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第 44 章

第44章 第 44 章

虽然口上说着要待在医院里享受“优秀市民应有的福利”,但克希瓦瑟还是耐不住总待在那个死气沉沉的地方。在醒后不久,他就避开医护人员的视线,大摇大摆地溜出了医院。“这不是琴酒吗?”克希瓦瑟此刻又穿上了那套用于增加恶人气场的[某TopKiller同款套装],重新把红发和侧面两缕银发编成了两个耳边小辫。形象改造完成的他一进入基地,就正巧碰上了靠在墙边吸烟凹造型的正主。于是他丝毫不慌地主动迎上去与其来了一波正面对线。“为什么要待在外面,不进休息室呢?”克希瓦瑟一边问着,还一边探头往门没关紧的休息室里看了看。令他感到惊讶的是,那两面锦旗居然还好好地挂在墙上,没有被某些人撤下来或是干脆打穿烧毁。“今天伏特加没有跟着你吗?”将脑袋缩回来的克希瓦瑟又瞅了瞅琴酒空荡荡的身后,“难道是有了其他任务?”琴酒:……组织的TopKiller先生硬生生地用两根手指摁灭了刚才还燃着的烟头。其实克希瓦瑟并不是故意在对方内心高压线上来回蹦迪的。他自认为自己比六月一日要更加稳重,不像那名顾问先生一样看人出殡不嫌事大。在话说出口后,他同样能察觉到他人的情绪是否愉快。但这和他又有什么关系呢?难道还要指望一介凶恶的犯罪分子懂得谦让体贴吗?对面人的感受无关紧要,所以他想说就直接说了。“看见我和拉姆斯送给你的礼物了吧,感觉如何?”本以为对方会因此而动怒,或是对他表露出杀意。但出乎克希瓦瑟意料的是,琴酒只是不带感情地淡淡瞥了他一眼。看来这人本质上还是个能沉得住气的人。“你既然有闲心站在这里,做这种无聊的事,不如去考虑一下稻井町军火库爆炸的事。”“想想自己在这件事上,有什么要交待的。”听到这话,克希瓦瑟不由得挑了挑眉。“你是喝醉了酒还是出任务太多忙糊涂了?”他开口便是一句阴阳怪气的嘲讽,“自己查不出犯人,就想把我拖下水?”“需要我提醒你吗,这位记忆力不太好的先生?军火库爆炸的时候,我还和苏格兰他们一起待在杯户中心商场里面呢。”“我不介意你去一趟警视厅,向警方验证我当时的行踪。”“事实究竟怎么样,你自己再清楚不过。”琴酒没有理会对方的解释,说完这句话后,也不等眼前人的反应,就径直转身离开了。克希瓦瑟站在原地,望着对方的最后一片衣角也消失在了拐角处,面色渐渐变得严肃起来。按理说,琴酒根本不可能会把稻井町军火库爆炸这件事联想到自己身上。这是“不应该发生的事”。自己在这件事上有着完美的不在场证明。使用的道具[个人绑定电子地图]更是让自己在短时间内完成了两个地点之间的瞬间跳转。就连同为玩家的154号都很难想清楚来龙去脉。那么琴酒作为一个NPC,是怎么把这件事和自己搭上联系的?对方说这话时的态度可不像是随口一诈,而像是真正知道了什么信息。是有人告知了琴酒?可又是什么人会知道这一点?克希瓦瑟甚至连一个可怀疑的对象都找不到。因为除了他自己以外,他不认为还会有第二个人知道事情的真相。“不该发生的事”却在此刻发生了。就像是这个游戏世界的天幕之上悄然张开了一道裂缝。更令人感到古怪的是,琴酒明明已经有所怀疑,甚至还可能握着些有价值的信息,但只是在口头上怼了怼自己,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完全不像是要深入追究的样子。军火库爆炸,组织遭受的损失可不是什么小数目。按照现在的情形来看,琴酒,确切来说应该是组织,却持着“轻轻放过”的这一态度。这可不是琴酒的作风。而能让对方按捺下性子、听从命令的,恐怕只有……BOSS。那位组织BOSS究竟是什么人?他对于当下的一切情况是什么态度?他到底想做些什么?又知道了多少信息?基于这些问题,克希瓦瑟的好奇心被拉到最满,也难得地有了紧迫感。看来解开阵营任务给予的谜题一事,需要尽早提上计划日程了。.这些怪异之处摆在七月一日面前的同时,六月一日也像往常一样来到了警视厅,十分热情主动和每一个见到的人打招呼。“六月顾问,你今天带了这么多东西过来吗?”199号主动凑了过来,看着六月一日手中提着的大盒子开口问道。玩家确实比其他普通NPC要更加直接一些。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柯学玩家今天被封号了吗?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柯学玩家今天被封号了吗?
上一章下一章

第44章 第 44 章

33.08%
目录
共13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