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第 29 章

第29章 第 29 章

纵使见到了如此具有冲击力的一幕,苏格兰也很快强行让自己镇定了下来。他不断告诫自己,对方是罪大恶极的犯罪组织的一员,是至深黑暗的代表。所以,就算表现出了如何变态的一面都是正常的……吧。不要太过大惊小怪了,要以更加坦然的心态来面对这一幕。想要与一群变态和谐共处的窍门就是融入他们。苏格兰只是略微停顿了一下,便面色淡然地走到了克希瓦瑟身边,与他一同观察起这具尸体来。“是枪杀,伤口很新鲜。”“我一直盯着北边,同样很确定,他没有在我的瞄准镜下出现过。”“除了那名组织叛徒,也没有发现其他任何可疑的人。”克希瓦瑟望向身边的猫眼青年,不禁眨了眨眼睛。苏格兰他真是体贴啊!明明看见了自己刚才出糗的一幕,现在却如此善解人意。不仅没有嘲笑自己,反而照顾自己的感受,装作无事发生,甚至帮忙转移话题。组织有真情!组织有真爱!组织内竟有如此温暖人心的成员!克希瓦瑟迅速把两人刚相见时的那一点小摩擦给抛在了脑后。他决定原谅对方先前的冒犯,也可以假装忘记那句质疑他能力的话。最关键的是,对方如此识相,他就不必考虑该怎么干掉苏格兰了。毕竟这也是一位有着[诸伏景光/绿川景/苏格兰]三个名字的狠人。一想到干掉这么重要的NPC后可能会损失的积分,即使是他,也是会有那么亿丝丝心疼的啊!这位酒厂前辈决定不辜负后辈的好心,顺从地接上了对方抛来的话题。“同样不是从我这边进来的。”“难道他会隐身不成?”克希瓦瑟的眼神变得饶有趣味起来,“或许,我们该找到那位帮助我们减轻工作量的‘好心人’?说不定一切的疑问就能迎刃而解。”“这种魔术般的手法,我也确实很想和那位好心人‘好-好-探-讨’一下。”至于“探讨”的方式,想必就不会那么和平了。苏格兰在内心默默帮对方补充道。果然还是很怪啊……虽然琴酒平时凶名在外,但他向来是人狠话不多、不服就干的类型,与阴阳怪气、有着非常人所能接受癖好的克希瓦瑟有着天壤之别。他们到底为什么……“你觉得琴酒怎么样?”苏格兰终于还是忍不住问出声了。“琴酒?”杜松子酒?突然被抛了一个毫不相关问题的克希瓦瑟有那么一点茫然,但他还是顺口答道:“很不错啊。”话出口后,他很快反应过来:苏格兰在这种情况下,不太可能会突发奇想地单纯问他某种酒的口感或是自己在品酒这方面的爱好。再联想一下自己和对方的代号都是酒名。也就是说,苏格兰刚刚话中的“琴酒”,大概率是指组织中的某位成员。虽然意识到自己先前的理解出现了偏差,但克希瓦瑟绝不会干出打自己脸的事。他继而淡定地在原本的基础上补充道:“我非常欣赏他。”“他很合我的口味。”苏格兰:……卧底先生的手微微颤抖,他一言不发地拿出自己的手机,拨通了琴酒的电话。哦,别误会。他绝不是在担心确认琴酒的安危。毕竟组织的TopKiller可是公安的大敌之一,他巴不得对方出什么意外。那样他绝对会张灯结彩地庆祝。他只是在按照琴酒之前的要求,给对方汇报一下任务的进度而已。苏格兰打电话时,克希瓦瑟就在一旁静静听着。看来自己没有判断错,这位后辈方才的一问不是无的放矢。就是不知道这位琴酒在任务中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明明都是代号成员,但从苏格兰的语气和态度来看,恐怕琴酒在组织内公认的地位还是要更高一些的。“他说了什么?”克希瓦瑟见挂断电话的苏格兰脸色不太好。“恐怕我们很快就能见到那位‘好心人’了。”苏格兰这一回采用了他的称呼,还特地在“好心人”三个字上加重了读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克希瓦瑟很了解这种地下组织内的弯弯绕绕。他们这两位执行者并没有得到所有与这次任务有关的资料。行动的背后可能还牵扯到了一些其他的问题,或是上头在试探某些东西。而如今结果落定,掌握更多信息的琴酒也就把先前未曾说出的部分告知了苏格兰。正是知道自己被隐瞒了信息,苏格兰才会表现出不虞。“琴酒让我们去细霓汀酒吧的二楼会和。”“好啊。”克希瓦瑟无所谓地耸了耸肩。玩家的身份让他并不反感有更多NPC解锁,这于他而言反倒更有利。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柯学玩家今天被封号了吗?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柯学玩家今天被封号了吗?
上一章下一章

第29章 第 29 章

21.8%
目录
共13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