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章

第 6 章

赤井秀一,FBI王牌搜查员,目前正在一个大型跨国犯罪组织绝赞卧底中。

他凭借自己优秀突出的能力成功地混入酒厂,很快爬到了组织上层,并且获得代号,成为了一瓶黑麦威士忌——不含酒精的那种。

新获得代号的他立马就被上司委以重任,让他去执行一桩隐秘的调查任务。

当然,他还有两名同为威士忌的冤种搭档,而这正是他此刻躺在地上碰瓷的幕后推手。

“根据情报,耀间会的人已经盯上那名名为‘六月一日’的男子了。”

“虽然六月一日这个人也要调查,但这回他并不是我们的主要任务对象,而是我们的饵。”

“最重要的还是利用他钓鱼,再顺藤摸瓜,揪出耀间会背后的主使者。”

“耀间会的人今晚就会动手,我们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合理理由待在六月一日旁边。”波本严肃地说道。

三位聪明的组织高级代号成员,不知为什么灵光一闪,想出了碰瓷这种方法。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苏格兰同样面色严肃,“谁去当这个计划的执行者呢?”

用词很官方,内涵接地气。

他们需要推举出一位幸运儿去当这个碰瓷者。

波本:“公平起见,我有一个主意。”

“我们可以先分别在纸上写下自己推举的对象,然后再把纸条放在一起同时打开。”

“得到票数最多的,就去当这个执行者。”

“确实是公平的好提议,那就用同时投票的方法来吧。”苏格兰略一思索,谨慎地点了点头表示认可。

半分钟后,赤井秀一拿着两张写着“莱伊”的纸条陷入了沉思。

明明大家都是威士忌,为什么他感觉自己被孤立了?

但任务摆在眼前,时间紧迫,也不由得他多想。

碰瓷这种事,一回生二回熟。

于是在那辆黑色丰田缓缓开来之时,他瞄准时机冲了上去。

按理说,结合天色、地形、风速等因素,他选的这个时机应该是恰好的——受点轻伤可以提高真实性和可信度,需要行动时又不至于活动不了。

可六月一日的反应在漆黑夜色之中堪称迅速,早早就踩下了刹车。

以至于他选取的位置离车头还差那么一点点。

那时他已经依照惯性将身体倾斜了,不好再像个没事人一样重新站直,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倒了下去。

“这个男人果然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大意了。”

赤井秀一的内心里回荡着这句话,整个人砸在了地面上,激起一层飞灰。

本来他想着有人倒在车前,六月一日再怎么样也会下车来看一眼。

特别是当着那些年幼学生们的面,起码也要做做样子。

可他在并不是那么冰冷的地上躺了大半天,也没听到任何响动。

就在他怀疑对方想要一不做二不休毁尸灭迹时,车门终于被打开了,紧接着是几下凌碎的脚步声。

总算来了吗?

赤井秀一提起精神,准备等六月一日走到他身边,他就开始装虚弱、装意识模糊。

无论如何都要绊住他,赖在他身后!

但脚步声却在还差他几步远的地方停住了。

一个听起来虚浮、实际上底气很足的男声响起:“我好难受……”

一段话说完,声音的主人便毫不迟疑地以双手交叉的姿势躺在了他身边。

仿若安详沉眠于金字塔陵墓棺木中的法老。

赤井秀一:……?

.

空荡荡的大街上,气氛陷入了僵硬之中。

一时只有孤零零的夜风吹过。

车边站着三个国中生,地上躺着两个成年人。

哪一边都没有率先动弹。

沉默,沉默是今晚的米花町。

赤井秀一在这死一般的寂静中悄悄掀开了眼皮,他发现躺在自己身边的男人也偷偷抬起了手,然后……

开始疯狂地给那边的国中生们打手语,手指舞出残影,扇起阵阵凉风,堪比〇影结印。

而另一边的国中生们也从震惊、愕然到迷茫、自我怀疑,再到努力遏制住自己的吐槽欲,最后画风统一地挂上了半月眼。

他们用饱含深意的眼神看了一眼地上厚颜无耻的大人们,没有再多说一句话,直接结伴离开了。

无声胜有声,嘲讽力十足。

直到少年们的身影消失不见,后躺下的车主这才压低了嗓子,轻轻说道:“实在抱歉,撞到了您本该送您去医院的。”

“但您看我现在这样……”

说到这里,六月一日忧郁地望向了天空,努力不让自己眼神中的愧疚满溢出来。

赤井秀一:……

这个男人竟然如此狡猾!妄图用这种方法来摆脱纠缠。

但他又不好惊动这枚“饵”背后的“鱼群”,只能先行撤退,再另想方案了吗?

思及此处,同样躺在地上的碰瓷者也不由得望向了辽远的天幕,用较平常来说更加虚弱的声线说道:“没关系,那我……”

他才刚说出几个字,便被六月一日直接打断了:“那就麻烦您发挥一下主观能动性,把我们俩一起送进医院去吧。”

“开我的车就行。”玩家侧过头,冲碰瓷者无辜地眨了眨眼,“辛苦您了。”

赤井秀一:……?

此刻的赤井秀一,不是FBI王牌,而是冷酷的黑衣组织杀手莱伊。

他决定干完这一单就把自己的任务对象挂上组织内网,让原本就一个比一个奇葩的组织成员来围观真正的奇人,以达到从精神领域击溃组织的目的。

碰瓷者试图认真思考到底是哪里出了错,但他很快停止了这种伤害脑细胞的行为,转而选择创造医学奇迹。

他面无表情地站了起来。

“……如你所愿。”

反正目的达到了就好。

无论是谁送谁去医院,今晚他都能有理由顺其自然地待在对方身边。

.

“啊——阿嚏!”

六月一日醒来时,发现自己仍旧躺在地面上,只不过从大街上换到了一个空旷仓库里。

这里的温度比外面要低些,又在地上睡了一晚,难免有些着凉。

他吸了吸鼻子,努力让自己的视线变得清晰一些,观察起了周围环境。

空荡、铁门、角落的废弃机床、四周钢结构、高顶……典型的厂房仓库。

自己的双手被手铐铐住了,脚也被捆住了,但没看见看守的人。

是因为铁门上了锁吗?

他一边思索着,一边下意识地想抬起手,果不其然地带起了一阵“铛铛”声。

“啊,忘记了……”

感受到阻力的玩家又把手放了回去,却无意中触碰到另一个人温热的指节。

“抱歉抱歉。”他下意识地说道,但很快意识到了什么,猛地一下扭过头看向自己身后,“你怎么也在这儿?”

是昨晚和自己一起躺平的碰瓷者。

他们被用两副手铐交叉拷在了一起。

六月一日当然知道这是触发了特殊剧情,但惊讶的样子还是要装一装的。

他满意地看向身后人的头顶:

[赤井秀一/诸星大/莱伊]

真不愧是身份复杂的成熟NPC,一上来就搞了个大的,看样子还是绑架案副本。

“咳咳。”玩家清了清嗓子,“怎么称呼?”

他们还没有互相做过自我介绍。

“……诸星大。”

“那……诸星君,现在是什么情况?”

“我记得,我昨晚好像是委托你送我去医院?”

六月一日朝对方挑了挑眉,似乎是在质问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如你所见,我们被绑架了。”长发男子冷静地回答道,“就在我开车送你去医院的路上。”

他现在已经能做到心无波澜地接上身边这个家伙的话。

“嗯,原来如此。”

六月一日倒没有什么很明显的情绪表露,只是低头一阵沉思。

以为对方想到了什么线索,诸星大问道:“怎么,你对于是谁绑架了我们这一点有什么想法吗?”

“没有。”玩家微皱着眉,“问题是,诸星君,你的头发是不是太长了?”

你没发现它们搅在了手铐里吗?

难不成是假发才没感觉?

这些头发末梢随着两人的动静不断刺在他手腕上。

怪痒的。

作者有话要说:一日和阿卡伊躺在大街上相互碰瓷仰望星空的姿势可以参考:

和闺蜜一起肩抵肩、手拉手,并排躺在学校操场草地上数星星的场景(x

感谢在2022-04-1200:28:07~2022-04-1300:11:3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夏妤婳、奈亚托普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柯学玩家今天被封号了吗?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柯学玩家今天被封号了吗?
上一章下一章

第 6 章

4.51%
目录
共133章
倒序