的199号,我记住你了。

身经百战的目暮警官自然不会被满嘴跑火车的玩家给忽悠瘸了。

他睁着半月眼,把玩家搭在他肩上的手给拨了下去。

“不行就是不行。”

“我们今晚才刚第一次见面吧,六月先生。”

六月一日长叹一声,把自己后续想要说的“前世五百次回眸才换得我们今生这一次相见”“一见如故绝对不是古老的传说,而是心心相印的默契”等一系列话全部咽了下去。

他正了正脸色,不再拐弯抹角。

“如果确实和那名目标人物有关的话,我可以提供线索。”

“在三河理泰失踪后,我曾通过厨房的窗户看见过一名可疑的男子。”

“你说什么?”在场的警官们也纷纷正色,“你看见他往哪边走了吗?”

“天太黑了,我没看清他的脸。”

就是对方头顶的荧光绿挺显眼的。

“他不像是想闷头往远处跑,而是走走停停。我认为他应该是在找地方藏匿起来,所以对方可能还在附近。”

“佐藤,立刻让茨城县的同僚们帮忙封锁这一片区域,大家分散开来搜索。”

目暮十三当机立断。

“要注意安全,疑犯身上很可能携带热武器。”

“明白。”

“那我也来帮忙!”六月一日留下这么一句后,便直接开溜,迅速消失在警官们的视野中。

把目暮十三的阻拦声全然抛在脑后。

444号觉得自己是个倒霉蛋。

作为一名一心向善的玩家,他当然是要选择红方阵营。

可他在选择时,恰好被邻居家的汪扑倒了,手一滑选到了黑方。

策划在上,他可没有胆子去违法乱纪。

哪怕是在游戏里。

但该来的总会来的。

他被一个混混模样的老大派去给对家组织据点安装炸弹。

由于业务不熟练外加紧张,他误入了对家组织的作战会议现场。而他们商议对付的对象,正是自己现在所在的那个小组织。

444号被夹在敌人中间,弱小、可怜又无助,完全不敢动,连大气都不敢喘。

可就是这样,他被点名了。

“站在最右边角落的那个谁,你觉得我们应该选择用什么样方式去打开局面?”

对家组织的老大问道。

像极了上课突然点人起来做题的班主任。

“我……我……”

444号瑟瑟发抖,憋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就在他绝望地想着“要么这一局重开算了”的时候,他身上携带、准备安装的炸弹不小心掉了出来。

444号:……

全场一片寂静。

半晌过后,对家组织的老大拍案叫绝。

“好!没想到你的行动意识如此超前。”

“就采用你的炸弹方案了。”

“计划执行也交给你吧。”

这名老大深沉地拍了拍444号的肩,语重心长地叮嘱道:“好好干!”

444号后来才知道,对家组织老大有脸盲症。

不仅没完成任务,还被对家委派了回自己组织安装炸弹的444号陷入了两难之中。

最后,他选择了报警。

可好巧不巧的,自己组织里不知是哪个冤种搬错了箱子。

本来应该搬的是一箱已经拆了线没法炸的无用炸弹——自家的混混老大要用它来装逼吓人。

结果搬成了一箱真正的炸弹。

后果显而易见。

在警察突入的那一天,混混老大假戏真做了,把自己炸上了天。

而444号成功上了警方的通缉名单。

同时还被倍感欣慰的对家组织老大提拔成了组织骨干。

据说干完这一票,就要把他推荐给上级。

444号:……

他觉得自己在违法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真的还能再回到红方阵营里吗?

而此刻,更让他怀疑人生的,是他正蹲在草丛里躲避警方追捕,还特地开了气息隐蔽buff,结果却突然被一名不知从哪儿冒出的没有星号的普通npc给摁倒在了地上。

“目暮警官,我抓到那名安装炸弹的可疑男子了。”六月一日向远处喊道。

在众人聚集过来后,他还特地坏心眼地把“疑犯”444号交到了“警察”199号手里,然后在一旁观看两人挤眉弄眼。

“六月先生,这真是多谢你了。”

目暮警官惊讶之余,还是认真感谢了六月一日今晚给予的极大帮助。

“只是我运气好而已。”

玩家矜持一笑。

“这可不能只用运气来概括啊。”松田阵平也难得开了口,“干得不错,多谢你了。”

“噗嗤。”

玩家一下没忍住。

“你笑什么?”卷发青年挑眉问道。

“没什么,我想起了好笑的事。”

六月一日当然不会告诉他,落在了199号手里的444号正在世界聊天频道上疯狂刷屏。

[444号:救我救我救救我!199号!我们是异父异母的亲兄弟。]

[199号:对不起,我是警察。]

[444号:我可以认你做哥!亲哥!]

[199号:对不起,我是警察。]

[444号: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

[199号:对不起,我是警察。]

玩家悄悄瞥了一眼面无表情的199号。

对方演技不错,完全看不出正以复读机的方式来应对无穷无尽的骚扰。

当晚,又有一贴悄然浮现在玩家论坛上。

《人在拘留所,我觉得有npc开挂。》

随着大门被打开,444号进入了监室。

他的舍友已经在里面等着他了。

“好巧啊!”

444号闻声一抬头,正好对上绿莹莹、无比晃眼的[212号]。

对方正微笑着迎接他:“有缘千里来相会,原来你也在这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柯学玩家今天被封号了吗?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柯学玩家今天被封号了吗?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章 第15章

11.28%
目录
共13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