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章

第 3 章

人与人之间的悲欢并不相通。

同样的一天,212号这名倒霉蛋只能在论坛上哭诉自己被无辜卷入了NPC间爱恨情仇的斗争,还被一名路人NPC坑害,被迫开启了越狱副本,正认真考虑用筷子挖地洞需要多少年。

而迟川一日则是在警视厅喝完热茶后,还顺路蹭了重要NPC松田警官的车回家。

实际上,在见到对方具体资料一栏显示“未解锁”时,迟川一日那颗玩家之心就蠢蠢欲动。

好不容易碰上了重要NPC,一名合格的第四天灾决不能放过互动的机会。

于是他在观察了这位警官的性格和警视厅生态之后,选择采用迂回的方式,在给他做笔录的警察小姐姐面前大肆夸赞这位拆弹专家。

“那位帮我拆弹的警官先生真是太厉害了,三下两下就解决了那个炸弹。”

“这也算是救了我,你们说如果我想请那位警官先生吃饭,他会答应吗?”

刚满十八岁的年轻人还没有彻底褪去那份少年意气与稚拙,只勉强勾勒出了一个成人的轮廓。

再加上迟川一日表面上偏文静乖巧,不是跳脱的性子,脸也偏嫩,所以当向来神色寡淡的他睁大闪闪发光的双眼、露出期待神情时,旁人很难拒绝。

于是,在你一言我一语中,迟川一日把松田警官公开的、起码在警视厅内部为众人所知的一些基本信息给套了个一干二净。

不少警官们在完成本职工作后,也被吸引到这场由玩家暗中推动的“茶话会”中来,警视厅的接待室内一时间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在好感度没有达到一定标准时,能将资料收集到这个程度,玩家已经心满意足了。

毕竟策划不可能一下子就把所有信息都抖露出来,一定会有一个进阶的过程。太过简单的话,可玩性不足,降低游戏体验,策划是会被扣工资的。

而话题的中心人物,不知何时黑着脸出现在了八卦现场,并默默攥紧了拳头。

感受到气压降低的吃瓜群众们纷纷在第一时间逃离了现场,只剩下外表无辜的迟川一日和最开始为他做笔录的儿岛警官。

儿岛警官没有被松田阵平的恶人脸吓住,而是笑着提议说:“这位迟川君可是你的新晋小粉丝,甚至说要请你吃饭。”

“作为偶像,松田你要满足小粉丝的愿望吗?”

迟川一日配合着一阵猛点头,虽然没说话,但摆出了无比真诚的眼神。

“瞎说什么。”这位卷毛警官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这只是我的正常工作而已。”

“时间也不早了,做完笔录就赶紧回去吧。”

他似乎是想顺手摸一把年轻人头顶上柔顺黑亮的头发,但伸到一半还是止住了,转而随意地挥了挥手。

此刻迟川一日的眼前却仿佛跳出了好几个选项。绝不浪费互动机会的玩家略一沉思,便组织好了话语。

“是的,今天已经很晚了,我又没有交通工具,不太方便。”

“那不如我改天再请您吧。”

“如果您觉得去外面吃太大动干戈的话,不如到我家里来吃一餐吧,做几个菜也不麻烦,算是表达我的谢意。”

说到这里,迟川一日又略微低下了头。

“……就是不知道您家离我家远不远,会不会太麻烦了。”

玩家的语气和停顿拿捏得恰到好处,重点停在了“很晚”“没有交通工具”“不方便”“我家”几个词上。

在刚才的“茶话会”中,给迟川一日打上了“值得怜爱”标签的儿岛警官此时无比配合地翻了翻笔录。

“迟川君他住在米花町二丁目,松田你是顺路的吧。”

似是想到了什么,儿岛警官又补充道:“笔录做完了,你们又顺路,要不然让松田送你回去?”

“他正好准备下班。”

“这不太好吧。”迟川一日有些慌乱地摆了摆手,“都这么晚了,也太麻烦松田警官了。”

“别担心。你是坐警车过来的,自己年龄不大没有交通工具,时间又这么晚,我们警察送一送你很正常。”

儿岛警官安抚道。

“可是……”年轻人自以为隐蔽地悄悄瞥了一眼那名被同僚安排得明明白白的松田警官。

看上去不是很有耐心的卷发警官却没有出言反对,算是默认了同事的这一说法。

“现在就走?”

“那就麻烦您了。”迟川一日仍旧是习惯性地垂着头,慢吞吞从椅子上站起后又微微躬身。

见面第一天就达成了让重要NPC送自己回家的成就,玩家不由得面无表情地在心里比了个“耶”。

.

“迟川。”

迟川宅外,如愿以偿拿到联系方式、正准备下车的年轻人听到身后警官叫自己的声音。

迟川一日有些疑惑地转过头去,却看见对方从烟盒中叼出了一根烟。

“如果你联系我的话,我会过来的。”

“但是不要叫‘您’了,‘你’或者直接叫名字都行。”

夜晚的光线不是很好,可警官先生的目光依然锐利且清明。

“你实际上没有你表现出来得这么,嗯……”他思索了一下用词,“……‘崇拜’和‘敬佩’我。”

“神情上很热切,可你的眼神很冷静。”

“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掩饰自己的真实感受,但在这种小事上,更坦诚一些也没关系吧,也不用勉强自己。”

似是觉得自己的话有些过界,松田阵平没有再多说下去,在和青年告别后,便驾车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之中。

玩家独自一人站在家门口目送着对方远去,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真不愧是重要NPC啊,智能化程度原来这么高的吗?也太敏锐了吧……”

.

NPC的攻略方针可以视实际情况和其本身特性不断进行调整,就算被发现了一些小心思也没关系。

玩家很快将这个问题抛在脑后,最重要的还是尽快开启阵营任务。

在[阵营对垒游戏]中,要判定游戏是否通关,除了检测玩家积分和所处阵营势力情况之外,还有一项很重要的指标——“世界完成度”。

“世界完成度”的进度条就挂在玩家面板的最上方,当进度条达到100%时,才能进行最后的积分结算。

比起直观的积分和阵营正负,这一项指标可以说是玄之又玄。

根据玩家的尝试,完成任务获取积分和推动阵营走向胜利都可以将“世界完成度”的进度条向前推进。

而同服玩家的一些举动也有可能影响整体的世界完成度进程。

当然,可能还有一些隐藏条件,玩家没能试探出来。

迟川一日的第一周目就是栽在“世界完成度”这一项上。

最终决战前,他将吸血鬼阵营中能做的任务都做完了,结果发现世界完成度还差一截。

为避免决战结束后,进度没能推到100%,他不得已去偷偷接了些星尘斗士阵营的边角任务,试图用更多积分来补足进度。

结果……

二五仔行为实乃悲剧之源。

所以在这一周目额外获得了三张身份卡后,迟川一日便产生了将不同身份卡放入不同阵营中的想法。

这样自己不仅能立于不败之地,而且要是再出现世界完成度不足的情况,把两边阵营任务的积分加起来,堆也要堆到100%。

阵营选择不是问题,因为玩家决定全部都要。

需要考虑的只有先后顺序。

而今日212号玩家的法外狂徒行为则是让迟川一日彻底下定了决心。

当然,他并不是反感这种行为,玩游戏放飞自我再正常不过。

只不过这很明显是黑方阵营的最底层任务。

四周目玩家什么大场面没见过?要从这种任务做起未免太掉价,一点儿格调都没有。

就算要做法外狂徒,也要做最有格调、脱离了低级趣味的法外狂徒。

因此,第一次阵营选择,迟川一日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红方。

似乎察觉到了玩家的想法,系统弹出提示:

[玩家迟川一日选择阵营:红方]

[是否确认?]

“不对哦。”迟川一日双手交抵,“迟川一日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大学新生。”

“热爱和平的生活玩家罢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点击解锁了玩家面板下方卡槽中的第一张身份卡——经过这几日的爆肝,累积积分已经足够了。

“要选择红方的是‘他’才对。”

被玩家点击之后,原本以交叉方式绑在第一个卡槽上的灰色锁链色彩变得鲜明。

很快,伴随着“铛”的一声,锁链从中间断开,被解放的身份卡出现在了玩家面板的正中央。

身份卡上还画着一个小人,迟川一日一眼认出,这是他在一周目时的装扮。

点击详情之后,身份卡对应的信息随之浮现出来:

[姓名:六月一日]

[年龄:26岁]

[目前职业:帝丹小学大门门卫]

[备注:似乎曾是自远方归来的旅人。在值班室打盹时,是否会记起多年前的大漠风沙?]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2-04-0623:00:15~2022-04-0823:57:2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好奇的巫师5瓶;韩虞笙2瓶;奈亚托普、缄默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柯学玩家今天被封号了吗?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柯学玩家今天被封号了吗?
上一章下一章

第 3 章

2.26%
目录
共13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